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星男友太深情 70:护妻
    网络上的风向又开始一边倒了起来。

    不是没有人觉得绍宁动手打人不对,可这事也可以理解,要不是气到了极致谁能生这么大的气呢?就算是公众人物也不能任凭别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而自己只能忍着吧?

    对于齐萱萱这种一问三不知,支支吾吾做贼心虚的现场直播,事情的真相已经跃然于大家眼前,还有很多‘热心网友’将直播录了屏,发在了微博中,短短八分钟就上了三条热搜。

    这样热度高的事情,符邵言自然也是知道的,谁让许澈偶然间看见了孟瑾瑜的直播呢。

    孟瑾瑜是用微博直播的,作为符邵言的粉丝大咖,她的粉丝也有不少,而且最近一直在和黑粉撕,所以关注她的人也很多。

    齐萱萱气的什么都往出说,还都是一听就知道是瞎说的,前言不搭后语。一会儿说什么自己和符邵言认识三年多了,一会儿又说和符邵言刚认识一年半,认识第一天就和符邵言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前一句说符邵言的胸口有痣,后一句就说好像后脖颈有痣,两分钟前说为符邵言打掉过一次孩子,两分钟后在孟瑾瑜的字字逼问下,她又说什么没和符邵言一起睡过觉,并不清楚他究竟哪里有痣。

    对于这种自己都编不圆的慌,网友们还看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外头的敲门声十分响亮,齐萱萱的母亲在医院中大闹了起来,还去砸起了其他病人的门,闹的这层楼是鸡飞狗跳的,没人控制的住她,后来没办法,只好打开门让她进了病房。

    而她进了病房后径直走到了齐萱萱面前,小声问了她都说了什么,齐萱萱扯着自己的头发喊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

    “你傻吧!”母亲一下子就愤怒了,她将齐萱萱推倒在床上“那人是怎么教我们的你都忘了吗?”

    “看来还是有人指使你们这么做的?”孟瑾瑜的问题十分犀利。

    妇女缓缓的转过头,掐着腰说“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啊?打了我的女儿还在这屋耀武扬威起来了是吧?”

    “我劝你最好放老实些,不然我就打到你老实!”绍宁挥着不大的拳头,倒是真的吓到了齐萱萱。

    只是妇女依旧不服气。

    耍赖皮这种事天生就会,挨了打讹人就是,她倒是不怕绍宁真的动手,还更加得寸进尺的往绍宁身边靠着“你打啊!你打我啊!看看我不讹死你!”

    绍宁的巴掌刚要落下,但是突然想到了自己打人是不对的,这样会给自家老大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便悻悻的放下手,怒瞪着眼前的妇女。

    “呦,怎么你怕了我了?”妇女笑起来“我告诉你,符邵言这次是栽定了,无论她有没有抛弃我的女儿,网友们都不会放过她的,你放心,他一定不会好过的!你生气对不对?生气你就打我啊!男明星脚踩两只船,明星女朋友动手打人,你们这一对就等着被封杀吧!”

    “谁说我栽了?又是谁说我们会被封杀?”

    符邵言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口,他踩着沉稳的步子缓缓走了进来,目光略过妇女看向了绍宁,牵着她的手问“疼不疼?”

    也说不上是委屈,反正绍宁这心里特别不好受,发酸,在看见自家老大的一瞬间,那些恶狠狠的表面好像被一瞬间抛下了,此时此刻的她只想猫进老大的怀中。

    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哭泣着,哽咽着,瘦小的肩膀不住的抖动,她用带着哭腔的小奶音说“我不想让她们那么造谣老大你,我想让你好好的,你值得最好的...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啊,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要对付你啊,那群坏蛋...”

    符邵言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心里头也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楚。

    而手机那头的网友们可更加炸锅了,直播秀恩爱?这个操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妇女一见着符邵言亲自来了,先前还愣了一阵子,接着撒起泼来,坐在地上就不起了,说他毁了自己女儿的清白,还不要了自己女儿,眼下女儿嫁不出去了,说什么也要他给个说法。

    结果她也没想到符邵言是有准备的,直接给许澈使了个眼神,许澈拿出了两页纸丢在地上,上面的名字和住址密密麻麻的。

    “这是你女儿交往过的历任男友,上头还有联系方式和住址,要我们去一个一个的去找来询问吗?”

    “谁还没交往过几个男朋友啊?”妇女一下子急了。

    许澈又丢出一张纸来“这是你女儿的打胎证明,一次是五年前,一次是三年前,医院说每次陪她去的男友都不是一个人,别告诉我这件事你也要怪在老大头上。”

    “胡说八道!这一看就是假的!哪有医院敢把病人的真实情况说出来?”齐萱萱喊道。

    “医院自然是不敢说,可我们让警察直接去提取的资料,用来打官司,现在拿出这证据也不算晚。”许澈冷笑着说“还有你以前的名字叫齐兰,根本不叫什么齐萱萱,是有人帮你改了名字和户籍,这件事我们也查到了,看来你造谣我们老大,还是有人帮助并且指使的对不对?”

    齐萱萱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对她不利的证据被翻了出来,一时间脸气的通红,没割好的双眼皮好像又肿了一大圈,这母女二人的双眼皮一看就是在同一家店割的,都丑的厉害。

    “不仅如此,我们还查到了你母亲的亲妹妹的账户,近来多了将近一百五十万的打款,你们靠打工为生的人,怎么会莫名其妙多了这么多钱呢?通过打款的地址我们查到,那打款的人就是在离这个医院不远的银行,那儿的监控我们也看了,是一个戴着口罩的男人,这件事你别告诉我和你没关系。”

    说着,许澈将手中的证据凑近到孟瑾瑜的手机摄像头前,尽量让网友们看清楚。

    而此时此刻,母女二人才意识到孟瑾瑜一直在直播,刚刚两人做贼心虚的样子,早已经被直播出去了。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妇女猛扑过来想抢孟瑾瑜的手,孟瑾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预想之内的抢夺并没有发生,睁开眼她看到许澈严严实实的挡在自己面前。

    绍宁这会儿全明白了,并非是自家老大好脾气、不计较,而是找证据是需要时间的,并且老大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件事明摆着就是有人利用齐氏母女来造谣符邵言,他又为何要全盘隐忍呢?

    只不过这些证据没在法庭上公布,先一步在这个医院拿出了而已,同时向网友证明了符邵言本人的清白。

    想到这儿绍宁真是要羞愧的低下头去,想着自己幼稚的做法差点给自家老大惹了祸事,这脸就像是被打了一样火辣辣的。

    这场闹剧不过几天的时间,绍宁就觉得对自家老大的认知又刷新了一些,那些从容不迫的神情中藏着许多她看不懂的事,而那些略带自信的笑容也都是真诚的。

    温暖的感受围绕在绍宁身边,这一刻的她毫不顾忌的将眼泪都蹭到了符邵言的外套上,符邵言也没有躲,反而拥的更紧了一些。

    “手疼吗?”符邵言问。

    怀中的人顿了顿“老大你怎么知道...”

    “小金鱼直播来着,你英勇的身姿我可都看见了。”符邵言开着玩笑说“看来以后我不能惹你,不然母老虎发飙了,估计我就完了。”

    绍宁闷声的捶了他一把,这在网友的眼里就变成了撒娇,瞬间除了那些大骂齐氏母女的人,公屏上又多了许多支持和羡慕双邵夫妇的。

    以前许许多多的人认为绍宁配不上那个大明星,但是放在现实中,哪个粉丝能做到闯到医院来给自家的偶像要个公道?

    符邵言帮她揉着打红了的手,转头看向妇女“我女朋友打你是她的不对,这点我们会处理,但你让我的女朋友受了委屈和生了气,连带着你和你女儿造谣的事,心理赔偿是绝对少不了的,你现在还要讹我吗?”

    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那肯定是被符邵言这个气场吓到了,可齐萱萱的母亲是一般人吗?那是邻里四周都知道的‘厚脸皮’啊,眼看着自家女儿的事败露,她干脆倒在地上,一会儿脸疼一会儿头疼一会儿肚子疼的,任凭别人怎么说她也不起。

    齐萱萱这个做女儿的也随了她妈的厚脸皮,这会儿母女二人双双倒在地上,看样子是决心讹上符邵言一比了。

    绍宁担忧的看着自家老大,认为是自己的错害得老大要破费了,结果符邵言却没当回事,说道“这儿是医院,没什么毛病是这儿检查不出来的,只要是今天受的伤,医院检查出来的我都给你拿钱治,但其他的钱,还要等到官司上你们赢了我再报。”

    说完,符邵言拉着绍宁的手离开了病房,许澈和孟瑾瑜留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