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妇的春天〕〔傅夜沉诺筱颖〕〔诺筱颖傅夜沉〕〔诺筱颖今夜星辰似〕〔沈易刘乐萱免费阅〕〔太古吞天诀〕〔浴火弃少陈风柳婉〕〔未来图书馆〕〔真神武三国〕〔重生年代文孤女有〕〔天玄战神〕〔萧天爱赵无疆〕〔餮仙传人在都市〕〔苏漫雪〕〔洪荒之我真不是天〕〔极品上门赘婿〕〔超凡强人〕〔宋王〕〔极品上门女婿〕〔极品女婿秦浩最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原来你是杜夫人
    张允对杜氏女子说的话,本质并不是关心杜氏女会如何,而是有他自己的目地。

    他是一个精通谄媚之道的人,自然知道,如何才能更加博得上位者的亲近和信赖。

    只是给刘琦送一个端茶送水的婢女,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可能一年、两年之后,这点微末之功便会被刘琦忘于脑后,无法长远。

    但要是给他送个妾,那这个中的涵义可就不同了。

    这个姓杜的女子,在张允看来,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段,都是上上之选,少有人能与其相比。

    若是能进献一个得少君宠爱的美妾,时不时的在少君耳边吹点枕头风,给自己递几句好话,那自己与那些仅仅只是凭借赚军功升迁的将官,可就大不一样了。

    对杜氏女来说,自己好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本来挺好的事,可看这女子似是不太上心!

    唉,活该是受罪的命。

    若不是天生他裤裆下面多长了二两肉,以张允的性子,怕是早就自荐枕席去给刘琦暖被窝了,哪里还能轮到给杜氏女子机会?

    这厮算是生不逢时,投错胎了。

    ……

    次日清晨,刘琦尚还在睡梦中。

    依稀间,隐隐的闻到了一阵饭香之气。

    刘琦揉了揉眼睛,遂翻身起床。

    迎着窗外的阳光,映入眼帘的,是已被摆上小几的菰米饭,还有一份用木碗装的葵菜。

    单闻其味,却是比军中那些粗汉做的强多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六畜之中,牛马珍贵的几乎没有人会去舍得吃,其余的肉食也非常难得,可谓是奢侈中的奢侈。

    汉朝有句话,是非老者贵者而不食肉。

    但同时,想吃点青菜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因为得分季节。

    汉朝人主食的青菜跟后世人主吃的不太一样,不是白菜油菜那些,而主要是以和‘六畜’相对的‘五菜’为主,即“葵、藿、薤、葱、韭”。

    而五菜之中,在这个季节微有耐寒霜能生长的,也只有冬葵了,但也只是耐小寒而不耐严寒,数量稀缺。

    即使是有,冬葵这种东西,也不太容易做的好吃,这个年代的调料种类相对匮乏,而且珍贵。

    若是做肉,单用些盐即可。

    但是想把青菜做好,可就需要些水平了。

    自打从南郡出兵以来,军中这些莽夫士卒做的菜,刘琦只是吃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动过了。

    不是他矫情,而是真的难以下咽。

    况且这年头五菜也是珍品,索性不吃,也算是给军中省些军需。

    但不吃可不代表不想。

    矮几旁边,那个被张允安排来服侍他的史诗级美人问道:“公子醒了?妾身为公子准备了饭菜,请公子进大食。”

    刘琦掀开被子,抻了一下懒腰,道:“我要梳洗一下,你先去忙别的事吧。”

    杜氏听了,很有眼力见的用木盆打来了清水,给刘琦梳洗。

    而刘琦洗完脸后,她则是帮其束发。

    刘琦原先在山阳郡老家和南郡,家中也有人每日伺候他,并无不习惯,不过自打出兵后,受到这样的待遇还属首次。

    而且杜氏的手似乎比族中婢人来的更巧。

    在他给刘琦束发的途中,刘琦不经意微晃身体的时候,后脑也会不经意的碰到她柔腴所在。

    那感觉,怎是一个大字所能尽述。

    “嚯!这胸!”刘琦暗自感慨。

    军中无铜镜,束完发了也没法照,但刘琦感觉应该是不错。

    他一边简单的用饭,一边跟在舍中来回忙碌着收拾屋子的女子问话。

    “你叫什么?”

    “回公子话,妾身杜嫣……小字灵伊。”

    这年头,表字一般是属于男人的专利,女人的小字一般指的是其小名、乳名,普遍是家中亲人用以呼唤。

    但有些女子的小字成年后,小字对外也以延用。

    刘琦一边喝粥,一边道:“灵伊?挺好听的,你是出自经学之家?”

    杜嫣缓落螓首,道:“不敢……只是家严在世时,曾为乡中的三老。”

    刘琦恍然而悟,原来她还是掌教化的乡官之女,难怪观其行颇是知礼,小字听着也颇有些韵味。

    “我昨晚听张司马说,你是被他从嵩县下属的乡亭救回来的?”

    杜嫣轻点螓首,道:“回公子,确实是张将军救妾身于危难之间。”

    刘琦缓缓点头,和颜问道:“你且把昨夜发生之事,说于我听听,要详细道来,不可隐瞒。”

    刘琦之所以要听,不是因为他八卦。

    而是他想看看张允有没有骗他。

    万一这女人真是被张允劫持来的,那自己可就真要规范一下张允的行为了。

    倒不是刘琦想的多,这事若是换成是黄忠、聘等人办的,刘琦定然不会询问,百分百的信任。

    但张允对他虽然也算忠心,可天生骨子里爱走偏门,不甚规矩。

    这样的人好用,但若是不看紧些,有时候就容易越界,做一些他不该做的事,而且还容易欺上瞒下。

    既然要用这位表哥,那自然就要有用他的方式。

    黄忠,聘,李典,贾龙,张任,魏延,张允……各人有各人的用法,不可一概而论。

    面对刘琦的疑问,杜嫣自然是不敢隐瞒,随即将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刘琦详述了一遍。

    刘琦听到一半,就已经断定张允之所言却是属实。

    但出于礼貌,他并没有打断杜氏,依旧是认真的倾听。

    不过这当中有个事,倒是令刘琦颇为惊诧。

    待杜嫣讲完之后,刘琦好奇地问她道:“适才你说,那想要强纳你为妻的贼军,叫秦什么?”

    杜嫣似是不太想回忆起这件事,但既然刘琦问她了,她也不能不答,随道:“妾身依稀记得,他好像是自称是叫秦谊……”

    刘琦:“……”

    听到这个名字,刘琦心中不由有些惊诧。

    若杜嫣口中的秦谊真的是后世时,为众人饭后茶谈所说的那个秦宜禄

    ——那眼前这个杜嫣,就很有可能是那个在曹操诸位夫人中,号称有异色的第一美人杜夫人。

    传说下邳城破之日,此女因相貌绝美,被曹操从秦宜禄手中要去做妾,而她的儿子秦朗,也被曹操留于府中抚养,杜夫人为曹操生下了曹林,曹衮,金乡公主。

    甚至还有传言,说关羽为了这个女人,再攻打下邳前曾多次向曹操提出索要此女,当然这个事情是否属实,就很不好说了。

    关羽的事虽不好说,但曹操既然特意从一个降将的手中特意把杜夫人强要过来,就说明这个女人的样貌绝不简单。

    刘琦眯起眼睛,认真的打量起了杜嫣。

    柔媚的脸颊,尖尖的下巴,柔嫩的脖颈,曼妙的身姿……嗯,真就可能是她。

    杜嫣被刘琦瞧的面色发红发烫。

    她双手搓着襦裙,手脚似乎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糯声苏苏小声道:“公子如何这般瞧妾身……”

    “原来如此……就是这个神态了!”刘琦在杜嫣适才的表现上发现了重点。

    她那犹如小鹿一般忐忑的神色,再加上扭捏的身子,配上她的娇柔,给人一种受尽摧残,饱承雨露的之感。

    她这幅样子,就会刺激出男人产生一种对她想予取予求的冲动。

    那是一种野蛮的占有欲,是一种想将她揉碎的感觉。

    “你以后若想自保,就切忌不要在男子面前摆出刚才的那副神态了。”刘琦拿起筷子,将最后一块冬葵放入口中,一边咀嚼一边对杜嫣说道。

    杜嫣没想到刘琦会对她这么说,下意识地道:“为什么?”

    “你那个样子,犹如鸩毒,可让男人为你甘于冒险,饮鸩止渴。”

    杜嫣闻言,更是羞的手足无措,面色亦更红了。

    平日里夸她相貌的人着实不少,但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奇怪的比喻。

    ——把她比成毒药的。

    刘琦吃完了饭,放下碗筷,随道:“把药端来吧。”

    杜嫣闻言这才回过了神,急忙取药。

    她用勺子盛出药来,再次用朱唇轻轻的在药碗上吹了一吹,然后将药勺递送到刘琦的唇边。

    “公子,服药了。”

    “不用喂,我自己吃就行。”

    刘琦无奈的摆了摆手,看着她端着药碗细吹的样子,刘琦的注意力很自然就留在她的唇齿上。

    就这情形,谁还会想吃药啊?

    伸手从她手中接过药碗,刘琦仰头一饮而尽。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这药吃着,竟丝毫感觉不出苦味。

    刘琦笑着将碗向上一抛,然后再用手一把接住,心中暗暗自嘲:这个女人,很好。

    刘琦这个人,对自己非常负责,对旁人也负责。

    他不会刻意去装成那种看见漂亮女人,一副高冷神态不搭理人,却别有用心的展示才华,牛逼哄哄的等着女人扑上来倒贴。

    但他也不喜欢毫无技术特点的野蛮生扑。

    老司机的,喜欢的是有方式和套路的征服。

    心中蠢蠢欲动,想开车!

    刘琦将药碗向着矮几上一扣,对杜嫣道:“灵伊,劳你在这收拾一下屋子,我出去视察一下营盘。”

    说罢,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杜嫣则是颇感诧异的看着刘琦离去的身影。

    她没想到,刘琦居然会这么突然亲近的直呼其小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