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中年危机开〕〔临江楚侯〕〔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木叶之凡人的智慧〕〔重生青梅逆袭记〕〔千帆过尽水悠悠〕〔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穷拽的女人〕〔爱你入骨:聂少的〕〔世有弦月〕〔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斩尽天上仙〕〔都市全能医皇〕〔每秒都在升级〕〔道身变〕〔空间农女修仙记〕〔狂婿〕〔香江制造〕〔重生九零小军嫂〕〔肌肉影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十三章 不死公主甜蜜的梦
    上集说到,芙蕾和灰烬遭遇了前来入侵的灵体“佛多林克”,灰烬使用“弹反”技能击败了入侵者,但随胜利而来的却是一个个的谜团,笼罩在芙蕾伊德的心上……

    解决掉入侵灵体后,我们没走几步就见到了一片坍塌的墓园,地面被某种力量震得裂开,四处高低不平,更令人瞩目的是园内插满了许多巨大的铁标枪。想必这就是洋葱骑士所说的被巨人攻击的地方吧?

    “看好了,别眨眼。”灰烬说道。

    “什么?”我话音刚落,一声巨响落在我的面前,吓得我直往后退。

    落下来的东西是一支标枪,且不偏不倚地射中了一个提刀的村民。我向远处的巨人塔望去,果然看见了巨人举着标枪的身影。

    灰烬随意地靠在一块墓碑上说:“现在我们只用等着巨人帮我清理掉这些发狂的村民就行了。”

    我站在原地,看着村民们被标枪一个个刺穿或者砸飞,心中感到异常的轻松——毕竟,我不用再杀掉他们了。我看着自己的手,既粗糙又伤痕累累,现在我的双手还沾满了敌人的鲜血……我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这时,灰烬拍了拍我的肩,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拖了出来:“想什么呢?该走了。”

    “啊,唔,好的……”我支支吾吾地回应他。眼前的村民,不,应该说是敌人,都被标枪杀得干干净净。我小心地穿过他们的尸体,踩着起伏的地面往前走。

    “嗯?这个是?”走到一半时,我看到一座大型墓碑前躺着一具穿着圣职套装的干尸,不过他身上并没有插着标枪。

    我走近尸体想仔细看看,身体突然被灰烬从背后抱住了,紧接着,墓碑上一跃而下一只小奴隶,手中的大剑一下把那具干尸砸得四分五裂。

    好……好险,差点就变得和那具尸体一样了呢。话说,这个人变成尸体之前也是这样死掉的吗?

    小奴隶没有偷袭成功,气得一边大叫一边举着剑朝我冲来,我立刻拔出直剑准备迎战。没想到灰烬的动作比我更快,直接翻滚到小奴隶身后,一剑将他插在了地上。

    “我说,这是我第几次救你了?你还是要多一些警惕心啊!”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灰烬拾起小奴隶手上的大剑把它放进背包里,说这是一把非常厉害的剑,只是奴隶力气太小,不能很好地发挥这把剑的实力。

    灰烬还在滔滔不绝地分析这把剑,但我已经不想再听关于剑的事情,我绕着墓碑四处转了转,但除了杂草和歪七八扭的坟墓以外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等等,这个是什么?正当我准备和灰烬一起离开这里时,我的脚踩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一只断掉的手。

    我极度恶心这种人类断肢,所以一点也不想调查它,然而灰烬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他小心地拿起断肢,裹上油布放进包里。我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这东西有什么用吗?灰烬神秘一笑,告诉我这有大用。

    只有这个,我不想知道他拿去干嘛。接下来,我们找路离开了墓园,继续向前探索。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敌人,我们顺利地从小路回到了最初的岔路口处。

    这时,灰烬提议说回一趟祭祀场。我们回到篝火旁,传送回了熟悉的传火祭祀场。

    “好了,我要做的事还有点多,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我很快回来。”

    我也觉得有点累了,于是坐在祭祀场的台阶上,靠着墙等待灰烬。

    “怎么这么慢啊,灰烬大人……”我等得昏昏欲睡,眼前渐渐变得模糊。“不管了,小睡一下应该没问题的。”

    ……

    “公主殿下?您怎么了?”

    “啊?”我惊醒过来。眼前的一切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昏暗的祭祀场变得明亮起来。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根本不是传火祭祀场,而是……

    “公主殿下,您是不是不太舒服?”

    公主……殿下……是说我吗?我回头看向说话的人,原来是一位穿着女仆装的佣人。

    啊!难道说……我站起身,在女仆奇怪的注视下走到镜子面前。果然……镜子里根本不是穿着破旧布衣的我,而是穿着华丽服装的我!

    我又回到以前了?这怎么可能呢?

    我看着不知所措的女仆,心中感慨万千。

    我挥手让女仆离开,想独自待在我的房间里,看着周围熟悉的陈设,记忆中被尘封的事情一件一件被拾起……也不知道这是哪一年,也许我可以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不,不行,这样的话,我就再也见不到灰烬了……不,也不对啊,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见他。

    对了!父王,姐姐,还有安德森骑士长,我好想见他们!我正打算出去,房门就被打开了,没想到进来的正是我的姐姐!

    “姐姐!”我紧紧抱住许久未见的姐姐,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

    显然,姐姐对我的经历毫不知情,她温柔地帮我拭去眼泪,轻声问道:“怎么了?见到我就伤心成这样?”

    “不是伤心,是高兴。”

    “刚刚我还听你的女仆说你有点奇怪,就想着过来看看你,看来她说的是真的。”

    她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而我永远也不能和她诉说原因。

    首都被攻陷的那一天,王宫里乱成一团。姐姐安慰我没什么好怕的,然后就和骑士们一起去找父王了。那是我和她见到的最后一面,直到我逃离首都,也没能再见到她。

    就算这是梦的话,也请梦得更久一些吧……

    “果然,即便是没有感官的不死人,也会对自己的过往产生怀旧之情啊!”

    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从哪来传来。这声音我也曾听过,就在我变成不死人的那一刻,她也对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但是,黑暗的诅咒会让人沉浸在逝去的回忆中啊,要小心被诅咒吞噬……”

    声音逐渐远去,我眼前的一切也如同云烟一般逐渐消散远去。我急忙伸手想要抓住姐姐,可是姐姐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堵黑暗的墙壁,墙上伸出了无数双手抓住了我,想要把我拖入墙中。

    我尖叫着醒了过来,额头上不停地冒出冷汗。

    “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啊,防火女姐姐……没什么……”

    防火女拿出手帕为我擦去冷汗,与梦中的冰冷不同,我的额头隔着手帕也能感受到防火女的温暖。

    “姐……不,谢谢防火女姐姐。”

    防火女摇摇头说道:“没关系,但是,你一定不能沉溺于自己的过去,否则,你将会成为黑暗诅咒的一部分。”

    我惊讶地看着她,不知她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梦境的。那个苍老的声音难道是……不对,这根本不可能。

    灰烬终于回到了我这里,他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防火女回答道:“她的黑暗印记好像加深了,灰烬大人。这样下去,恐怕……”

    “好了,我知道了。走吧。”

    灰烬拉着我的手走到篝火旁,迅速传送走掉了。

    “灰烬大人……您怎么了?您是在逃避吗?”防火女喃喃道。

    “有趣啊,真是有趣,对吧?”霍克伍德冷笑着说:“那个灰烬,以为自己能和诅咒对抗呢……可悲啊,最后他也会变成那样的烂泥吧?”

    防火女沉默不言,她还在等待着,等待着灰烬最终作出决定的那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