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主〕〔神魔之上〕〔王者大陆and荣耀联〕〔魔改大唐〕〔华山剑气〕〔逐世启示录〕〔神器大道〕〔超级大酋长〕〔重生南非当警察〕〔这演员真搞笑〕〔差一步苟到最后〕〔都市超级高手〕〔颤抖吧渣爹〕〔绝世神王在都市〕〔捡个王爷去种田〕〔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透视神医在花都〕〔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剑徒之路〕〔将女重生:暴君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五章 洛斯里克与天使(下)
    鱼若没有水,便会死亡;鸟若被囚禁,就会抑郁;不死人没有了元素瓶,生存就变成了一个奢望。

    我跪在地上,想把元素瓶的碎片捡起来重新拼上,但是灰烬阻止了我。

    “别把手扎到了。再说,拼起来也用不了了。”他这样说道。

    我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坐在地上一边啜泣一遍道歉,灰烬反而来安慰我,表示没关系。

    我哽咽着问道:“那……那你还有备用的吗?”

    “呃……没……”

    我这才明白我的闯的祸可能不是一般的大。

    我不知所措地擦着眼泪,灰烬此时却一把把我拽了起来。

    “我说,元素瓶是很重要。但是没有了就没有了。好了,别哭哭啼啼了,遇到这么点事就哭,你这三年是怎么过来的啊。”灰烬脱下臂架帮我拭去眼泪。

    “因为……因为……从来没有闯过这么大的祸。”

    “不说了,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灰烬温柔地摸摸我的头,穿上臂甲进了下一个烽火台,我赶紧跟了上去,生怕再出现一点状况。

    在烽火台内部杀死几个敌人后,我正要沿着梯子继续向下,灰烬却阻止了我。他说现在还不去那下面,我问为什么,灰烬摇摇头,带着我走出了烽火台底层。

    出门后,远远地就能看到洛斯里克城的内部建筑了。这时我才发现洛斯里克城的奇特构造,所有的平民建筑和防御城墙都呈阶梯型构造,最中间则是洛斯里克王城。

    灰烬站在高台边缘,用望远镜看着远方的景色。片刻后,他放下望远镜,缓缓说道:

    “嗯~绝景啊~”

    “哈??”我差点没跌下去。

    “哈哈,开个玩笑。”

    此时灰烬掏出几个装着黑色粉末(大概是火药)的瓦罐说道:“接下来,这个会很有用。”说完他扔给我一个,告诉我要谨慎使用。“这东西威力可大了。”

    我们爬下高台,来到了一处房顶上。瓦片很滑,我好几次差点摔下去。灰烬拉住我的手,说这样就不会滑了,我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也只好这样了。突然,灰烬停下了脚步,手中捏住了炸弹罐子。

    “现在,脚步放轻一点。”灰烬说道。

    “我也想啊,可是这里好滑……”我话还没说完,脚底下一块瓦片就滑脱了屋顶。我瞬间失去了平衡,不知怎么的松脱了灰烬的手。

    我顺着屋顶一直下滑,掉到了下层的阳台上。“啊唔……好疼……”我抱着自己被摔痛的胳膊,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直接掉到地面上。

    这时,屋顶上却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听上去十分渗人。但是那肯定不是灰烬的声音,我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可是回应我的只有爆炸声和更多的尖叫声。

    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正着急时,身边的墙壁上“啪嗒”一声插上了一支箭,顺带擦伤了我的手臂。我转身一看,一个游魂士兵正在我身后填装弩箭,我趁着他还没空理会我,抽出剑先发制人地砍翻了他。

    然而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阳台的尽头还有一只弓弩手,它准确无误的命中了我的肩部。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可我没时间顾及了,我立刻冲向他,用剑贯穿了他的身。此时另一个游魂士兵想翻过围栏爬进来,我迅速抽出剑侧身一挥,他的手像树枝一样被削了下来,自己也跌下了楼。

    完成了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操作后,我对自己感到有些惊讶。不过我还得先把箭拔出来,我并不知道怎么拔箭,结果只是把箭杆折断了,箭头还留在里面。

    嘛,算了,大不了不用左手吧。

    我沿着阳台上的梯子继续向下,终于下到了地面上。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我有些小小的震撼——一大堆洛斯里克骑士的尸体摆在地上,尸体上插满了各种武器。

    但真正吸引我的是一具庞大的躯体,他的体态臃肿不堪,身上穿着与洛骑风格完全不同的蓝色骑士盔甲,更令人奇怪的是背上竟然还插着两根可爱的小翅膀。

    尽管这是如此奇异,我对这幅景象仍没产生半点好感。因为我曾经见过更加惨烈的景象,街道上堆满了尸体,活着的人们要么被烧死在家中,要么被追到街上砍死……我的骑士……他也……

    想到这里,我不禁泪如雨下。上次怀念过去是多久以前了呢?就算过去了这么久,我这爱哭的性子还是改不过来,老是被别人嘲笑……

    突然,一阵沉闷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顺着通道向前看去,只见前方的一个小广场上正站着一个活的胖骑士。

    他手持一柄造型独特的长斧,看起来威力巨大。以我的实力,招惹他简直就是自杀,更何况我还受了伤。我决定还是悄悄溜过去,但无奈这胖骑士不停地绕着广场巡逻,想不引起他的注意还挺有难度。

    “唉,要是我的隐身卷轴还在的话,溜过去根本不是事儿嘛。”我叹息道。

    我坐到身旁的箱子上,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没办法绕开他的话,我还是爬回屋顶去找灰烬吧,我无奈地踢着箱子。

    突然,我灵光一闪,跳下来掀开箱子。哈哈,果然是空的。一个绝妙的“隐身”计划诞生了。

    广场周围堆满了洛骑的盔甲,广场中央还莫名其妙地烧着柴火。胖骑士还在傻乎乎地巡逻,殊不知我已经悄无声息地溜了进去。

    真亏我能想的出来,伪装成箱子溜过去,看来本公主的智力没白费啊!

    不过,这样子好难看清楚路啊。我稍微抬起箱子,只能从缝隙里看见胖骑士肥大的脚。等他走到那一边我就能过去了,我抓住时机,举着箱子慢慢前进。

    正当我以为可以就这样逃之夭夭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抓住了我的脚!

    这是!没想到路上还趴着一只游魂士兵,他刚好被盔甲挡住了,此时听到脚步声又活过来捣乱。

    我慌张地想甩开他,但是他丝毫也不放松,眼看着胖骑士就要绕回来了,我赶紧放下箱子。

    游魂的手被夹在箱子下面,暂时动弹不得。我紧张地听着外面的声音,胖骑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这只可恶的游魂士兵却还不肯放过我。

    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显然他是发现了异样。我大气也不敢出,祈祷着他的大斧头不要劈到我的脑袋上。“砰——”一声巨响落在我的箱子旁,地板都被震得裂开一道道缝隙。

    这下那只手终于肯放开我了。我缩在箱子里一动也不敢动,他要是这时再砍一斧我的箱子,那我可算是交代在这儿了。嘛,虽然不会死,但是肯定很疼……

    然而事情并非如我所料。箱子被慢慢地掀开了,果然,胖骑士就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拎着斧子。

    完了,完了!也许是临死前的挣扎,我竟然下意识掀开了箱子想要逃跑。然而胖骑士比我高明得多,他一把抓住我的身体,像捏老鼠一样把我攥在手上。

    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就在这时,我的手碰到一个硬物。

    难道是?原来如此,看样子只能赌一把了。

    我拼命地扭动着身体,但胖骑士肯定是想置我于死地,手捏的越来越紧。我看准时机,把手中的东西扔向了火堆。

    爆裂的火花瞬间四散开来,点燃了胖骑士盔甲上的布料,胖骑士急忙松开手去拍身上的火。我砸到地上,全身动弹不得。

    没想到的是,他的衣服竟然这么耐烧,拍了两三下火就灭了。此时胖骑士更是怒不可遏,狂吼着举起战斧。

    我的心就像断头台上的死刑犯一样狂跳不止,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尸首分离,我无力地喊道:“谁……谁来……救……救……我。”

    神应该是听到了我的祈祷,于是奇迹发生了。

    胖骑士的斧子没有挥下来,反而掉在了地上。

    不远处的房顶上,一个男人正架着巨大的猎龙大弓。下一发猎龙箭迅速出膛,贯穿了胖骑士的胸甲。

    胖骑士发出一声惨叫,趴在地上抽搐。看样子,他死掉只是时间问题了。

    我仍躺在地上动不了,但我知道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来救我。

    “喂!还好吗?我马上下来!”果然是灰烬的声音。

    一次次死里逃生,我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如果再迟一些的话,我现在应该和那胖骑士一个样了。

    就在我意识模糊不清时,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呻吟着:

    “葛……慈德……大人……我……永远……效……忠……天使……”

    难道是那个胖骑士在说话吗?我想抬起头看看他,可是头却如此沉重。我没有力气再思考这一切,只觉得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