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星男友太深情 58:符式葱香鸡
    马志成听的是云里雾里的,心想怎么和钱还挂上了钩?

    他自然是要问一句的。

    “邵言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怎么了,你说说。”

    “我这次带女朋友回来就是同我母亲见面的,两人相处的很好,母亲还把咱们符家的传家宝给了她,要知道这裙子可传了不下三四代了,如今市场价没个十万八万的可绝对下不来,我倒是不在意,主要平白让我妈伤心一通,你说是不是?再说那十万八万的在你眼里还叫钱了?这衣服没法儿下水,脏了就没法儿穿了,你女朋友做的错事,总得有个负责的。”

    这一套话让徐静瞪大了眼睛,不只是她,就连绍宁都瞪大了眼睛。

    这衣服的价钱绍宁是很清楚的,自家老大抬高了好几倍的价格,是为了替自己找回公道。

    符邵言了解道,马志成他父亲的公司正在准备融资,手上可流动的资金不是那么充足,拿个两万三万也就罢了,可多了就是马志成也觉得肉疼啊。

    而且绍宁穿的这身裙子看起来就不是现代流行的风格,比较的典雅和略微朴素,看起来当真像极了以前的传家宝,只传儿媳妇的那种,马志成是个要面子的人,他能跟人讨价还价?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去纠结这裙子的真假?

    反正这裙子只有一条,符邵言可听清姐说过,全国只有这一条裙子,就是马志成去查他也不怕。

    徐静满脸对不住的看向马志成,希望他能讨钱平了此事,奈何马志成也有心无力,这拿不出钱可就丢脸丢大了,而一切的源头就是徐静。

    控住不住一拳上去,打的徐静直接扑到了地上,马志成甩了甩手腕,喊道“你自己惹的祸自己收拾,找了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甩袖而去,马志成甚至都没回头,而徐静在地上捂着瞬间青紫的脸,这会儿连哭都忘记了。

    “什么啊,原来是个没钱的啊,我还以为她和马家是门当户对的呢。”

    “门当户对能让马志成这么打?我看马志成如今也手头紧,他们俩倒是挺般配的。”

    “他刚刚不是说这女的什么背景硬气吗?这会儿怎么还丢下她不管了?”

    “哎呀,就是嫌弃她丢人了呗,为了他那点面子。”

    身边的议论声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滔天巨浪一般差点将徐静淹没了,她抬起头看着绍宁,眸子中的恨意毫不掩饰。

    符邵言挡在了绍宁的身前,问道“你用那个眼神看我女朋友做什么?难道瞪人就能把钱瞪出来吗?”

    旁边的一个女人说“谁也不是差那十万八万的,怎的她这么丢人啊。”

    “可不是吗,脸上的妆一掉都赶上马志成他姐了。”

    绍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如同是撒在徐静伤口上最狠的一把盐,让徐静瞬间满腔恨意。

    “罢了,她实在拿不起也就算了,我不想让这点小事就惊动警方,谁也不差那点儿钱,但是估计她是...真差吧。大家散了散了,我这先带我女朋友回去了,饭没吃好怕她饿肚子,没得让人坏了心情。”

    在自家老大的单臂中,绍宁走出了别墅,上车时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徐静的身影她已经看不到了,只是不用看都知道,她此时此刻一定不好过,那个心情怎么形容呢,大概是像极了当时监考官从绍宁衣服口袋里搜出来小纸条一样,心如死灰吧。

    车上比较安静,符邵言的情绪毫无波澜,好像刚刚没发生那一切,只是在看向绍宁时,会隐约露出一些担心的表情,那模样好像怕绍宁看见一样,皱了一下眉然后马上恢复了正常。

    “老大,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挨打,身上疼不疼啊?”看穿了一切的绍宁,直接问道。

    符邵言有些诧异的又看了她一下,然后转头看向车窗外“谁说的?才没有。”

    “你有。”绍宁抱着他的胳膊“作为老大的真爱粉,我可最了解老大你了,你那个表情我一眼就能看出不对。”

    “胡说八道,说的好像你会读心术一样。”符邵言嫌弃的将她的头推向了一边“下次无论是谁惹你生气,你可以动手保护自己,打对方无所谓,可一定不能让你自己受伤,记得了没?”

    绍宁乖巧的点着头“记得了!”

    “还有,下次尽量不要亲自动手,你跟我说就好,万一你不自量力受了伤,那可如何是好。”

    这是...在关心自己?绍宁可是一清二楚的,原先自家老大还装的那么冰冷,现在成了真正的情侣关系后,那简直是瞬间从小狼狗变成了小奶狗好不好!

    车子路过了一个路边的小摊位,糖炒栗子的香味隔着车窗仿佛都能飘进来一样,绍宁没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符邵言就叫停了车子。

    两人对视着,绍宁笑着比了个‘耶’的手势,然后符邵言降下了车窗“来两份。”

    回到家的路上,依旧没谁说话,司机是个冰块脸,话很少,符邵言也不说话,一直在看着外面的风景,应该是在找创作的灵感,只有绍宁一个人在不听的吃着怀里的栗子,吃的头都不抬。

    到了家里时,栗子已经被她消灭了一大包了,剩下的她说要和清姐一起尝尝。

    清姐以前没怎么吃过这个,尝了一口没吃出什么特别来,但是多吃两个就喜欢上了那个味道,她只管往嘴里送,绍宁拨好了壳送到她手里,俨然一副母慈女孝的场面,‘意外’进了客厅的符邵言看见这个场景,酸着脸又退了出去,将外套脱下来递给了许撤。

    “老大,你要干什么去?”

    “做饭。”

    今天符邵言做的是一道葱香鸡,他自己做了改良,多加了几味调料进去,变成了‘符式葱香鸡’,一打开锅盖那个香味甚至要飘到客厅了,馋的绍宁前脚放下栗子,后脚都到了厨房。

    “老大,这是什么?”

    “符式葱香鸡,没吃过吧?”符邵言的语气中有一种得意洋洋的感觉“去洗手和拿碗,今天让你尝尝我改良后的葱香鸡。”

    该说不说符邵言的手艺是真的好,葱香鸡上桌不过二十分钟就见了底,刘姨连着夸了三四句,说这道菜在符邵言手中越做越好,许澈也是各种彩虹屁齐吹,吹的符邵言直接一块鸡肉塞进了他的嘴里,让他说不出了话。

    清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绍宁好,往绍宁的碗里夹菜,绍宁也夹回去,一顿饭吃的别人看着都累。

    衣服上弄脏的事清姐也知道了,事情前后发生的原因她也清楚,并没有训斥绍宁,也没有心疼买衣服的钱,反而说起了徐静的不对。

    “好歹也是个书香世家出来的孩子,怎么做人做到了这个地步,真是够丢人现眼的!也怪我,不该让你去的,平白受了委屈。”

    “她委屈个什么,她可威风了。”符邵言吐槽道“妈你可没看见,那徐静让她打的,脸上的巴掌印特别清晰。”

    “打的好,谁让她说咱们宁宁是没妈的孩子,该打。”清姐护短的样子十分可爱“谁也不行欺负了宁宁去,还好宁宁出了这口恶气,不然我还得满城找那个女的,够我累的。”

    “可惜了那件衣服,还能洗出来吗?”绍宁有些担心。

    “一件衣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干洗店有的是法子洗酒渍。”清姐扬了扬手“交给刘姨就是。”

    清姐和刘姨的相处模式不太像雇主关系,更像是好朋友,平时一起说话一起生活的伴儿,符邵言也从来没拿刘姨当过家里的保姆,一直对她尊敬有加,而刘姨也从来不给符家添麻烦,这样的日子过的人心里头舒坦。

    不是没有什么保姆偷钱、纵火、做假账的事,清姐和符邵言十分信任刘姨,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不仅放心的把家交给她管理,甚至连取钱都让她去银行取,可见他们有多么的信任刘姨。

    送去干洗店的第三天,衣服被送了回来,果真酒渍都被洗掉了,干干净净的还有一丝淡淡的茉莉花香,像是新买的衣服一样。不过这次绍宁可不舍得再穿了,生怕穿脏了穿旧了,叠起来整整齐齐的装进了买衣服时装衣服的盒子。

    回来也住了几天了,转眼就到了要回去的日子,绍宁和符邵言收拾着行李,准备着明天上飞机。

    清姐很舍不得,一直嘟囔着想再留绍宁住一阵子,让她养养身子。

    “阿姨您放心就是,平时老大总是给我做好吃的,我都被养胖了,而且老大那边还有工作,有一部刚接的戏马上就要进组了,为我耽搁下来不好。”

    “那你可得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清姐十分放心不下,一遍遍的重复着“邵言在你身边我放心,可你自己也要当心着,邵言平时工作忙你可要照顾好自己,网上那些不中听的你不要去看,省着心情不好,还有你外婆,回去替我问好,要是有时间,就把她接来这儿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