刚刚更新: 〔异世丹狂〕〔北境守护神〕〔九天战神〕〔炼鬼修仙〕〔武布中华〕〔寒月韩玥小说〕〔女主韩玥重生的小〕〔超级废婿韩三千〕〔其实我是亿万富翁〕〔我怎么这么有钱〕〔万亿资产〕〔顶级富豪继承人〕〔富豪诞生记〕〔原来我这么有钱〕〔豪门至尊大少陈歌〕〔原来我是富二代马〕〔超级搜鬼仪〕〔孟芷昀君胜天〕〔马晓楠陈歌〕〔丑妃重生:神医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杜美人
    秦谊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色之徒,相比与色,他更喜财帛。

    但眼前的这个女人,改变了他对自己的认知。

    看着这个姓杜的绝色,秦谊竟然是感觉到自己嘴中有些发干,口内生津,看着女子脖颈以下的身段,他的喉头一吞一咽的来回滚动着,浑身竟是莫名其妙的燥热。

    不知为何,秦谊看这个女人,觉得她并不只是长相美丽那么简单。

    这美人的周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诱人气质。

    美丽的脸颊下面,是丰腴的身躯,即使是穿着略显宽大的襦裙,秦谊也能够一眼看见她胸前的高耸异于常人。

    有一种想要肆意对她予取予求的迫切之感。

    这年头因为资源短缺,粮食匮乏,乡、亭中普通人家的女子从小到大吃肉的次数都有限,有的人很可能只维持一天一食而已。

    也正因为如此,营养不良的人很多,普通乡间女子在及笄时,都是瘦的让人看见就想流泪,有丰腴之感的女子可谓是凤毛麟角。

    像是这女子这般身姿的,着实甚少见。

    再配上那张精致白皙的脸……

    秦谊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哈哈大笑道:“好,甚好!秦某许大男子,至今也未没娶上妻室,今日便纳汝为妻!你跟某走吧?今后你我夫妻同活,养儿育女,真好生美哉!”

    那女子闻言,吓得俏脸煞白,她用尽浑身力气,想要将手腕从秦谊的手中抽出来。

    怎奈对方的手掌如同铁钳一般,她一个弱质女流又能如何?

    无奈之下,女人只能哭求道:“将军,求您放过妾身吧,妾身还有年幼的弟妹,无人供养,我若随将军走了,他们必无有衣食,必亡于室……求将军施以恩德,妾身愿结草衔环以报将军恩德……”

    秦谊皱了皱眉头,道:“弟妹年幼?有甚可稀罕的!且待某与你生几个小娃,包管你无暇旁顾!”

    说罢,便见秦谊拉扯姓杜的女子,走向街道旁的一处民舍,却是欲行那不轨之事。

    那两名什长听秦谊说话,心中不是滋味了。

    一名什长急忙上前,道:“屯长,您当真要娶这女人为妻室?”

    “那是自然!自今日起,这便是尔等嫂嫂,不可怠慢!”

    那两名什长闻言心中不由苦涩。

    若不是因为秦谊是他们上官,二人非得拿刀捅死他。

    以他们的意思,本是想将这刚刚发现的美人让屯长先享用完后,他们兄弟二人再享受一番。

    可哪曾想屯长居然这般狡赖,竟是想纳这美人为妻?一个人吃独食!

    这算是怎么回事?

    但这两名什长虽心中不忿,但面对掌管百名卫士的秦谊,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听之任之。

    去见秦谊对他二人道:“汝二人在门外守着,某进去与汝等嫂子行了好事!”

    那两名什长唯唯诺诺,依令守在门外。

    待将姓杜的美女带入舍中,‘咔’的一声插上门栓,便见秦谊迫不及待解衣卸甲……转眼之间,他身上便只剩下一件亵裤。

    “哈哈,美人……哦!不对,是夫人,快过来,且让为夫好生疼爱与你!”秦谊一脸急色之相,奔着蜷缩在墙角,惊恐哭泣女人走去。

    “将、将军……求您放、放过妾身吧。”

    秦谊上前,将她摁在地上,使劲去扯她身上的襦裙。

    “放你?却是谁来放过老子?某相中你,是汝之福分!当某秦谊之妇,我必不薄待于你……”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处突然响起了喊杀之声。

    紧接着,便见屋舍的门板发出了‘咚、咚’的巨响,显然是有人在撞击房门。

    秦谊恼羞成怒的转头吼道:“谁人撞门?不想活了?”

    “咣当!”却见屋舍的门被撞开,张允和李典引着一队荆州锐士冲了进来。

    其实,就在适才秦谊和那两名什长贪色之时,荆州军便已杀入乡中。

    荆州军进入乡间之后,张允随即下令命麾下军侯率兵去各处救援,他和李典活捉敌卒,询问彼军之首所在。

    待到这里,却见到这屋舍内旁有两名持环首刀的卫士守门,张允估计里面可能是敌军的主将,随即杀了那两名卫士什长,破门而入。

    进去之后,张允见了里面的情形,不由一愣。

    这屯长……倒是风雅!

    “无耻之徒!”张允皱眉,大步上前,一脚踹翻了还未得手的秦谊。

    秦谊能在南军中当屯长,自然也算是勇力之士,若是正面相抗,对上张允,即使不胜,也未必会这般不济。

    问题是他此时已经卸了衣甲,浑身上下除了亵裤之外,再无旁物。

    而张允则是甲胄在身,且手持环首刀。

    “汝、汝是何人……”秦谊慌张开口。

    但还没等说完,便见张允用其手中的环首刀,对着秦谊的下盘就是一刀捅去。

    “啊~~!”

    一道直线系鲜血当空,散落在地上,秦谊疼的栽倒于地,双眼翻白,意识已然不清。

    张允再次举刀,斩其首级。

    李典在旁边看的有点脊背发凉,问道:“为何不先斩其首?”

    张允淡淡道:“某恨的,便是这等行径之贼徒,此举与贼寇何异?故先宫之。”

    两汉肉刑自帝时,便已诏废,以旦舂、髡钳、鞭笞等代替了原五刑制度,唯有宫刑未改。

    故,在汉人眼中,若要对人施之以肉刑,宫刑反倒是最为让人能够接受的,因为它依旧是存在于汉刑之中。

    可怜秦谊适才还要娶妻行房生子,眨眼之间已是变成了刀下之鬼……还是没有且且的鬼。

    他死前,却连杀他的人是谁都不晓得。

    李典虽是弱冠之年,却毕竟出身于中土大豪,目下行事已颇有长者之风。

    那杜氏女子虽未被凌辱,但却衣衫不整,肩膀裸露于外,李典儒雅知礼,自不会看。

    他低着头,从地上拾起衣布,扔于杜氏女子。

    杜家女一边抽泣,一边拿起衣物遮掩。

    少时,却见一名荆州军卒匆匆跑入,对张允道:“司马,乡内贼军已尽杀散,豪绅百姓皆为贼军屠戮,无一活口。”

    那一直蜷缩在地上的杜家女,听了‘无一活口’的话,悲从中来,掩面失声痛哭。

    李典无奈地感慨道:“不想西凉军搜牢,竟这般狠戾,实无人性也。”

    而张允却没有答话,他只是看着地上那失声痛哭的女子,若有所思。

    ……

    “好苦。”刘琦闻着新药的味道,将头扭开。

    那是按照曹操留给他的方子配的草药,药味又冲又涩又苦,还未等喝呢,光是闻药味就让刘琦觉的想吐。

    军医对刘琦道:“公子,正所谓良药苦口,曹奋武给的这个方子,属下也仔细辨证过,确属良方,公子先前一直不曾痊愈,想来也是方不对症,不如试试这个方子,或可痊愈。”

    刘琦也知道这军医所言是正理,只是手中药碗中的味道确实是太过呛人,让他难以下咽。

    “张司马和曼成何在?”刘琦看向那军医道。

    “哦,二位将军闻西凉军今夜搜牢至阳人附近,二位将军唯恐有失,亲自领兵出县去巡查周遭。”

    “倒也是辛苦,”

    刘琦感慨而叹:“我军虽然打胜了胡轸,驱逐了吕布,但董卓毕竟长于兵事,我军处于司隶之境,需处处设防,不再为敌军所乘才是。”

    说罢,刘琦泯了一口药……唉,确实好苦。

    就在此时,屋舍外传来一个声音:“公子,末将张允求见!”

    刘琦仰起头,心里估计张允应是探听到什么消息,因而夜间特来禀报,随即道:“快进来吧。”

    张允大步流星而入。

    他对那医官使了一个眼色,医官明白张允是有话要单独对少君说,便自行撤出去了。

    “伯瑜,今日感觉如何?吃了新药,病可好些了?”

    刘琦苦笑一下,道:“曹操给的药方,我已让医官辩证,倒是对症,只是这药煮出来,着实是难以下咽……唉,我这个人,从小干什么事都行,便是挨打受伤也无所谓,唯独这吃苦药,是个短处……”

    张允哈哈一笑,道:“兄弟莫急,为兄有一法,可让贤弟饮药如饮甘露。”

    说罢,便见张允转头对外喊道:“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