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二十一章 偷书贼(求收藏,求推荐!)
    五嫂常和咚妹儿说,千万不敢乱拿别人东西,偷东西这事儿不劳而获,让失主恼火,自己用着也不得安心。

    要是在摆渡船上捡着了什么东西,不管多么精巧,多么贵重,咚妹儿多么喜欢,妈都会好好收起来,等着失主再次乘船的时候,好好的还给人家。

    失主再也不来的,就拜托人家附近的人家给送过去,至于所托之人是否不辱使命,五嫂是无从验证的,反正不能留在船上。

    妈说,疍家人,尤其不能和这样的名声沾边儿。

    本来就说不清楚。

    陆上的人家,总觉得疍家人都是贼。

    因为陆上人家常年累月住在一个地方,交往的就是固定的一群人,习惯了固定的事务,他们以脚下的土地为生,任何不稳定的东西,他们接触起来都觉得有挑战。

    疍家人的四海漂泊,居无定所,在他们看来,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不稳定。他们觉得疍家人都是习惯偷鸡摸狗的,做什么都不用负责的。

    因为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这种流动性,就是最好的掩护。

    这种流动性,也是陆上人对疍家人歧视和排斥的根源。

    咚妹儿当然不敢不听妈的话,别的地方淘气归淘气,这样的事儿要是犯了,妈是要翻脸的。

    可是大尾巴会飞了以后,这样的诱惑她的机会,真的就太多了。

    疍户的船,外沿儿都挂着好些东西,腊肉啦,鱼干儿啦,香菇串子啦,反正林林总总的好东西,都在船边儿用棍子挑着,远远挂着。船上的人够不着,陆上的人就摸不到了。

    但是大尾巴会飞了啊,在水面上轻轻略过的时候,这些香喷喷的好东西,真的是太容易让它和咚妹儿犯错误了。

    陆上的人家,会把好东西都挂在窗外,也是一个意思,走在地上的人轻易够不到,除了自己家开窗拿回来,外人都没折儿。

    但是大尾巴会飞了啊,挂在窗外这样的伎俩,就像送到它嘴边一样。

    小贼分为两种,一种是撬门压锁的土贼,一种飞檐走壁翻窗户的飞贼。

    要说做起飞贼来,大尾巴可真是实至名归。

    它可是实实在在四脚离地的飞上天呢!

    飞进窗户去偷一本书,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咚妹儿犯难的是,那位孙大人少了一本书都知道,要是被发觉了,后续可怎么了账呢?

    孙烦了倒是觉得要是能进了书房,就算有了九成胜算,至于少了一本书,这个好办,他带一本类似的,塞进去就行。只要书脊看着一样,父亲应该察觉不到。

    烦了在自己的书房里,翻了几本薄厚不同的书揣在怀里,打算等寻到了古籍,找一本大小合适的放进去,做个替换。

    墩子想了想,觉得不太妥当。

    他把这几本书都拿过来,用浓茶泼了,然后凑在火炉边慢慢烤干,又折又压又搓的,这样原本平整崭新的书脊,就变得发黄发毛了,乍一看,还真还有点经年古籍历经沧桑的味道。

    烦了让厨房早早准备好了银鱼汤,这会儿在卧室的火炉上小火煨着,早就鲜香四溢。他用精致的白瓷盘子盛出来几条,带着讨好的笑容,推倒大尾巴跟前。

    大尾巴喵了一声,以示感谢,就大快朵颐起来,吃的痛快极了。

    烦了还用小碗,给咚妹儿和墩子也一人盛了一碗,他早就看出来,不仅是大尾巴爱吃银鱼汤,这两个孩子也馋,只不过他们都忍着口水,没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烦了不太明白,墩子馋鱼汤也就罢了,咚妹儿一个成天吃鱼的疍家孩子,怎么喝起银鱼汤来也没个够呢?

    他成天养尊处优的哪会知道,咚妹儿是托了大尾巴和他的福,才第一次喝到小银鱼汤,之前抓到的小银鱼,不是被妈卖了,就是喂给大尾巴了。

    所谓遍身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大家都吃饱喝足了,大尾巴驮上三个孩子,乘着夜色,从露台起飞,向着孙权谋的书房窗户飞去。

    孙府的五进院落都亮着灯笼,可是夜深了,人都睡熟了,整个孙府上下都静悄悄的。

    孙权谋的住所在老祖宗的前面,因为这座楼最气派,一楼的堂屋是一间敞亮的大会客厅,所以作为长房大爷的起居会客之所。

    父亲的卧房在二楼,书房在三楼。其实从里面走的话,是能看到葛大师亲笔题字的匾的,高高的挂在书房门外,端庄守拙的三个大字——藏书阁。

    咚妹儿让大尾巴飞到三楼一扇北窗的外面停稳当了,这边儿朝着山,住家很少,然后他们就轻轻的推起大窗户来。

    这扇大窗户雕刻精细,糊着雪白的窗户纸,任三个孩子怎么推怎么拉,都是纹丝不动的。

    孙烦了的脸上不太好看,嗫嚅着说:“该不是从里边锁死了吧?要不咱们明晚再来,明天我想办法钻进来,把锁打开?”

    “拉倒吧,你都能进书房了,直接把书拿出来不就得了,还用我们晚上再过来干啥?”咚妹儿忍不住翻白眼。

    墩子想了一下,从腰间解下来一把薄薄尖尖的小刀,轻轻的顺着两扇窗户中间的缝儿,小心地上下滑动着,果然碰着了一个插销。

    “咚妹儿,你让大尾巴稳住了,我挑几下试试!”墩子轻声说。

    “行嘞!”咚妹儿轻轻地揉着大尾巴的耳朵,大尾巴懂事的在空中悬浮着,稳当的就像站在地上一样。

    墩子耳朵贴着窗户,手捏着小刀,灵活的上下挑动着。

    过了能有一盏茶的功夫,烦了额头都开始冒汗了,只听窗户里面啪嗒一声,然后两扇大窗户就缓缓向外打开了。

    大尾巴消无声息地从窗口飞了进去,迫不及待地落在了地上,它可得好好休息休息,在空中悬着一动不动,可真累呀。

    一进去,烦了就蹑手蹑脚下了地,轻轻跑向书房最里面的一座檀香木书架,这个书架的做工与别个不同,分外精致奢华,这是他从小就很向往的一个地方,藏着父亲最珍爱的孤本珍本书籍,当然,还有哥哥耀祖孝敬给他的藏书,随便拿出一本来,都是父亲的宝贝,说起来历简直如数家珍,全然没了往日的官威,滔滔不绝不厌其烦。

    烦了的个子不高,就从最底层开始翻找,咚妹儿不识字,帮不上忙,墩子也不知道该找什么,就也陪着咚妹儿靠着大尾巴等着。

    月亮从东边的天一点点朝着西边转着,两个孩子靠着毛茸茸暖烘烘的大尾巴都快睡着了,突然,一声压抑着的惊叫把他们吵醒——

    “我找到了!啊哈哈,真让我给找到了!”烦了的一张小瘦脸兴奋到变形,手里挥舞着一本书,兴高采烈的朝着大尾巴他们跑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