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中年危机开〕〔临江楚侯〕〔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木叶之凡人的智慧〕〔重生青梅逆袭记〕〔千帆过尽水悠悠〕〔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穷拽的女人〕〔爱你入骨:聂少的〕〔世有弦月〕〔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斩尽天上仙〕〔都市全能医皇〕〔每秒都在升级〕〔道身变〕〔空间农女修仙记〕〔狂婿〕〔香江制造〕〔重生九零小军嫂〕〔肌肉影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亡国的芙蕾伊德 番外篇 月的谎言
    ……

    不知何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床上。

    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

    明明意识很清醒,身体却一动不能动。

    那个是?

    一个模糊的人影走到我的床前,手中握着一个玻璃瓶。

    “你很快就会好了。”他这样说着。

    我的手臂刺痛了一下,似乎是被刺进了一根针。

    玻璃瓶里的液体缓慢地流入我的身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渐渐恢复了过来。

    终于,我能够挪动我的身体了。我小心翼翼地从床上爬起,果然,手臂上插着一根输液管。

    我拔出针头,把那瓶奇怪的液体拿过来看了看,它泛着暗红的颜色,又显得有些粘稠,沾得瓶壁上到处都是。

    难道说……这个是?

    “血。新鲜的血液。”

    给我输液的人走了进来,看着我一脸惊讶的表情,他解释道:“你不必担心,在这里,血液是最好的药物。”

    “这里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那人冷笑道:“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倒在大街上,我好心把你带到这里,就这样。”

    怎么会……我明明应该在……在……

    我……是谁?

    “这样啊,你什么都忘了,这就挺麻烦了。”听完我的叙述后,那人说道。

    他的声音十分冷静,让我不安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看你的穿着,应该不是本地人吧?”他说道。“介意我摸一下衣服吗?”

    我同意了他的请求,他随即抚摸了一下我的外套和披肩,说道:“嗯……羊毛……鹅绒……材料很贵,但看起来又不会太张扬,你该不会是个贵族人家的小姐吧?”

    “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不需要知道你叫什么,但你应该要知道我的名字——厄尔,教堂守卫,猎人。”

    “厄尔……”那一瞬间,我感觉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就是毫无头绪。

    厄尔拉上我的手,说:“趁我还活着,顺便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哦,手套是猪皮的,这倒挺掉价。”

    我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强行带出了这间屋子。一打开门,一股强烈的光照让我一下子睁不开眼,当我适应了这光线后,面前却是令人窒息的景象。

    街道上摆满了尸体,血液几乎撒到了地上每一处角落,其中还有一些奇怪的尸体,他们的长相就如同传说中的狼人。

    而那刺眼的光芒,就来自天上那一**得可怕的月亮。

    “怎么样?很有趣吧?”

    “有趣?你在说什么……这场面简直就和地狱一样……”

    “我是说杀戮很有趣!”他突然大声吼叫起来:“他们都是我杀的,他们都变成了怪物,而我的使命就是把怪物屠杀殆尽,所以说……”

    他自顾自地笑了起来,笑声异常诡异。

    “所以说,这很有趣,对吧?”

    他那种令人费解的举动实在是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有精神问题。

    “那,杀怪物是你的工作吗?”我指着他腰上别着的长刀说道。

    “工作?啊,当然,当然。那是一份工作,我们猎人就是为此而生的不是吗?不过对于我来说,工作就像是一种游戏,我可以尽情地沉迷其中,没有人能管我,没有人能阻止我,这种让人愉快的杀戮只能在这个地方能够体验得到。这就是为什么,当那些事发生之后,我没有选择离开,因为我能做这么多我喜欢的……”

    当他还在碎碎念的时候,我莫名地被天上的巨月吸引了。

    这月亮显得格外的大,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天的月亮都更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