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逍遥龙帅〕〔号外大佬重生掉马〕〔慕浅墨景琛〕〔陈宁宋娉婷的小说〕〔新娘一怒之下嫁给〕〔东方衍苏贤儿韩瑾〕〔豪门大小姐赌气嫁〕〔苏贤儿韩瑾〕〔全职公敌〕〔都市巅峰高手〕〔天道之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农家幸福记事〕〔钟向阳顾小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三十二章 绝色侍婢
    随着张允的叫喊声,刘琦疑惑的向着舍外瞧去。

    却见一个身着襦裙的女子,迈着碎步,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屋舍。

    她神情紧张,双手掐着衣襟,贝齿紧咬下唇,显得既紧张又犹豫。

    虽然经过了草草的梳洗,并在乡间的宅舍内寻了另一身干净的襦裙穿上,但此刻的她还是略显狼狈。

    毕竟不久前,她曾经历过生死一线。适才哭的梨花带雨,眼帘此刻异常红肿。

    但饶是如此,也不能遮掩她天生的风韵。

    正是这样的绝色,为他召来了无妄之灾,险些被搜牢的雒阳军屯长秦谊强占。

    但同时,也是这样的绝色,使她保住了性命,不然搜牢的董卓军,早就将她和其乡中人一样全都杀害了。

    张允突然喊进来这么一个衣着朴素的绝色美人,一时间也让刘琦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后世看电视剧时,被安排潜规则的节奏?

    “兄长,这是干什么?”刘琦眯起眼睛,悠悠开口。

    张允捋着自己的三缕长髯,露出了一个颇为自得的笑容。

    他冲着杜氏美女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刘琦手中的药碗,道:“去吧。”

    杜氏女用手擦了擦泪痕,莲步轻移入了舍内。

    她先是向刘琦施了一礼,然后伸手接过刘琦手中端着的药碗,低声道:“公……公子,妾身奉命特来服侍公子……公子请服药。”

    言罢,杜氏美女便用木勺轻轻的在那碗中搅了几个小圈,然后盛出一勺汤药,放在自己的樱口朱唇前。

    朱唇吐气如兰,一口一口的将那热汤药吹成略温……

    随后,便见那勺汤药被递送到了刘琦的嘴边。

    饶是刘琦这等前世修炼过十多年的老司机,见到这场景一瞬间也略略有点发懵。

    唉,这举止……哪是让我吃她的药,分明是让我吃她的唇。

    但刘琦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斜眼扫了一眼旁边颇显期待的张允,刘琦张嘴含住了那个木勺,然后慢慢的将木勺中的汤药泯入嘴中。

    看着刘琦吃药的样子,杜美人心中略有些酸楚。

    她家在乡中也算略有薄产,其父生前曾是三老,掌乡中教化。

    但可惜的是父母早逝,留下她姐弟三人,虽有家私足够用度,但其弟却天生羸弱,顽疾缠身,经常需服食汤药。

    弟弟只有八岁,她身为长姐,自父母去后,便每日为弟弟四处求医煮药,并喂服于他,虽劳累,但也并非过不下去,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

    哪曾想天降横祸,乡里遭了横祸,弟妹具亡……

    给刘琦喂药之时,杜氏女子就恍如觉得自己是在照顾那个久病的弟弟,一时间申请恍惚,眼泪似要涌出。

    却见含着汤勺的刘琦突然眯起眼睛看她。

    她急忙稳定心神,低垂螓首,忍住不让眼泪流出。

    张允笑呵呵地上前道:“伯瑜,此药苦否?”

    “还可以。”刘琦淡淡回道。

    张允大喜,忙对杜氏女道:“快,再喂。”

    杜氏女随即又去盛药。

    刘琦却是摆摆手,道:“还是把碗给我吧,这一小勺一小勺的,犹如小刀慢割,能苦死我。”

    说罢,直接从杜家女手中接过药碗,仰头一饮而尽。

    喝完后,他对张允吩咐道:“兄长,此事……可否跟我解释一下?”

    张允对那杜氏女道:“汝且回避。”

    杜氏美人起身,放下手中碗,匆匆施了一礼,走出屋舍。

    待其走后,张允随即向刘琦一五一十的解释了这个中的原委……

    待解释完后事情的始末,张允便满面凝重的叹息:

    “伯瑜,非为兄多事,只是你这病屡治不愈,再迁延日久,恐影响三军士气,我军上雒至此,诸事皆顺,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可若你有何万一,岂不前功尽弃?为兄也是为三军安危着想。”

    刘琦张了张嘴,要说话,却听张允又补充解释:

    “这女子乃是西凉军在乡间搜牢所剩遗孤,其乡人皆为卓军所害,某和曼成也是碰巧救之,我观其可怜,伯瑜你现下身边也需要个人,便召其来此,某事前已是与她说明,非是强迫……”

    刘琦张嘴欲言,张允怕挨训斥,又再度补充:

    “伯瑜,不虚担心三军中会对此有什么流言,三军士卒皆知你因操心军务国事而染重疾,这女子的身世,回头我亦会让人在三军中散布开去,必不会累弟贤声……况且她骤然遭难,乡民皆亡,孤苦无依,贤弟你观她颜色,若是让她走了,只怕便被西凉军给糟蹋了。”

    刘琦长叹口气,张允见状又要解释,但刘琦这次却抢先了一步:

    “行了,别说了!我不曾说兄长做的不对。”

    张允闻言大喜。

    “当真?”

    刘琦的表情很是认真,道:“兄长好意,某领了,就按照兄长说的办吧,只要不是咱们逼其为婢,就无所谓。”

    张允闻言,适才还有些微悬的心,终于落了下去。

    “这点贤弟大可放心,我知弟一家乃是清流出身,舅父亦是视声名如命,我身为兄弟下属,焉能强迫与人?”

    刘琦笑道:“如此甚好……兄长,安排她住在我旁边的屋舍,给她一个单房,就负责给我弄些饭事、煮药这些琐事。”

    “表弟放心,我一定安排明白。”

    少时,待张允出门之后,刘琦遂躺在榻上,思虑今日这事。

    张允此举虽有些不妥帖,但毕竟也是为了自己好,只是不知道他适才说不是强迫的,是否属实。

    不过那个女子确是个绝色美人,相貌和身材竟远超蔡觅。

    这等有异色的美人,居然会被张允找来给自己当小保姆?

    这样的绝色,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就是没有今夜搜牢之事……她没有靠山,只怕早晚也会成为那些乱世豪强的精致玩物。

    想到这,刘琦不由长叹口气。

    罢了,有个女人能照顾一下自己,倒也是不错。

    肯定比军中那些大老粗服侍的周到。

    别的不说,但是今天吹药喂自己的那个举动……也就是她,换成张允或是那些满口黄牙的军汉们吹过的药,刘琦肯定得把药丢出去喂狗。

    ……

    张允出了屋舍后,看见杜氏美女忐忑不安的站位房舍的不远处。

    张允走到她面前,捋着那标志性的三缕胡须,摆出一副义正言辞之色:“适才在乡间,某与你说的刺史公子,便是舍内之君,我等护君上雒,兼系大汉安危!公子眼下风寒未愈,需有人服侍,军中士卒皆是粗汉,不如女子知冷暖……还是那句话,你若愿意,可暂留于此处服侍公子,待日后功成,财帛粮米,自不会少与你的。”

    杜氏美女听了张允的话,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止不住的顺着面颊滚落。

    “妾身乡人,皆亡于西凉军搜牢,妾身孤苦无依,无处可去,愿遵从将军之言,在此服侍公子。”

    张允的本性其实是颇为凉薄的,可如今看见杜氏美女哭的梨花带雨,竟也忍不住心软起来。

    自古以来,有姿色的女人往往多惹人垂怜。

    他长叹口气,道:“你也无需这般惶恐,唉,也是我军到的慢了些,未能救下汝之乡人,但这兵荒马乱的,谁又能为自己做得主?都不知我哪天会丧于何人之手……你乡人虽亡,但好歹也算留下条性命,好生珍惜吧。”

    杜氏女一边哭,一边轻点螓首。

    张允扭头四下瞅了瞅,低声道:“本将看你可怜,今日便略略提点于你,供你自选……你照顾公子周到,待他日公子病愈,我军兵返南郡,以少君的为人,必会赠金帛与你,让汝安家立命,有个不愁吃喝的生活……”

    “但休怪某直言,似你这等姿色的女子,孤悬在外,这辈子怕是也难以安生,似今夜那等欲淫掠于你的虎狼之徒,这天下实在太多……”

    杜氏美女听张允这么说,一时悲伤难禁,抽泣道:“妾身自记事时起,便孝顺双亲,与人为善,从不做越行勾当,如何会有那般下场?”

    张允慨叹一声,道:“没办法,怀璧其罪,谁让你天生一副绝色姿容?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

    杜氏美女道:“还请将军指点。”

    “我家少君出身贵宗,青春正好,未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又与人相善,你若是伺候的周到……倒也不算辜负了你的绝色姿容。”张允话里话外,此刻尽显其谄媚之道。

    这话中之意虽然隐晦,但只要不是愚钝之人,想来都能琢磨的明白。

    那杜氏美女擦着眼泪,摇头道:“妾身命薄,不敢做此奢想。”

    张允长吁口气。

    该说的也说了,她自己上不上道,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张允抬手指了指刘琦屋舍旁边的一间小舍,道:“你便住在那舍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