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光影年代〕〔第一侯〕〔体验派影帝〕〔万界画师〕〔影后常年热搜〕〔任女〕〔腹黑娇妻宠不停〕〔诸天之主〕〔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重生学神:封少娇〕〔觉醒就无敌〕〔天地战记〕〔日常系大侠〕〔全能逆袭〕〔直播手术室〕〔神偷问道〕〔差一步苟到最后〕〔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大符篆师〕〔开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十章 来自远古的魔法师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已经没有人能考据,因为它的起源,来自一座传说中的城市——亚诺尔隆德——神的故乡。

    在亚诺尔隆德魔法学院,每一位学生都必须经过严格而复杂的测试才能进入这里学习魔法。由于这里是神庇佑的地方,前来参加测试的人络绎不绝,但每一次却只有极少数人能够通过。

    魔法学院的教师们都是来自亚诺尔隆德的宫廷魔法师,拥有着罗德兰大陆一流的魔法水平。在这里经过四年的洗礼,刻苦的学生们也有机会像他们一样成为新一任的宫廷魔法师,但就算是离开亚诺尔隆德,他们凭着精湛的技艺也不愁吃喝。

    然而,这些已经是盛世时代的记忆了。自初始之火的力量开始减弱,葛温王投身于初始火炉之后,亚诺尔隆德就开始衰败,直到最后竟一蹶不振。黑暗印记的肆虐导致魔法学院的课程永久停滞,魔法师们也走了一大半,学院里仅剩下教导主任和几名老教师,一时间,热闹的魔法学院变得冷清残破,宽敞的房间内看不见一个人影。

    那时,教导主任虽是首席宫廷魔法师之一,但她对于这灾难性的事件也无能为力。

    就在学院面临闭校之际,一个神秘的青年出现了。他自称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特前来学习魔法。起初大家都感到惊讶,有人问他知不知道学院将要关闭,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就算要关闭学校,也请各位老师们指导我。”

    说完他跪倒在地,请求着几位教师同意。有的老师去意已决,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有的老师觉得此人甚为可疑,不愿意教授他。最后,这名青年绝望了,自己从家乡不远千里来到神所在的城市,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正当他以为自己已经被拒绝的时候,一只手为他伸了出来。他抬头看向那位好心的老师,她的脸庞如同神明一般长得十分精致,眼睛虽然是冷冰冰的天蓝色,但是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她穿着与其他教师不一样的长袍,手上还戴着一枚造型奇特的戒指。

    青年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他不禁看得出神。其他的教师赶紧推了他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连声道谢。

    这位女魔法师平静地说道:“要我教你,可以。但是你必须拿出所有的精力去学习,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青年又连连拜谢,魔法师却说:“别像个傻子一样在那儿跪着,要是想学的话,现在就和我到教室去,不然就离开这里吧。”青年听罢立刻跟了上去。

    从那以后,青年每天在学院里学习魔法,他也从其他老师口中得知了这位愿意教他的老师就是学院的教导主任。尽管青年的资质不太好,但青年全身心投入到了魔法的学习中,他逐渐从一个“傻子”变成了稍有知识的魔法学徒。

    仅仅是一年过去,青年的进步就已经非常迅速,他已经掌握了大部分的基础魔法,甚至比之前的一些学生还要出色。可是,灾厄最终还是降临到了学院。那一天,青年拿着整理好的魔法卷轴去交给主任时,目睹了一起可怕的事。

    他推开办公室门的那一刻,手中的卷轴全都掉到了地上。

    教导主任,这位美丽坚毅的魔法师,竟然在自己的座位上自杀了。

    青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慌忙地踩过地板上的血泊,跑到主任身旁检查她的尸体。她是割腕自杀的,血沿着手臂滴到地板上,把地板都染上了暗红色。在确认了教导主任的死亡之后,青年找来了其余的教师。大家听说后都感到震惊,但既然这已成事实,也只能将教导主任埋葬在了学院的庭院内。

    学院之所以能撑到现在,全仰仗着教导主任的坚守。而现在主任已经离世,剩下的教师们也都一起离开了。

    学院里只剩下青年和他的老师的坟墓。青年抱着老师的墓碑痛哭不止,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乐观待事的老师会突然自杀。

    他跪在地上疯狂地叩拜神明,即使自己会永远放弃魔法,也希望老师能够活过来陪着他。不知何时起,他似乎对他的老师产生了一种不可原谅的感情,那也许是超越师生之间的情感,这一度让他不敢和老师单独相处。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所谓了。

    如果人真的可以死而复生的话,那该多好啊。他想道。

    ……

    “我说,你是在发呆吗?”

    说话的男人叫做伏芝,在他身旁坐着的女子是魔女贝尔加。

    贝尔加转过头看着他,眼里似乎流淌着异样的温柔。伏芝被这眼神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想把视线移开。

    贝尔加轻笑道:“怎么了?为什么不想看我?”

    “没……没……我只是想说,你会发呆还真是少见呢。”

    “哦,是这样啊?”贝尔加伸手抚摸伏芝的脸颊,“难不成,你喜欢看我发呆的样子吗?”

    伏芝听到这话,惊得向后倾倒。他带一副狼狈的样子爬起来,指着前方的沼泽结结巴巴地说道:“啊……不是……就是那个……啊!对了,前面就是法兰要塞外边的沼泽了吧?我们也休息够了,赶紧出发吧!”

    贝尔加也慢慢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法杖以示准备完毕。伏芝抽出自己的宝贝——黑刃——一把来自东方的杀敌利器,前去先行探路了。贝尔加倒是不慌不忙地跟在后面,她穿着的长袍在泥地拖着很难行走,但伏芝坚持不让她换其他的衣服,原因是……

    “为什么你其他的裙子都这么短啊!”

    “魔法师难道要穿着厚重的盔甲吗?”

    “呃,也不是……”

    “这样的话,我看你的衣服还挺方便的,就把你备用的衣服借我穿吧?”

    “不……别了,你就穿这个,我会帮你把敌人都清理掉的。”

    就是这样,两人在沼泽里的行进速度十分缓慢,幸好,沼泽里的敌人对他们还造成不了威胁,除了要塞入口处那两个流放骑士。

    伏芝在远处观察着门口的敌人,两个骑士一人拿着大型棍棒,一人扛着一把大砍刀,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家伙。伏芝转身询问贝尔加的意见,贝尔加只拿着望远镜看了看便说:“我们还是暂时不要前进了,你现在可不是那俩人的对手。”

    两人随即折返向另一条路前进。这条路一路向上,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古建筑遗址内。伏芝爬上建筑观察敌情,前方的路上埋伏着不少鸦人,只要一靠近他们就会遭到猛烈的攻击,还有鸦人法师,他们喷的毒雾要是皮肤接触到就会溃烂。

    贝尔加听了他的汇报,无奈地摇了摇头。

    伏芝提议自己先去吸引火力,让贝尔加在后面提供法术支援。然而贝尔加拒绝了这个方案:“这可不行,我怎么能让可爱的小伏芝独自去冒险呢?”

    “什么啊,别叫我‘小伏芝’啊,好恶心的感觉。”伏芝生气地说道。

    “那么,作为补偿,你也叫我……”

    “停一下,这段对话好像有点似曾相识啊。”

    停留在遗迹内进退两难,伏芝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棘手的情况。就算是他们杀光了所以鸦人到了路的尽头,万一“此路不通”,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时,贝尔加突然抱住毫无防备的伏芝,把他拥在怀中。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伏芝的血压一下子冲到了顶点,他慌忙说道:“喂喂!你这是干什么!”

    贝尔加靠在伏芝的头上,回答道:“反正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不如在这里休息下,战斗了这么久你肯定也累了吧。”伏芝感到脸部滚烫,自己好像碰到了贝尔加柔软的部位,心中不由得小鹿乱撞。

    他知道贝尔加喜欢拿自己开玩笑,但是这次竟然玩得这么大。伏芝忍不住说道:“贝尔加……放开我吧……你……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吧?”

    贝尔加愣了一下,不禁“嗤嗤”地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啊喂!”

    贝尔加擦了擦眼泪(她每次笑都会流泪)回答道:“我以为什么呢,你真是幼稚得可爱啊,哈哈。”

    伏芝不知自己是在享乐还是受苦,只能忍住要窒息的感觉被贝尔加抱住,虽然贝尔加并没有把他的脸埋住。

    话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伏芝想道。算了,这样也挺好,先不想这个了。尽管处境不太乐观,伏芝和贝尔加仍然能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真不愧是他们。

    这一集没有出场的灰烬和芙蕾伊德又在干嘛呢?

    “啊!成功了!”芙蕾兴奋地喊道。

    “身手不凡,身手不凡呐。”灰烬说道。

    终于……芙蕾小公主的结晶弹终于杀死了一个敌人——下水道的小耗子。

    嘛,也算是学有所成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