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07“低调”的生日聚会
    一个小时后,岑岭和封华又坐回到酒吧的高脚椅上,封华刚刚听了岑岭讲了在酒店房间里的事,立刻勾肩搭背地对他说:“这你都不上,果然是好兄弟啊。”

    岑岭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还是拎得清的。”

    “好兄弟,好兄弟。”封华感动地说,“看来你虽然是个混蛋,但好歹是个有诚信、讲义气的混蛋。”

    岑岭说:“我主要不是一个喜欢欺负老实人的混蛋。”

    “不管怎么说,这次你把这么漂亮的妹子让给我,兄弟我承你的情了。”封华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对岑岭说:“要不这样吧,过几天你不是要过生日了吗?我给你办个party怎么样?”

    岑岭苦笑着说:“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欢低调的。”

    “你不是最近改叫‘岑岭’了吗?这个名字又没几个人知道,不会弄出大动静的,就请咱们几个好哥们儿,再叫一些美女,当然,还有刚刚那个叫小蝶的姑娘也得叫来。”

    岑岭瞥了他一眼道:“这才是你主要目的吧。”

    封华用沮丧地眼神望着岑岭,“在你心目中我难道是这样的人?”

    岑岭平静地说:“是。”

    封华眼中的沮丧逐渐变成了幽怨,他捂着心口一边摇头一边哀叹:“哦,我太伤心了。”

    岑岭嫌弃地看着他说:“哦,你太恶心了。”

    封华说:“这你不能怪我,谁叫你让她以后别来上班了,她不来这儿了,我还上哪儿去找她?”

    岑岭说:“你不是对你的实力很有自信吗?你不是很有办法吗?”

    封华笑道:“我当然有办法,给你办party就是我的办法啊。”

    他又嬉皮笑脸接着说道:“我这也是为了找一个好机会跟她接近一下嘛,你现在是她的恩人,恩人的生日派对,她怎么能不给面子呢?她如果不来,那就是不识好歹了,是不是?”

    岑岭无奈地说:“好吧。”

    “对了,”封华突然问道,“刚刚你那个筹码是怎么回事?怎么连续三次都是正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岑岭淡淡地说:“没什么猫腻,不管一面朝上的概率都是随机的,这叫独立重复试验。”

    “什么独立什么实验……”封华一脸懵逼。

    岑岭鄙夷地说:“看来你上学的时候光顾着泡妞去了,所以连这种基础知识都不知道。”

    “你别跟我整这些乱七八糟的词,反正我觉得你那个东西一定有问题,你快拿给我看看。”

    岑岭笑着说:“有什么问题?三局游戏,我赢两局,她赢一局,你看,势均力敌,多么合理。”

    “呸,第一局明明就是你故意让她的,你难道以为我是个傻子?”

    岑岭叹了口气道:“看来瞒不过你了,好吧,这个筹码其实是个魔术道具。”说着他把刚刚玩游戏的筹码拿了出来,这个筹码乍一看上去跟楼上赌场里用的并无二致,外圈是一圈烫金条纹,内圈正面是数字,反面是赌场标志图案。

    岑岭把筹码用右手按在桌上,但他的手背是微微弓起来的,然后他把手翻转过来给封华看,原来他已经用手把筹码夹在掌心了。

    接着他用拇指轻轻刮了一下筹码边缘,那只筹码内圈迅速翻转了一下,正反面一下子就调换了。

    封华张大嘴巴说:“你果然是作弊,你这还有脸说自己不欺负老实人?那妹子刚才都叫你骗哭了。”

    岑岭耸耸肩说:“她那是喜极而泣。”

    一周后。

    雪白的游艇迎着晚霞破开一道道金色的浪花,岑岭安静地坐在甲板上,看着不远处的封华和小蝶两个人在船头欢呼雀跃。

    封华指着一个个水桶和水缸,兴致勃勃地向小蝶介绍道:“这是石斑鱼,这是金枪鱼,这条叫牛港……”

    “又钓上来一条!”小蝶蹦蹦跳跳地指着一条黄绿色的大鱼兴奋地叫起来,“这条鱼颜色好漂亮!”

    钓上这条鱼的精壮小伙乐呵呵地抱着一条将近半米长的大鱼走过来,封华赶紧拉过来一个空水箱,小伙子把鱼扔进水箱,朝两人点点头,就回头继续去忙活了。

    “这条叫什么?”小蝶指着这条长相怪异的鱼问。

    “这叫鬼头刀。”封华说。

    “你知道的真多。”小蝶眼里闪着崇拜的光。

    封华笑眯眯地说:“那当然,这里有好多好玩儿的,我以后可以经常带你来玩。”

    “好呀。”小蝶点点头,她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正一个人安静看风景的岑岭身上,她小声对封华说:“我们是不是把今天的主角给冷落了?”

    封华点点头说:“好像是的,我们现在就去找他。”说着很自然地牵着小蝶的手就往岑岭那边走过去。

    岑岭看着他俩走过来,笑着说:“你们怎么过来了。”

    小蝶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但是你为什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这里?”

    岑岭笑着说:“这样挺好。”他指着旁边几个小板凳说:“坐吧。”

    于是封华和小蝶就在他身边坐下了,他们两个人的小板凳挨得很近,两人肩并肩的靠在一起。

    岑岭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问:“你们俩今天玩的开心吗?”

    小蝶和封华都异口同声地说:“开心啊。”

    封华接着说:“你也应该开心一点,这是给你过生日。”

    岑岭说:“我看上去像不开心的样子吗?”

    封华说:“你应该更开心一点。”

    岑岭问:“我怎么样才能更开心一点?”

    封华想了想说:“你太孤独了。”

    岑岭沉默了一下,他忽然想到尼采的一句话:“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因为他喜欢孤独,而是在他周围找不到同类。”

    岑岭觉得自己算不上更高级的哲人,但是他的确在周围找不到同类,因为不会有人像他一样看上去是二十四岁小伙子,但实际上却是一个三十九岁的中年人。

    严格来说他的心还是年轻的,但他的确有着两段人生的记忆,这些记忆有时候会让他觉得自己饱经沧桑。

    岑岭终于点点头说:“你说得对,那我应该怎么办呢?”

    封华说:“你应该像我一样。”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小蝶,“像我一样找个伴儿。”

    小蝶脸上微微泛红,但并没有反驳,因为封华说的“伴儿”可以是女朋友,也可以是普通朋友,可以是女伴,也可以是同伴,这让她无从反驳。

    岑岭想了想说:“你说得对。”

    于是他拿出手机对着晚霞拍了几张照片,当然他虽然拍的是晚霞,但还是把游艇的一部分拍进去了,虽然这张照片里游艇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其实它才是主角。

    然后他就把照片发给了苏清落。

    苏清落这时候还在上班,但其实她面前的电脑上此时却正播放着电视剧。她姿态优雅地坐在公司前台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耳朵里的耳机。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一下,她看见岑岭的头像弹了出来,接着她立刻点开对话框,然后她就看到了岑岭刚拍的照片,这张照片是海上的晚霞,还有在晚霞中露出一角的白色游艇。

    她没有马上回复,但是她却把面前正在播放的电视剧按了暂停,电视剧正播到一个面孔俊美的男人正在睁大眼睛咆哮,她一按暂停,那个男人就咆哮不出来了,她就看着这个男人大张着嘴不出声,看了大概一分多钟,然后那出手机回复岑岭:“这还是哪里,好漂亮~”后面还跟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岑岭回复:“我在玛考城海钓,今天我过生日,晚上还有派对。”

    岑岭又发了一条:“你现在就可以过来。”

    苏清落回复:“可是我现在还在上班。”

    岑岭没有再发消息了,他等了大约一分钟,然后直接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三下,接着一声婉转的“喂”传到了岑岭的耳中,岑岭说:“我已经叫了车,十分钟之后你直接下楼上车,车牌号和车型我待会儿会发给你。老王那边我也已经帮你打好招呼了,你等下可以直接提前下班,反正现在离下班时间也就半个小时了,不用找他请假。”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封华在旁边惊奇地问:“这么快就约好了?”

    岑岭没说话。

    封华又问:“约的是你之前轮岗的那家公司的前台?”

    岑岭点点头。

    封华笑着说:“看来这个妹子在你心里还是有些地位嘛。不过你刚刚在电话里说又是叫车又是跟人打招呼,可是我刚刚看你什么都没做啊。”

    岑岭说:“是还没做,我在等她回复。”

    封华惊讶道:“她还没答应要来啊?”

    岑岭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再等三分钟,如果她不回消息拒绝,我就会安排车去公司楼下接她。”

    封华笑着说:“你好像很有自信的样子,万一她拒绝呢?”

    岑岭说:“我从不考虑被拒绝的情况,这是loser才会考虑的事情。”

    这时苏清落的回复终于来了,还是一个可爱的卡通表情,岑岭不知道这个卡通形象是只猫还是只熊,但是能看出来苏清落已经答应过来了。

    岑岭嘴角浮现出一丝意料之中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