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承天予〕〔无上神通〕〔秦母〕〔无敌战王〕〔无敌战王杨辰〕〔杨辰秦惜〕〔杨辰秦惜全本免费〕〔特勤舰队〕〔异世丹狂〕〔杨辰秦惜小说〕〔不败战神杨辰免费〕〔杨辰秦惜小说全文〕〔不败战神〕〔北境守护神〕〔九天战神〕〔炼鬼修仙〕〔武布中华〕〔寒月韩玥小说〕〔女主韩玥重生的小〕〔超级废婿韩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四十五章 父子还是父子
    听了董卓的话,吕布的心顿时一沉。

    他明白,只怕是要有祸事。

    吕布颇为踌躇的看了董卓一眼,拱手言道:“魏续被孙坚所擒……确有此事。”

    吕布归附董卓虽仅有一年,但他心中对董卓还是比较了解的。

    吕布知道这家伙表面看似豪放,实在内心多谋善断,颇有诡诈之道。

    在他面前,一定要言辞谨慎,步步小心,且不能有所藏匿,才可去其疑惑,不被抓住把柄。

    魏续被刘琦放回来来的事情,既然已经被董卓知道了,那就必须要赶快向他禀明实情。

    想法只是一瞬间的事。

    便见吕布拱手道:“义父听禀,魏续虽末将出战,被困于梁县之谷,为孙坚生擒之事确实属实,不过他并未弃节求饶,辱我军威,是彼军惧怕义父之威,并知他乃孩儿妻兄,不欲与我等结仇,故放其归雒阳,还请义父明察才是。”

    董卓闻言哈哈大笑,道:“奉先之言,老夫自然是信的,当初老夫许诺以亲子待你,那自然是言出必行,绝无反复,奉先便如老夫亲儿,老夫岂能不信你?”

    说罢,便见董卓站起身,拍了拍吕布的肩膀,道:“你追随老夫一年,多有辛劳,如今却还只是个亭侯,多有委屈……放心,待迁都事后,老夫便敕汝为县侯……河内诸县临近并州汝祖居之地,食邑丰厚,到时或为轵侯、或为怀侯,或为温侯,吾儿自选之!”

    吕布心下松了口气,忙道:“多谢义父恩德。”

    但是这口气,显然还是松早了。

    却听董卓继续道:“不过老夫有些奇怪,刘琦放了魏续,若是忌惮老夫之威,那为何他不救胡轸?”

    吕布:“这……”

    董卓又道:“前几日,阳人城那边又有胡轸麾下的两名军侯,带着胡轸的首级返回雒阳,言魏续本是要被斩杀的,只是有那山阳人刘琦,闻魏续乃是吾儿之亲,特从孙坚手中将他保下,而那两名军侯,亦是谎报与奉先有亲,才被赦免不杀的。”

    吕布听了这话,额头上冷汗直冒。

    董卓这话中之意,表达的再明白不过了。

    他慌忙道:“义父,孩儿冤枉,布与荆楚之人,从无往来,还请义父勿要听信他人挑拨之言!”

    董卓哈哈大笑,豪爽道:“老夫如何能不信你?那两名胡言乱语的军侯,老夫当时就命人处决了他们,奉先安心,今后再有人敢随意诽谤于你,离间你我父子之情,自有为父替汝做主!”

    吕布长出了一口气,道:“多谢义父!义父放心!此事孩儿一定会查个清楚,给义父一个交待。”

    董卓满意的点点头,道:“如此甚好,去吧。”

    吕布千恩万谢后,方才离开相府的暖阁。

    董卓满面的笑意,在吕布离开暖阁之后,却逐渐变的凝固了。

    “来人。”

    “在。”

    “稍后吕布若领人来拜府,只需传话与他……明白了吧?”

    “诺。”

    董卓指了指那名侍卫,又道:“还有……今晚,让雒阳南军的张辽,到府上见我。”

    “诺!”

    ……

    吕布回府之后,立刻派人找来了魏续。

    魏续见了吕布,还未等见礼,便见吕布劈头盖脸的冲他喊道:“那刘琦小儿与你到底说了什么?你不可隐瞒,务必从事招来!”

    魏续听了这话大惊,哆嗦道:“我、我没隐瞒什么啊,不过就是他听说了相国和君侯之威名,怕会结仇,故不敢杀我……”

    “哪有这么简单?事到如今,你还敢瞒我?”吕布执起手中的酒爵,直接冲着魏续扔去,但却被魏续躲过了。

    若是不看在魏续乃是妻子之兄,吕布非上前一巴掌打翻他不可,就不仅仅是扔一爵那么简单了。

    “你可知道,那刘琦不仅是没有杀你,他还留了两名胡轸的军侯性命,让他们持着胡轸首级回了雒阳,相国如今全都知道了,你若再不说实话,怕是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

    魏续一听,不由吓得浑身冷汗直流。

    “还有两个活着呢?这刘家小子,如何这般诡诈?原来他不只是留下了我一个人的性命……我怎么毫不知情?”

    吕布气的咬牙切齿,道:“还不与我明说!”

    魏续这次可不敢再有所隐瞒了。

    他随即将刘琦请他喝酒,礼遇与他,并言想通过他结交吕布,日后让吕布若有不如意,可往南郡相投的种种说辞,尽皆说给吕布听。

    吕布听的胸口隐隐作痛,差点没犯了心病!

    真是好险,若非今日董卓出言点他,这些事若再是隐瞒下去,日后必生出大事!

    吕布冲着魏续吼道:“如此大事,你初回雒阳时,为何不与我说?”

    魏续苦涩道:“那姓刘的小子胡言乱语,还想让君侯去南郡,这话我又能如何能与君侯说明?”

    “呯!”

    却见吕布一拳捶打在长案上,喝道:“你也不仔细想想,那刘琦与你说这些,摆明了便是挑拨,你回来不与我言明,他若是派人将这些谣言散布于雒阳,待相国闻之,召汝过去训话,你若是承认了,岂不陷我于绝境?”

    魏续急道:“事到如今,却该如何是好?”

    吕布急忙起身,道:“相国思虑缜密,在他面前,隐瞒无用!他虽不会被刘琦所骗,但迁延日久,恐惹疑心,你速随我去相国府邸,言明个中诸事,请相国定罪!”

    “啊?”魏续听了这话,不由浑身发颤。

    “相国,该不会、不会杀了我吧?”

    吕布没有说话,其实这事他也说不准。

    但眼下杀不杀魏续已经不是大事了,关键是不要把吕布自己牵扯进去才是。

    死个把妻兄就死了吧。

    吕布站起身,淡淡道:“不会,你毕竟是我妻兄,而某与相国,亦有父子情谊,相国冲着我的面子,也不会难为与你的,只要你说实话就行。”

    说罢,吕布遂起身,也不管魏续答不答应,拽起他便直往相府而去。

    两人来至董卓府门前,却有董卓麾下侍卫在府邸门口静待。

    看吕布来了,那人遂上前道:“君侯,可是来拜见相国?”

    吕布忙道:“正是如此,还请通禀。”

    那侍卫道:“相国命属下转达君侯,君侯若是领人来了,不需入府,自行回去便可,相国言,君侯与相国有父子之谊,荆楚鼠辈的挑唆之策,相国绝不会信,也绝不会疑,相国让君侯好生安心,日后父子还是父子,君臣还是君臣。”

    吕布闻言,愣在原地半晌,终是懊恼的长叹了口气。

    魏续在一旁道:“君侯如何叹息?相国并不疑君侯,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吕布突然转头,一双虎目紧紧的盯着魏续。

    那目光阴冷异常,只把魏续瞪的浑身发寒,静若寒蝉不敢再吱声了。

    “若非你乃某连襟,我恨不能现在就杀了你!”吕布咬牙切齿的说完,转身就走。

    魏续呆愣在原地片刻,转头疑惑的看向吕布,心中暗道:我怎么了我?董相国明明已经看破了这挑唆之计,不疑你了,你还紧张个什么?

    魏续不知董卓,但吕布却深知其秉性。

    刘琦的挑唆之计,董卓自然能够识破,这点吕布深信不疑。

    但魏续回到雒阳之后,吕布没有第一时间领魏续来向董卓解释,这一点令董卓非常愤怒。

    这事跟刘琦没有任何关系,在董卓看来,这是吕布自己藏有什么小心思。

    难道你想给自己留什么后手不成?

    其实若是魏续肯早对吕布说实话,吕布绝不会范下这样的错误。

    但很可惜,魏续对吕布有所隐瞒,导致吕布的动作慢了半步。

    刘琦其实也不会想到,他设下的计谋虽然没有骗过董卓和吕布,但是却因为魏续的藏私,而使事情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