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嫁了个傻丈〕〔新娘又丑又胖〕〔阅见未来〕〔第一女婿〕〔逍遥龙帅〕〔号外大佬重生掉马〕〔慕浅墨景琛〕〔陈宁宋娉婷的小说〕〔新娘一怒之下嫁给〕〔东方衍苏贤儿韩瑾〕〔豪门大小姐赌气嫁〕〔苏贤儿韩瑾〕〔全职公敌〕〔都市巅峰高手〕〔天道之下〕〔他的小祖宗甜又野〕〔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农家幸福记事〕〔钟向阳顾小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第一百五十章 洪生巨儒,朝夕讲诲
    当天晚上,待前来谈判的使者们各自安居后,刘琦等到了天黑,便暗中带张允去逐个私下去拜会这些使者。

    李傕,蔡邕,贾诩……他们每个人都有刘琦用得到的地方。

    首先拜访的自然是李傕。

    对于李傕这样的人,想要打通他,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财货和名器,自然是最能触碰到其内心柔软之物。

    “哎呀,刘公子……呵呵,这也未免太客气了。”

    李傕看着舍内,刘琦亲自派人送来的麟趾金还有名器财货,直乐的合不拢嘴。

    对于李傕这种人,想办事,简单……礼多人不怪的套路就行。

    其实,自到了雒阳后,西凉军在民间劫掠的财货并不少,虽然大部分都被董卓收缴,但架不住量大,李傕积攒下来的家私不少,特别是西凉军在雒阳大肆挖掘先陵,取其中的贵重陪葬品为军需,这更是让李傕身价每日翻倍似的上涨。

    但越是如此,却也越发让李傕的贪欲变的无穷无尽,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了内心的魔鬼,一发而不可收拾。

    李傕这一年来所得的财货珍宝,大部分都是抢来的,但像是刘琦这样走门路主动上门送礼的,却没有。

    因此,刘琦的举动,也在无形中让李傕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满足。

    士人子弟,也得来给我李某人送礼了!

    此刻,李傕拿着刘琦送给他的那块精致的玉器,在油灯的火光下来回仔细的审验着。

    他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好玉,当真是好玉,这做工制地,绝非凡品……公子如此厚意义,却是让李某惭愧了。”

    李傕并非是不懂装懂,他虽是边郡的武人,在见识方面远不及中原世家,但在鉴玉这一道上,眼光却相当毒辣。

    这也是跟他出身凉州有关。

    大汉朝的玉器原材料中,有很大一部分的软玉是由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于阗国(今和田地区)通过西域都护府的庇护,通过凉州境向汉朝输送的。

    而身为凉州本土豪强的李傕,在这方面自然就非常懂行。

    刘琦笑道:“李都护若是喜欢,回头琦再荆州寻得珍品,自当派人前往京中多多予上。”

    “嗨!太客气了,无需如此!”

    李傕面有欢愉的放下了手中玉器,邀请刘琦在案几坐下,道:“刘公子如此厚意,傕深感惭愧,公子放心,此番议和,荆州方面但凡有事,李傕能替你做到的,那边绝不会推脱,可前提是……嘿嘿,我不能忤逆相国的,公子可明白?”

    刘琦暗暗点头——外粗内细。

    李傕这个人,看似粗犷,但实际上还是心中比较有数的人……果然,能当上一方霸主的人,没有一个是白给。

    他这话里话外之意,言明了他虽受自己的礼,但也划出了自己的底线,这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

    刘琦微笑道:“李都护放心,其实我今日只有两件小事想麻烦都护,肯定是不会令都护为难的小事。”

    听刘琦这么说了,李傕遂道:“既如此,便请公子试言一二。”

    刘琦笑看着李傕,却已经向着张允伸出了手。

    却见张允将一卷薄薄的缣帛放在了刘琦的手上。

    “琦前思后想,觉得白日间予以将军的那份名册,实多有疏漏之处,恐相国见责,故想另予将军一份名单,烦劳将军帮忙转呈。”

    李傕挑了挑眉,然后伸手从刘琦的手中接过那份缣帛,打眼一瞅……笑了。

    “嚯!只有三个名字?太少了点吧,李某要是没记错,今日白间公子给的那份简牍,上面的名字最少也是有三十多个了。”

    刘琦一脸苦楚的叹息道:“就是因为人多,想来想去颇觉不妥,所以索性精简一下,也好让相国能看明白我等真意。”

    “哈哈哈,公子这还真是一简到底呀。”

    这点小事,对于李傕来说,自然是不算什么,他伸手取过那份缣帛,连道:“好说,好说,某回头将这份转呈便是了。”

    待收起缣帛之后,李傕却发现刘琦满面微笑的看着自己,双眸中的光芒闪烁,颇有深意。

    李傕见状愣了愣,仔细一想,骤然明白了刘琦的用意。

    他起身走到床榻边,取过白日间蒯越递给自己的那一大卷简牍名录,回来递给刘琦,道:“这是原先的那份名录,还请刘公子收好了,回头若是有差,却是不要怪在李某身上。”

    刘琦站起身伸手接过,道:“那是自然,有劳都护。”

    收起了蒯越之前写的那份名录,刘琦又问李傕:“敢问都护,今日蔡公在帐内,力保刘焉三子,不知究竟为何?”

    蔡邕和刘家父子的关系,李傕原先也不知道,但他毕竟在朝中待了一年,且蔡邕还是董卓信任之人,故而李傕等西凉中人,通过李儒的讲述,也多少知道了一些蔡邕先师胡广的事情。

    当下,李傕便毫无隐瞒的,将其所知统统告诉了刘琦。

    刘琦心中有所明悟。

    他随即告别李傕,又前往蔡邕居舍。

    ……

    “学生刘琦,特来拜见蔡中郎,不知中郎安睡否?”

    刘琦的声音落下不久,便见屋舍的门开了,精神矍铄的蔡邕站在门口,目光深沉的看着刘琦。

    这哪里是睡了?精神头足的跟刚晨练完差不多。

    “老夫隐约猜测,你今夜便会前来找老夫,果不其然……进来吧。”蔡邕伸伸手,替刘琦让开了条路。

    刘琦转头对张允,道:“兄长,我和蔡中郎有些事要谈,兄长且在外面等候。”

    “诺。”

    张允转身离去,也不站在屋舍之前站定,只是到远处四处巡视,替刘琦望风去了。

    他是怕自己离蔡邕的屋舍太近,若是让人看到,恐生出什么误会,也算是替刘琦遮掩。

    看到张允的行为,刘琦心中对他非常满意。

    果然,这些暗箱操作的事,还得是领表哥出来才合拍。

    进了屋舍,刘琦蔡邕寻软塌对立而坐,蔡邕为刘琦在小几上倒上清水,示意刘琦慢饮。

    “老夫虚长你几岁,便称你一声伯瑜,如何?”蔡邕捋着胡子询问。

    “实琦之幸。”

    蔡邕这人,倒也是颇实诚,道:“你代景升,向老夫求书之事,王君已与老夫谈过……说实话,老夫的藏书,乃是六代家私,真是舍不得。”

    刘琦劝道:“此事,我也知晓是为难了蔡中郎,只是当今各州,豺狼当道,群雄猖武,北方士人惨遭流离之痛,短期内怕是不得安定,严君意起立学宫,编定章句,广求儒士,乃安定社稷之举……前日家严来信,说南郡现不但有宋仲子为五业从事,更有广明先生被家严请来襄阳,同仲子先生一同准备共撰《五经章句》,用之以为荆楚镇学之典藏,虽不比蔡中郎当年续写《东观汉记》那般旷世,可依刘琦看,却也不失为一州学之盛。”

    刘琦口中的广明先生,乃是目下被刘表招募到南郡的另一位经学大家綦毋闿。

    蔡邕听了这些,脸上竟露出了无比向往的神色。

    “洪生巨儒,朝夕讲诲……便说是人间仙境,也不过分呀,唉!如此盛事,可叹老夫竟不能去。”

    刘琦闻言心中冷冷一哼。

    这些经学人,一个个怀揣着讲经学儒的梦想,眼睛总是盯着那些大儒、巨作、讲经、授学……却不知抽闲去瞧瞧,那些黎民百姓目下的惨状?

    刘琦一路北上,越是离司隶近,便越感到人民的生活之悲凉。

    这期间,他看到了不知多少流民,又看到了不知多少尸横遍野。

    那一具具干瘪的人尸被野狗肆意啃食,肉骨外露,铺与尘土,又有多少浮肿的尸体漂浮在江上,阻塞喝道,招蚊纳蝇,腐烂发臭,极容易引起瘟疫却无人问津……

    难道这些赤裸裸明晃晃的东西,关乎天下人生死存亡的东西……你们这些治学的人,看不见?

    蔡邕面色恍惚的感慨了半晌,突然道:“罢了,今日你我一老一少,当面详谈,老夫也不欺你,你父子欲问老夫借两万藏私典籍,乃是为了弘儒,实乃天下最为紧要之事……老夫决定借与你父子。”

    刘琦本以为蔡邕手中是万卷藏私,哪曾想实际居然是两万卷。

    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了。

    “那就多谢蔡中郎赠书之德了。”

    “且不忙谢。”蔡邕伸手挡住了刘琦的话头,道:“老夫也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这两万典籍,非是赠予你刘氏父子,乃是借的,老夫需派一心腹之人,替老夫看管这两万书典,这心腹之人将督促家奴,携书入你荆楚,督促你襄阳的抄公,将这两万藏私抄写完毕后,还之与某。”

    刘琦闻言苦笑道:“两万典藏,那得抄到什么时候?”

    蔡邕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依你小子的意思,便是要有借无还了?”

    “不敢!说笑的,我岂敢藏匿中郎家私……中郎放心,此事我们父子自会安排。”

    蔡邕捋着胡须道:“多抄几年也不打紧,纵然是老夫死了,那些典藏亦有后人接手,不过老夫安排携书入荆州之人,汝父子需要尊为上宾,好生相待,并以五业从事之职辟之。”

    这老头是不是有点装大了?

    你随便派个阿猫阿狗,就要到我们南郡来当经学讲师?

    我还想当讲师呢,可惜不够格!

    “蔡中郎,这五业从事乃是家严仿太学五经博士所设之州教,非大儒而不可居其位,眼下整个南郡,也只有宋子仲和广明公二人可堪此职,您派来的人……是谁呀?”

    蔡邕面色一整:“休言其他,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个……”

    “你若不应,那老夫便不跟你谈了。”

    看着蔡邕一脸倔样,刘琦笑了。

    我这是在这哄小孩么?

    六十岁的老大儿!

    罢了,为了老头子的那两万卷书典,且先应了。

    “行,此事刘琦定当向严君禀明。”

    蔡邕却不傻:“口说无凭,你自写应诺之书与我,老夫派人送往刘景升处!”

    这老头……倒是还挺谨慎。

    怕我忽悠他?

    其实刘琦刚才还真是打算忽悠他来着。

    不过也无所谓,刘琦的目地只是替刘表弄到蔡老头的两万卷典藏,其余的事,一概和他无关。

    写书就写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