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星男友太深情 8:维护.搬家
    她的手机号和微博,甚至于写小说的账号都被扒了出来,当她回到家里一打开电脑,看见自己写的小说下面的评论已经炸掉的时候,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原来她就是符邵言的女朋友,文笔这么差也能成作家?’

    ‘符邵言怎么能这么没有眼光?’

    ‘这女的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攀上了符邵言!!!’

    ‘我去,这女的要是让我碰见看我不给她打的连她妈都认不出来!’

    ‘虽然老大和吕思瑶在一起我不愿意,可和这么一个小姑娘在一起我还是不愿意,完全不般配嘛!’

    深吸一口气,绍宁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愤怒,不要愤怒,不要…愤怒。

    可她好像根本忍不住,从小到大,这是她经历的第一次舆论风暴,以后不知有没有,可就这一次也够她受了。

    正当她因为一群网友骂她而感到伤心时,突然看见自己的作品下,评论区中有一个叫‘绍宁男朋友’的账号,基本是在每一条骂她的评论下都回复了一句‘我是符邵言,有事来微博找我,希望你们对我的女朋友友好一些。’

    随手往下翻着,也不知他回复了多少个人,账号每天能评论和回复的名额也就那么多,所以符邵言换了好多个账号,每个账号的名字都和绍宁有关。

    “老大是怎么知道我在这个网站写书的?莫非是他记住了我的书名?”绍宁自言自语过后,就是一阵的害羞。

    点开了他的微博,里面是他刚发的一段话。

    ‘不管以后别人追你,还是你追别人,我都不会阻拦,我只会伸脚把你绊到,让你栽在我怀里。’

    配图是今天同绍宁吃饭时拍的做好的菜。

    很明显,这是一条表白的微博,很快,微博上的网友们不再攻击绍宁了,而是集体去了符邵言的微博,刚才还辱骂的难听的人这会儿全清一色的变成了祝福,因为他们觉得,符老大的幸福最重要,和配不配无关,彼此喜欢就好。

    一天以内,光是符邵言公布恋情、符邵言表白、符邵言深情表白、符邵言和粉丝恋爱等等,就占满了热搜。

    ‘那个…谢谢你老大,现在骂我的人少了很多…’思来想去,绍宁将这段话发到了符邵言的微信里。

    ‘不用在意,我说过了会护着你。’

    一句简短的话回复过来,绍宁发了两个表情包,却没再收到回复。

    虽然她清楚符邵言保护自己,在微博上发表白段子都是假的,她也一再提醒自己不要当真,可是还是觉得隐隐有些害羞,将头埋在被子里,她连着为床上打了好几个滚。

    床单上好像还有他的味道,客厅、厨房、甚至衣柜里,都有他的味道。

    在自己家闷了两天不敢出门,甚至取外卖时绍宁都要全副武装的戴好口罩和墨镜。

    这两天符邵言并没与她联系过,她也没联系过符邵言,她不敢,怕打扰到符邵言的训练,怕影响到他休息,总之好多个原因,让她一次次的把对话框上满满的字都删掉。

    而两天以后,是许澈联系的她,说是找好了房子,要来给她搬家。

    电话这头的绍宁愣了一下,磕磕巴巴的说“啊?那…那老大呢?”

    “老大不放心,今天也会来,你快收拾收拾吧!”

    说完,电话便挂了。

    符邵言和许澈,带了几个搬家公司的人来,一进门就有条不紊的收拾起行礼来,夏天的衣服打一个包,冬天的衣服打一个包,娃娃零食平时用的东西都有单独放的地方,但绍宁在这儿住了挺久了,用的东西自然也多,不要的衣服一大堆,穿也不穿了,可是又舍不得扔,就那么攒着攒着,攒了铺天盖地的全是衣服。

    除此之外,最多的就是关于符邵言的东西了。

    收拾行李的其中一人拿起水杯,上头印着符邵言的照片,他看了看符邵言,又看了看水杯,接着又看了看符邵言,一句话没敢说,放下水杯继续收拾了。

    厚厚的相册引起了符邵言的注意,那里面的照片随手翻开是一个女人,和绍宁家里茶几上的摆台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人。

    “这是谁?”

    “她是我的妈妈。”绍宁坐在地上说。

    “你妈妈真是年轻。”

    “这些都是她没结婚没生我以前的照片,当然年轻了。”

    “那结婚之后的照片呢?”符邵言问。

    “结…结婚之后没拍过照片,那时候我妈妈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哪里有心情拍相片。”

    符邵言看了看绍宁,此刻的绍宁看着那些照片,面带微笑就像是看一个宝贝,可见她和她妈妈感情一定很好。

    他知道,她的妈妈不在了。

    “老大,都收拾好了。”许澈说。

    “走吧,搬到新家里去。”符邵言伸出手拉绍宁起来,站起来后绍宁的手只觉得火辣辣的。

    毕竟住了几年了,她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对着空荡荡的房子挥了挥手,接着绍宁转身和符邵言等人下了楼。

    新家离以前的房子远的很,毕竟之前的房子因为房租的便宜所以偏远了些,不然陈逸也不会选择在那里开车撞死符邵言。

    这两天一刷微博,要么是祝福符邵言和绍宁的,要么是骂绍宁是心机婊骂符邵言是负心汉的,绍宁看着那些谩骂只觉得头疼,但是理智告诉她,这个情况已经是最不糟糕的那个了。

    因为那个误会,她和自己的偶像绑在了一起,她不知这样是对是错,但眼下自己能帮着让他的情况转好一些,她十分乐意。

    车上,符邵言坐在副驾驶,许澈开着车,绍宁坐在后座。

    符邵言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了一只棒棒糖递给了绍宁。

    双手接过棒棒糖,绍宁看着符邵言稍微将车窗打开了一条缝,车内的空调温度好像一下子热了许多,现在的天气就像是要下火一般,热的可怕。

    熟练的点上了一支烟,符邵言吹出了一些烟雾,后视镜中的他眼神有些迷离。

    “老…老大,抽烟对肺不好的。”

    “我知道啊。”符邵言无所谓道“可是不能忽略的是,抽烟的确是个放松的办法,平时我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抽一些,现在鼻炎很严重,我就抽的少了。”

    绍宁还想劝些什么,可她终究是没张口。

    上过治疗鼻炎的药后,几人到了目的地,符邵言全副武装的戴好了帽子口罩,和同样全副武装的绍宁一起走到了单元门下。

    这儿是一处民居,小洋房的那种,倒不是独栋小别墅,一栋楼大约能住四户人家,整栋楼不高,也就四层。

    小区里的环境极好,一出单元门就能瞧见喷泉,水柱忽高忽低,迎着阳光看还能隐约瞧见小彩虹。

    符邵言随手指了指,告诉绍宁她所住的房间的窗子,从那儿打开窗子正好能看见外头枝繁叶茂的榕树,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好生惬意。

    不一会儿,许澈领着人扛着大包小裹的赶了来,众人一起上了楼,给邵宁租的房子是在三楼,门是密码锁的,符邵言在告诉绍宁密码时还顺便嘲讽了一句“我怕你忘带钥匙,什么时候进不去了还得指望我救你。”

    密码很简单,是符邵言的新专辑发布的那天。

    进了屋子随意打量了一下,绍宁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屋中的陈设有好多都是绍宁用不起的,什么都不缺,与她之前的生活简直是天差地别。

    大理石的桌面,水晶钻的吊灯,整个屋子充满了欧洲的味道。

    两间卧室,一间是古欧洲的装修,一间是偏粉嫩色系的公主房,软软的床大大的衣柜,还有每个少女都期望的化妆台。

    符邵言看出了她喜欢这个,问道“你喜欢这个?看来我没给你准备错。”

    “这儿不是我一个人住吗?”绍宁觉得有些不安,声音越来越小的说“怎么是两室的…”

    符邵言无语的摸了摸绍宁的头“我符邵言的女朋友自然要住好房子,住一室的岂不是掉面儿?万一你那个姓孟的朋友要来找你玩呢,总不好让人家睡沙发吧?”

    得,符邵言说什么都有理。

    绍宁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大明星有钱没地方花,租个一室的好房子也不是没有,估计是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懒得找别的了。

    客厅的沙发奢华至极,通体是欧式贵族家里才会用到的那种花纹,坐在这样的沙发上,绍宁都不敢坐实了,总觉得自己好像不配一样。

    那个畏手畏脚的样子,让符邵言觉得无语又好笑,忍不住吐槽“真是个呆鹅!过来,看着他们卸行李,我昨天没睡,现在先在你这儿蹭一觉。”

    说完他也不顾绍宁同意或是不同意,直接进了另一个卧室,连外头的休闲外衫都没脱倒头就睡。

    虽然现在是燥热的夏天,可是那么开着窗户吹着风睡觉还是容易生病的,绍宁轻手轻脚的关了窗户,然后听从他的指挥,安心的和搬家人员收拾起了行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