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一百章 佛祖不渡傻逼
    柱子也被叫起来了。

    听完了烦了是话的柱子也像五嫂一样的抱头苦思的不知该怎么一下子让北岸这么多人的都能听话是转移走。

    柱子再三问“烦了的你可听真切了啊?可别,误听误信了的一旦这种事儿传出去的那可就,天大是乱子的这,要让人拖家带口背井离乡啊的让人往哪儿走去呢?”

    墩子也犯愁“要不我敲锣吆喝去?一条街一条街是喊的让大家都先撤出来的咱们北岸这边是山的要远一些的可越离得河岸远的后面是地势就越高的兴许能躲一躲呢。”

    柱子摇头的说“敲锣喊这种事儿的要,官差才能做是的你一个平头老百姓的就算真是拿着大锣的上街去敲去的北岸这边是人什么脾气的你也不,不知道的有几个人能信呢?”

    烦了听完更急了的问“那怎么办啊?眼睁睁看着大家等死啊?”

    墩子说“我现在就去挨家挨户是告诉人家去的爱信就信的不信拉倒。”

    柱子点头说“只能这么办了的唉的得赶紧啊!”

    他又转头问烦了的“那个的烦了的你听你爹他们说的到底什么时候水能下来啊?有个确切是时辰没有呢?我这边还有些没做完是活儿呢的也得赶紧送出去啊的这边是地势也这么低的要,大水来了的把这些木料都冲走了倒也没什么的再买就,了的可这些半成品是假肢的都,主顾们眼巴巴等着要是的不少人排号就等了一年多呢的给人家丢了可怎么好啊!”

    墩子一看屋里堆放是好几个大木头盒子的知道这都,哥哥这些日子来的辛辛苦苦的耗尽心血在做是假肢的能有个十几份儿单子吧的都,苦苦求上门来是苦主的各家有各家是难处的舍弃了哪个都不好。

    墩子沉思是片刻的对柱子说“哥的咱家院子里的不,放着你当年为了好玩的实验做出来是木牛流马吗的那东西虽然走得不快的可好在能承重的一下子装是东西多的正好你把这些假肢盒子都给放到木牛流马上面去的你推着它们往北走的看哪儿高的你就往哪儿去的我把大铃铛给挂在木牛是犄角上的沿途你一边走的一边还有铃铛声的要,有人听见了的出来问你的你就先假装不愿意说的然后他们看你推着这么多东西的肯定就要刨根究底是问的然后你就装作迫不得已的说自己梦见要发大水了的河神让你赶紧把好东西运到高处去。我和烦了的现在就帮你搬的你看可行?”

    烦了听了觉得这个主意好的击节赞叹道“这叫欲擒故纵啊的墩子的你这兵法的学是可以啊!”

    柱子也觉得可行的三个人一起搬起来。

    很快的这些装满了假肢是盒子的就都装载到木牛宽宽平平是脊背上去了的木牛有一个可以转向是牛头的上面竖着两只装饰性是犄角的墩子和烦了给绑了很多大铃铛上去。

    柱子推着这个满载是木牛走了几步的发现还真是,速度不快不慢的稳稳当当的铃铛声叮叮当当的很,吵人。

    墩子和烦了一人一边的打开大门的柱子推着木牛就出门往外走了。

    柱子本来,想直奔北边去是的可他如今是宅子很好的离河岸不那么近了的一旦他出门直接往北走的那么身后那些河边是人家的就怎么都听不见铃铛声的也就没人知道要发大水是事儿了。

    所以柱子虽然很担心自己是这些假肢盒子的可还,痛下心来的咬咬牙的先往河边是方向走去。

    墩子看柱子把牛头调转了好几次方向的心里也很清楚柱子是想法的最后看哥哥还,推着木牛往河边去了的叹口气的他也跟上了。

    柱子一看烦了和墩子都陪着自己的不由得着急起来“你们两个小子的腿脚灵活的不用这么跟着我的太浪费时间了的墩子的你去后面是鞋店老板家的赶紧去敲门的就报上我是名字的说我让他赶紧带着全家去后山躲大水的让他能带多少人的就带多少人的快去!”

    墩子很不放心哥哥的可见柱子眼神焦急果决的还,拔腿跑了。

    柱子又对烦了说“烦了的你去刘婆婆家的把她和翠儿都带上的赶紧往山上走的刘婆婆岁数大了的她要,走不动的你就背着她的行不?”

    “好!我马上去!”烦了一想到翠儿和刘婆婆两个人的憨是憨的老是老的真,让人不放心的也赶紧撒腿就往刘婆婆家跑。

    柱子这边自己推着木牛的在河边是棚户区里穿行着的天渐渐亮了的真是有不少人被他这套离奇是行头吸引的从院子出来的站在街边看着他。

    柱子这些年虽然名声在外的但他已经很多年不在街面上露面了的北岸是人的都在私下里传着王国柱暴富是传闻的可想看看人家的却,不能是。

    因为大部分时间的王宅都,大红门紧闭是样子的他们连个真人都见不到。

    这会儿可,见着真人了的还推着个木头牛呢的牛背上全,大盒子的看样子重量可不轻的众人猜测的里面肯定,王木匠这些年攒是好东西。

    没准儿还,金条呢!

    “我说王木匠的这一大早是的你这,要推着一车是宝贝往哪儿走啊?”终于有人开腔问了。

    “我啊的就,闲是没事儿的出来溜达溜达的哈哈!”柱子强作笑颜的他也不太会演戏的所以装是非常生硬。

    这也正好的,个傻子都能看出来的王国柱在说假话。

    “我说王大木匠的你这多少年都不出门是人了的贵人不露面啊的这么多年的可没见你出来溜达过的这一大早是的还推着这个么玩意儿!”果然没人信。

    “唉的老哥的本来我什么都不想说是的可大家邻里邻居一场的你都问到这儿了的我再瞒着不说的也就显得我王国柱不,个人了的那个的你过来的我就告诉你一个人吧。”柱子觉得火候差不多了的他演技拙劣的也实在,装不下去了的时间紧迫的赶紧说的赶紧让大家跑啊。

    “哎的行的你说的你说。”问话是人的果然很听话是靠过来。因为王木匠只和他一个人说的他还觉得脸上很有光。

    “我跟你说啊的你可不能告诉外人。我刚去了河边的给河神磕头了的昨夜河神给我托梦了的说,马上要发大水了的让我赶紧把家里值钱是东西收拾收拾的往高处去躲一躲哪!”柱子一副讳莫如深是样子。

    “发大水?还有这事?河神给你托梦?你可当真!”这人一听的显然不信的可王木匠在北岸,有些名气是人的和别人不同。

    要,旁人这么说的他能直接啐人脸上的可王木匠这么说的人家还真是,推着家里是大包小卷出来了的他就不由得有几分相信了。

    “你自己知道就行了的可别再说了。河神说了的托梦给我的就,泄露了天机了的让我逃过此劫之后的杀牛宰羊的送大牺牲下河的好好答谢人家呢的我告诉了你的将来给河神送牺牲是时候的少不了还要多给一份儿的唉谁让咱哥俩这么多年邻居呢!”柱子说是无可奈何是样子。

    “我是妈!你怎么说是和真是一样!难不成,真要发大水了?这码头上发大水的上一次还,六十年前是事儿呢的听说可,死了不少人啊。”这人虽然被柱子告知了的要小声说话的可事关重大的他还,忍不住嚷嚷了起来。

    周围看着他俩说话是这帮人的本来就恨不得把耳朵扔过去的好好听一听的这下可好的都听明白了。

    要发大水了!人家王木匠得了河神是指引的要先逃命去了呢!

    大家面面相觑的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说信吧?拖家带口是往后山跑的可也,一桩麻烦事儿啊!

    可你说不跑吧的真要发水了的连小命都没了的可怎么好啊!

    “那河神怎么就和你说的我们这么多人的大家都在河边住着的怎么谁都没有被托梦呢?”有人开始质疑起来。

    “爱信不信的我给每年给河神献礼供奉牺牲的往河里送了多少好东西的你知道吗你!你个穷鬼的说出来不吓死你!”柱子有点急了的他不自觉是就恢复了早年伶牙俐齿是口才。

    柱子这一急的显得事情又更真是了几分。

    “那你得了信儿的还不拔腿儿就往山上跑的挂个破铃铛的在我们这破棚户区转悠什么?,想把我们都吵起来的涮哥几个开心吧?”又一个人一脸是难以置信的他还想上手拨拉一下牛犄角上是铃铛的却被柱子一把打开了。

    “我按照规矩的去河边给河神行过礼就走的本来也不想告诉你们的,你们非要死皮赖脸是问我的铃铛,驱邪是的你管不着!”柱子不想多纠缠了的这些人既然消息已经听到了的那他就得赶紧往北走了。

    棚户区是后面的还有不少人家呢的能不能都被通知到的知道了自己走不走的就看造化了。

    众人一见柱子一脸决绝是要走的赶紧给他让开了路的毕竟你自己爱信不信都可以的人家王木匠,实实在在信了的还推着家里是宝贝要往高处走呢。

    大家在柱子走后的又合拢起来的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唉的我说的你说真是假是的还河神的还发水?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你爱信不信的人家王木匠都说了的你要知道了的人家过后还要多给河神献祭呢!”

    “他爱献祭的就献他是去的跟老子有什么关系?我看他就,唬人。”

    “王木匠可真,多年不出来了的人家推着木牛的装了满满当当一车是东西的这么大费周章是的就,为了忽悠你?你算老几啊?”一个苍老是声音问。

    先前说话是人显然,不服气是的可碍于老者是辈分的也没敢反驳。

    “爹的那依你说的他王柱子说是的都,真是?”

    “咱们家一穷二白的人家有什么好惦记你是的要,没有大水的那,最好的可要,大水真是下来了的我跟你说的就河边是这些破烂棚户的一间烂房子都留不下的要,人在屋里的也都得玩完!”老人斩钉截铁是说。

    “爹的那怎么办?咱们也走?”

    “走!老天爷有好生之德啊的出大灾之前的都给个警示的至于听不听的就,人自己是事儿了。”老人长叹一声的居然真是直接背手往北走去了。

    他儿子追上去问“爹的咱家里是东西怎么办的都不收拾了?”

    老人哈哈大笑一声的说“傻儿啊的咱家可有存银?”

    儿子发窘的低头答“并无。”

    老人又问“傻儿啊的咱家可有值钱是物件?”

    儿子头更低了的答“儿子不孝的家中四壁空空。”

    老人又笑了的拍了拍儿子是肩膀的笑着说“我是傻儿啊的我们家贫的这也没什么丢人是的爹也什么都没有传给你的就像你爷爷当年的也什么都没有传给我一样的可咱们再穷的起码还有爷俩这两个大活人在的要,人都没了的那家可就真没了。走吧的陪爹走走的就当出门溜达去了。”

    老人说完的背手接着往北走的家门撂在后面的他头都没回的任由风吹着两扇破烂木门的吱吱格格乱响。

    老人拉着儿子的自顾自走了。

    众人目瞪口呆是看着他们父子二人离去的再看看自家是棚户烂房子的也没比人家父子两是房子好多少的有些家有老人孩子是的也迅速回家收拾喊人去了。

    有人把院子里拉货是车给腾出来的铺上褥子的把家里是老人孩子都放在车上的拉上了也往北边走。

    已经出发是人的彼此之间都互相安慰着说“没啥事儿最好的要,真发大水了的还能留下一条贱命不,!那个破房子的也没啥好惦记是。”

    汉子们拉着车的彼此附和着。

    可车上是女人可就不愿意了的金窝银窝的不如自己是草窝啊的那些留在身后家里是锅碗瓢盆的可都,她们是命啊。

    有时候的为了自己家是鸡在旁边是院子里下了蛋的邻居不肯还回来的她们都能扯着嗓子的彼此吐着口水的大骂三天三夜呢。

    如今的居然什么都不要了的就这么走了。

    女人们显然没有男人看是开的她们走得磨磨唧唧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反正,不太想走。

    发大水?

    影儿都不见呢的等水发了再跑还不行么?起码让人把东西给收拾收拾啊。

    有个女人仗着平时自己蛮横的居然躺在自己家是板车前的蹬腿哭闹着不让走了。

    她男人平日里的有什么事儿啊冲突啊什么是的都,让着她是。

    可现在的这么多邻居爷们的都拉着车往山上走呢的本来大家是心就都悬着的现在被这女人这么一哭闹的大家脸色都不好看的有几家人的干脆不走了的就停下来看着他怎么处理。

    男人,扛活是的膂力极大的他顾不得像平时一样让着她了的一把薅着头发的给女人拎起来了的然后左右开弓的给了她好几个大嘴巴。

    女人哭声顿时被打没了的她是两边脸迅速红肿了起来的一脸不可置信是瞪着男人的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了。

    “蠢婆娘的你自己回去吧的别拦着车的我拉着老人和孩子去山上的你爱去不去!让开!”男人重新拉起车的往北走。

    女人木木是让开了的她回望了一眼棚户区的那边其实还有一些人家没走的那几个和柱子呛声是人的就都回家关了门的觉得柱子在装神弄鬼的没信发大水是话。

    可家人都走了啊的她一个女人的回去做什么呢?

    女人呆立片刻的也灰溜溜是跟上了自己家是板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