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十六章 我罪有应得
    柱子一直都不敢想,自己能活着从那座阴森恐怖的地牢里面走出来。

    老实说,也不算走出来,说爬出来比较合适吧。

    毕竟,他已经没有腿了。

    他是个靠手艺活吃饭的人,做过无数精巧的东西,可他没想过,人能为了折磨别人,费尽心思造出来这么多惨绝人寰的刑具出来。

    他在牢里面,什么样的刑罚都尝试过了,他的身上,一片好肉也寻不到了。

    行刑的人轮番上阵,反复逼问着他幕后主使,说如果他不交代,还有更恐怖的刑罚等着。

    他说不出来,什么主使呢,他谁也说不出来。

    其实,他进来没多久就把和大冬瓜他们的恩怨,通通交代出去了。

    可是人家不听,几个北岸穷苦装台的,不是人家想要听到的人。

    于是,拷打还得接着来。

    如果不是柱子苦苦求着人家,说他凭着一双手吃饭,动了他的手,不如直接结果了他的命,他的一双手也早就被废了。

    在无数个被打的死去活来的夜晚,柱子不停地想,是什么让自己落到了这样的境地。

    开始,他咒骂大冬瓜,觉得这伙儿土著的装台人不地道,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后来,他开始怨自己,如果不是贪小便宜,图着腻下那一点儿金子,把寿匾运回北岸,也没有后来那些事儿,别人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最后,他意识到了自己人生坏在了哪里,他明白过来了,终于醒悟了,只要他一天粘着赌,这样的下场,就迟早有一天会来。

    不论他怎么小心,怎么谨慎,只要他还好赌,他就是个丧心病狂的赌徒,一粘着赌桌,他就什么都忘了,为了凑够翻本的钱,他什么都能拿去换钱。

    前几天,为了敲那个船娘几个银子,他不是连自己的弟弟都舍得给弄坏了吗?

    父母双亡,他们兄弟两个相依为命,自己把弟弟带来码头,就应当给弟弟遮风挡雨,有个做哥哥的样子,可是他为了赌下去,什么缺德事儿都干得出来。

    如果不是现在被困在这里受刑,以后遇见了类似的缺钱情形,保不准他还能再卖他弟弟一回。

    柱子觉得自己就是个禽兽不如的烂人,受刑到了最后,他已经不再想怎么出去,也不想自己为什么进来了。

    他想着自己的平日的点点滴滴,一言一行,想着自己在赌桌上挥霍掉的银钱和精力,他觉得自己是罪有应得,活该死在这里面。

    打在身上的鞭子,已经渐渐没有感觉了。

    就在他存了必死的心,一心决意赴死的时候。

    人家说,府上的老祖宗醒过来了,老人家说要积德行善,亲口说了,要放他走呢。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临走之前,他被带到了一座巨大的石碾子前面。一群壮丁把他死死按在磨盘上,巨大的石辗子,从他的脚尖,一直滚过他的膝盖,碾到他的大腿根。

    他活活疼得昏阙了过去好几次,等他在醒转回来时,发现他的一双腿,彻底成了一滩烂泥,每一寸骨头都碎了。

    后来他听说,那位孙家的老祖宗从鬼门关转圜回来,明确说了不粘连怪罪任何人的话,尤其让把下了地牢的人,给全须全尾的放出来。

    老人想给自己积点阴德。

    可是孙家的三个儿子觉得不行,说绝对不能轻饶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土包子,奈何母命难违。可就这么把他放了,他们实在觉得威严扫地,太不甘心,让人轻看了孙家。

    还是他们的妹夫会变通,提出了这个碾断腿的法子,说是既留下了柱子的一条贱命,连他吃饭的手都没伤着,不算违逆了老祖宗的意思,也给足这伙人教训,让码头上的人知道,孙家的威严,岂容轻易冒犯。

    三个做官的儿子,都赞叹还是经商的妹夫脑筋灵活,善于变通,成全了他们的一番孝心,感动得不得了。

    无论如何,柱子从孙府出来了。

    他被孙府家丁扔到大街上的时候,弟弟墩子早已等候多时。

    墩子抱着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哥哥,哭得声嘶力竭。

    那一刻,柱子心里打定主意,从今往后,再不碰赌。如若食言,直接自我了断,转世投胎也不配为人。

    墩子把柱子用推车推回窝棚安顿好,亲眼看着工友们找来大夫,把哥哥的两条烂腿给截掉了。

    人高马大的柱子哥,变成了个废人了,墩子哭得惊天动地,除了心疼,他心里还非常生气。

    他在气孙家的那小子很不讲信用,都带他飞起来了,怎么答应他好好放哥哥出来的事情,他就没有做到呢?

    三个孩子相约的第二个夜晚,是个晴朗的星夜。

    这回儿,咚妹儿的包袱里装够了小银鱼,她可不能再让大尾巴出上次那样的幺蛾子了。

    孙烦了一直没有睡,瞪大了眼睛,守在露台前等着,当他看到大尾巴驮着两个小孩,像一朵轻快的金色云朵一样,缓缓落在了他的眼前,他真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拿出了准备好的十两银子,等咚妹儿两个人走下来,直接送了上去。

    他平时让人在外面买过不少东西,知道十两银子,算是一个大价钱了,可带着他飞起来这种事儿,也算是千金难求的机会,估计市面上也没什么定价好参考的,就先给十两吧,要是不够,他就把书房里的几方好砚台给他们,都够他们在码头上换一间像样的大房子了。

    没想到,墩子说了,他们不要钱。

    咚妹儿也说,嗯,对,不要钱。

    墩子说,他哥因为寿匾出了差错,被关在孙家地牢里面了,想请他想办法,帮忙把他哥哥放出来。

    咚妹儿犹豫了一下,就一股脑把自己搞破坏的前因后果都给交代了,墩子想拦着也没拦住。

    孙烦了听完了愣了半天,合着老祖宗晕过去,眼前这个骑着飞猫的小丫头还是罪魁元首呢?

    他的少爷脾气上来了,顿时想发作,可大尾巴感觉到他对咚妹儿的怒气了,一个高从露台跳进了屋子里,直接挡在他和咚妹儿之间,冲着他呜呜呲牙低吼着,后背上的毛和尾巴上的毛全都炸了起来,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咚妹儿躲在大尾巴身后,探头探脑的说:“你家老太太我们也给救回来了,就算扯平了哈,差不多就得了呗,我也不要你的银子啊什么宝贝石头的,我这就让大尾巴带着你飞一圈,上云彩上转转去,你看行不?”

    烦了其实被大尾巴一凶,心里一下子就怂了,哪里还敢发作什么,毕竟老祖宗已经醒过来了,这比什么都强。又听咚妹儿这么说,顺坡下驴,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点了点头。

    其实一想到能像大诗人李白那样,飞上九天揽月,他心里都要乐开花了。

    让老祖宗命人放了地牢里的一个穷苦人,这有什么难的呢?

    烦了也没想到,他姑父最后能提出来那么缺德的一招,偏偏父亲叔叔们都觉得好,让他在一众大人面前,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头一次,他快恨死这个姑父了。

    他成了对伙伴失信的人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人家那两个孩子,是不是把他当成伙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