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我要当学神〕〔狂婿〕〔不败元神〕〔星空缔造者〕〔祖传土豪系统〕〔斗罗大陆IV终极斗〕〔从今天开始捡属性〕〔药门仙医〕〔一品容华〕〔穿越之海拉鲁大陆〕〔海贼之剑魂之刃〕〔云天帝〕〔无敌从异界武林开〕〔快穿之温润男神〕〔篮坛第一补丁〕〔神祈大陆〕〔妖孽无上邪帝〕〔异世铿锵行〕〔万界无敌守护者〕〔原始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一章 亡国的芙蕾伊德
    (本故事除《黑暗之魂》系列原设定以外,所有人名、王国及地名等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今天,奥克莱尔亡了。

    我,也成了流亡的公主,奥克莱尔家族的最后一个成员。

    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月前,奥克莱尔王国接到了邻近王国的求救信。信上说卡萨斯王国的军队已经兵临城下,希望我们能派兵前去救援。但是,父亲认为我国兵力不足,而卡萨斯军队又实力雄厚,去了也是白去,于是便将这封信置之不顾。

    果不其然,那个国家也被消灭了。卡萨斯军队没了阻碍,一路进军到我国边境,父亲本想利用边境上的天然屏障来防御卡萨斯军队,可是他却低估了那些获得深渊力量的士兵们。

    在卡萨斯士兵的猛烈进攻下,我们的军队损失惨重,最后竟然连守卫阵地的人也不再有了。只不到一个星期,卡萨斯军队就攻入了首都,无数人遭到屠杀。

    父亲命令骑士团长保护我离开首都,自己却死于卡萨斯的曲刀之下。

    团长在掩护我出城的时候身受重伤,他决意要保证我安全逃离,于是自己吸引了大量敌军,让我趁乱出了城。

    现在我真的孤身一人了。我在城外一处无人的木屋里躲了两天,希望能够见到一个和我一样逃出来的人,可是现实很残酷,除了城内漫天的火光和城边残破的兵器外,我再也没看到任何东西。

    我又冷又饿又失望。就在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时,我想起一件事。父亲说过,在遥远的世界另一头,有一个强大的火之国家,他们的王——葛温,是万物的神明。对了!只要能请他派出军队来援助,那卡萨斯军队根本不在话下。

    这个想法倒是给了我些许的希望,不过那个王国在哪里,该怎么到达我一概不知。我这朵温室中的花儿现在连自己的小命能不能保住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能到达那么远的地方呢?

    我颓然坐在山崖上,城内的火光将黑夜照的通红,就像永恒黑暗中的一点光明。不过还真是残酷的光明啊!我自嘲道。

    不过,就这样坐着的话,就算卡萨斯士兵没有砍下我的头,我自己也饿死了。我站起身来,慢慢沿着附近的小路下山,将这些恐怖的回忆逐渐抛之脑后……

    (3年后)

    虽然那件事也过去很久了,但我仍旧期望有一天能在某处遇见幸存的人。

    在这漫长的三年时光里,我的确是变了不少。首先是以前的娇气完全没有了,哈哈,也是,我能向谁撒娇呢。我在离开首都不久后就换上了能防身的一套轻甲,还有我在路上一个小村庄找铁匠打的一把刺剑,虽然攻击力不高,但对我(这只弱鸡)来说也够了。

    不过我倒是很庆幸自己曾经学过不少知识,所以在路上遇到魔法师的话我们能聊很久,由此我也掌握了不少魔法知识。而能和我聊第二久的应该就是那些到处游走的不死人了吧,听说他们是因为黑暗的扩散,身体上出现黑暗之环的诅咒才成为不死人的。不死人即使被杀,也会重新复活,他们的感官也会被削弱,理智和信念也会逐渐消失,一但不死人失去了信念,那么他们就会变成“活尸”,一种疯狂渴求他人灵魂,只会无意识攻击其他生灵的东西。

    不死人们通常会遭到排挤,背井离乡,流浪于大陆的各处。由于他们不会死,所以见识过的事情也很多,要是遇上一些唠叨的不死人,他能絮絮叨叨和你说上一整天。

    一般人很反感不死人,认为他们是所谓的“怪物”。但我反而愿意和他们多多接触,因为他们经常会免费告诉我一些重要的情报和消息。我曾经询问一个不死人,他们是怎样在被人排挤的情况下还能保持消息灵通,他回答说:

    “死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呵,学不来学不来。

    话说回来,最近这段时间里我碰见的不死人数量突然大幅增加了。听人说这些不死人大多是准备到传说中的亚诺尔隆德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而建立在古树上的洛斯里克城也在那里。

    这些只言片语的可信度虽然不高,但总之是让我稍微有些动力向前,毕竟是真是假,也只有亲眼去看了才知道嘛。

    不过我发现,越是靠近我的目的地,路途就越发凶险。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先后遇到了活尸、山贼、小偷以及游魂士兵,他们目的不同,但总归是想要杀了我。我知道我的刺剑对他们根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所以只能尽量避开他们。幸运的是,之前我和一位彼海姆的魔法师学习了隐身魔法,这使得我能很轻松地绕过他们。

    然而这次,我却没那么幸运了。

    “听说了吗?这附近有一个发狂的暗灵,到处杀人。”

    “真的啊?太恐怖了,我都不敢出村子了。”

    此时我正坐在一家旅店的大厅里,窗外几个年轻人一边走一边议论着暗灵的事。虽说发狂的暗灵不是第一次听说,但我还从来没亲眼见过。“亲眼见过的人都死了吧。”我自言自语道。

    “也不一定哦。”身旁传来一个声音。

    我惊奇地扭过头寻找那个说话的人,只见我身边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脸被兜帽遮的严严实实,身上的衣服也又脏又破。刚才就是他在说话吧?

    “如果是不死人的话,也许能敌过暗灵也说不定呢。”那人轻声说道。“毕竟是不死的家伙呢。”说完又干笑了几声,那笑声令人毛骨悚然。本来我就对这样一个不速之客保持着警惕的态度,再加上他身上那莫名其妙的举动,我便没有理会他,只是客气地请他让一让,说明自己要走了。“谨慎是种美德,但是也不要忽视他人的意见呐!”他仍在我背后呼喊着,引得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到我俩身上。我感到有些尴尬,毕竟我和他根本是素不相识啊,于是我快步离开了旅店,路上我一直小心地观察背后,而那个人并没有如我所想地跟上来。

    他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来和我说话?或许他只是个普通的狂人,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我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走,但就像命运的捉弄一样,我竟然因为太过注意身后而走向岔路口的另一条路。

    这里是?我回过神时,身边的环境完全变了。“啊……走错路了吗?伤脑筋呢……”我正准备从包里翻找地图,却猛地发现背后空空的。“啊!!我的包!”我不禁惊叫起来,肯定是刚刚走得太急,不小心把包给忘在旅店了。我气得直跺脚,埋怨自己的粗心大意。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再呆站在这里着急不是办法,我赶紧沿着路往回走。

    一小会儿后,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我只好别在腰上的原罪光虫灯取下来照亮前方的路,却发现前面的路上趴着一团黑影。我猛然看到那团黑影时吓了一跳,但我很快冷静下来,慢慢地靠近它。等我走得够近了,才发现趴在地上的竟然是个人类。我赶紧把灯放到地上检查这个人的情况,起初我以为这个人只是醉倒在地,但他倒地的动作却显得不太自然。这时,我不经意间在他的衣领处摸到一块湿湿的东西,我疑惑地把手缩回来借着灯光想看清楚,然而我却惊得说不出话——我的手上竟然沾满了大量的血。

    虽然被吓得不轻,但我还是强作镇定。血而已嘛,又不是没见到过,上次在……那什么地方……见到的比这多……多得多。我跌坐在地上,大脑逐渐混乱起来,不知我哪来的勇气,竟颤抖着伸手将那具尸体翻了个身。这个人似乎是被一击毙命,而且凶手是从正面攻击了他。不对,我为什么要分析这个啊?

    此时我感到无比的恐惧,如果那个凶手还在附近的话……等等,这附近似乎有个发狂的暗灵吧?

    正当我准备站起身来,突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热感。什么?这……我还没来得及思考,头发就被死死地往后拽住,胸口的感觉逐渐变成了剧痛。“啊!!!”我本想大声叫喊,但是我的嗓子不知为何,始终发不出声音。终于,我的头发被放开了,而我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我的眼前变得一片模糊,我甚至快看不见眼前的灯光,而胸口的感觉也越来越微弱了。

    这……就是……死亡?我就到这里结束了吗?太悲哀了……本来……想……

    光渐渐消失了,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