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战兵〕〔我的老婆是校花〕〔婚心荡漾:夜少,〕〔超位面穿行〕〔我的天赋是复活〕〔第一龙王〕〔我真的不想喷人啊〕〔我真不是大佬(罗〕〔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二十四章 大功告成了?(求收藏,求推荐!)
    柱子做木匠活的灵巧劲儿是天生的。

    当年还在山里的时候,一群孩子在荒野上、大河边嬉闹着跑来跑去玩,下河逮鱼,上树捉鸟,他们似乎什么都没有,可大自然又似乎把什么都给与了他们。

    等天寒地冻了,河水被厚厚的冰封住了,鸟雀也不知把家都藏到什么找不见的地方,孩子们就都很仰仗的围在柱子身边了。

    因为柱子的一双巧手,能把水里的鱼、天上的鸟,地上的花儿,都惟妙惟肖的雕刻出来。

    哪怕柱子做好的物件不给自己也行,就在围在他身边看柱子刻木头,都是一种享受。

    只见柱子一双粗糙的大手,灵活地摆弄着木头和小凿子,小动物的形象就在木屑纷飞之间,慢慢凸显了出来。

    那种感觉,好像不是柱子把一只小鸟给雕刻了出来,倒像是那只小鸟本来就藏在木头里面,柱子只是把盖在它身上多余的部分给抹掉了一样。

    柱子自己呢,每当到了被一群孩子团团围在中间的时候,总是心里很得意,如果再有孩子为了争抢他的木头物件大打出手的话,那他就更开心了,虽然表面上还是会做出拉架的样子,可他心里面恨不得多打一会才好呢。

    有时候,柱子看着自己雕刻出来的鸟儿啊,狐狸啊,也会觉得很有意思,这些小东西真的看起来太生动了,好像下一秒就要趁人不注意,从手里溜走,钻回林子里一样,要是它们哪天真的不见了,一准儿是像老人们说的,被月光照的多了,有了灵气,成精跑了。

    后来,柱子跟着装台班子去了码头,手上常做的活儿就成了纹饰辉煌的戏台子,雕龙画凤的寿匾,或者是婚丧嫁娶常用的一些仪式物件,他自从到了码头,倒是再也没机会雕刻什么小动物了。

    闲下来的时间,不是都拿去赌去了么。

    现在,照着那位公子哥孙烦了拿来的传奇古书《鲁班书》,柱子头一次又静下心来,一凿一凿,一刀一刀,一锥一锥的,又用心雕刻起来。

    虽然是在雕刻自己的腿,但是他的心境,竟然又和小时候雕刻小动物时候一样清明了,好像天地之间就只剩下自己和手里的木头,看着木屑纷飞,柱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和舒服。

    他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来。

    《鲁班书》上,其实并没有人腿的造法,上面有的木牛流马之术,是为了搬运重物而设计出来的,也并不是自己可以平地行走,而是需要借助人力的推动,不过木牛流马的负重能力极强,需要的人力又很少,所以对于战争时期需要运送粮草的军队来说,非常实用。

    古籍的图纸非常详细,但若非是木匠行中人,很难参透其中奥妙,就算懂了,也要有高超的技艺和非凡的悟性,才能把木牛流马的图纸,转化成为人腿的构造。

    无巧不成书,此时需要的技艺和悟性,柱子都有。

    孙家几天前就将一船上好的新鲜枣木料,运到了家门口,孙家那个小少爷,这回倒是极为守信。

    现在那堆木料堆满了半边院子,别说是一双腿,就是十双手手脚脚加在一起,也够用了。

    柱子觉得,这次是他拿起凿子开始做木工活儿以来,自己做的最为认真,也是最顺当的一次。

    小的时候就是为了做起来好玩,或者为了引起小伙伴打闹的虚荣心在刻木头,后来到了码头,是为了钱、为了回到赌桌上翻本,在没日没夜的刻木头。

    头一回,现在他是为了自己在刻木头。

    他刻的无比用心,无比虔诚,无比精细。

    他对成品,也就充满了无比的期待。

    越是做的深入了,他就越觉得这本《鲁班书》神奇,古人的智慧和技艺真的精妙无双,通过若干杠杆的反复受力转化,竟然通过轻轻一推,就能搬运上百斤的物品。

    当然,我柱子也不差,活学活用,转化腾挪,犹如神助。

    看着这双木头腿上的零件被一件一件雕刻出来,柱子心里的希望也就像荒原上的野草,被星星之火点燃了,渐渐燃烧成为一簇耀眼的火焰,这是活下去的希望。

    他还不到二十啊,正当年的大小伙子,难道下半辈子真要当个瘫子困在床上,让墩子养活吗?就像他爸当年砸坏了腰,被他妈养活那样?

    那他不如直接去死。

    在孙烦了送来《鲁班书》之前,他每天想着的,就是怎么趁着墩子不注意,干脆做个了断。

    他不想拖累弟弟。不能庇佑幼弟也就算了,让一个孩子给自己端屎端尿,算怎么回事儿呢?

    而且久病床前无孝子,他妈后来和他爸的每一场冲突,其实根源都一样,这种事儿,怨不得谁。

    后来他离家远行,也是因为不想再听父母的对骂争吵。

    太痛苦了。每个人都太痛苦了。

    所以,柱子对手中的每一块木头,都寄与了深切的希望。

    柱子这边在孜孜不倦的雕刻着,墩子也一点没闲着,他不仅照顾着哥哥的饮食起居,还在柱子每雕刻完一个部件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来,用桐油反反复复刷了好几遍,直到油光铮亮。

    就算柱子说,有些部件他只是试验着做出来看看,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用的上,不用那么着急都刷了,墩子也不听,照样满腔热情的,把每一个部件都刷的油光可鉴。

    墩子比谁都希望哥哥能站起来,重新走路。

    虽然他也不知道孙烦了拿来的这本破书能不能管用,可只要有一点儿希望,他都不能放弃。

    不是因为伺候哥哥太累,而是他太了解哥哥了。

    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哥哥肯定就不活了。

    这些天伺候着哥哥,墩子好像渐渐明白了当初父母之间的争吵,那种暴风雨一样在家中呼啸的冲突,追根究底,其实都是对生活的无奈。

    他好像也有点明白,为什么妈会在爸走之后,悬梁自尽了。

    这些天,墩子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比之前那些年加起来都要多。

    就在墩子刚刷好一个木头膝盖之后,他听到哥哥在屋里兴奋的喊声:“哈哈!大功告成了!”

    欸?这么快就都做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