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纪〕〔忍界傀儡大师〕〔超级高手混都市〕〔豪婿(一世豪婿(〕〔吞天噬万灵〕〔成为修行界大佬〕〔南明帝神决〕〔读档修仙〕〔交互式小说丨冒险〕〔风雨大宋〕〔猎天争锋〕〔异界至尊妖圣〕〔尘魔道〕〔无敌从时空吞噬开〕〔高武27世纪〕〔一统僵山〕〔五魂破天〕〔妖道登天〕〔万古最强神婿〕〔魔鬼补习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蛤蟆大妖 第八十六章 青牛苦
    这次青牛所喷出的绿光不光威力上没有上一发强,就连准头也偏了些,直接打中了孙制衡的左腿。

    一般修士的肉身也就稍比凡人强些,一身法力被束缚着的孙制衡被青牛这一下打的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啊”一声,孙制衡没忍住痛叫出声,冷汗直流。

    看向青牛的眼神中更是不善。

    “孽障!废物!”暴怒的冲着青牛咆哮两声后,孙制衡又一次用神念命令青牛朝着蛛网攻击。

    然而此时青牛已然看透孙制衡眼下的局势,孙制衡现在定然不能催动体内禁制,若是能早就催动禁制折磨自己了,眼下正是千载难逢的恢复自由的机会!

    青牛冷笑一声,也不再装傻,自知机会难得的他,居然就这样当着孙制衡的面原地卧了下来,开始炼化体内的禁制了。

    青牛心里清楚,现在还不能杀孙制衡,一旦孙制衡死了,青牛体内的禁制定会自行发作,到时候他也活不长,唯有等自己炼化了体内的禁制,才能重获自由,甚至今天就把仇报了也不定!

    孙制衡在蛛网上看到青牛那充满了人性化的仇恨眼神,打了个哆嗦,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

    这青牛不对劲!吃了蒙灵果的妖怪怎么会不停自己的命令!

    莫非....莫非这青牛根本就没吃蒙灵果!

    如果这样的话.....那这几年它岂不是一直在伪装!

    刹那间,孙制衡瞬感遍体生寒,瞳孔微缩。

    回想起这几年自己对这青牛的的种种行为....孙制衡有些不敢继续想了,若是真的的话,这青牛若是炼化了禁制,那自己恐怕会死的很难看!

    不过还好孙制衡身为筑基中期修士,给青牛设下的禁制也非比寻常,青牛若是炼化不了体内禁制,也不敢杀自己。

    想到这,孙制衡心中稍稍安定了些,开始思量对策。

    脸上一阵变换后,孙制衡咬了咬牙,便冲着青牛苦苦哀求到:“青牛道友,这几年多有得罪,我也不期望道友的原谅,毕竟确实是我做的不对,只是以道友的修为若是强行炼化我所布置的禁制,万一一个不对,出了些问题,那道友这一身道行岂不是太可惜。”

    然而此时的青牛丝毫没有理他,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那眼神,如同刀削。

    “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后,孙制衡面色有些发白,但还是继续哀求道:“不如这样,青牛道友,您将我放下,我定然接触道友身上的禁制,还道友自由之身可好。”

    见青牛还不回应,孙制衡深吸一口气,将脸上的怒意隐了下来低声道:“青牛爷爷,的愿与发天道誓言,定然会遵守承诺的!”

    天道誓言也所谓的对天发誓,凡人们经常喜欢随意对天发誓,并且还经常违反,这都没什么。

    但对于修士而言,天道誓言极其重要,若是发了誓不遵守,修炼时就会产生心魔,此生修为再难存进。

    但青牛对于孙制衡要发天道誓言这番话,可谓是噗之以鼻,筑基期的寿元总共也就二百载,这家伙都一百五十多岁了,没有什么大机缘下,基本上不可能再突破进阶了,这天道誓言有什么用。

    “而且我还愿意补偿道友,道友有何需求也尽管和我孙某,只要我孙某有的,能做到的,定然义不容辞!”

    “道友若是还不满意.......”

    孙制衡软言软语的了一大堆。

    见青牛依旧不理会自己,孙制衡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区区一个还未化形的妖,往日里自己随意凌辱,现如今自己都这般低声下气了还是不行,这巨大的落差让孙制衡如同一个快要炸掉的炸药桶。

    “孽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自己尝试炼化本座的禁制定然必死无疑!若是将本座放下,本座就给你条活路,你还有本座承诺的好处拿,你选吧,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活!”孙制衡有些失态的对着青牛咆哮道。

    此刻他心中想的是,或许这青牛吃硬不吃软,不定这样反而有效。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青牛仍然专心致志的尝试炼化体内禁制,丝毫没有理会孙制衡的话。

    “畜生!孽障!蠢货!你是不是想死!”孙制衡的怒吼声不断传入青牛的耳中。

    别看青牛一副沉稳的模样,其实青牛此刻心中也急的很,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那孙制衡的没错,他布下的禁制的确极为棘手,以青牛区区八十年的道行炼化起来异常艰难,段时间内很难炼化。

    如果强行炼化,惹得这禁制发作,青牛也难逃一死。

    况且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阴气如此浓郁,孙制衡怎么落得这般田地,到底发生了什么,青牛都一概不知。

    反正从满目苍夷的环境以及周围的碎肉以及尸身不难猜出,此处定然万分危险,耽搁久了恐怕也不行。

    不过青牛也不准备相信孙制衡的话,这孙制衡平日里就异常傲气,今日这般低声下气求自己,心里指不定怎么记恨自己呢,万万不能信他。

    还有就是若是就这样将这孙制衡救下,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其胯下受过的屈辱实在是咽不下去。

    不过这禁制实在是难以炼化,难不成自己真的就没有办法了?

    就在青牛心中愈加急躁之时,一道熟悉声音从角落中传来。

    “青牛,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青牛大惊,慌忙起身戒备起来,目光朝着声音来源处望去。

    蛛网上的孙制衡则是心沉了又沉,面上再无一丝血色。

    完了,那化形妖怪出来了!

    角落中不知何时已然出现一道身影,只见那家伙头大如斗,脸白如玉,双眼斜长倒吊,虽然粗布衣衫破损,身上满是血迹,但煞气逼人,浑身妖气雄厚,定然是化形妖修!

    此妖正是在灵兽袋中偷听了半天的蛤蟆。

    探听明情况后,外面安全了,蛤蟆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青牛虽然感到这股妖气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又一副认识自己的样子,但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是谁。

    不过那妖是化形妖修,青牛也不敢怠慢,当即拜倒在地朝着蛤蟆恭敬道:“拜见前辈,妖眼拙,实在认不出在何处有幸见过前辈,还望前辈指点。”

    蛤蟆一边将装有铁千目与旋风的灵兽袋收回腰间,一边大摇大摆的朝着青牛靠去。

    感受到蛤蟆朝自己走来,化形妖修的威压也朝其袭来,青牛头也不敢抬一下,心中不断回想着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位前辈。

    但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拍了拍青牛的牛角,蛤蟆将脸伸到了青牛眼前,盯着青牛那一对牛眼饶有趣味的看着。

    青牛不敢动,带着颤声媚笑道:“不知前辈何意,若有什么吩咐,晚辈定然尽力而为。”

    蛤蟆笑了笑没话,大嘴一张,长长的舌头耷拉了下来道:“想起来了没?”

    青牛脸色先是茫然,随后便猛地一边,瞳孔一缩,呼吸都重了几分,有些不敢置信道:“莫非前辈本体是火蟾蜍?”

    “没错!”蛤蟆笑了笑将手按在青牛的牛角上,一股精纯的法力连带着狂暴的妖力注入其体内。

    正万分惊讶的青牛感受到这股异种法力的注入,下意识的凝起法力反抗,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蛤蟆这是准备帮他解除禁制!

    在蛤蟆化形妖修的法力注入下,短短数息时间便将青牛体内孙制衡设下的禁制给炼化了。

    正当青牛万分感动不知该什么之时,神色猛地一变。

    孙制衡给他设下的禁制是被炼化了,但体内怎么又多了一道禁制?

    看向蛤蟆的眼神也带着几丝惊恐,蛤蟆则不以为然,怪笑着起身朝着石门打开的石室内走去了。

    青牛望着蛤蟆的背影,神情有些幽怨,又有些愤怒,这老熟妖见面怎么就给自己下了道禁制!

    这使得青牛不由得惆怅了起来,没想到刚脱离孙制衡的控制,眼下就又被蛤蟆给控制了。

    自己的妖生为何如此悲惨!?

    想当初这蛤蟆刚来灵兽园的时候不过区区三十年道行,现在居然都已经成为化形妖修了,他是怎么逃过修士的控制的?他不是天妖吗?天妖功法又从何而来?

    越想心中就越复杂,内心有些堵塞不快的青牛将视线投向了头顶的孙制衡,恶气横生.....

    孙制衡看到青牛那有些暴虐的目光,脸色愈加惨白。

    “别弄死,留着有用!”蛤蟆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之所以给青牛下禁制,是因为蛤蟆如今也意识到自己需要些自己手下班底了,这青牛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虽这家伙心思有些多,但好歹也是个八十年道行的妖怪,比熬笙马明玉什么的强多了。

    至于不杀孙制衡则是为了用他去换那修炼烧火云的材料,霞云。

    (在这里给大家声抱歉,今天事情真的特别多,只能更一章,三千字,明天肯定三更补上,忙完这段时间,近期应该就没什么事了,会尽量多更些的,还请大家见谅。)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