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之主〕〔神魔之上〕〔王者大陆and荣耀联〕〔魔改大唐〕〔华山剑气〕〔逐世启示录〕〔神器大道〕〔超级大酋长〕〔重生南非当警察〕〔这演员真搞笑〕〔差一步苟到最后〕〔都市超级高手〕〔颤抖吧渣爹〕〔绝世神王在都市〕〔捡个王爷去种田〕〔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透视神医在花都〕〔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剑徒之路〕〔将女重生:暴君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第二十五章 小人偶
    “唔……啊!唔——”所谓的大主教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哼哼唧唧地命令其他主教攻击我们,但他们并不能造成很大威胁,反倒是他自己十分危险。

    随着包裹在他身边的幽邃力量越来越浓厚,他的暗魔法攻击力也变越来越强,主教群的伤害和抗性也大大提高。

    “我们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否则我们会被消耗致死!”伏芝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准备直取大主教,然而一次次的攻击都被主教群们挡在了外围。

    伏芝冲不开主教群的防御,气得大喊:“这群天杀的主教,简直像人墙一样挡在外面!”

    “那就让他们自己让开吧。”

    我们惊奇地转过头看向说话的安里,只见这位妹子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散发幽蓝光芒的骷颅头,向着主教群壁垒的侧面狠狠扔去。

    骷髅头砸在地上,理所当然地摔成了一块块碎片。这时候,奇迹发生了——围在外围的主教听到骷髅头的声音,竟纷纷

    离开了自己原本的站位,转而向骷髅头落地的位置疯狂攻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他们就只是在挥动空气而已。

    这次连见多识广的灰烬都拍手称奇,说道:“我都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呃,我……我忘了……”

    好吧,真是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

    “不过这个诱敌头盖骨时效很短,我们最好趁他们还没恢复队形的时候打倒他!”说完,安里和霍拉斯不由分说地冲了上去。

    “哈!终于找到比我还莽的人了。”

    伏芝紧随其后突入了主教群的防御阵线,但没想到的是,大主教的周围突然冒出了一片诡异的迷雾……

    伏芝和安里等人被这股雾喷了个措手不及,止不住地流泪咳嗽,还没等伏芝说话,贝尔加就叫道:“快撤!这是咒死毒雾!”

    说时迟那时快,灰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硬是把伏芝从毒雾里拉了出来,而霍拉斯也忍住咳嗽把安里带出了毒雾。

    大伙刚一撤出来,诱敌头盖骨的效果就消失了,主教群反应过来,又恢复了之前的阵型,要是再晚一步,也许四个人的退路就被这些主教给封得严严实实了。

    但就算没死在毒雾里,我们也差不多要消耗殆尽了。我的法力值本来就不多,现在也基本空仓;安里他们经过刚才的战斗也受了伤,不能轻举妄动;贝尔加的法力虽然强大,但面对能够复活的敌人也是无可奈何。

    战局陷入了僵持,只是僵持到最后必定会迎来我们的团灭。

    是时候思考一下解决方案了,芙蕾。

    我在后方划水划得够久了,然而我也想不出任何好的作战计划,似乎一切的可能性都被这可恶的幽邃力量给封锁了。

    “芙蕾,喝一口元素灰瓶。”灰烬突然说道。

    “什……什么?”

    我那时完全忘记了元素灰瓶的存在,还傻乎乎地看着灰烬。

    灰烬不多解释,拉着我的挎包翻出了很久以前他给我的一个玻璃瓶。

    “要我喂你还是你自己喝?”

    “不……等等,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加一点法力,给我上金石。”

    他一说“金石”二字,我立马想起来了传火祭祀场里的那件事。

    在祭祀场里,我在整理背包时发现了一张破损不堪的羊皮纸,只能勉强能够看清上面记录了一个奇迹,这算是法术的一种,只不过只有经过专门培训的圣职人员才能使用。

    “增加……周围同伴的伤害……提高防御力……”我艰难地辨识着上面的字迹。

    坐在一旁的灰烬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可能是看不懂吧。

    “强效奇迹……金石……之誓……愿太阳永远与你同在。”

    终于读完了所有的内容,我对这个奇迹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它对信仰的要求虽然不算高,但效果也并不出众,作为一名王室成员,我的信仰当然是所有属性里最高的,甚至比智力还高,所以使用这个奇迹毫不费力。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我这样想着,又把羊皮纸压到了背包底。

    没想到灰烬一直还记着这个事,更没想到这个奇迹还能派上用场。

    “快一点,不然我们要完蛋了!”

    我赶紧抱起元素灰瓶猛灌一口,里面的液体就像掺了盐酸一样烧喉咙,不过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赶紧拿起法杖准备施法。

    “永恒的太阳之子……诚以吾等生命起誓,对汝忠诚必如金石之坚……请您降下神迹……庇佑我等追随太阳之人。”

    我磕磕绊绊念完了祈祷语,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这……怎么会这样……虽然我记不太住祈祷语,但是应该也没错才对,难道是我自己多加了什么字……

    “刚才忘记说了,应该用这个吧。”

    灰烬交给我一个粗布做的护符。

    原来是……媒介……错了。这下好了,我又一次被大家当成了傻瓜。

    “……不好意思,我再来一次。”

    这次说完词之后,护符果然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我周围的所有人身上都被一层类似太阳光晕的东西覆盖着,这应该就是预定的加成了。

    “现在容易多了!”

    灰烬掏出一个东西向一旁扔去,他居然也有诱敌头盖骨?所以刚刚那个惊讶的反应是装出来的吗?!

    主教群同样是被吸引到了一边,给灰烬让出了一个大口子,但是咒死毒雾怎么办呢?

    果然,大主教见势不妙立刻释放了咒死毒雾。然而灰烬竟然没有丝毫后退的意思,反而朝着毒雾里冲。

    “喂!你……危险啊!”我急得大喊。

    “没关系,他不会有事。”

    贝尔加说道。

    “巨剑可以把那个大主教击飞好几米远,如果计算准确的话,刚好就可以把他打出毒雾的影响范围……”

    话音未落,大主教果然如贝尔加预测的那样被灰烬打飞出了毒雾。主教群醒悟过来,举起法器,想用灵魂箭阻止灰烬的最后一击。

    “哼,好不容易有了加成,正愁手痒找不到人试刀呢。”

    伏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他们背后,只一刀就砍断了好几名主教的手。

    “啊——唔——不……”倒在地上的大主教说着模糊不清的话,好像是在求饶。

    “抱歉,我听不懂。”

    灰烬毫不犹豫地砸下了巨剑,把大主教的脑袋剁成了肉酱。

    随着大主教的死亡,他身体里的幽邃力量也沉入了地底,主教群没有了幽邃力量,也纷纷化为了灰尘,也可能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大主教制造出的幻影。

    “呼……终于结束了……”

    伏芝坐倒在地上,开始仔细擦拭他沾满污血的太刀。

    主教群消失的瞬间,房间里也多出了一个篝火,看来我们又可以回祭祀场休整一番了。

    “你来看看这个。”

    我来到灰烬身边,他正在翻动大主教腐烂的尸体。看来大主教早就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只是靠着幽邃力量才能够苟活到今天。

    灰烬从主教服的内袋中找了些东西,我拿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封泛黄的信件和一只木条编成的小人偶。

    我打开信封,浏览了一下信的内容:

    致西蒙,

    我很高兴收到你的礼物,正如你所知道的,我被派到教堂担任主教。这不仅是为了传播我主的福音和思想,也是为了造福更多的人,让他们能够沐浴在主的光芒之下……

    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可敬的精神,希望你能够坚守教义,将我们的信仰发扬到世界各处,与此同时,为了表彰你即将完成的重要贡献,我会将你的小人偶用于一项特殊的……

    信到此为止了,后面竟然没有再写下去。

    “这封信是他自己写的吧?要寄给谁呢?”我问道。

    “我怎么知道?他上面没说吗?”

    “致西蒙……西蒙是谁?”

    我努力回想着“西蒙”这个名字,我似乎听说过,但关于它的记忆又难以触摸。

    西蒙……西蒙?难道是西斯蒙吗?

    我猛地想起了这个名字,于是立马从包里翻出之前的日记本。

    “菲兹·西斯蒙……小人偶……祭司……教堂,那这些全都能说通了!”

    我合上日记,带着满意的笑容看着灰烬不解的表情。

    “接下来,就是找出这个小人偶所谓的‘特殊用途’了。”

    灰烬拿过信件看了半天,面露难色地说道:“我的老天,亏你能看懂这种字……”

    遗憾的是,安里和霍拉斯没有能找到艾尔德利奇,他们告诉我,也许法兰要塞里会有他们想要的答案。

    安里他们离开后,伏芝和贝尔加也准备进入法兰要塞,伏芝真诚地(或者说是被贝尔加逼着)向灰烬表示了自己态度上的错误,并邀请我们一同前往法兰要塞。

    灰烬也同意这个提议,因为法兰要塞里也有我们要找的“大人物”。

    随着其他人陆陆续续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冰冷的大主教的尸体。

    不知菲兹·西斯蒙看到这一幕会说什么呢?是愤怒,还是悲伤,还是……

    不管怎样,这位大主教只能到地狱里去和西蒙解释这一切了,也许……他早就把自己拖入地狱之中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