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三章 生日礼物
    说是过生日,其实妈忙起来还是什么都顾不上的,要给哆妹儿来点好的庆祝庆祝,也得等日头落了,把最后一波收工的人给送回去之后。

    哆妹儿一早上生了一场大气,就想出去转转,和么妹儿家粥艇交错的时候,她就跳上去了,和幺妹儿耍了一会儿羊骨仔儿。

    哆妹儿说起早上的事儿,宋婶儿就和幺妹儿一起陪着她骂了半天那帮装台的,尤其是那个黑脸半大小子。

    后来又说到了今儿是生日,宋婶儿就从舱里翻出几个红鸡蛋来,给两个娃娃一人吃了一个,还往咚妹儿的口袋里塞了两个。

    然后宋婶儿就说起了当年五嫂生咚妹儿时候的事儿来了,说是疍家女人生孩子,都是屁大点功夫就齐活的事儿,可五嫂当时可是遭了大罪了,憋了一天一夜,孩子就是不肯出来,产婆说是坐胎,屁股朝下,不奔生。

    最后还是谁家的渡船上有老大夫过河,被人强行给送了过来,说不给看就不送上岸了,人家才勉勉强强过来了,进仓之后,说是伸手进去转了一把,没过一根烟的功夫,就听见“咚”的一声,是五嫂把孩子生到甲板上了。

    咚妹儿每次听大人讲这些就不耐烦,“就因为我摔得响,就把我叫这名儿,什么嘛!”

    宋婶儿就骂她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心疼妈。

    幺妹儿听了就笑,还笑得满地打滚的,咚妹儿觉得没劲,就不愿意再呆着了,起身就要走。

    可妈的渡船还没转回来,咚妹儿索性冲着幺妹儿她们做了个鬼脸,就翻身下水潜走了。

    河上船来船往的,上水面的水就不怎么清,越往下潜,就越能看的清楚通透了,其实咚妹儿还是更喜欢在入海口那边潜水,那里咸水淡水交互冲击缠绕着,好看的鱼儿多一些。

    但是妈说了,你这倒霉孩子再敢下去就是找死,入海口的水打着旋儿,一般大人都不敢轻易下去,怕被阴阳水给带走了,你要再敢下去,就再也见不着妈了。

    所以咚妹儿现在都在河里潜着玩儿,河床底下其实乱七八糟的东西真不少,老树根子,沉的破船,看不出模样的破烂家具,破盆破碗破碟子,想得到的,想不到的,都能看见。

    咚妹儿这回下水,其实是打算专门给妈寻摸点什么好东西的,虽然她不愿意人们老说她咚咚落地时候的事儿,反正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有点发窘。但是她也知道,妈肯定没少遭罪,所以还想有点什么表示的。

    以前,她就没少摸索东西,大尾巴现在吃食的盘子,就是她去年夏天摸上来的。

    可有时候她觉得摸着好东西了,兴高采烈地拿回家给妈看,却被骂的狗血淋头。

    次数多了,她就知道了,有些东西不干净,不敢随便往家里拿,有时候妈不光把东西远远扔了,还要请过渡口的大和尚给写点什么,晚上没人的时候,念念叨叨的放在瓦盆里烧了。

    今天这片河床,好像挺干净的,除了杂草乱石丛生,啥也没有。

    咚妹儿也不着急,轻轻蹬着水底的石头,尽量不搅起来河床上的淤泥,就着中午勉勉强强照进水里的一点光亮,慢慢摸索着。

    咚妹儿能在水下潜很久不上去,她不认识钟,家里也没有,也不知道到底能潜多久。有的时候,过往的花船上有人唱戏,经常是一折《杀生》的锣鼓刚开场,她就下去了,等上来的时候,慧娘早都已经喷大火烧完了贾似道的府邸,黑烟袅袅,远近的船上,都是喝彩声了。

    咚妹儿其实也有点有意识避开这场戏的,她总觉得在船上唱喷火的戏,有些不着调。有时候和妈说了,妈就骂她,小丫头片子,少往花船那些地方瞅,不该看的别看,小心烂眼睛!

    咚妹儿是个爱溜号的小姑娘,这会儿在水下摸索着,她也不知怎么就想到喷火的戏上去了,一回神儿,好像在一个石头缝里看着一丝银色的闪光。

    咚妹儿小心翼翼,极轻极轻地游过去,如果这时候卷起沙土来,也就再也找不见了。

    游近了看,一个细细的小东西,落了泥沙,长了水藻,可还能看出一些银色的底子,咚妹儿上手扣了扣,卡的还挺紧,她用脚蹬住两边的石头,狠狠往后一拽,东西就出来了,可惜水也浑了,啥也看不清。

    小东西被紧紧握在手里,她轻轻一踮脚,就浮上去了。

    咚妹儿没回家,她长了心眼,先去了粥艇,打算把东西交给宋婶儿好好看看,让她看看这东西能不能给妈,给了会不会挨揍。

    “好乖乖,这是个挤扁了的银镯子呀!”宋婶儿一边拿一块粗布擦着,一边有些羡慕的说。

    “啥镯子还是长条的嘛!”么妹儿有点不高兴,她和咚妹儿年纪差不多,好像还大几个月,但是水性远远没有咚妹儿这么好,别说下水捡东西去,有时候衣服手绢什么的要是掉水里去了,她都不愿意下去捡,要是用竹竿子挑不回来了,她就不要了,要是刚巧大人也没看见,一旦被问起来,就说被风吹丢了。

    幺妹儿嫌水埋汰,她想去岸上的学堂里念书,她不愿意一辈子老呆在船上,可惜她家的粥艇,有次泊的离学堂近了点,还被赶了呢。

    人家先生说了,君子远庖厨,一个卖粥的,离得这么近,扰了书香气。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镜儿似的,还远庖厨呢,下学了先生自己在学堂里面炖肉吃,幺妹儿就看见过不止一次。

    还不是因为她们是疍民。

    不过这会子看人家潜水的功夫好,都捞上宝贝来了,她就又有些心里酸酸的。

    咚妹儿可不管小姐妹为啥嘟着嘴,听宋婶儿的口气,应该是是个好东西,就问能不能拿给妈。

    宋婶儿一听就明白了,轻轻叹了口气,把咚妹儿搂过来,亲昵的摸了摸头,然后拿过撬牡蛎的小锤子,把用粗布裹好的银条条,轻轻敲成了圆圆型,又拿毛刷子蘸着大酱,里外又好好刷了一遍。

    这下子,两个小妞都有些惊呆了,一个花纹精美,银光闪耀的镯子就变出来了。

    宋婶儿还专门找出一块红布出来,给镯子仔仔细细包好了,让咚妹儿晚上的时候拿给妈,说妈看见了,能乐疯过去,没准儿还能给她和大尾巴多加几个菜呢。

    听到这话,咚妹儿心里就有谱了,却没想到,回到摆渡船上,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那样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