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星男友太深情 26:栗子.睡觉
    毕竟这儿是别人家,绍宁知道不该乱摸乱碰,到时候丢个什么东西她可说不清楚。

    虽然她相信自家老大不是那种冤枉人的人,可癞蛤蟆爬脚面不咬人它恶心人啊,屋里就绍宁一个,真丢了东西那还能是鬼拿的不成?这事放在谁心里都是个疙瘩。

    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了中午,绍宁眯了一会儿午觉,差不多睡到了一点半,然后就开始觅食了。

    不会炒菜这么些年绍宁也没饿死,因为她有觅食的小技巧,洗净了番茄,切成块拌些糖,对于她来说又好吃又实惠,还不长胖。

    冰箱里泡面一类的东西少的可怜,看来符邵言是真的不喜欢吃泡面,不过因为工作原因,有的时候忙起来连吃饭都费劲,哪里有精力好好做饭?只能靠泡面来打发一顿。

    泡了一碗面,又吃了些番茄,绍宁舒舒服服的抻了个懒腰,把厨房收拾的干干净净。

    客厅挂着符邵言的照片,是穿着蓝色西服的一张图,这图绍宁在微博里看见过。

    毫不犹豫的拿起手机,绍宁和那照片里的符邵言来了张合影。

    “老大啊老大,你这盛世美颜可真是让人着迷!要是让粉丝们知道昨天晚上你是和我一起睡的,她们怕是会把我碎尸万段的吧?”

    自言自语过后,绍宁浑身打了个寒颤,因为她已经想到了那回是什么样的局面。

    这边的绍家,联系不上绍宁自然有别的法子,这不,听闻符邵言在s市的影视基地拍戏,又和绍家所在一个城市,绍蓉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过来了。

    不过大门的保安没放她进去,就算她报了名字,说她是符邵言的大姨姐儿那保安也没让她进。不过过后有人告诉了符邵言,说有一个自称为他女朋友的亲姐姐的一个人来找过他。

    “下次她再来也不许让她进。”

    “为什么?”许澈不解“那不是绍宁的姐姐吗?”

    符邵言回过头无奈的看着他说“你和绍宁见过这么多次,可听见她提起一次她的姐姐了?要是姐妹两个感情好,何至于狗仔到现在也没扒出来绍宁还有个姐姐?”

    这么说,许澈就明白了一大半了。

    “老大说的对,这不仅是维护绍宁的名声,更是维护老大你的名声,绝对不能放她进来。”

    隐隐的,符邵言有些担心起来,虽然他没见过绍蓉本人,可他不是没听见过绍蓉说话,那得理不饶人的态度可不像是个善茬儿,若是真让她碰到了绍宁,怕是不好过啊。

    拍了一天戏,累的筋疲力尽的符邵言本来还应该连两个小时的舞蹈,但他惦记着家里头还有个饿着肚子的,就比平时早一些回到了家里,路上还买了一些小零嘴。

    初秋的季节栗子不多,一般都是骤凉的秋夜或者冬天才会在大街上遇见卖栗子的,而且这时候的栗子贵的离谱,不像冬天那样便宜。

    香喷喷的糖炒栗子装了一个大纸袋,打开车窗符邵言给了那商贩钱,然后就将那袋栗子装进了塑料袋中系好,担心它热气散的快到家味道不好,符邵言也不知该怎么做,就随手拿起了外套盖在了塑料袋上。

    开了许久的车,一进门客厅只有一盏小灯在亮着,屋子里静悄悄的,地面很干净,看得出来是擦过的。符邵言脱了鞋,叫了一声绍宁的名字,但是并没人答应。

    联想到今天绍蓉来找自己,符邵言突然有些慌张,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往屋里走,连着开了两个门都没看见绍宁。

    “老大,你回来了?”这时候,绍宁的声音出现在背后,符邵言转过头,看见绍宁正站在楼梯上。

    “你干嘛去了?”

    “我在楼上给许澈打电话呢,他说你已经回来了。”绍宁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梯,笑吟吟的说“这么晚了老大你才回来,本来想打电话问问你,可是我不敢,担心打扰到你拍戏,平安回来就好。”

    符邵言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想着她平安就好。

    这种不回家被人惦记的感觉,不知怎的让符邵言心里头暖暖的,好像是三月份照化冰雪的暖阳,又像是山边倾斜而下的泉水,很温暖,也很温柔。

    一股栗子香吸引住了绍宁,她直勾勾的冲着符邵言手里的纸袋子走过去,符邵言将纸袋子拿高,她就随着他升高,纸袋子被拿低,她就随着蹲下。

    “这季节就有糖炒栗子了?”绍宁此刻的表情像是只偷了腥的小猫,恨不能舔舔爪子给符邵言表演个原地打滚。

    “就知道你会喜欢。”符邵言笑了两声,将那袋栗子给了她。

    绍宁有些吃惊“我的天老大你也太神奇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你的笔名我没记错的话叫栗子宁,如果你不喜欢栗子,那你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符邵言伸手指了指那纸袋“快凉了,尝尝。”

    看得出来他十分疲惫,上了楼就瘫在了床上,连衣服都没了换的心情。

    绍宁将栗子放下,也跟着上了楼。

    “老大你一定很累吧?”她轻声问。

    符邵言闭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你转过去,我帮你捏捏背吧。”绍宁走过来“以前我经常帮我外婆捏肩捶背,她说我捏的可舒坦了,老大你试试?”

    符邵言慵懒的睁开眼,将信将疑的点了下头,然后脱下了外套转过身去。

    绍宁按的的确挺像样,只是她力气不大,按了一会儿慢慢就没了力气,但她自己估计是感觉不到的。

    “老大,你身上的肉长的可真结实!”

    “怎么,你是深山老妖,想吃了我吗?”

    “没有没有,老大你想到哪去了。”

    符邵言无声的笑了笑。

    绍宁的手移到了下面,给符邵言捏了捏腿,刚捏小腿的时候还好,可越往上移符邵言的表情就越怪异,到了大腿根的时候符邵言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起了身。

    “怎么了老大?”绍宁有些不知为何。

    “没...没什么。”符邵言擦了一下额头“继续按吧,等等,别按大腿,我痒。”

    因为绍宁看见的是符邵言的后背,所以她并不知道按腿时符邵言的表情是什么样的。而趴在下头的符邵言轻轻闭着眼,像是在享受,只是表情时不时就会怪异起来。

    舒服的时光一会儿就过去了,绍宁的力气没的快,符邵言感觉的到,就走到了楼下,说要开始做饭了。该说不说的是,让绍宁这么捏一捏捶一捶,确实解乏了许多。

    “老大,今天做什么?”绍宁在符邵言的身后跟着一起进了厨房,东瞅瞅西看看想帮他忙,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着自己该干的活。

    “你想吃什么?”

    “我随意,老大做的我都喜欢。”

    符邵言从冰箱冷藏室拿出了新鲜的蟹子“能稍微吃点辣吗?给你做个炒蟹。”

    绍宁的头如小鸡啄米一般点着“能吃能吃。”

    除了辣炒蟹,符邵言还做了两道家常菜,饭是绍宁做的,从开始的洗米到最后的盛饭符邵言都紧紧的盯着,生怕她出什么岔子,也算是教会她怎么做饭了。

    “其实我是会的,只是做的不如你们好吃好看。”绍宁抿着嘴,小声嘟囔着。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比你做的好吃呢?”符邵言不懂。

    “因为我笨,老大你很厉害,简直是无所不能!”

    “别吹彩虹屁。”符邵言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做饭这东西,只要用心了,味道一定不会差,吃饭。”

    吃好饭洗好碗,绍宁抱着那栗子几乎全吃了,符邵言洗好了澡,略带倦容的进了卧室。

    白色的睡袍松垮的披在身上,头发还带着水珠,他边走路边慵懒的用毛巾擦着头发,看起来有一种休闲又高级的帅气。

    就只一眼便让绍宁觉得无法自拔了,手中的栗子都掉在了地上,她也没发觉。

    符邵言将毛巾放下,从她手里的纸袋子中拿出了一颗栗子,刚剥开准备吃,又放回了绍宁的手心里。

    “刷牙了,不能吃甜食了。”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绍宁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边,余光看着符邵言上了床,好半天也回了神儿。

    “老大,今天晚上我们...还睡在一起吗?”

    “不然呢?”符邵言翻了个身,后背冲着她说“晚上别吃太多,小心明天体重就过百了,赶紧睡觉。”

    刷好了牙,绍宁轻手轻脚的进了卧室,慢慢关上房门,深吸一口气,爬上了床。

    “老大应该睡着了吧?”绍宁小声的嘟囔着,掀开了被子,钻进了被窝。

    身后钻进来一丝凉意,符邵言睁开眼,并没有出声,也没有回头,直到绍宁那头关了灯没了声音,他才彻底放松下来。

    细弱的呼吸打在他的脖颈,符邵言又突然睁开眼睛,觉得身后一阵痒麻,回过头去看绍宁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

    “能吃能睡,我这是养了只猪吗?”

    语气虽然充满了嫌弃,但是符邵言还是十分宠溺的替她掖好了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