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绿茵人生〕〔陈歌小说〕〔恶汉的懒婆娘〕〔强欢成爱〕〔抗战雄心〕〔重生之全能高手〕〔秦君叶婉儿〕〔傅少宠妻宠上天〕〔小说祁少追妻路太〕〔新婚错爱:祁少的私〕〔重生八零逆袭成白〕〔欲寄相思千万重〕〔南明大丈夫〕〔百年新娘〕〔超品小农民〕〔暖风不及你情深〕〔214989〕〔我的无限翅膀〕〔雪洗天下〕〔大唐狂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四十一章 罴士
    当下,便听刘琦将荆州方面上雒护君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以他的角度跟典韦叙述了一遍。

    典韦身于陈留军中,自是也听说过护君之盟的事情,但对个中的深意却不甚了然。

    这年头没有自媒体和报纸,讯息传递不易是其一,而且传递到民间的消息的政治意义,也不会有人会对典韦这样的武人进行特殊讲解。

    郡国首脑各自行事的目地所在,其实在一定意义上来讲,都只是高层人物自己心中知道。

    哪像是后世的教育水平普及化,再加上爆炸式的自媒体信息传播,使所有人都成了能够深通政治之道,可以随时掌握全球形势动向的高手……随意找出来个网民,都是纵横古今,无所不知的明白人儿。

    典韦这样的豪侠,在政治信息解读方面是弱项。

    原先在他眼中,护君联盟其实跟各镇郡守的作用差不了太多,荆州军和益州军不过就是普通郡国兵尔。

    但通过刘琦对典韦仔细的进行一番深层次的‘洗脑讲解’之后,典韦才发行,原来南郡的郡兵,居然是占据了当下的大义!

    率领他们的汉室宗亲,不但是为各镇郡守所忌,甚至连董卓对他们都忌惮甚深。

    在经过刘琦一番解释后,这拥有护君名义的荆州军,在典韦眼中,确实跟天下王师没什么两样。

    若是能够投入到这样的军队中,前程自然是要远胜于郡国之兵。

    在典韦心中,早就已经对张邈军已经彻底失望,离开张邈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下一步就看他是要投去哪里的问题。

    本来典韦心中已经决定去投想要招募他的夏侯惇……因为夏侯惇所跟随的曹操,目下依附与张邈,好歹还是兵驻陈留,也算是典韦没有走出家乡。

    但这份乡土之情,在刘琦此刻抛给典韦的橄榄枝面前,就显得过于苍白无力了。

    “我欲成立一支亲军,这亲军之首……琦愿以校尉之礼待之。”

    刘琦缓缓的举起手中的酒囊,道:“不知典君可愿相助,担此任乎?”

    刘琦的表现从一开始,就一直在牵动着典韦的心,此刻他又以王师之名招募。

    与连郡国级军队都算不上的夏侯惇一方相比,让典韦进行选择……但凡不傻,度知道投效在哪边更有发展。

    典韦扭动了一下身躯,挣扎着从床榻上下地,单膝跪地,拱手言道:“前番对公子多有得罪,如蒙不弃,韦愿为公子披荆斩棘,效力疆场!”

    就在这个时候,杜嫣端着切好的鹿肉走到了帐篷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却见刘琦满面笑容,伸手将典韦搀扶了起来。

    “典君愿来南郡,实乃刘琦之幸,从明日起,典君便为某之近侍,君若不负我,我必不负于君!”

    说罢,刘琦扬起头,举起酒囊,看着足足比他高了两个头有余的典韦,高声道:“满饮!”

    典韦哈哈大笑,亦是举起酒囊,仰头一饮而尽。

    杜嫣站在帐外,看着刘琦与那名巨汉举酒囊豪饮,男子气概尽显,不由微微有些愣神。

    跟典韦相比,帐内的刘琦身材小了太多,他的身高只到典韦前胸下颚处,显得那样的单薄瘦小。

    但在杜嫣看来,刘琦此刻与典韦对饮时的那股豪迈之气,与那个大汉相比,不逞多让。

    在她看来,甚至还隐隐在其之上。

    杜嫣看了刘琦片刻,方稳定心神,端着鹿肉走入帐内,放再长案上,对刘琦和典韦道:“鹿肉烹熟了,快尝尝。”

    刘琦放下手中的酒囊,看向杜嫣,低声道:“灵伊,有劳。”

    典韦见杜嫣这般绝色,又跟随在刘琦身边,心中有了误会,遂道:“夫人若是不弃,不妨同食?”

    他非是士人出身,少读书,在这礼节方面却是多有欠缺。

    特别是那一声‘夫人’将杜嫣叫了个面颊绯红。

    刘琦也没有反驳典韦,只是看向她:“既是典君相邀,就一起用些吧。”

    杜嫣盈盈一礼,道:“妾身何等身份,岂敢与公子同食,公子和将军且用,妾身先出去了。”

    说罢,低着头匆匆出了帐篷。

    典韦疑惑的问刘琦道:“夫人匆匆离去,莫不是某说错了什么话?”

    刘琦微笑着叹道:“是你那声夫人叫的早了。”

    “嗯?”典韦闻言有点发懵。

    刘琦举起酒囊,和他对饮,但下话没说。

    “对她而言,那声夫人叫的早,但对我而言,却是时机正好。”

    ……

    饮酒食肉之后,刘琦略带微醺的从典韦的帐内撤了出来,

    看见杜嫣在不远处的地方坐着烤火,刘琦走过去,站在她身后,俯身将头低在她的肩膀附近,轻声道:“典君留你在帐内同食,你怎么不应?”

    杜嫣适才有些神思不属,冷不丁的被刘琦在耳边轻轻一喊,方才回过了神。

    她一转头,对上的是刘琦充满笑意的脸。

    近在咫尺,他的脸几乎都要贴到杜嫣脸上了,略带酒味的呼吸亦是迎面扑来。

    杜嫣急忙站起身来,低声道:“妾身不过是公子一婢,典君呼为夫人,妾身无论如何,都是万万不能应的。”

    刘琦不置可否,举起手手中一个小包,道:“适才的鹿肉,典韦食了一大半,我不曾食,余下的不多,你稍后用吧……”

    杜嫣奇道:“公子如何不食?”

    刘琦道:“你给我做的小食饭菜,本就足够,这鹿肉今日是为了典君预备的,你今晚还未用小食,稍后回去可先用之充饥。”

    杜嫣闻言心下一暖……他竟记得自己未用小食。

    杜嫣腹中虽不是很饿,但心中却多有感触。

    这年头肉食极金贵,特别是鹿少有圈养,多为野生,必然是有人费力猎来的,刘琦见肉自己不食,反倒是给自己留着……

    试问杜嫣心中如何不暖?

    两人往回走,到了刘琦的屋舍门前,却有那名适才被刘琦吩咐去办事的侍卫在等他。

    见刘琦回来了,侍卫遂上前低语几句,然后又递给了他一件东西。

    刘琦接过,转身对杜嫣招了招手,道:“随我进来吧。”

    杜嫣仰头看了看天色,略一犹豫,但还是和刘琦走进了舍内。

    入了舍内,刘琦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她,笑道:“明天,可以把头发盘起来给我瞧了。”

    那手中分明是一支木制的发簪,虽有些简单,但至少不是断簪了,可以放心使用。

    女人皆爱美,杜嫣这几日一直在用断簪,头发无法盘的稳固,头饰形貌非常粗糙。

    如今有了这新簪,她苦恼几日的问题终得解决。

    杜嫣微有惊诧,将鹿肉放在案上,伸手接过了刘琦递给她的发簪,心跳加快,此刻心中的暖意更是无以复加。

    “这是公子特意为妾身寻来的?”杜嫣的语气略有激动,不在似平时那般小心谨慎。

    刘琦笑道:“若不是给你寻的,难道我还能用这东西盘发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