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宝鉴〕〔良跃农门〕〔鲜嫩小娇妻:大叔〕〔皇叔甜宠:毒妃是〕〔梅时雨〕〔重生1990〕〔陈黄皮叶红鱼免费〕〔天降神婿〕〔麻衣神婿〕〔婚礼现场嫁给捡垃〕〔陈黄皮〕〔海贼之苟到大将〕〔师娘,我真是正人〕〔李秋穿越唐朝〕〔大佬重生马甲掉了〕〔重生扒了我的小马〕〔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这李傕甚烦
    刘琦今日正在屋舍中静坐,他手中持着刘表送给他一份《周髀算经》的副本,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随手‘啪’的一声扔在床榻上,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最不喜欢学的,就是数术了……唉,穿越之前不知道,汉朝人的数学水平有这么高。”

    刘琦斜眼扫了一眼那卷《周髀算经》,又转头看了看自己放置于箱子内的其他简牍,深感无聊。

    在这个时代,书卷简牍真是的奢侈品。

    所有的字经典都要靠手抄,所以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就算以刘琦这样的身世,属于他个人的经学书卷也不过只有三箱而已。

    这三箱经卷典藏陪着他南下北上,事到如今,差不多都已经要被刘琦给翻烂了。

    刘琦身为刺史公子,可以要求手下的兵卒去给他弄吃弄喝,甚至让他们给自己抢女人都不是难事。

    但若是想让手下的军士给他弄几卷好书来看……那还不如直接打死他们省事。

    这年头‘卖’和‘书’连在一起根本就不算是个词,属于病句。

    刘琦伸开双臂,上半身摊开在榻上,嘀咕道:“真是想看几卷好书了。”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公子,末将张允求见。”

    是表兄。

    刘琦腰部一用力,翻身起来,对外喊道:“门没上栓,进来吧。”

    张允推开房门,大步流星而入。

    “伯瑜,董卓派来使者前来找公子谈判,使者距离此处已不足二十里……咱们应如何应对?”

    董卓的使者来了?

    刘琦闻言,精神顿时一振。

    他急忙站起身,在原地来回转了几圈,仔细盘算了一会,方道:“兄长,对方的使者是谁?”

    张允道:“对方派人先来告知,说是使者有两人,主使乃是代替胡轸的凉州大都护李傕,副使乃是左中郎蔡邕。”

    “左中郎蔡邕?”刘琦轻轻的搓着双手,笑道:“想不到居然会是他来,这倒是省了我不少的事。”

    张允对蔡邕没什么兴趣,他好奇的是李傕。

    “伯瑜,我不明白,那李傕那是凉州的豪族大将,威名不在吕布、胡轸等人之下,而蔡邕是才名满天下名士,在士人中声誉颇隆,董卓派这两人为正副使,是为何意?”

    刘琦认真的思索了一会,为张允解释道:“此事并不难猜,董卓目下为天下士人所同仇,能够信任的人不多,最能为他所信者,也不过是其麾下的一众西凉豪强,故而这主使他用了以武事著称的李傕。”

    “那蔡邕呢?为何要派他来?听说此人与卢植相厚,乃是经学大家,士人敬仰,董卓如何会用他给李傕当副使?”

    刘琦叹息道:“我也只是有所耳闻……蔡邕虽是经学大家,当世名士,但在董卓招募的清流之中,唯他对董卓颇有忠心,被其引为心腹,此番董卓与我等议和,除了要安抚护君联盟外,还要将此行径展示给天下士族们看,若以蔡邕为副使跟我等谈判,则可堵各州士人之口,为董老贼在朝堂上争取到一丝喘息之机。”

    张允恍然大悟:“如此说来,这便是董卓对我们,对士族做出的让步了?”

    “不错,这场谈判蛮有意思,你我需得好好的筹划一番才是。”

    张允事前多少知道一些刘琦打算在这场谈判中是要有所动作的……

    特别是前番蒯越和蔡勋拟定的那份向董卓讨要敕封的名册,若是按照那份名册向董卓索要爵位,则荆州必将分大部分权力与蔡蒯二族。

    而刘琦实际上,只想向董卓索要三爵,一为刘表的荆州牧,二为自己的南郡郡守,三为刘磐的长沙郡守。

    只要将这三个位置坐实了,那荆州从今往后,便算是名正言顺的为刘氏一族掌控,无论是荆北还是荆南。

    当下,刘琦和张允便开始在舍内暗中筹谋。

    ……

    不久之后,雒阳的正副使节,李傕和蔡邕,在一众西凉军士的陪同下,来到了阳人县。

    不过有意思的是,身为雒阳派来见刘琦的时节,李傕并没有先去见刘琦。

    他反倒是先代表董卓去见与刘琦一同驻扎在阳人城的孙坚。

    只是因为在出发前,董卓又临时起意,交给了李傕一项新的任务,让李傕很是头疼。

    董卓要与孙坚联姻。

    两军交战,互通史节乃是正理,孙坚虽然讨厌董卓,但他还是接见了李傕。

    不过孙坚对李傕并没有什么好招待,没有任何酒肉款待,反倒是在帐内安排满了甲士,压迫感十足。

    李傕见了孙坚之后,当即言明:董卓对孙坚颇为仰慕,希望能够与孙坚结董、孙两家的婚姻之好,并让孙坚开列子弟中能任刺史、郡守的名单,他统统予以准许。

    很可惜,面对这么大的诱惑,孙坚却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他还喊出了“董卓大逆不道,荡覆王室,如今不诛其三族,示众全境,死不瞑目”的豪言壮语。

    其后,又将李傕一顿痛斥,逐出帅帐。

    李傕也是一方豪强,这要是孙坚一个人,李傕肯定上去跟他拼命。

    问题是,现在的情况是他是一个人,孙坚是一群人。

    李傕今日这骂算白挨了。

    ……

    李傕灰头土脸的走出了孙坚的议帐,却见一个四十余岁,脸颊瘦削,无精打采的中年士正在外面等他。

    李傕面色不愉,攥紧拳头,咬牙道:“都是你,非让我来触孙坚的眉头,这厮乃是强硬之人,怎么可能会答应相国的议亲?却是让某凭白遭了他一顿痛骂。”

    中年士捏着细须,显得蔫蔫的没什么精神头,眼睛也是半眯着,目光颇显呆滞。

    “问一问好……挨几句斥责,无所谓的。”

    李傕深吸口气,领着他向远处走,一边走一边道:“我不明白,我明明可以直接修书一封给孙坚,让他作以回答,然你为什么非要我亲自见他,让孙坚当面羞辱与我?本来与孙坚结亲的事,相国也不抱期望。”

    那中年士淡淡道:“相国是相国,你是你。”

    李傕闻言一愣:“什么意思?”

    中年士叹道:“相国让将军办事,成不成是他的事,但怎么办是你的事……能做成的事,糊涂着做,相国会怒,不能做成的事,亦全力去做,相国闻之则喜。”

    李傕听的糊里糊涂。

    但他也不想多问了,又道:“孙坚此间事了,你且随我去找蔡邕,和他一起去见刘琦。”

    那中年士略显犹豫,道:“将军,末将稍后亦在帐外等候将军,如何?”

    李傕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嘿然一笑:“不行!和,别总是什么事都往后躲,今日这议和,本就非我之所长,稍后与荆州人见面,你若是不在旁边提点于我,办错了事,我又如何与相国交待?今日你非得跟我共同入帐会荆楚人不行。”

    中年士无奈的一声叹息。

    什么事都要拉上一个,这李傕甚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