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星男友太深情 43:歌名.小吃
    耿家楠认真的问了符邵言一句“你想清楚了?你真的想清楚了?”

    “我很清楚,这不是冲动,也不是出于愧疚,而是出于我是真的喜欢她,想好好的照顾她并且给她一个好的生活。”

    电话那边的耿家楠叹了口气“这件事是我不对,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就这样吧。”

    “谢谢。”符邵言挂断了电话。

    虽然电影杀青了,可是符邵言却是不敢太过放松,因为有些时候,一旦你放松下来了,再想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就很困难了。

    上午时符邵言带着三个女孩去了趟日料馆,接着又带着绍宁去了一趟自己的工作室。

    各种各样的乐器映入绍宁的眼帘,录音棚的装修整体偏棕调,墙壁上带着些丝丝的暖黄,这是符邵言做音乐的地方。

    “进去坐吧。”符邵言将绍宁的书包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说“我还要忙,你随便看看。”

    都说明星要用百万调音师,可符邵言的嗓子可真不是盖的,说唱高音都能轻松hold住,现场除了他们两个,只有两个工作人员,但对于音乐这方面,几乎是符邵言亲自来,大部分都亲力亲为。

    绍宁怕打扰自家老大害他分心,就自己在这儿随便走了走。钢琴的琴盖是关上的,架子鼓的鼓面很亮,好几种长得像是吉他一样的乐器挂在墙上,绍宁叫不出它们的名字,就靠在网上查,对应它们的长相才大约弄清楚它们的名字。

    其中有一个十分小巧的尤克里里吸引了绍宁的注意,伸手轻轻碰了碰它,然后绍宁快速的收回了手,像是怕将它碰坏了,最后只是简单的和它合照了一下。

    偌大的玻璃窗里,符邵言看着新写不久的极端歌词,怎么改都不觉得满意,抬起头想寻找灵感时,正好看见努力找角度和尤克里里合照的绍宁。

    她淡淡的微笑着,披着的长发如瀑布一般顺着斜着的肩膀倾泻下来。

    符邵言也不知看了多久,绍宁拍了好几张,他就一直在看,不知不觉中拿出了手机,给正在自拍的绍宁也拍了几张。

    放下手机,绍宁和符邵言四目相对起来,符邵言招招手,示意她进去。

    这是符邵言第一次带不懂音乐的人进他写歌创作歌的地方。

    “老大,你就是在这儿创作的?”

    “家里也有,只是没这儿地方大,东西也不如这儿的全面。”符邵言随手拿起一张稿子,上面写满了修改了好几遍的歌名递给她“你是写书的,帮我瞧瞧这首歌的歌名应该怎么取。”

    这首歌是一个系列最后收尾的歌,这个系列讲的是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因玩滑板而相遇,后来慢慢相爱,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共是三首歌。

    名字符邵言还空白着,写了几份不一样的歌词,他都觉得不妥,所以一时间也没想到适合它的歌名。

    “老大,这首歌两个人是要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是吧?”

    符邵言背对着她听着好几段不同的小样,闷闷的嗯了一声。

    绍宁又说“长久的在一起,那就是要结婚喽?”

    符邵言又答应了一声。

    “那很简单啊,找到和结婚有关的词就是了。”绍宁在纸上快速的写下了三个字,然后将纸递给了符邵言。

    纸上所写是‘无名指’。

    “无名指?”符邵言问。

    “结婚要带婚戒,两人在最好的年华相遇,心心相惜彼此不离不弃,最后在结婚的礼堂上交换婚戒戴在爱人的无名指上,这是件非常浪漫的事,既符合了你所做的前两首歌的青春浪漫,又很适合作为这首歌的点题。”

    听完绍宁的话,符邵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属于歌名的位置上,写下了无名指三个字。

    这是他的歌,也是属于她的歌。

    对于歌曲的认真,以前是绍宁认为的,直到亲眼看见,才发觉自己的‘认为’也有些太轻松了。

    一遍一遍的唱着歌,录音棚中都是符邵言的歌声,只是每一次他都不满意,一直唱到嗓子干了,喝口水润一润再继续唱。

    绍宁从书包中拿出本子,记下了符邵言认真的态度,她最近在准备一本新的小说,想写自家老大的故事,以他为原型。

    工作人员关了音乐,符邵言摘下耳机从录音棚中出来,在电脑上拿着鼠标改了改一些曲调,然后继续进去唱,差不多又唱了四五遍,才找到了达到自己满意的那个点。

    绍宁有些沉醉,自家老大的说唱真不是盖的,她试着不喘气快速的读那些歌词,可是都没成功。

    “浩哥回国一趟不容易,我的音乐基本他都有参与,之前在国外不方便,如今回了国可要多多麻烦他了。”符邵言说。

    绍宁托着腮问“老大你和浩哥认识很久了吧?”

    符邵言点了点头“很多年的好兄弟了。”

    “我是通过老大你知道浩哥的,那时我和小雨每天都在寝室里为你们加油,我跟别人安利你,她就不留余力的安慰浩哥。”

    “上学的时候真好。”符邵言感叹道“我很想回到课堂上,只是现在以我的年龄和身份,想再做回学生估计是不可能的了,记得自己住寝室的时候,都不知道是几年前的事了。”

    “青春是每个人都会怀念的阶段,这是很正常的。”绍宁说“我的青春里有老大你,小雨的青春里有浩哥,因为有你们,所以让我们的青春和其他同龄人很不一样,就好像天上的星星,有的一直不变,而有的闪闪发光。”

    果真是写书的,这拍马屁的方式都..让符邵言想吐槽却不知该从何下口。

    “看在你给我想的这首歌的歌名还不错的份儿上,今天带你多出去转转。”符邵言顺着窗子向外看,外面已经差不多黑了,秋天的夜里有些凉,但是还是适合出去走走的。

    两人开着车来到了一条街,街上有许多花灯,大的小的五彩斑斓,两人带着口罩,围着围巾,倒是也不怕有人认出来。

    这儿还有许许多多卖吃食的小摊位,在绍宁的思想中,自家老大是绝对不会吃这种路边摊的,可她哪里知道,背地里沙雕的符邵言才不在乎什么路不路边摊呢。

    炸鸡架、章鱼小丸子、酸辣粉等等,这些平凡而又简单的小吃,在这个秋天的夜里给两人都带来了心里的慰藉,绍宁又买了一大杯饮料,暖暖的,喝到肚子里很熨帖。

    因为都感冒了的缘故,两人穿的十分暖和,符邵言单手拎着大袋小袋,绍宁抱着一杯饮料,只是两人不约而同的一个空出了左手,一个空出了右手,互相牵着彼此。

    没有了座位,符邵言只能随便找了个路边的长椅,将那些吃的放在长椅上,蹲在地上假装有桌子的样子,让绍宁觉得好笑的是,长椅紧紧的挨着垃圾桶,要是告诉别人大明星在垃圾桶旁边吃的很香,怕是都不会有人信。

    总是开玩笑说她家老大是沙雕像沙雕,绍宁刚开始和他接触的时候,觉得他时而高冷时而可爱,但好像并不算什么沙雕,但是接触的多了就知道了,那何止是沙雕,用这个词描述他都形容不出他的沙雕。

    怕把冷风吃进肚子里,符邵言很绅士的摘了围巾挡在绍宁的四周,让她能好好的喝几口酸辣粉的汤,只是一摘下围巾他脸上的防护就没有了。

    因为要吃东西的原因,口罩只得被撤下去了,这样一来符邵言的脸就露了出来。

    “那个是不是符邵言?”不远处有一个女孩喊道。

    接着又听见另一个女孩说“真的是诶!真的是符邵言!”

    “不会吧,他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吃东西?你看他旁边,还挨着垃圾桶呢。”

    绍宁憋着笑看了看符邵言,符邵言明白了她的意思,三两下将那些垃圾分类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拉着绍宁的手快速的跑掉了。

    只可惜,后头的人还是认出了他,追他的人群越来越多,从两三个变成了四五个,从四五个变成了二十四五个,吓得他们俩‘抱头鼠窜’。

    不过跑的虽快,还是被人留下了几张照片,照片中符邵言紧紧的拉着绍宁的手,很是恩爱。

    回到了车上,绍宁的脸红红的喘着粗气,轻轻咳嗽了两声符邵言就有些担心了。

    “怪我,不该带你出来。”

    “怎么能怪老大呢?我一直喜欢去那样的小吃街,又能吃好吃的,又能赏灯,多好玩啊。”

    符邵言颇有无奈的刮了刮她的鼻子“好了,回去估计你又要喝药了,不然感冒怕是不会好了,安全带系上,咱们要走了。”

    车子缓缓的行驶着,绍宁带着些秀恩爱的意思,悄悄的在微博上发了一段话。

    ‘这世界很暗,然后你来了,带着月亮和太阳。’

    这句话在短短的半个小时里就上了热搜,对于绍宁网友们众说纷纭褒贬都有,不过罕见的是,这次比以往的祝福要多,骂她的人少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