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BOSS看我不顺眼〕〔都市至尊奶爸〕〔报告总裁爹地,妈〕〔傲娇狐夫别放肆〕〔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清泉剑神〕〔洪荒之主〕〔不败元神〕〔重生八零驯夫记〕〔赠你璀璨银河〕〔王妃她每天都想被〕〔愿无来生〕〔她来运转〕〔锦鲤小王妃:重生〕〔生存竞技场〕〔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入赘〕〔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千帆过尽水悠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二章 传火祭祀场的初见
    在一片黑暗之中,公主静静地沉睡着。

    古老的诅咒正在她的体内疯狂肆虐,一个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她的睡眠:“不死之人啊,永远得不到片刻的宁静。”

    我惊醒过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发生的一切,是梦?还是……

    但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我环顾四周,我躺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身上除了衣服什么也没有了。

    如果这是梦的话,我现在又是在哪里?我惊恐地从石头上爬起来,缩在角落里回忆着刚刚的事。那个时候,我的的确确是被人用剑刺穿了心脏,按理说,现在的我应该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现在的我已经变成亡灵的存在了吗?呜呜……真是悲哀啊,突如其来的变故,似乎让我有些精神错乱。

    “当——当——”一阵沉闷的钟声从远处传来。我抬起头来,望见不远处有一座大型的建筑物,而钟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那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钟声?我被那几声钟响所吸引,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也许那里会有人愿意帮助我,毕竟,活尸什么的也不会敲钟呢。带着这样的想法,我站起身来向那里靠拢。

    没走几步,我就看到了一条狭窄的山路。“唔!好高啊!”我探头看向路旁被云雾笼罩的深渊。“我什么时候到这么高的地方来了?”

    我沿着路走,又在一片空地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把独特的螺旋剑插在一小滩燃烧的火堆上。这……难道是什么指示吗?我绕着这座标志转了好几圈,并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那么这是谁做的呢?又为什么要做这种东西呢?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决定要去那座建筑里探个究竟。

    穿过一个同样有这种标志的大厅,我就到达了这座大型建筑的门口。我在门口张望了半天,里面确实有好几个人,不过我倒是在门口徘徊半天不敢进去。

    “哦?你是什么人?”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吓了我一跳。我回过头,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正站在我身后,身上穿着厚重的全身甲,背上背着把吓人的巨剑。“我……我不是小偷……我……只……只是……”我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男人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不太符合形象的英俊脸庞。“哦,我知道了。来吧,先进去再说。”他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拉进门去,我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拉到了这黑漆漆的建筑里。

    果然,这里又见到了那种标志,不过这把剑下面的火烧得倒是比之前的更旺。借着火光,我这才看清了内部的结构:面前的一堵墙上摆放着几座巨大的石椅,每一座都雕刻得像是王座,有一座椅子上还坐着一个瘦小的人;旁边的台阶上,还有一个看起来垂头丧气的男人正坐着;而在我这边,刚刚拽我进来的那个男人正和一位女士说着话,那位女士看起来很端庄优雅,脸上不知为何戴着银制眼罩,声音也是温柔和蔼的,给人一种母亲的感觉。

    我又看向背后,背后这条走廊的一侧有一位老婆婆坐在椅子上,她正从一个破碗里抓着什么粉末吃着。走廊的尽头则是一个工匠,正在叮叮当当地努力打铁。

    忽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我赶紧转过去,原来是那个男人已经和那位女士说完话了。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结结巴巴地问到:“那个……请……请问,这里……是……是什么……地方?”男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回答道:“这里叫作传火祭祀场。我说你不会是个结巴吧?”

    “我才不是结巴!”

    男人放声大笑,拍拍我的头(他比我高得多)说:“我看你说话断断续续的,还以为你舌头有什么问题呢。”这句话倒是把呛得说不出话来。男人又继续说道:“那么,鉴于你是新来的。我就给你介绍下这个传火祭祀场吧。”

    “首先,你面前的这个东西。没错,就是这个一把剑插在火上的东西,这叫做篝火,是不死人复活的地点,不死人在死亡后只会复活在有篝火的地方。

    然后,就是那些巨大的王座了,那些都是曾经传过火的薪王该待的地方,可是他们现在不愿意再次传火了,我必须把他们带回来放在王座上。

    什么?你说那个坐在王座上的人?他就是其中一个薪王,别看他个子小,他可以把其他薪王的灵魂炼成很厉害的东西呢。

    哦对了,还有那个人,坐在台阶上的就是脱逃者霍克伍德了,曾经也是薪王的一员,我们都叫他灰心哥。”

    “喂!嘲讽别人也小声点吧!”霍克伍德抬起头喊道。

    男人嘻嘻地偷笑,笑完又继续讲解道:“那么,刚刚和我讲话的这位,就是防火女了,她负责协助我完成传火的任务。”防火女听到,向我行了个屈膝礼,我也赶紧回礼,看来这位防火女的确很有魅力啊。

    “不过,我刚才起就一直听到传火、传火的,到底什么是传火?”

    听到这个问题,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了,他沉默半晌后,阴沉着脸说:“所谓的传火呢,就是将所有薪王的头颅带回王位上,这样初始之火就能继续燃烧了,深渊就能被压制,人们也不会再有黑暗之环的诅咒了。”

    我点点头,“唔唔,这样看来,传火是很伟大的事情咯!”男人坐在祭祀场台阶上,抬头看着穹顶回答道:“是啊,但愿如此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戳到了他的痛处,我并不了解传火是什么,只是略微听说过葛温王为了延续初始之火而投身火焰的故事。也许他是被迫接受传火职责的吧?

    我坐到他身边,轻轻说道:“对不起,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男人却“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哪有的事。哦对了,我还没介绍我自己呢。我就是踏上传承初始之火道路,拯救罗德兰于水火之中的英雄灰烬!”

    “英雄……灰烬……”我喃喃道。

    “没错,是不是觉得很……”

    “好傻啊。”

    男人翻个白眼站了起来,又把头盔戴上了。“好了,我们介绍得差不多了,到你了。”

    “嗯,好。”正好,和他们详细谈谈,说不定眼前这个叫灰烬的男人会愿意带我到洛斯里克城呢。“我的名字是……”

    沉默。长久的沉默。

    “怎么了?”见我半天不说话,灰烬问道。我跌坐在台阶上,脑子一片空白。

    我……我的名字是?

    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灰烬上前扶住我,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到底怎么了?”

    我拖着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回答他:“我……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灰烬和防火女对视一眼,又问我:“那你还想得起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吗?”

    “我……被杀了,就到……这里来了。”

    灰烬也沉默不语,随后和防火女说了几句就转过身让到一边。防火女蹲下来抱住我,轻声道一声“失礼了”,便褪去了我身上的衣服。

    “果然,您也是被诅咒的人呢。”防火女柔声细语地说。她重新帮我穿好衣服,将手搭在我的额头上。

    这时,我感到一阵寒意从脊梁上涌向大脑,涌向了我的额头。“好,这下应该没事了。”防火女让我躺在她的怀里,我迷迷糊糊中又睡着了。梦中,我又回到自己已亡的故国,又走了自己曾走过的路,最后来到了那个夜里的路上。

    我清楚地听到那个暗灵正拖着刀向我走来,但是我的周围却一片漆黑,我不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过来。正当我不知所措时,一把利剑刺穿我的胸口,鲜血像花瓣一样飞溅而出。

    “啊!”我再次惊醒。不过这次醒来是躺在防火女姐姐温暖的怀中。“没事了,请不要再担心了。”防火女温柔地安慰道。

    “嘛,刚刚你说的那些梦话,我也大致了解你的经历了,芙蕾伊德……公主,对吧?”灰烬站在一旁说道。

    “没错,我全都想起来了,不过刚刚是怎么回事?”

    “防火女解除了你身上的一部分黑暗印记,虽然不能消除诅咒,但是也足够让你想起之前的事了。”

    我扶着头坐在防火女身边,思考着现在的处境。“那……我身上有诅咒,这就是说……”

    灰烬叹了一口气,回答道:“虽然很遗憾,但事实就是如此。”

    “你现在,已经是一个不死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