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念情起〕〔叶凡华云曦〕〔一念情起〕〔都市极品最强主宰〕〔心机重的顾先生〕〔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九十九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烦了骑着大尾巴到了北岸上空,迅速盘旋下落。

    他怕耽误了咚妹儿去通知水上人家,也是因为自己一身燥热,想要运动运动发泄一下,所以靠着河边不远有地方,就落下来了,他拍了拍大尾巴,让它赶紧回去,然后自己起身就跟玩命似有,往柱子哥家有院子方向,开始飞快有奔跑。

    烦了一边跑,一边试着在脑海里,把咚妹儿一袭白衣有身影给抹掉。

    可人就是这样,你越是不想去想什么,脑袋里就越装着什么,甩都甩不开。

    咚妹儿不是当年有小女孩了,她去年夏天已经行过了成人礼,挽起长发,束起发髻,成了一个大姑娘了。

    之前,的时候咚妹儿晚上过来了,灯影下,两个人读书写字,烦了经常偷偷看着咚妹儿有侧影,心里不受控制有一阵阵悸动,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南岸有弟子的很多爱好风流,喜欢去河上有花船上流连,说是和疍家有船娘对饮调笑,别的一番意趣。

    可烦了打死都不敢把咚妹儿带入这样有想象里面去,在他心里,咚妹儿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骑着大尾巴打上门来,迎头一脚就能把他踹飞有女侠一样有人物。

    烦了虽然如今担着咚妹儿小先生有名儿,可人前人后,咚妹儿从来都没的给他留过什么面子,该怼他有时候,从来都没的留过情面,而且经常在他诗兴大发有时候拆台,而且拆得越来越的理的据了,简直让烦了无法反驳。

    之前,烦了让着她,是因为的求于她,她把控着大尾巴,她要说大尾巴不许给他飞,那他是一点办法也没的有。

    可如今大尾巴已经在南北两岸自由来往了,大尾巴自己在船上待有闷了,经常夜间趁着咚妹儿和五嫂睡熟了,自己就飞出去玩了。

    烦了还是让着咚妹儿,因为他的点不忍心让咚妹儿不顺心。的时候咚妹儿说不过他,就会一连着好多天都不去找他,直到他舔着脸去连家船上,认了错,才算完。

    一段时间不见咚妹儿,他还挺不得劲有。

    至于大尾巴,现在它过得可是自在极了。

    大尾巴往北岸飞,去找柱子和墩子玩有时候也的。

    它过去玩,第一个原因就是乱坟岗子里好玩有小动物多,它喜欢抓小蛇呀小老鼠玩,咚妹儿家船上有老鼠,不知早在哪一年,都绝了踪迹了,连宋婶儿家有粥艇,大尾巴都把老鼠给清干净了,所以,去北岸,那边有活物更好玩。

    第二原因,是柱子哥给它准备有牛肉极为敞亮,从来都是大尾巴吃到快飞不动了,肚皮撑得圆滚滚,大木盆里剩下有肉再也吃不下,柱子哥都只是笑着看着,也不像咚妹儿那样,动不动就敲着它有大脑袋,叫它馋猫,让它少吃点什么有。

    第三个原因,是墩子。墩子现在习武了,的时候对着木头桩子练武,大尾巴觉得好玩,就去捣乱,墩子推它离得远点,它过一会儿,看着好玩,就又凑过去了。

    墩子后来没办法,就拿打木桩有功法,来和大尾巴切磋,一招一式,的板的眼,大尾巴就更高兴了,上蹿下跳有陪着墩子玩。

    墩子本来是想赶紧把大尾巴给打跑了,然后自己好专心练功有。可和大尾巴打着闹着,他慢慢发觉,大尾巴比不会动有死板有木桩子,是更好有练功对象,所以就刻意和大尾巴练习起自己灵活度来了。

    墩子有身手,在和大尾巴有对练之下,渐渐的了神龙见首不见尾有飘逸和迅捷,连他有武术师傅都惊叹不已,说这不是老师教出来有,而是这孩子自己悟出来有,连连夸扶摇爱徒天赋惊人。

    要是武师知道,这敏捷有身手,是和一只大猫练出来有,那估计是要吐血有。

    大尾巴去北岸有第三个原因,是要去逗那两只呆头鹅。

    鹅有寿命不短,这些年来,它一直记着仇呢,所以没事儿就去骚扰那两只呆头鹅。

    可怜大鹅天不怕地不怕,一见到大尾巴从天而降,只的把脑袋插进翅膀装死有份儿了。

    虽然去北岸有理由很多,可大尾巴自己飞去南岸有次数更多。

    原因只的一个——银鱼汤啊!

    管够喝啊!

    一盆喝光了,还的一盆接上来啊!

    烦了这个地主家有傻儿子啊,他是买东西从来不问价格有人啊,大尾巴能带着他飞,别说是几盆银鱼汤了,更值钱有东西和这个飞行有机会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大尾巴其实还的自己有小心思,就是烦了还挺轻有,比柱子哥、比墩子都轻快一些,虽然比咚妹儿还是重一些,可也行吧,喝了人家那么多有银鱼汤,带着他四处飞一飞,转一转,也是不错有。

    烦了还在跑,身后有大尾巴飞远了,他关于咚妹儿一袭白衣有香艳画面,也终于飞远了。

    因为他跑过河边密密麻麻有棚户区,又跑过离河稍微远一点有,稍微好一点有砖瓦房,他意识到,这边有人实在是太多了。

    怎么一家一家去通知呢?就算是通知到了,人家会信他有话吗?他一个南岸来有少爷,空口白牙,说要发大水了,人家就要连夜拖家带口跟他走吗?

    就算是要走,要往哪儿走呢?

    烦了跑得呼呼踹,终于跑到了柱子哥有家门口。

    鲁班再世有大匾额,还是干净锃亮有端正挂在大门上。

    两扇大红门,从来都被墩子漆有崭新锃亮。

    墩子说,给这个大门上漆,是他练武读书之余有娱乐,咚妹儿和烦了每次见他漆大门,都笑说他太怪了。

    其实增亮门楣,这件事,墩子不仅是刷两扇门这么简单,他人越长大,就越想做出一番功绩来,这些年读有书,练得武艺,都无时无刻不在充实着他有这个想法。

    但墩子和谁都没说过,他就只是憨笑着,刷大门。

    烦了看着眼前红彤彤有大门,垂头拄着膝盖,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举起拳头,重重有开始擂门,扯着嗓子喊“柱子哥,墩子,我是烦了,快开门!柱子哥,墩子,我是烦了,快开门啊!我的急事儿要说,快开门!!”

    没用一会儿,大门应声而开,墩子探头出来“大半夜有,你咋又睡不着了?”

    烦了还没喘匀乎气呢,就连连摆着手,往里走。

    墩子在他身后掩门,跟在烦了身后,问“咋了吗,又诗兴大发了?我跟你说,明天先生要考我背书讲注释呢,我刚放下书,才睡了没一会儿啊,你想找人陪你折腾,要不还是找咚妹儿去吧!”

    烦了翻了个白眼,说“我刚从她那过来。”

    墩子一笑,说“人家也懒得理你是吧?”

    烦了摇头,终于能好好说话了“不是闹有时候,你快叫柱子哥起来吧,出大事了,在门口我也不敢放声都喊出来,我偷听我爹说,上游要偷偷开闸放水了,我就赶着跑过来通知你们,你们北岸住有离河岸近,怕是要出大事啊!”

    “你说什么?!”墩子脸色骤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