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祇领主时代 第七十九章:文字诞生,文明跃进(求月票!)
    随着巴蒂格的身躯化为石像,位列在造物神像右侧。

    又有两道神圣的光辉从天际坠落,融入到特木娜与斯派特体内。

    光芒滋养下,两人身上原本已经黯淡晦涩的鳞甲一片片脱落。

    取而代之的是稚嫩的新生,与体内重新迸发的生命活力。

    斯派特难以置信的握了握拳头,感受着再次恢复巅峰的力量与体魄,激动的眼神中充满了困惑。

    下意识跪拜在地上,朝着沈卓的神像发出自己内心最虔诚的祷告。

    要知道,在以往只有成为祭祀的优秀青卓族任才能得到神的恩赐,重新恢复青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而既不是首领,又没有成为祭祀的他却得到了神的恩赐。

    但神是不会错的,他会用自己的力量去证明造物之神的选择没有错。

    “以现在沽源蜥蜴族血脉与身躯的强度,即便是我也只能帮助他们恢复一次细胞血脉。”

    漂浮在神殿上空的沈卓神念光团,默默俯视着下方跪俯在地上的斯派特。

    信仰神力作为神祇所拥有的力量,本身便拥有着伟岸的力量。

    相比于神祇本身由信仰神力凝炼的神躯,普通眷族血肉铸成的身躯很难承受过量的信仰神力。

    这也为什么。

    沈卓在巴蒂格父子达到寿命尽头时候,无法再用信仰神力帮助他们恢复青春的原因。

    “如果已经重新恢复青春的斯派特,在血气最巅峰的时候都无法重新奠血脉底蕴,那也只能如此了。”

    沈卓神念扫过神殿下的斯派特,一道信息浮现在祂的脑海。

    阶位:二阶

    血脉:沽源蜥蜴亚族

    体魄:71

    智慧:49

    潜力:中上

    个人天赋:无

    血脉兵种天赋:精锐级紫毒液(未达成)

    介绍:斯特之子,神历后第一代青鳞蜥蜴人幼儿,在部族繁荣的过程中渐渐成长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神殿战士…

    (个体血脉根基:86)

    (个体种族信念度:95)

    看到斯派特的血脉根基,沈卓心绪不禁一顿。

    普通个体想要突破种族体质的枷锁成为种族英雄,需要具备两种条件。

    一个是自身达到种族界限的天赋与资质,另一个就是得到族人的认可与尊敬。

    就好比巴蒂达成为英雄一般,先天的强大天赋让他无需考虑自身天资问题。

    后面沈卓刻意让他引领的神战,就是为了塑造他在族群之中的影响力,凝聚族人对他尊敬的信念。

    这才一举让巴蒂达成为了青卓族的唯一的英雄。

    对于神祇来说,眷族族人的认可在祂们眼中并不重要。

    祂们所看重的是那与生俱来的天资,虽然个体的血脉天资不是无法提升。

    但相比于绝大多数普通族人,那些出生便拥有优越资质的眷族显然更加受到神祇们的青睐。

    视线从斯派特身上转移到跪拜在神殿平台的特木娜,此时的特木娜眼角带着泪渍,神情却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坚强。

    “特木娜,青卓族需要明的萌芽”

    跪拜在地上的特木娜突然听到脑海中沈卓的话语,急忙擦拭了眼角的泪渍恭敬的低头接受。

    缓缓起身,视线扫视着神殿周围数千名青卓族人,一股难以抑制的心绪涌动在她心中。

    “从今日起,我将代替老祭祀在造物之神的意志下引领青卓族走向明的开始。”

    特木娜举起手中象征着祭祀身份的权杖,在她坚定的眼神里,所有青卓族人仿佛看到了那个代表明的灿烂时代。

    “现在到我在推动一下了。”

    沈卓神念扫过整个青卓镇,随着特木娜话音落下,一道灿烂耀眼的霞光破开云雾从天际坠落在青卓镇东侧那个特殊的小院。

    光辉内,数百个涂抹着各种各样图的木牌沐浴在光辉中。

    表面涂抹的图在沈卓神力的控制下,宛若生命般从木牌表面脱落,跳跃。

    数百个图汇聚成一条黑色长流,在数千名青卓族人震惊的目光中,漂浮来到神殿上空。

    剧烈的震颤中,一个表面光滑,四周刻满玄妙纹理的四方石碑从大地下慢慢升起。

    只见石碑落定的刹那间,原本悬浮在天空中的数百个黑色图,就像是受到牵引般融入石碑之中。

    随着每一个图融入,石碑光滑的表面便会浮现出那个图的浮雕。

    仅仅片刻间的功夫,先前还光滑如玉的石碑左侧表面便刻下了数百个看似奇怪的图。

    用神念向特木娜传出一道神谕,沈卓神念化作的光团的静静悬浮在天空之上。

    有了祂刚才施于的神迹,特木娜接下来开展的字推广将会更加顺利。

    祭祀交接后的一年后,凭借着沈卓降下的神迹四方石碑,以神殿战士为开端渐渐将字的意识灌输给每个青卓族人。

    “祭祀大人,石碑上这个图是什么意思?”

    一名指甲中沾染着泥土的沽源蜥蜴族人,手指别扭的用木炭抄描着石碑上一个类似手掌的图疑惑的问道。

    “这个图代表着浇灌,就是平日里族人们为谷种浇水的动作。

    听到族人的疑惑,特木娜绕过其他人群来到他身边,低头一点一滴仔细的解释着这个图的由来与意义。

    聆听着特木娜的解释,周围十多名沽源蜥蜴族人兴奋的点点头。

    模糊来看,这个图所描画的样子就好像他们是平日中为谷种浇水的姿态。

    “原来这就是字啊,有了它,塔乎大叔你就能将你平日里锻造时的方法留存下来了。”

    一名沽源蜥蜴族人看向旁边胡须斑白的山顶矮人。

    作为如今青卓族有名的武器制作者,塔乎在他的暮年总结出了一套独有的方法。

    而这种方法如今也只有他的孩子学成了一部分,如今有了字,塔乎的这套方法就能传承和所有后人去学习。

    与此同时,随着字的作用不断传递。

    不少拥有特殊经验的青卓族人纷纷主动来到四方石碑,跟随着特木娜一点点学习认识字。

    十年之后

    逸散的云雾间,一股浓郁的神韵波动宛若强风将周围云团吹散。

    光辉中,沈卓双眸缓缓睁开,飞扬的沙尘凭空凝结萦绕在祂周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笑话大全:超级搞〕〔长恨歌:殿下请放〕〔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