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中年危机开〕〔临江楚侯〕〔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木叶之凡人的智慧〕〔重生青梅逆袭记〕〔千帆过尽水悠悠〕〔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穷拽的女人〕〔爱你入骨:聂少的〕〔世有弦月〕〔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斩尽天上仙〕〔都市全能医皇〕〔每秒都在升级〕〔道身变〕〔空间农女修仙记〕〔狂婿〕〔香江制造〕〔重生九零小军嫂〕〔肌肉影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十四章 前有封印着诅咒的大树
    “据鲁道斯所说,这棵大树就是关键所在了。”

    此时二人正站在之前见到巨树的庭院门口。之前在传火祭祀场,芙蕾睡得正香的时候,灰烬去和鲁道斯谈了谈关于这棵树的事情。

    什么?你不知道鲁道斯是谁?你看过第二章吗?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瘦小男人就是他。噢,你说我没讲关于他的事?别急,现在立马就补上。

    传火祭祀场除了防火女以外,掌握情报最多的就是薪王鲁道斯了,没错,这位也是个薪王。掌握着神秘禁术——灵魂炼成——的鲁道斯,曾被强迫成为薪王,投身于初始的火炉中焚烧,但由于传火的钟声响起,他再次复活来到传火祭祀场,准备向下一任薪王献上自己的余火。

    他告诉灰烬,这颗大树封印着某种诅咒,只有杀死它才能解开封印。而正好的是,这棵树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冶炼炉。如果能帮他把炉拿回来,他就可以用灵魂炼成一些强大的装备。

    “那挺不错啊!”我听了灰烬的叙述,觉得鲁道斯的所谓“禁术”也不是什么坏事。但问题是,怎么才能杀死这颗大树呢?

    灰烬摇头道:“不错是不错,就是他也没告诉我怎么杀死这颗树。”

    我拿着望远镜远远地观察着大树,村民们还在跪拜着它,像着了魔似的。嗯?村民?跪拜?祈祷?我突然灵光一闪,立马回身翻找着背包。

    灰烬不解地看着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找什么。我从背包底下翻出了之前在元素汤房间找到的日记本,找出其中的一页指给他看。

    “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它’身上,它就是那棵大树!因为某种诅咒而长得这么大,村民们理所当然视其为神迹,纷纷跪拜它,也许是因为诅咒的缘故,这些村民也渐渐失去了神智,才变成今天这个样。”

    灰烬点头表示赞同。

    “那么,解决问题的方法呢?”

    “这个……不知道。”

    灰烬默默地从包里掏出几张泛黄的纸片递给我,让我看看上面写了什么。纸上面潦草的字迹差点让我以为这是另一个大陆的语言,不过我还是读懂了上面的话:

    经过我的研究,封印着诅咒的大树会自己感知危险,当有外人靠近它时会自动发起攻击。其表面皆为坚硬如铁的树皮,一般的武器不可能轻易伤到它,但它的弱点在于树皮表面暴露出的白色肿块,此为其最脆弱之点,如果对其猛攻,必可杀死大树,但需小心大树的防御攻击,只需一击即可将入侵者击毙于脚下。

    “居然是杀死大树的方法,你从哪里找到的?”

    “这几张纸是那个断手手里攥着的,刚刚交给老太婆的时候她发现的,我看上面写了字就觉得挺重要的,所以……”

    “噫!”我赶紧甩掉了这几页纸,不停地用袖子擦手。

    “好了,既然知道该怎么杀死它,我们就行动吧!”

    “话说,你怎么知道这个是对的……诶等等我啊!别跑那么快!”

    我是该说他勇敢呢?还是鲁莽呢?总之他仅凭着一段毫无根据的话就敢把自己的命搭上去冒险,嘛……真是拿他没办法,谁叫他有恩于我呢?我只能拼了命去和他一起上了。

    我们首先结局掉了周围的村民,免得等会儿产生不必要的麻烦。站在大树的脚底下看它,的确显得十分壮观,它的攻击方式应该就是用这几只长得像脚的枝干挥舞我们吧?

    灰烬再一次靠近大树,看来是碰到了他的警戒范围。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起来,大树也活了过来,开始缓慢地移动。

    “看!那个就是它的弱点了!”灰烬喊道。

    大树的肚子(可以这么说)前果然长着一大堆恶心的白色肿块,灰烬二话不说起手就是一个蓄力斩。肿块被一下子打破,大树居然发出了痛苦愤怒的吼叫声。

    它用几只脚撑住身体,慢慢站起身来。我以为它要发动攻击,于是躲得远远的。结果,它忽然猛地砸到了地上,地面都出现了裂痕。紧接着,地砖陷进了地面,大树和我们都一起掉了下去。

    “啊啊啊!好高啊!”我尖叫着向下掉落,没想到这庭院的底下还有一个巨大的洞穴,这大树是故意要让我们掉下去的。

    也许是神的庇护,落到地面时我们并没有受伤。大树也重新长出了白色肿块,同时,一只细长的爪子也从肿块中间伸了出来。这只爪子向四周疯狂乱抓,似乎是想保护肿块不被攻击,不过这让我们更加确信肿块就是它的最大弱点。

    “这爪子把那个肿块挡住了!怎么办?”

    灰烬举起巨剑,向爪子劈出一个重击,爪子却灵活地躲过了,还妄图还击。灰烬向后撤步,回头对我说:“不行,这爪子有点东西,巨剑打不到他,近距离攻击又有危险。”

    说罢,大树突然对着我们仰躺下来。我们俩闪到一边躲过攻击,此时,大树又吐出几口滚烫的酸液,溅到我们脚下,企图拖慢我们的行动速度。

    “在后面!后面也有肿块!”

    看来大树聪明反被聪明误,它的下砸攻击刚好暴露出了自己身后有肿块这个弱点,被灰烬抓住机会砸中了要害。

    大树又重新站起来,继续作出下砸攻击,这次我被震出一个踉跄,一不小心跌到了大树的爪子下面。

    爪子想伸过来抓住我,我就地翻滚躲开。然而爪子在半途突然改变方向朝我横扫过来,我来不及躲避,被爪子给拍到了。灰烬趁机冲到前方的肿块上,想要用重击再给他致命一击,可是爪子实在是过于灵巧,回过来又是一个大力挥击,不仅打断了灰烬的动作,还把他拍飞了出去。

    糟糕!灰烬要被抓住了!我强迫自己从酸液里站起来,身上的衣服都被腐蚀地破破烂烂的,幸好,我的直剑还没有什么大碍。

    再给它一下,一下就好了!一下就可以杀掉它了!我扶着它的躯干,握着剑一步一步走向肿块,但不幸的是,爪子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意图,把目标转向了我。

    来吧!和你赌一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反手把剑当成标枪,对准肿块投了出去,爪子飞速地朝我扑过来,剑也飞速地刺向肿块,到底谁的速度会比较快呢?拜托了,一定要是剑呐,不然我就……

    “扑哧——”锋利的洛斯里克骑士剑插进了不堪一击的肿块内,肿块终于承受不住地炸开了花。此时爪子理我的脑袋也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如果再迟一些,我可能就身首分离了。

    肿块被消灭了,大树自然也就死掉了。它身上的封印到底有没有解开,村民们会不会就此恢复正常,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不过,至少我们拿到了一只陈年的冶炼炉和大树的灵魂。

    “这下可以回到祭祀场了,又有的忙喽。”灰烬高兴地点燃了洞**的篝火,而我却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刚刚注意力都集中到大树上了,还没发觉这个东西有些眼熟……不会就是我之前见到佛多林克的洞穴吧?

    那么,佛多林克还在这里吗?我匆忙感到之前的祭坛前寻找他,但是,我只发现了佛多林克冰冷的尸体。

    “怎么会……”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杀死他的灵体也会杀死他本人吗?”

    灰烬回答道:“这个倒不会,不过佛多林克本身就是个快要发狂的人,他没和你说过吗?”

    “这……我不知道。”

    “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了,走吧,回祭祀场。”

    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为什么?

    我想起了他说过的话:“累积者都是发狂的人,他们通过杀害其他世界的主人来供奉自己的神,但总有一天,他们也会被杀掉。”

    原来……如此。

    回到祭祀场后,灰烬把冶炼炉交给了鲁道斯。鲁道斯并没有露出很高兴的样子,而是平静地问灰烬想要炼成什么东西。

    “哦,波尔多的灵魂可以换戒指或者大锤吗?大树的灵魂可以换一把剑或者枪啊……”

    犹豫再三,灰烬还是炼成了一枚“教宗左眼”戒指和一把“猎杀游魂大剑”。

    他把戒指放进包里,把大剑给了我,并告诉我这把剑很适合我,毕竟是敏捷流大剑,而且对人形敌人有伤害加成。

    这禁术真是太神奇了,竟然能炼成这样强力的武器。为什么这种技术会被称为禁术呢?

    “那是因为,它必须使用人的灵魂才能炼成物品啊……”

    “诶?为什么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曾经用了一辈子的时间研究这种技术,可最后不仅被自己的祖国流放,还害死了无数无辜的人,真是罪孽啊!被逼成为薪王就是对我的惩罚吧,不过,我还是想用自己微薄的能力帮助灰烬成为下一任薪王……”

    “下一任薪王?”我问道。

    “是啊,灰烬他……”

    “喂!快点下来,我们该走了!”灰烬在底下喊道。

    好吧,关于灰烬的事,也只能下次再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