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03时光回溯
    003

    身后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岑岭转过身,苏清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你来了。”岑岭微微一笑,虽然这笑容看上去与以往并无二致,但此时在苏清落眼里却显得格外陌生。

    “我该叫你什么?岑岭?还是陈总?”苏清落的笑容显得有些拘谨。

    “还是叫我岑岭吧,以前怎么叫,现在还怎么叫,自然一些,咱们之前那样不就挺好吗?”岑岭淡然地说。

    苏清落自嘲地笑了笑,“是我高攀了。”

    岑岭摇摇头,“谈不上,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苏清落叹了口气,“就像做梦一样,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后悔了?”

    “我现在还有后悔的资格吗?”苏清落微微低下了头。

    岑岭淡然道:“任何人都有后悔的资格。”

    苏清落抬起头,眼中涌起一丝希望的光芒。

    岑岭静静地看着她,缓缓说道:“可是,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补救的机会。”

    苏清落眼里的光芒消失了。

    岑岭又说:“你也别怪我坏了你跟张霄汉的好事,据我所知,他跟营销部的一个姑娘是发小,从小青梅竹马,所以之前我还一直不太相信你跟他的关系是真的。”

    苏清落又低下了头,这次比上次垂得更低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苏清落小声说,声音低得似乎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别把男人都当傻子。”岑岭的语气依旧是那样平淡,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轻声说道:“你们漂亮姑娘会用的手段,有钱的男人一样也会。”

    “那你呢?”苏清落忽然抬起头,怯生生地问道:“你也是有钱的男人,而且比这世上绝大多数有钱人更富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吗?”

    岑岭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他盯着苏清落的眼睛反问道:“你对我呢?”

    苏清落倔强地说:“是我先问你的。”

    岑岭笑意更盛,“但我就是要你先回答。”

    “我……”苏清落犹豫许久,终于鼓足勇气道:“如果我说是真心的,你会相信吗?”

    岑岭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如果是一个小时前你这样说,也许我会相信的。”

    他又说:“咱们还跟以前一样,正常相处就好。真心不真心这种东西,嘴上说出来的都是假的,相处久了自然能感觉到,你说是吧?”

    苏清落有些黯然地说:“可是我觉得我们应该不会再有正常相处的机会了……”

    岑岭笑了,他说:“你觉得不重要,我才是老板。”

    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任何人都有后悔的资格,可是,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补救的机会……”岑岭脑海中回荡着自己刚刚对苏清落说过的话,忽然自嘲地笑了笑:“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恐怕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吧,比起他们,我实在够幸运了……”

    曾经的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在大城市里漂泊的打工者,每天早上天没亮就从十几平的破旧出租屋里爬起来,洗漱完毕后穿过一片狗吠声的城中村街道,一边啃着白馒头,一边排着从几百米外的地铁口延伸过来的长龙。

    那时候他还不叫岑岭,他也不叫陈峰,他从娘胎里带出来跟了他二十多年的名字叫“陈谷”,他有时候会想,也许他一出生就注定了一辈子都会待在谷底,而且一辈子都会像陈芝麻烂谷子一样无人理睬。

    他在人潮涌动的繁华都市中卑微得如同一粒尘埃,不敢奢望成功,也不敢奢望爱情,哪怕是身边走过一个年轻姑娘,他都没有勇气多看一眼,他只能时常抬头仰望着灰蒙蒙地天空,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的人生可以从头来过,他一定不会活得像现在这样落魄。

    终于,在他二十四岁生日那天,他收到了一个寄件地址未知的神秘包裹,他觉得很意外,似乎自从他十岁生日以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任何人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他拿起包裹看了看,只见寄件人一栏上写着:于勒叔叔。

    “《我的叔叔于勒》?”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当我是小学生呢,也不知道是谁开这么无聊的玩笑。”他还隐约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学过一篇课的名字就叫这个。

    “不过,别管是什么,有生日礼物总比没有好吧。”他默默的想着,对于一个习惯了被遗忘的人,哪怕是恶作剧也比无人问津令他感到安慰。

    他随意地拆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个灰太狼卡通图案的手环。

    “原来是一个儿童玩具。”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的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心里却还是涌起一丝淡淡的失落,“看来果然是个恶作剧啊。”

    他拿起手环,小心翼翼地戴在手腕上,虽然这礼物有点没意思,但好歹也是别人送他的一份心意,他舍不得扔掉。

    突然,他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系统启动,请选择功能,请注意,所有时空穿越类功能仅能使用一次。”

    他低头看着那个看上去颇有些幼稚可笑的手环,愣了几秒钟以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迎来了转机。

    在他单调的二十多年生命中,他可没少幻想自己突然拥有超能力的情形,而这个突然闪现在脑海中的声音,似乎在提醒他,他的梦想已经变成现实了。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这并不是梦。

    “有哪些功能可以选择?”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激动万分的心情,在脑海中向那个虚无的系统发问。

    “目前已经解锁全部初级功能,初级功能包括:飞行、隐身、易容、肌体强化、发射火焰、发射水箭、发射普通子弹、发射麻醉弹、发射α射线、发射β射线、发射γ射线、发射x射线、发射中子射线、发射……”

    “好了好了,求你快闭嘴吧。”原本激动的心情在几十个“发射”过后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他意识到如果放任这个系统声音一直这么发射下去,可能自己脑子这一天都要被“发射”填满。

    他随口问道:“有没有让我现在立刻变成亿万富翁的功能?”在他过往的幻想中,改变自己悲惨人生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立刻变得有钱。

    “对不起,增加财富功能属于高级功能,暂未解锁。”

    他叹了一口气,心想果然有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刚刚说还有什么……时空穿越类功能?”他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

    “时空类功能属于特殊功能,在特定位面中仅支持一次性使用,使用过后,时空穿越类功能将永久失效。”

    “一次性啊……”他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又想到了一个不错的方案,试探着问道:“那……我如果想回到过去也是能做到的咯?”

    “时光回溯功能属于时空穿越类,可随时解锁,确定使用该功能吗?”

    他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确定”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了另一个问题:“先等一下,我想问问,回到过去之后会出现两个‘我’自己吗?”

    “根据质能守恒定律,同一时空的个体是唯一的,所以你只能回到当时的状态。”

    “那我的记忆呢?我这些年的记忆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吗?”

    “信息没有质量,也不包含能量,可以保留。”

    “那就好办了。”他满意的笑了笑,在脑海中对系统说:“那你得多等一会儿了,我还有些工作要做。”

    他掏出手机,搜出了过去十五年中各类大型竞技赛事的爆冷比赛,并背下了这几十场比赛当中每一场对决双方的名字和最终结果,接着又搜索了过去十五年中几次短期涨幅翻倍的股票,然后背下了这几百个股票代码和它们每一次暴涨的起止日期。

    把这一切都背熟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小时了。

    其实他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都记下来了,他相信如果自己学生时代有这半个小时的学习效率,或许现在自己也在某所名牌大学里读硕博了。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复习了两个半小时,直到他将这些枯燥却又代表着财富密码的数字全都烂熟于心,他才对系统说道:“好了,我要使用时光回溯功能,我要回到十五年前!”

    “好的,功能即将启动,请稍后。”

    他忽然感觉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隧道之中,周围的一切都在飞速后退,一幕幕熟悉的往事如同电影蒙太奇一般在身边闪过,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他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孩子的模样,然后四周重新亮了起来。

    等他逐渐适应这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时,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宽敞的教室里,而且这间教室似乎正在上课,他坐在教室靠前的一张课桌上,周围坐满了小男孩和小女孩,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妇女懒洋洋地坐在讲台上。

    他忽然想起来这个女人是他小学时期的班主任,也是他的语老师,只见她舔了一下手指,然后翻开摆在面前的课本,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语调大声道:“请痛雪们把书凡到骑师拔页。”

    周围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窃笑,接着便是刷刷的翻动书页的响声。

    他有些恍惚地翻开桌上的语课本,翻到七十八页时,看到那一页课的标题时愣了一下。

    “第12课我的叔叔于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