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鉴宝〕〔女主叫唐诗男主叫〕〔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回到战国当赵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二十三章 夜半密谋(求收藏!求推荐!!)
    孙权谋的这座楼,虽然就在老祖宗前面几步远,可烦了一年都来不了几次。不是祭祖的时候,前来听取训话,就是逢年过节了,过来请安。

    父亲不喜欢见他,连每日的晨昏定省都早早给他免了。

    今夜倒是一连进了两次,可惜哪一次都不是从正门进来的。

    咚妹儿和烦了骑着大尾巴飞回来,本来打算从二楼上去,把窗户关了就走。

    可是二楼卧房和走廊的窗户都关的严严实实,他们也不敢像之前那样使劲捅咕,真要搞出什么动静来,把他爹给吵醒了,可真就都凉了。

    那就从一楼进去吧,多走几步,能把窗户关上就行。

    一楼的正门紧紧关着,但是常年接人待客,窗台上摆了不少气象各异的盆景,窗户都是经常开着的,方便给这些盆景通风换气,推出去晒太阳什么的。

    咚妹儿赶着大尾巴一连推了好几个窗户,推到最后一扇的时候,窗户终于活动了。

    烦了长长出了一口气,借着大尾巴的后背,踩着它的脑袋,攀上了高高的窗台,蹑手蹑脚地绕开一盆铁桶万年青,轻轻跳进了屋子。

    他家的楼梯都有些年头了,一踩咯吱咯吱有不小响动,好在烦了体重很轻,他半抱着楼梯扶手,虚踩着楼梯的边儿,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上挪。

    等终于踩上了二楼的地板,烦了觉得他的魂儿都要被吓掉了,他父亲的鼾声是很重的,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可是今天,他什么声音也没听到,是醒了么?难道正在卧室里守株待兔,等着他呢?

    那他的下场可就真惨了,之前偷偷说了他哥一句坏话,都被打了个半死,这回要是被父亲发现,他把哥哥的遗物给偷偷拿出去送人,还是个北岸的伤过老祖宗的、和孙家有过节的下贱人家,那他可真是落个什么死法都有可能。

    烦了呆呆立在父亲的卧房门外,他想象着父亲其实是在里面静静等他入网,一副势在必得今日必然致他于死地的样子,他就好像冻住了一样,他想如果一会儿他父亲推门而出,那他就死命扯着嗓子嚎,叫老祖宗救他。

    除了老祖宗,这个家里没人救得了他。

    可是就这样胡思乱想了老半天,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没有鼾声,也没有脚步声或者破门而出的声音。

    欸?怎么好像有说话的声音?

    父亲自从主母辞世之后,一人鳏居多年至今,据说烦了的母亲以前是老祖宗的贴身侍女,老人家觉得长房人丁单薄,强行送给父亲的,所以他生母并不很受父亲待见,不过是看在长辈所赐的面子上,以礼相待罢了。烦了觉得后来母亲郁郁而终,可能就和父亲的冷漠有很大关系。

    虽然一切都是他的猜测,烦了连母亲什么样子都没印象。

    那么,现在父亲的卧房里,怎么会有说话声呢?

    烦了顿时忘记了害怕,也忘了要上楼关窗的使命,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可是到底不敢靠近,只能隐约听到只言片语,而且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房间里面似乎不止一个人,而是一群大人在密谋议事。

    “回禀孙大人,小的在南洋那边并未得到线索。”

    “属下无能,安南也并无消息。”

    “下官无能,请大人恕罪……”

    “大人恕罪……”

    沉默了许久,烦了听到他父亲疲惫苍老的声音说:“不必介怀,继续寻找便是。”

    几声利落的应答声。

    又过了片刻,父亲说道:“今年就这样吧,天亮之前,都散了吧。”

    听到这话,烦了在门外直接吓傻了。

    这要是推门出来,直接和他撞个正着,除了偷书,还听到了父亲的夜半密谋,还抓了个现行,就是身上长出来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可是等了片刻,父亲卧室的房门并没有动。

    卧室里的谈话声却实实在在没有了,又等了片刻,父亲的鼾声都起来了。

    嗯?不走门,难道是从窗户出去的?

    那咚妹儿还在外面等着的吗?岂不是撞了个正着!

    烦了听到父亲睡熟了,尽量麻利的爬上三楼,藏书阁的正门当然是锁着的,他故技重施,把内走廊上一扇窗户打开了,翻进去,关上之前那扇外窗,仔细扣好了,然后迅速溜下来,好在内窗倒没那么复杂的插销,合上就行,要不然可真是死循环了。

    翻出一楼窗台的时候,他真怕咚妹儿被那些翻窗出去的大人给抓起来了,虽然刚认识没几天,烦了还是觉得这个疍家妹子性子耿直,心直口快,是个挺不错的人。

    要是她真被抓走了,他该伤心了。

    而且,要是没有大尾巴在下面接着,他怎么敢跳下这么高的窗台呢?还不把腿摔断了?

    好在,咚妹儿就在他进去的那个窗户下面等着呢,见他要出来,赶紧让大尾巴爬起来,把他接了出来。

    “欸?你刚才一直在这儿等着啊?”烦了禁不住问道。

    “没啊,等你一进去,我就和大尾巴去那边墙角的暗影里面窝着去了啊,在这等着多显眼啊!”咚妹儿很不喜欢烦了把她当傻子。

    “大尾巴耳朵灵得很,听见你下来了,我们才过来等着的。”咚妹儿嘟着嘴,有点不高兴。

    “嗯?我上上下下的声音这么大吗?”烦了听完有点惊恐。

    “哦,其实也没有了,大尾巴耳朵贴在地上能听见,我是什么都没听着。”

    “哎我问你,刚才有没有看见有人从二楼的窗户翻出去?”烦了心有余悸的问。

    “嗯?!没有啊,你们家人都这么时兴走窗户吗?大半夜的,除了你,还有别人也翻窗户呐?”咚妹儿觉得好笑。

    “哦哦哦,没看见就好,没看见就好。”烦了心里疑惑不已。

    “哎我说,天快亮了,你自己回屋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我和大尾巴也得快点回船上去了。”咚妹儿拍了拍大尾巴,马驹一样的大尾巴腾的站了起来。

    烦了可怜巴巴的站在地上,望着居高临下的咚妹儿,还想再说点什么,可咚妹儿头都没回,确认了三楼窗户真关好了,就直接让大尾巴腾空而起,飘然而去了。

    留下烦了一脸怅然,望着她们在空中渐渐远去的背影,呆立无语。

    然后,他猛地又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撒腿就往后面自己的屋子里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