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宠妻入骨〕〔爹地你别跑安盛夏〕〔近身狂婿〕〔至尊武魂〕〔神之七分〕〔常东〕〔最强无敌宗门〕〔龙神斗尊〕〔人间纪〕〔终庭〕〔教父的荣耀〕〔我是心悦大佬〕〔假装自己是学霸〕〔帝霸天下〕〔光头宗师〕〔诸天降临现实〕〔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医道仁心〕〔青白传〕〔神山圣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蛤蟆大妖 第五十一章 宁则苦
    这回这红鲤鱼可不敢骗蛤蟆了,将自己的老底透了干干净净。w..org

    蛤蟆听了后沉思了一番,心中想的却是这无定妖王在哪,把这红鲤鱼献给那妖王真能换来好东西?

    不如先带着这红鲤鱼,等找到西灵州地图后在去找找那无定河,将这鱼献给那妖王

    红鲤鱼看出了蛤蟆那不怀好意的神色,心中一阵咯噔。

    想清楚的蛤蟆将红鲤鱼提了起来,找个绳子将红鲤鱼拴在了腰间。

    红鲤鱼自知无法反抗,只能任由蛤蟆施为。

    拉了拉腰间的绳子,嗯,很稳固。

    蛤蟆这才大摇大摆的又走出了茶馆,心情总归是有些不错的。

    这随便逛逛就找到一个与断指有反应的凡人,还抓了南海龙王之子红鲤鱼,自己的运气当真不错。

    蛤蟆心情不错,红鲤鱼的心情可就比较糟糕了,刚刚蛤蟆为了将它更好的拴在腰间,直接刺穿了它的尾鳍,用绳子穿了过去绑在了腰间,不仅疼痛无比,身体平衡更是有些不受控制。

    再加上对未来的迷茫,红鲤鱼此刻内心充满了后悔,悔不该离开那龙宫,在龙宫乖乖做条咸鱼不好吗。

    出了茶楼,蛤蟆要做的当然是将茶楼给烧成飞灰,刚准备一口火喷出,却被红鲤鱼出言制止了。

    “你杀这么多凡人,不怕因果缠身吗?”被拴在蛤蟆腰间的红鲤鱼提醒道,它也想借此博得蛤蟆一丝好感,不定以后还有活命的机会。w..org

    “因果?”蛤蟆不解道,它不知道这是什么。

    红鲤鱼见蛤蟆不知,心中暗喜,只要体现出自己的作用,或许这化形期蛤蟆妖怪或许不会伤害自己,当即便解释道:“我也是听我父王在龙宫讲道时候听到的,世间万物都有因果,据因果是一条条看不到的线,缠绕在每个生灵身上将所有人连在一起。”

    “修士还好,随着修为高深,身上的因果自然就会慢慢断开,妖怪也同样如此,所以杀一些修士或是妖怪基本也没事,修为越高身上的因果越少,但凡人不一样。”

    “凡人一身都是因果线缠绕,你杀了以后很有可能转移到你身上,偶尔杀几个还好,带来的灾劫也承受的住,杀的多了的话很有可能导致因果缠身,万劫不复。”

    “修为越低,粘上因果的可能就越低,修为越高,就越容易沾上因果。”

    “修为越高,道行越深,因果汇集起来带来的灾劫也就越大,因果太重的话很有可能遭来杀劫。”

    “当然若是让别人杀的话,因果一般不会来到自己身上,因果一般只会缠绕到动手杀人者身上,所以很多妖怪都喜欢蛊惑凡人帮其杀人。”

    “当然,这套理论虽然没有办法证实,但在修仙界一直广为流传,不得不信啊”

    “当然也有很多大妖怪不信这些,动不动就屠国灭城,最后下场都不怎样,不是被天庭镇压,就是被收为坐骑,又或是遭到围剿,身死道消。w..org”

    红鲤鱼的一番话让蛤蟆一阵心惊,不由得回想起来曾经在黑风岭时候,姥姥要魂魄凝练神通,为何不自己动手,反而让一些妖们动手。

    妖们动手效率哪有她高。

    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妖道行低微,沾染不上这红鲤鱼所的因果,还有就是姥姥身为化形妖修,也尽量避免沾染因果。

    而自己之所以被那韩逆发现抓获,不也是因为与那张盛合谋杀人,暴露了位置,最后才引来祸端

    不过,转念一想,这所谓的因果也不一定就都是灾劫,自己也是因祸得福,才有了今天这一身道行。

    “哼。”蛤蟆冷笑一声,不再犹豫,一道巨大的妖焰从口中喷出。

    两层阁楼直接在烈火中被焚烧殆尽,阁楼中昏睡的三人也在劫难逃。

    蛤蟆这一举动可是彻底震惊了红鲤鱼,它不明白自己都已经和这妖怪讲清楚了厉害关系,这妖怪还是这么头铁,莫非是个铁憨憨?

    “灾劫也罢,福缘也好,要来便来,我都接下!”蛤蟆双眼微眯,冷冷道。

    “若是当个妖怪这不能干那不能干,那还做什么妖怪!。”

    蛤蟆略显张狂的话直接将让红鲤鱼心中产生一股由衷的佩服之情,这才是它心目中妖怪该有的样子啊。

    亏它父王身为南海龙王,一年到头只会窝在龙宫里造龙,怕这怕那,还没有一个化形妖怪来的威武霸气。

    红鲤鱼看向蛤蟆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更是将之前对蛤蟆将它尾鳍刺穿抓住的怨恨化解了不少。

    “从现在开始老老实实待着,别动别乱完”蛤蟆对着腰间的红鲤鱼叮嘱道,红鲤鱼自然是扑腾两下以示明白。

    蛤蟆叮嘱完红鲤鱼,便朝着刚刚被自己扔到地上的宁则走去,上下其手搜身摸索一番后,蛤蟆发现这子身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不由有些懊恼,心中有些不明白为何那断指会对这人起反应。

    还是将其叫醒问询一番!

    想到这,蛤蟆拍了拍腰间的红鲤鱼,指了指宁则。

    红鲤鱼也算的上聪明,直接理解了蛤蟆的意思,对着宁则的脸就是一道水柱喷出。

    可能是黑店老夫妇下药下太多,可怜的宁则被那水珠从头到脚淋了十多息的时间才有了动静。

    晕晕乎乎间,宁则从昏迷中勉强醒了过来,此时的他好生狼狈,刚下完雨的地上满是泥泞,之前被蛤蟆抛在地上的他自然是浑身粘的都是。

    “呃啊。”

    刚稍稍恢复知觉,浑身上下又冷又疼的感觉又向他袭来,让他忍不住叫出声。

    那种感觉就像被人狠狠的扔在地上后又在水里泡了半天一样,让身子骨本就薄弱的宁则难以忍受。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现在不是在乎区区皮肉之苦的时候。

    自己刚刚明明还在那店中躲雨,这么一转眼就出现在这里,意识稍微有些恢复过来的宁则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之前的怪人,那个有辱斯文的怪人正一脸邪笑的站在自己身旁看着自己。

    不,这怪人比刚刚更怪了,腰间不知何时还拴了一只大红鲤鱼,晃来晃去,时不时还能碰撞到他那肮脏之物。

    天哪!

    搞不清楚状况宁则被吓得不由往后爬去,想尽量离这人远些。

    但很快他就好像想到什么一般,目光呆滞了起来,环顾四周,那栋已经快要烧为灰烬的茶馆映入他眼中。

    经接着,他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慌乱的向地面望去。

    地上自然是除了满地泥泞与野草外什么都没有。

    “不!”像是天塌下来一般,宁则不顾身上的冷痛与一身的泥泞就朝着那即将化为灰烬的茶馆爬去。

    蛤蟆自然不会放任他去死,断指起反应的线索还在他身上呢。

    一把拉住了他的衣服,又是“轻轻”一脚将他踹翻在地。

    而宁则却毫不在意蛤蟆对他施加的暴力,泪水不停从他红肿的眼眶中滴落而下,奋力的用双手垂着地面好似在宣泄自己的无能一般。

    “全村人的希望!没了!没了!”

    正当蛤蟆不解之时,那宁则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一把保住了蛤蟆大腿苦生恳求道:“大师,大师,您有没有看到我之前脚下的背筐!有没有!有没有!”

    看着他那近乎绝望的眼神,蛤蟆决定告诉他实情。

    “应该已经被烧成灰了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蛤蟆大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