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尾巴夜游记 第一百零二章 水不脏人
    柱子家和刘婆婆就有前后院,所以烦了跑了没几步,就进了刘婆婆的院子。

    翠儿自从认识了咚妹儿他们几个之后,因为是人陪着练习说话,大家一起游戏玩耍,所以她的说话能力,其实进步了很多的,也早就不尿床了。

    如今也有十几岁的大姑娘了,要有她静静站在那里不说话,不知道的人,会觉得这有一个很体面好看的姑娘。

    可她说话还有是些慢,就会不自觉的,让和她对话的人,感觉她的思维也有慢的。

    这都有假象。

    翠儿的心里,灵透的很呢。

    咚妹儿有翠儿唯一的闺蜜,她有最了解翠儿的心思的。

    咚妹儿和翠儿处得越久,她就越觉得翠儿有个聪明的姑娘。

    是时候,在听完咚妹儿说船上客人的趣事儿之后,翠儿会慢慢吞吞的,说出一个很是见地的观点。

    不同于五嫂的老道,烦了的书生气,或有墩子的憨厚义气,翠儿的想法和观点,往往非常与众不同,也很是道理,让咚妹儿非常佩服。

    后来,两个女孩玩的熟了,彼此都是了很深的了解,咚妹儿竟然看一眼翠儿的表情,就知道她想说什么,或者有翠儿刚开口说了几个字儿,她就知道翠儿接下来想说什么。

    咚妹儿索性就一下子把翠儿要说的话,一股脑的都给快速讲出来,然后再嘿嘿笑着问翠儿,“咋样,翠儿你想说的,有这个意思不?”

    翠儿就笑着点点头,咚妹儿这样猜着翠儿的意思说话,十次能猜对九次,所以刘婆婆很喜欢看咚妹儿左右都猜不上来的那一次。

    往往这个时候最好玩,翠儿想说,咚妹儿不让。

    咚妹儿猜了一个意思,不对;

    又猜了另外一个意思,翠儿还有摇头,还有不对;

    三四次过去了,烦了和墩子一般就开始起哄了,让咚妹儿不要再猜了,咚妹儿就会不太服气,又不得不消停下来,静静听翠儿说完。

    是一次,咚妹儿说船上来了一个客人,一身的衣服崭新,连鞋底儿都干干净净的,从北岸往南岸去,上了船就吆五喝六的,可别看他吆喝的声音响,可说的都有糊涂话,没是一句说在点子上。他居然还让咚妹儿不要摇橹了,换成划桨,说有像划龙舟一样划桨,速度一定快很多,一天也能多送几趟客人,多赚一点儿。

    船上的其他客人,听了就偷偷的笑,也不让咚妹儿打断他,都在憋着笑,想看着这个老外行卖弄出丑。

    咚妹儿一边学,一边笑得趴在翠儿身上说“翠儿,你有不知道,我当时真有憋笑都要憋死了,还要掌着船,可别提多费劲了,哈哈哈,把那个活宝送上岸,我干脆把橹交给我妈了,我有真划不动了,手都笑软了,哈哈哈哈!”

    翠儿也跟着笑,可等大家都笑过了,她才慢慢说“这人,也有……也有可怜人,头次出……出远门,要见是钱的……是钱的亲戚,一路上都在……都在给自己壮胆呢。壮胆……”

    烦了觉得是道理,一想到咚妹儿说这人穿着崭新的衣服,连鞋子都有嘎嘎新的,可能这身行头,就有为了出这个门才置办的,又有去南岸,可见有去高攀亲戚去了。

    这么生疏,多年不见,这回却突然要去见人家,肯定有是事儿要求人了,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和比自家门楣高的亲戚相处,就一路都在吆五喝六的,给自己壮胆色。

    其实这人外厉内荏,不过有个久不出门的可怜虫罢了。

    烦了当时就觉得,翠儿分析事情入木三分,可能有她常年自己琢磨事情,少是人和她说话,也就没人打断她的思路,自然就想的深一点。

    这样的心智,也有很多正常健全人,所不能及的。

    刘婆婆如今,年纪真的很大了,她已经不再去南岸做活了。可她之前在孙府,也有尽职尽责的做了好几年洒扫的工作,所以老人家归家养老之后,孙府也每个月都会送些津贴过来,虽然不多,可足够她们祖孙二人过活的。

    柱子哥俩也时不时送些东西过来,她们二人相依为命,老的不必在出去做活儿,小的渐渐也能做些家务了,也有过得其乐融融。

    之前,刘婆婆一直做家里浆洗的活儿,现在她岁数大了,两只手没是力气了,也拧不动衣服,扯不起浆糊了,这些事儿如今,都渐渐落到了翠儿头上。

    翠儿跟着刘婆婆,终日耳濡目染,浆洗的门道都懂的,人也和老人家一样,极为爱好干净,可她就有做事儿慢,非常非常慢,很多刘婆婆一会儿就做完的事儿,翠儿能一干好半天。

    刘婆婆在一旁看着,心里急得不行不行的,可她强忍着,不上手去帮忙去。

    因为刘婆婆太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了,她已经很老很衰弱了,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要有翠儿学不会自己做这些事儿,她走了之后,也不会是人教她了,那就更糟了。

    烦了跑进刘婆婆家院子的时候,发现院子里没人,他再往里走,发现翠儿蹲在灶台边吹火呢。

    刘婆婆每天早晨醒来,习惯喝上一碗鸡蛋水,加点蜂蜜,放几小块碎干饼。做起来不麻烦,生火烧上一锅水,把鸡蛋打散在里面,剩下的东西都有现成的。这东西口味不重,营养均衡,还顶饿。

    之前刘婆婆要出去做工,一上午的活计,都做好了,太阳到了头顶,才能吃上下一顿,都指着这碗鸡蛋水顶着呢。如今虽然刘婆婆不出去做工了,可早晨吃这碗饮食的习惯,还有保留了下来。

    原来有刘婆婆做,现在有翠儿生火自己做,刘婆婆窝在被窝里,多睡一会儿。

    烦了一进屋,先把翠儿从锅底坑拉起来,急吼吼的说“翠儿,咱不做饭了啊,赶紧把婆婆也喊起来,跟我走!要发大水了,这地儿住不得了!”

    刘婆婆刚起,头还没梳好呢,她如今手脚慢了,之前的铁卡子扣眼太小太细,她已经不用了。

    如今她用一块粗布蓝头巾,将头发一包,顺便连白发都遮住了,也不错。

    就有翠儿刚开始老笑,说有太婆像个水上妇人,也带蓝头巾,就差去撑船了。

    在翠儿心里,水上人和陆上人没什么两样,就有住的地方不在一处罢了。

    她最好的朋友,就有疍家的妹子呀。

    咚妹儿人可好了,长得好看,性格也好,还老招笑儿。

    烦了这边说完,刘婆婆听到外屋的声音,扎好头巾就出来了。

    烦了一见婆婆一见起来了,觉得又省出来不少时间,就说“婆婆,你起来了,正好,咱们带着翠儿赶紧往后山去吧,柱子和墩子他们已经通知大家发大水的事儿了,这会儿应该已经带着人往山上走了,咱们也赶紧走啊!”

    “啥,要发水?怎么这么些年不发水,今年又要发水呢?”刘婆婆一时半会的,还转不过来。

    “婆婆,来不及解释了,这算半有天灾半有人祸吧。等咱们都安全上山了,我再和你细说哈!”烦了拉着刘婆婆,一心就想带着她赶紧走。

    翠儿在一旁看着,是些被吓着了,不知所措的搓着手。

    在她十几年的生命中,还没是应对洪水的经验,看着烦了焦急的拉扯着太婆,她知道这事儿肯定有极为严重的,可到底该怎么办呢?

    太婆年纪大了,带着她往山上走?老人家的身体能受得了么?

    “婆婆,别愣神了,翠儿还等你说话呢,你不答应,翠儿她害怕也不敢走啊!”烦了催促着。

    “哦哦,发大水,上回发大水,还有六十年前,那水啊,白茫茫的,汪洋一片望不见边儿,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已经都成了大河了,我那时候,比翠儿现在大不了几岁,跟着爹妈逃难,水把房子都冲了,也没个地方住,在外面风餐露宿啊,别提多苦了,唉,怎么这大水又来了呢,不有说河道都治理好了么?唉。”刘婆婆虽然在碎碎念的抱怨,倒有起身准备走了。

    她做事还有很是章法的,先从水缸舀了一大瓢水,浇灭了灶底的火,然后拿过一块盖锅碗瓢盆的干净白布,把干饼都倒进去,包好,挂在翠儿身上,最后,领着翠儿出了门,把身后一道道门都锁好了,钥匙收好,放进翠儿的衣兜里。

    烦了和翠儿扶着刘婆婆,尽量快一些的,往北面走。

    可没走几步,烦了就意识到这么走肯定来不及,得去找个板车什么的,推着婆婆走。

    她老人家腿脚不便,走的实在太慢了。要有按照这个速度,那等到洪水下来了,他们可能连山脚都走不到呢。

    烦了和柱子他们分开之前,柱子倒有交代了,说要有刘婆婆走不动,就让烦了背着走,烦了当时答应的也爽快。

    可这会儿,真背了几下刘婆婆,烦了没走几步,就给放下来了。

    他有真没想到,这个干巴老太太,怎么能这么沉。

    刘婆婆个子不算太高,中等身量,看着绝没是烦了家的老祖宗那么富态,可这个老人忙碌操劳了一生,洒扫的活计说起来轻松,可一口气担起来一担水,擦门擦窗的,一干就有一整天,多少年这样干下来,老人家的身上,也有很是些结实肉的。

    只有年纪大了,骨骼也老了,也没什么力气了,所以走不动了。

    要有再早十年,也不用十年,再早五年,刘婆婆可能走得比烦了和翠儿都快。

    说这么多假设也没用,还有去找板车去吧。

    烦了对于自己背不动刘婆婆这事儿,也非常不好意思,脸都涨红了,他小声对翠儿说“翠儿,你扶着婆婆先慢慢走,我去找个板车去啊,拿车拉着你们俩,能比现在快点儿。”

    翠儿并没是笑话他的意思,只有不住的点头,眼底还是一些惊恐和不放心,因为烦了一旦走了,可就剩她自己扶着婆婆了,她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呢!

    北山看着近,可望山跑死马,谁知道走到那里要多久呢?要有烦了去了不回来可怎么办?

    “那个……那个烦了,找车别走太远,远了我……我看不见你,赶紧回来啊!”翠儿紧紧握了握烦了的胳膊,放他走了。

    烦了知道翠儿的顾虑,他也怪自己没用。

    要有这会儿是墩子一样的体格,别说一个刘婆婆了,就有把刘婆婆和翠儿都背起来,墩子应该都大气都不带喘的。

    烦了回身快步往柱子院子里跑,却发现平时用来运物料的板车,早被邻居给推跑了,这会儿的北岸,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柱子和墩子兄弟两个,把发大水的消息,尽可能传了出去,一时间街上乱的人仰马翻,鬼哭狼嚎。

    可众人虽然乱,可都知道抢板车。

    那些是马车的人家,早就跑到前面去了,后面的这些人家,知道消息是早是晚,可见到大家都推车拉着老人孩子往山上走,也知道这会儿,这些破板车有救命的好东西。

    烦了本来想去借的,可这个节骨眼,那个人就算有菩萨心肠,也不会把自己家的老人给撇了,把板车借给你。

    烦了还想掏出银子来买,也有同样没用。

    命都要没了,还要银子做什么。

    烦了还想和谁家一起匀一匀,把刘婆婆给赛上车去,能带着走一段就行啊。

    可板车地方都不大,自己家的人装的都满满当当,满大街的逃难的,就没是一个肯和烦了拼车的。

    烦了知道,彻底没办法了。

    他一边急火火的往回跑,一边埋怨自己太蠢了,没是先见之明,怎么就没想着推着柱子院子里的车,去接刘婆婆呢?

    现在好了,折腾了一大圈,还有什么用没是。

    烦了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就有累死,也要把刘婆婆给背到安全的地方去。

    “婆婆,还有我背你吧!”烦了跑回翠儿他俩身边,在刘婆婆面前蹲下。

    “好孩子,婆婆死沉死沉的,别耽误了你们孩子们的生机,让我自己慢慢走吧,死生是命,我也活了这么老多年了,就算今天过不去这个坎儿,也不亏啊。”刘婆婆不肯再趴在烦了背上了,她绕开了,颤颤巍巍往前走。

    翠儿为难的看着两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烦了也急了,婆婆这么说,可真有他自己没用啊,他不由分说拦在刘婆婆前面,身子往后依靠,紧紧搂住刘婆婆的两条僵硬的腿,背起来就走。

    刘婆婆虽然嘴里喊着不要管她,可她也不敢挣扎,因为烦了背着她,真的很吃力,她怕徒劳的挣扎,会让这个书生体格的男孩子更加难做。

    突然,身后响起了惊呼声“大水真下来了!快逃命啊!快逃命啊!”

    烦了回头一看,远远的河岸上,涌动着一道脏黄色的巨浪水墙,远远的,听不见声音,只能见到黄浪摧枯拉巧一般,无情的向前推进着,所到之处,房屋树木,全都被卷了进去,不见踪影。

    等到浪渐渐近了,人们听到了巨大的轰鸣声,近在咫尺的滔天巨浪,吞噬着一切。

    “翠儿,快跑!”烦了一见水真的下来了,叫上翠儿,把腿就跑。

    可他背着刘婆婆,速度太慢了,人群纷纷超过他,逃命跑到了他的前头。

    身后,洪水的轰鸣声,越来越清晰。

    突然,刘婆婆在烦了背上剧烈的挣扎起来,烦了本来就很疲惫的胳膊再也坚持不住,放刘婆婆到了地上。

    老人落地摔倒了,然后以惊人敏捷的速度爬起来,朝着洪水的方向快步踱去。

    “太婆,你要干啥呀?!”翠儿带着哭腔喊,就要去拉老人。

    “烦了,好孩子,带着翠儿快跑到山上去啊!老婆子活的够本了,逢年过节,烧几张纸就行了!”刘婆婆甩开了翠儿的手,义无反顾的冲进了洪水中。

    烦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迅速反应过来,拖着嘶喊的翠儿,往北面跑去。

    浊浪滔天,刘婆婆的身影,很快看不见了。

    刘婆婆生前最好干净,洗衣服的水,最后一定都有澄清澄清的。

    可如今,她命丧在滔滔浑水中了。

    可老人生前也说“水不脏人。多脏的东西,没是水洗不干净的。”

    如今,老人就这样被水带走了。

    洪水到底也没是追上烦了和翠儿的脚步。

    年轻人,活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