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02戏精登场(2)
    002

    就在奶糖即将触碰到苏清落嘴唇上的时刻,岑岭终于瞅准时机,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猛地一下站了起来,喷着口水大喝一声:“住嘴!”

    这一桌人都被这一声怒喝下了一跳,原本就有点紧张的张霄汉更是直接吓了一哆嗦,牙齿一抖,嘴里的奶糖就掉了下去。

    张霄汉简直气疯了,一拍桌子冲着岑岭怒喝道:“你大爷的!神经病啊!在这鬼叫什么?”

    岑岭却根本理都不理他,反倒是一副哀怨的神情望着苏清落,一句话也不说,活脱脱一个被始乱终弃的男版怨妇。

    “为什么?”岑岭离开座位,一步一步走到苏清落面前,“你为什么不拒绝他?”

    苏清落神情有些慌乱,她还是不敢看岑岭的眼睛。

    “我明白了,你不拒绝他,就是要拒绝我,对吗?”他长叹一声,苦涩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清落,我对你的心意,你都感觉不到吗?我们之间的事,你都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吗?”

    张霄汉在一旁把桌子拍的震天响,“喂!老子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你当老子是空气吗?”

    岑岭似乎真的当他是空气了,他一直在等待苏清落的回应,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好,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说完这句话,他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张霄汉,冷笑道:“少在那自作多情了,当你是空气?你配吗?”

    转身临走前,他还特意回头瞥了他一眼,“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屁,所以我得离你远点儿。”说完,立刻加快脚步从大门口溜了,留下刚回过神来的张霄汉捶胸顿足。

    “啊——装完逼就跑真刺激!”岑岭觉得心里畅快多了。

    一直走到大门外的草坪上,他才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下一场戏,霸道总裁出场秀,就要开始咯!”

    销售部部长王小波此刻正在会所二楼的包间里跟几个副部长搓麻将,突然电话响了,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刻对其他牌友们说道:“客户重要电话,我出去一下,可不许看我牌啊。”

    而此刻一楼大厅里,大家三五成群地玩着各自的游戏项目,欢快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房间,只有张霄汉他们这群人的氛围因为刚才的闹剧变得有些尴尬。

    没过一会儿,作为这场团建聚会主持人的陈铭看了看时间,拿起话题开始召集大家在大厅中央集中,在集体游戏活动开始之前,先要请部长王小波给大家讲几句,主要就是对本月工作的简短总结以及下月工作的计划安排,这是月末团建活动开场的惯例。

    大家都安静地坐在自己位子上,刚刚喧闹的会场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没有人注意到少了一个人,岑岭之前从大门出去之后就没有再进来过。

    王小波是个相貌端正、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平时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十分亲和,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只有在开会讲话的重要场合,才会变得稍微严肃起来。

    也正因为他的个人魅力,整个销售部的化都非常简单,大家都像朋友一样相处,休息时间甚至都和他一起开黑打游戏,正因如此,大家反而对王小波格外尊重。

    但是,在正式场合,如果有人敢冒犯他的权威,那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台下的众人都很认真的听着,哪怕是刚刚被岑岭搅了“好事”的张霄汉,这时候也不敢分神,他虽然家里有钱,但同样也需要工作。

    只有苏清落一个人在开小差,毕竟她的工作不涉及业务,王小波讲的也跟她关系不大,可是刚刚岑岭那一出着实是把她心里给搞乱了。

    她心里对岑岭还是有一丝丝歉疚的,可是,和岑岭比起来,张霄汉各方面的条件都实在太好了,她实在是无法拒绝。

    苏清落环顾四周,没有看见岑岭的身影,她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祈祷着他今晚不要再出现了。

    这时周围的同事们都纷纷鼓起掌来,原来是王小波的讲话结束了,苏清落立刻也跟着鼓掌。

    可是王小波却还没有下台,反而是微笑着站在上面继续说道:“接下来,我还有一个惊喜要告诉大家。”

    惊喜?台下一阵骚动,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

    王小波却并不着急让他们安静下来,反而故意站在上面沉默着,果然,台下很快安静下来,都在等着王小波宣布这个惊喜。

    “鉴于表彰第三季度咱们部门的业绩超额37%完成,集团董事陈峰先生,也就是咱们辰凤集团的太子爷,决定以个人名义给大家每人发放一万元的奖金!”

    话音刚落,台下一片欢呼雀跃,苏清落也高兴地和大家一起欢呼起来,虽然一万奖金对于组长以上的员工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销售部里绝大多数都还是一些像她这样刚毕业不久的工薪阶层,一万元的奖金已经算是一笔数目可观的意外之财了。

    欢呼过后,大家都忍不住好奇起来,部门业绩突出受到嘉奖这没什么,问题是,怎么会是集团老总的儿子以个人名义发放奖金呢?难道这位太子爷对咱们公司青睐有加?可是整个集团有几十家子公司,公司里还有这么多部门,他又为什么会特意注意到销售部呢?

    显然王小波也注意到了大家在下面开始讨论起这个问题了,干脆也不卖关子,当即再次丢下了一个重磅炸弹:“今天,我们也有幸请到了咱们的陈大公子来到了现场,大家掌声欢迎陈公子来说几句!”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对于这位大少爷大家都有所耳闻,听说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不久,但平时行事非常低调,从未在大型公开场合露面。这会儿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都想亲眼见识一下这位神秘的大少爷究竟是何方神圣。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时候大堂的门被人悄悄推开了。

    岑岭走进了会场,几个后排的同事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指了指身边的空座位示意他赶紧找个位子坐下。

    岑岭微笑着朝他们点头致意,却一点儿也没有要坐上去的样子,反而径直朝着前排方向走去。

    这下子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他了,苏清落当然也看到了他,不知为何,这时候看见岑岭让她一下子有些慌张起来。

    她突然想:天哪,这家伙不会要当着集团少爷的面在这里闹一场吧?这不是自毁前程吗?早知道这件事情对他刺激这么大……

    苏清落心里现在有种深深的负罪感。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岑岭竟然走上了台阶,然后来到了王小波的身边,冲着王小波微微一笑。

    王小波脸上也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转身走下台去。

    于是,在几十人震惊的目光下,岑岭接过王小波递来的话筒,轻轻咳嗽了一声试了试声音,然后抬起头微笑着说道:“我知道,这对于大家来说,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还是向大家坦白……”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才缓缓吐出最后几个字:“我就是陈峰。”

    说到这里时,他的眼神看似无意地掠过苏清落的脸庞,这姑娘已经惊讶得两只手都捂在嘴上了。

    半个小时前。

    王小波走到空旷的走廊上,按下接听键,拿起电话放到耳边,“怎么啦,一般情况你可不会打我电话哦,我的大少爷。”

    岑岭笑了笑,“老王,这不是有急事找你嘛,是这样,我觉得这几个月在你这儿呆的也够久了,想提前撤了,跟你打声招呼,待会儿集体游戏之前你不是要发表讲话吗,你把这事儿跟大伙儿宣布一下,我的身份也告诉他们吧。”

    王小波有些犹豫地说道:“大少爷,这不好吧,你之前在别的几家兄弟公司轮岗的时候,都是瞒着身份,走正规流程低调离职的,这次为啥在我这儿搞得这么高调啊?”

    岑岭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笑道:“你觉得公开我的身份,会给大家造成心理压力是吧?”

    王小波苦笑道:“是啊,平日里朝夕相处的同事,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集团太子爷,这对大家来说也太震撼了,影响以后的工作状态不说,说不定还会觉得咱们公司企业化太轻浮,你说是吧?”

    岑岭叹了口气道:“这我也想到了,可是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啊。”

    王小波听出来一丝不对劲,“什么意思,什么叫‘事已至此’?”

    岑岭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从头到尾跟王小波讲了一遍,连之前跟苏清落搞暧昧的事情都详细交代了。

    王小波听完都要崩溃了,“我的小祖宗啊,你是要把我这部门搅得鸡犬不宁是吧!我是哪里得罪你了,你在其他兄弟公司可没这么整过吧?”

    岑岭又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大伙儿每人发一万奖金,就当表彰你们的工作了,也算是我在你这儿闹一场,给你的一点补偿,帮你稳定人心,够意思吧?”

    王小波话语立刻变得柔和起来,装模作样道:“嗯,这个办法听上去好像还可以。”

    岑岭在心里暗暗鄙视了这道貌岸然的家伙一顿,接着便对王小波详细说明了一番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大堂上,岑岭正在简单地发表一些这几个月在销售部的工作感言,可是台下有个别人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

    苏清落现在觉得自己脑子里仿佛有一万只苍蝇在四处乱飞。

    她心里百感交集,震惊、悔恨、失落……纷乱的思绪过后,只剩下空荡荡的茫然。

    更加崩溃的是张霄汉。

    本来当岑岭往台上走的时候他就觉得隐隐有些不妙了,而当那一句“我就是陈峰”在台上响起的时候,张霄汉就像一个刚刚被宣判死刑的犯人一样瘫在了座位上。

    “我居然跟集团太子爷抢女朋友,我真是疯了……”张霄汉双眼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之前在地下车库时岑岭的话还在他耳边回荡:“我比你想象的还要能装,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这何止是打脸啊,这简直是把脸皮都生生剥下来了啊!”

    他不过是一个拆迁户的富二代而已,得罪一个全球百强集团的太子爷,这得损失多少社会资源啊……想到之前自己对岑岭的各种挑衅,张霄汉简直欲哭无泪了。

    台上岑岭的讲话非常简短,几分钟就说完了,正准备下台,又回头补充了一句:“刚才跟几位同学开了一个小玩笑,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哦。”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只落在了张霄汉一个人身上。

    张霄汉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说完这些,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岑岭走下台,直接从大门方向出去了。

    他来到楼下空旷的草坪上,背后传来阵阵欢声笑语,他知道,大家最喜欢的集体游戏环节开始了,如果还没公开自己的身份,也许他也正参与其中吧。

    但是现在不可能了,每个人都知道他是集团大少爷,只要他的人出现在那里,对大家来说就是一种无形的约束。

    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牛羊成群结队,猛兽总是独行,唉,无敌总是这么寂寞。”他抬头望着黑魆魆的夜空,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看日期,上面显示着2022年9月17日。

    “还剩一周,十五年的期限就到了,十五年啊,没想到居然过得这么快……”他的眼里露出一丝期待的光芒,“等于勒叔叔的生日礼物一到,我就可以选择新的能力了。”

    “只可惜,时间回溯只能用一次,算起来,这重新活过的十五年,还是留下了不少遗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