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光影年代〕〔第一侯〕〔体验派影帝〕〔万界画师〕〔影后常年热搜〕〔任女〕〔腹黑娇妻宠不停〕〔诸天之主〕〔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重生学神:封少娇〕〔觉醒就无敌〕〔天地战记〕〔日常系大侠〕〔全能逆袭〕〔直播手术室〕〔神偷问道〕〔差一步苟到最后〕〔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大符篆师〕〔开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十五章 在活祭品之路上
    关于“传火”、“薪王”之类的名词,其实芙蕾伊德是略知一二的。

    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曾给她讲过古老的传火故事,从远古的亚诺尔隆德到繁荣的洛斯里克城,罗德兰大陆的兴衰始终围绕着“传火”这一神秘仪式而展开。

    但周边的各个邦国,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传火”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一本书记载了“传火”的内容,只能靠着人们的口口相传,以传说故事的形式飘散在人间。

    “传火”似乎成了一个虚构的概念,大家都把它当做哄小孩的事情,殊不知,在表面光鲜的洛斯里克城,这种仪式……已经进行了数百年之久……

    那么,灰烬与“薪王”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灰烬就是所谓“薪王”吗?芙蕾伊德对此一无所知,灰烬当然也是闭口不谈。

    似乎知晓真相的,就只有曾经的薪王——放逐者鲁道斯了。

    “真相,对于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鲁道斯指着芙蕾伊德的背影说道。“也许,现在还为时过早……”

    在成为不死人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先是在洛斯里克被打得怀疑人生,再是来不死聚落杀死了一个和我毫无关系的咒蚀大树,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在等待我……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如果这是梦的话,神啊,求求你让我快点醒过来吧!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碎碎念,你不累吗?”

    累啊,累得我想死啊……我想这样告诉灰烬。但是,我也死不了就是了。

    灰烬摸摸下巴说道:“果然,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一下子接受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啊。”

    “你也知道啊,我本来就不擅长战斗什么的,再这样下去也只能成为你的累赘吧……”

    “那这可真对不起我给你炼的游魂大剑,毕竟他可是一把有敏捷补正的剑呢。”

    “敏捷补正?”我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

    “啊啊,不是。通俗的说,就是你身体越敏捷,这把剑的威力就越能发挥出来。”

    灰烬说完掏出一张纸展示给我看,纸上写着灰烬的各项能力,奇怪的是,能力竟然用数字来表示。

    我问他:“这个……是数字越大越厉害吗?”

    灰烬回答道:“那当然了,但并不是每一项都要达到最大,那是极其困难的。比如说我,我专攻力量和信仰,这两项都很高,而且我的体力值和生命值,哦不,是抗打击值很高。”

    “所以说,我就要专攻敏捷和智力喽?”

    “完全正确。”

    虽然表面上我像是明白了,但实际上完全没懂他的意思。什么数字?什么专攻?到底该怎么操作呢?

    “那么,就由防火女来给你实际演示下吧。”

    灰烬把一旁的防火女牵到我面前,似乎是要她做些什么。防火女把手轻轻放到我的额头上,低声咏唱着什么咒语,这时我感到身体里有一些东西正在被抽走,但是却不痛不痒。

    “已经可以了,芙蕾伊德大人。”防火女说道。

    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感觉身体的确轻了些,这就是灰烬所说的能力提升吗?

    灰烬对我说:“好了,我确信你现在可以拿上那把大剑了。”我将信将疑,抽出游魂大剑试了试,没想到弱鸡的我也能够挥动这把剑了!

    耶!升级万岁!我在心里大喊。

    对前途的疑问已经被能力提升的快乐掩盖了。我问起起下一步的行动:既然大树已经被杀死了,接下来该去哪呢?

    灰烬指了指一直在阴影中低头坐着的霍克伍德,示意我去问他。但还没等我主动去问,霍克伍德便抬头开口了。

    “哦……你们打败大树了?哼……算你们命大,不过,接下来的薪王可就不是你们这些余灰能对付的了。就比如那个艾尔德利奇,以前是个神职人员,却一直做吃人的勾当,结果肥得像只溺水猪,成为薪王后又变成一堆恶心的烂泥,就是这种货色也能把你们碾压成千上万次。你们是不可能把他们带回来的,还是和我一样放弃比较好。”

    所以说,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也没告诉我什么有用的信息啊,反而说得我都有点抑郁了,烂泥薪王什么的……

    “可是,先生。我们是一定要去带回什么薪王的,不管他们是不是烂泥。”我反驳道。

    “哦,那随便你们。如果你们坚持要去死的话,从不死聚落的升降梯下到最底层,能够到达活祭品之路,从那里你们就可以去法兰要塞了,那个到处是深渊产物的地狱,呵呵,祝你们好运。”

    “谢谢您,我们正好也想拿它们开开刀呢!”我不服气地说道。

    和这个霍克伍德说话可真是费劲,没想到他颓废成这样,三句话不离一个放弃,看来真是没救了,怪不得灰烬不愿意和他说话呢。

    我把这个情报告诉了灰烬,于是他决定立马就动身前往活祭品之路。

    我们很快来到了巨人塔的底部,坐向下的升降梯应该就能到达活祭品之路了吧?

    升降梯缓缓下降,我为了打发这段无聊的时间,随口问了问灰烬为什么这条路叫活祭品之路。灰烬回答说,这条路原先是给幽邃教堂的艾尔德利奇运送活人祭品的,因此才得到这个恶名。

    艾尔德利奇?就是刚刚霍克伍德说的那个烂泥薪王吗?

    就是他,他也曾是幽邃教堂的主人之一……

    “轰……”沉闷的齿轮声告诉我们已经到站了。塔的下面也并不是路,而是一个宽敞的房间。

    我们从旋转楼梯上绕到房间门口,观察里面的动静。房间里静静地趴着一只“不人不狗”的生物,身上还穿着冒寒气的盔甲,就和洛斯里克城门口的波尔多一样,只是体型比它小得多。

    灰烬看到它,发出了紧张的声音:“这回可难办了,是征战骑士!”

    “他手上拿的是寒冰剑吗?我看到剑身好像有寒气。”

    “那个叫伊鲁席尔直剑,很厉害的,被看到的话,伤口会出现冻伤的!”

    棘手的家伙,果然和波尔多一样!

    房间虽然很大,但是毫无遮蔽,直接过去显然会被发现,但是又没有其他路线可以走,只能和它硬怼了。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办法。”灰烬掏出飞刀,不知想做什么,他不会想用几只飞刀就把这怪兽杀掉吧?

    话刚说完,灰烬就冲了上去,成功引起了征战骑士的注意。灰烬瞄准它的头扔出一把飞刀,正好打在它的头盔上,这一下子激怒了它,它疯狂地朝灰烬挥舞直剑,我躲在门后也能感受到剑的寒气在侵蚀我的身体。

    灰烬翻滚一下避开他的攻击,抱起我就向电梯跑去。

    “你这算什么办法?为什么非要惹到他再跑啊?”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灰烬拼命地抱着我爬上环形楼梯,我看着征战骑士越追越近,心脏狂跳不止。

    灰烬抱着我踩上升降梯机关,然后翻滚落到靠墙的升降梯井边上站着,我大惊失色,救命的升降梯竟然让灰烬放走了!

    眼看征战骑士就要冲到我们面前,我害怕地抱住灰烬,灰烬显得如无其事,甚至有些轻松。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仅主动把我们逼入了绝境,还笑对死亡?这是什么心态?

    说时迟那时快,征战骑士已经到了升降梯井前,我想这次肯定是要完了,于是闭上了眼睛。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五秒过去了,我依然没有死掉。我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的征战骑士却不见了,但是我的脑袋旁的墙上却插着一把锋利的伊鲁席尔直剑。

    我吓得脸色煞白,蹲坐在地上。灰烬不慌不忙地拔出剑收入剑鞘,把我扶到安全的场地上休息。

    休息了一下,我渐渐平静下来。但是刚刚的征战骑士去哪了呢?我明明看见他都要跳到我们脸上了啊?

    我疑惑地看向灰烬,灰烬边检查着缴获的直剑边说:“那个骑士嘛,自己摔进电梯井摔死了。”

    “什么?!还有这种操作?”

    “那当然,就是有这种操作!”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办法”,不过这种方法对心脏也太不友好了。

    总之,我们解决了这只征战骑士,现在可以打开它身后的门了。

    等等?这里还有个门?刚刚那个怪兽挡住了,我根本没看见!

    推开沉重的木门,一阵刺眼的光明射进幽暗的房间。外面的景色和之前已经大不一样,周围到处被植被覆盖着,如果空气中没有一股腐烂味道的话,这地方我还挺是喜欢的。

    眼前就是一团篝火,灰烬点燃了它,我们也不再休息,继续沿着活祭品之路前进。

    也许,再过一会儿,灰烬他们就能遇到那两个人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