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七章 墩子
    墩子是家里的老小,生在山里长在山里,人也就透出山一样的踏实和憨厚来。

    爹妈其实偏爱他哥柱子多一些,柱子是家里的长子,心灵手巧,能说会道。一双巧手,看到什么,就能做出什么。哥那一张嘴,甜的好像抹过蜜,哥要是想讨谁的欢心,能让那人笑得的嘴角咧到耳后根去。

    哥哥有个响亮的大名,叫王国柱,爹妈是盼着儿子长成国家柱石的,是在他身上寄托了深切的期盼的。

    等到生墩子的时候,爸的腰在采石场被砸伤了,妈整天哭哭唧唧的,也病了,一家人愁云惨雾的,对于他这个新生命的到来,也就不怎么提得起精神了,就随随便便叫了个墩子。

    等墩子记事儿的时候,爸已经瘫在床上,成了一个脾气古怪的病人,妈整日伺候他吃食,端屎端尿,时不时的,情绪崩了大闹一场,家里的气氛也就跟着滴水成冰。

    墩子小小年纪就学会看大人眼色了,要是哪天儿嗅出了空气里的味儿不对,他就早早溜进山里躲着,饿了抓一把野果子充饥,要是渴了,山上的水脉他都门儿清,掀开一片枯树枝,就是一眼好泉水。

    等他大了,会打猎了,就更自在了。黄土裹着野鸡,丢进火里头烧,等成了硬壳,往地上一摔,土块连着鸡毛一起脱落,那肉味香的很呢。

    再不就逮兔子,抓到了用钩子挂在树上,从嘴巴下刀剥皮,时间久了,手儿也熟练了,一把薅下去,就是一个完整的兔皮桶子,把肉烤了吃,皮毛拿到集市上换钱去。

    墩子一天天长大,以为自己将来会当个猎户,以他现在的手艺,他是有信心将来当一个好猎户的。

    可是没想到,在妈的又一次歇斯底里的发作之后,爸死了。

    墩子以为这下子,家里该安稳过日子了,没想到,把爸的棺材送上了山,等他下山到家的时候,妈竟然也上吊走了。

    他本来以为,妈成天用那么狠毒的话咒骂着爸,她心里一定是恨毒了爸的,如今爸死了,她的话终于成了真,她该松口气才对的。

    怎么,也跟着去了呢?

    墩子刚满十岁,他不明白。

    他哥柱子到家的时候,爸的葬礼都操办完了,柱子套上孝衫,倒是赶上了给妈摔瓦盆。

    把爸妈都埋妥当了,柱子就把墩子带走了。

    柱子手艺活儿好,前几年就跟着村子里的装台班子闯码头去了,几年下来,说是出息成个人了,拿下来大活儿也能独挡一面了。

    码头的花花世界,对山里的来的愣小子来说,诱惑实在太多了,柱子不仅练出了一手绝活儿好手艺,也学会了吃喝嫖赌。

    尤其是赌,其他三样他都觉得没什么劲头,唯独一赌起来,他的两只手,好像都有了自己生命。一双手摊在赌桌上,时而像是沉睡的狮子,时而像是暴起的老虎,随着赌桌上的运道起伏,挥霍着巨大的生命力。

    直到,把兜里的最后一钱给输光了,就一句废话都没有的站起身,把椅子一踢,转身出去找下家的活儿去。

    柱子回到家,见到破败的老屋子,棚顶漆黑,泥土地面凹凸不平,墙角挂着层层叠叠的灰网子,土炕上,连一块能遮住土的囫囵草席子都没有,这个家,比自己记忆里面的,小多了,也破多了,和平时装台进出的那些大户人家的富丽堂皇的大房子相比,简直有云泥之别。

    他看到了哭得浑身瘫软的墩子,这个弟弟在他离家的时候,还是个挂着鼻涕的毛孩子呢,现在倒是长成了壮壮实实的半大小伙子了。

    如今,父母双亡,他俩儿都成了孤儿了。

    他这个长兄,要担起照顾弟弟的责任了。他不能让这孩子一个人在这个山里的破房子里过活,外面的世界大得很呢。

    送走了妈,柱子就把墩子带走了。

    他们身后,老屋的破门烂窗子在风里吱吱格格的乱晃拍打着,墩子想把门锁上,柱子没让。

    柱子心里,压根儿就不打算再回来了。

    他们乘着驴车出发,换了牛车,又换了船,不知道晃悠了多少天,终于到了码头。

    墩子本来晕船吐得昏天暗地,恨不得死了算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听柱子的,他多少年不回来,一回来就带着他来遭这份罪,真不如马上回山里算了,当个猎户,逍遥自在地多好呀。

    可是,当听到船舱外,渐渐地传来了各种各样的嘈杂声,吆喝声,墩子还是忍不住强撑着身体爬起来,把脑袋探了出去。

    哎呀妈呀,这河上怎么这么多来来往往、大大小小的船呀,好像每一艘船上,都有他从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岸上那一排一排的屋子,那些吊着高高尖尖的角儿的楼,就是山里的集市上,也没有几座啊,可现在,在河岸上,那些漂亮的高脚楼排成排,摞成摞,一眼望不到边。

    此刻,他知道柱子哥是对的,码头上的世界可真大呀!他再也不提要回山里的话儿了。

    装台的班子每次回村子里,都穿的干净光鲜,人前人后都拿出一副见过大世面耀武耀威的样子,牛气的很。

    可墩子来了才知道,其实装台的活儿干起来苦得很,要么没活儿大家扎着裤腰带过活,要么抢来了活儿了,就没晌没夜的埋头干起来了。

    为了赶着扎起一个戏台子,连着几顿正经饭菜吃不上都是常事儿。更别说要是把活儿干呲了,东家能把他们的皮给扒了。

    做装台的,是个管事儿的都能欺压到你头上来,那些被人称作下九流的戏子,也常常对着他们做好的台子吹毛求疵,挑三拣四的。

    墩子知道自己就是个小伙计,给大工匠打下手的,有时候他远远看见有人踱着方步,叼着牙签气势汹汹走过来,他早早就溜了。

    看情形不对趁早开溜,这套本事他小时候就会。

    墩子爱热闹。

    在山里的时候,每逢每个月初一十五,山里开大集,不管打没打到猎物,不论刮风下雪,他都要去凑热闹的。

    单单是看着人们从各个山沟里钻出来,汇聚到一起,就够有意思了,要是再碰见一个耍猴的,喷火的,那真就好的跳脚了。

    自从来了码头,耍猴喷火这些雕虫小技,墩子渐渐看不上了。随着一台一台的好戏看下来,台上假模假样的戏,他都不怎么爱看了。

    他现在最爱看的,是台下的好戏,真人演的,才够味儿。

    只见,那些遍身绫罗绸缎的大人们一个个的,做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下了轿子,从他跟前过的时候,鼻孔子冲着天,可一旦见着更厉害的了,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的,简直恨不得把脑袋拱进地里去。

    每每这个时候,墩子都会躲到台子后边,笑得肚子疼。

    老人做寿的时候,这样的场面尤其多,墩子看的笑话也跟着就捡的多了。

    今天孙家的寿宴,本来他头脸肿着,是不想来的,可是一早柱子他们大呼小叫的,吵得他也睡不清闲,反正也醒了盹儿了,又有这么大的热闹,他到底还是跟着来了。

    昨晚他还在心里怨恨着柱子呢,用他来使苦肉计,缺德!

    其实当年柱子在家的时候,就经常欺负他,爸妈看见了,面儿上说柱子几句,其实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渐渐地,他也习惯了。哭是因为,爸妈都走了,连面儿上说他哥几句的人都没了。

    就因为那条猫尾巴好看,顺手摸了一下,惹出这么多事儿来,最后自己成了这幅猪头样,他真心觉得不值。

    山里好皮毛的狐狸兔子什么的多了去了,要不是这阵子在码头上,多久都没见着毛色鲜亮的小动物了,就那只杂色破狸猫,墩子哪只眼睛看的上呦!

    偏偏他打小儿和乌鱼不对付,那船娘还就给了他一串乌鱼做赔偿,其实叫那小丫头片子挠一下,他根本都没往心里去,以前逮山鹰的时候,胳膊被鹰爪子碰着了,连皮带肉的扯下去一块,他眉头都没皱一下。

    柱子哥其他地方都好,也真心教他手艺,就是一沾了赌了,就六亲不认了。那天午饭的功夫,柱子又入了赌局,结果输得惨了,没了翻本银子,灰溜溜的回来了。

    柱子回来后一万个不甘心,抓耳挠腮左思右想的,也不专心干活,最后就想出了那么个损招儿来。

    虽然墩子自己遭点罪,也觉得讹人家船娘不地道,可到底是哥呀,他能咋办呢,不想也罢。

    今天吧,倒是可惜了,虽然早早过来了,可今天墩子想看的笑话好像没有多少,这会儿来贺寿的这些大人们,从进门开始,就恭恭敬敬的,一个个就像见着猫的耗子似的,乖的很。哪怕来引路的,是孙府上的下人,他们都很听话的跟着,人家让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让朝哪儿拜,就朝哪儿拜,好像生怕错了一步,转脸儿就被扫地出门了。

    墩子窝在戏台子的云顶后面,居高临下的看了半天,哈欠连天的,终于到了给老寿星拜寿的时辰了,他又打起一点精神来。

    只见堂屋的地上,密密麻麻跪满了人,先前那几个众人遇见了恨不得跪下来与之说话的,这会儿也在前排跪着呢。

    柱子这些天来,逢人便要夸耀一番的那块寿匾前面,端坐着一个胖乎乎、很富态的小老太太,这会儿正笑眯眯的看着满地的人。

    随着司仪拖着长腔儿的指令,地上的人一起一伏的。

    “祝老祖宗耳聪目明,福如东海长流水,拜——!”

    “祝老祖宗耳聪目明!福如东海长流水!!”

    “起——”

    “祝老祖宗身体康健,寿比南山不老松,拜——”

    “祝老祖宗身体康健!!寿比南山不老松!!!”

    “起——”

    “祝老祖宗……哎?”

    “砰——哗啦!”

    墩子正看得有滋有味,觉得下面这些人喊的拿腔拿调,怪有趣儿的,忽然听到一声异响,然后就看见那个胖老太太不知为啥,跌坐到地上,然后只见她滚圆的身子晃悠了一下,就朝后一头仰了下去。

    正跪拜在地的孝子贤孙们,一抬头看见老祖宗居然倒地上去了,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去,哭天抢地想要搭一把手,生怕慢人一步,落了不是。

    墩子开始也有点懵,那胖老太太明明面色红润的,刚才还坐着好好的呢,怎么一下子就不行了呢。

    他一双眼睛左右乱看了一会儿,突然,他的一张大黑脸顿时就白了。

    本来浑全周正的那块寿匾上,此刻怎么少了一个点呢?再看地上散落各处金色的星星点点,和老太太脑袋上的那点金色粉末,我的妈呀,那个点儿怎么掉下来了呢?

    还把人家捧到天上去的老寿星,给砸死了?!

    墩子吓得几乎要尿裤子了,他死死抱着云顶上的一根大柱子,这会儿他的两条腿,已经软得跟煮大了的面条一样了,他哆哆嗦嗦的抱紧了柱子,生怕一个抓不住,掉下去摔死。

    其实,要是落个利索的死法,没准儿还是好事呢,之前扎戏台子,一片板子没铺平,崴了人家男旦的脚,他们领头的就挨了不知多少大嘴巴子。

    这会儿砸坏了的,可是正牌儿大东家家里面,当星星月亮一样供着的老寿星啊,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啊!那么些把他们装台的视作草芥的大人物,都哆哆嗦嗦跪在她脚底下呢,他哥这回真是闯下大祸了,等着吧,接下来人家还不把他们通通扔进油锅里面,活活给炸了!

    死定了,墩子觉得他们这回死定了,死的透透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