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百分百:校草〕〔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超级走私系统〕〔破法之眼〕〔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谁都不可能比我更〕〔战神王爷乖乖受宠〕〔迪迦的传说〕〔僵尸帝王〕〔唯我正邪之路〕〔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08不速之客
    岑岭让接苏清落的司机直接把车开进了封华订好的海滨别墅里,里面几名厨师正在厨房准备海鲜晚宴,除了今天海钓的战利品,岑岭还叫人准备了几只红龙虾和帝王蟹,还有贵妃蚌、北极贝、牡蛎、双头鲍等一些普通的海鲜品种。

    客厅里岑岭和封华还有几个朋友正在玩狼人杀,本来封华是打算找一群漂亮姑娘去酒吧包场的,可是岑岭坚决不同意,只好叫了几个喜欢玩桌游的朋友来组狼人杀局。这会儿岑岭看见苏清落来了,于是起身出去迎接。

    苏清落一眼看见客厅角落里摆满了各种包装精致的礼物盒,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岑岭说:“对不起,来得太匆忙了,没给你准备礼物。”

    岑岭微笑道:“怪我,我应该早些告诉你,这么仓促地把你请来,希望你别介意。”

    苏清落说:“生日快乐。”

    岑岭说:“我们在玩狼人杀,要不要一起?”

    苏清落有些扭捏地说:“好啊,不过我玩的不好,你可不要嫌弃我。”

    岑岭笑着说:“不会的,玩得好不好不重要,玩游戏只是为了开心。”

    苏清落问:“你怎么不玩?”

    岑岭苦笑着说:“我玩了,但是我已经死了。”

    苏清落噗嗤一声笑了,“你今天过生日,他们还让你死的这么快?”

    岑岭说:“因为他们知道你快到了,所以赶紧把我杀了,好让我出来接你。”

    苏清落抿着嘴笑了笑,这时候果然听见圆桌上的“上帝”宣布:“游戏结束,狼人获胜。”然后原本安静紧张的场面迅速失控,一桌人七嘴八舌大声讨论起来。

    苏清落笑着说:“看来我们现在就可以加入了。”

    岑岭摇摇头道:“还不行,他们这些家伙还要吵一会儿,还要喝水,还要上厕所,咱们至少得再等十分钟,正好我们可以聊聊天。”

    苏清落说:“我以为上次的事情过后,你就不会再找我了。”

    岑岭说:“我这不是找你了吗?”

    岑岭又说:“我上次也跟你说了,咱们还跟以前一样正常相处,你还记得吗?”

    苏清落点点头说:“我记得,可是我觉得自己离你太遥远了,我以为你只是为了不让我太难堪,随口说说的。”

    岑岭的笑容变得温和起来,“现在你还这么觉得吗?”

    苏清落点点头。

    岑岭奇怪地问:“为什么?”

    “因为我进门的时候,看见了外面那一大排豪车。”苏清落说,“还有门口那十几个穿黑衣服的保镖,他们简直像牛一样壮。”

    这时候封华从厨房里走出来说:“可以吃饭了。”

    于是众人从一张大圆桌转移到另一张大圆桌上,这张桌上摆着一只冒着白气的大蒸锅,蒸锅里上半部分是贵妃蚌和北极贝,下半部分翻滚着龙趸鱼片粥。

    接着又端上来一盘炒花螺、一锅炖鲍鱼,过了一会儿又上了蒜蓉红龙虾和松露帝王蟹,这两道菜一上来,一张桌子就基本上被占满了,封华回头对上菜的侍者说:“叫后厨刺身等下再做。”

    说完他拿了一瓶刚开好的柏图斯红酒,一个侍者接过来给大家都倒上,封华自己先站起来举杯说:“祝咱们的寿星生日快乐!”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些骚动,岑岭刚想起身,封华却已经放下酒杯离开座位了,他说:“我先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动静还没消停,岑岭听见封华说了一句“我们正吃饭呢”,于是他还是站起来走出去了,一出门就看见封华正跟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交涉,中年人身后站在五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看样子应该是专门护送贵重物品的保镖,其中四个把一个围在中间,中间的那个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保险箱。

    岑岭走到正和封华说话的那个中年人面前,微笑着打招呼道:“粱叔,您怎么了来了?”

    中年人也微笑着对岑岭说:“小姐托我给陈少爷带的礼物。”

    中年人口中说的小姐,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林南欣,陈家发迹之后,林氏集团和俊新集团商业合作日益密切,两个大家族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越发亲密起来。

    但是近几年林氏集团虽然表面风光,其实已经慢慢出现后继乏力的征兆。老总林海镜曾多次跟陈俊新暗示希望两家联姻,陈俊新也好几次问岑岭自己的想法,可是岑岭却从来不表态,陈俊新也只好每次在面对林海镜的时候顾左右而言他。

    不过林家小姐对岑岭倒是非常主动,也不知道是她自己主动,还是她老爸在替她主动。

    岑岭这次生日相对而言是弄得比较低调的,也不知道林家是从哪得来的消息,居然还派人专门送了礼物过来,而且看这阵仗,这礼物估计还不是一般的贵重。

    “我们正吃饭呢,可是粱叔执意要这几位大哥把礼物送进去,搞得气氛怪紧张的,不太好吧。”封华知道岑岭肯定不愿意收林家这种贵重的礼物,所以想帮他拦一下。

    岑岭想了想,慢慢走到封华身边,不动声色地说:“粱叔,要不一起进去吃个饭?”

    中年人笑着摇摇头,“不了,我们都吃过饭了,这次就是专程替小姐把礼物送到您手上,我们就可以走了。”

    岑岭笑眯眯地拉着中年人的手说:“吃点吧,吃点吧。”

    封华在旁边一脸黑线,心想这个戏精又开始演起来了。

    岑岭说:“您跑这么大老远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留您吃饭,实在是不好意思呀。哦,对了,吃完了我们还要玩狼人杀呢,您跟这几位大哥也一起来玩吧。”

    叫林家的管家和保镖一起来玩狼人杀?这场面想想都觉得太滑稽……

    中年人虽然明知道岑岭是在胡闹,却偏偏不能发作,只能强颜欢笑地说:“不用了,不用了,陈少爷太客气了。”

    “您这不是不给我面子吗?”岑岭说着就把中年人往屋里拉,一边拉还一边朝那五个戴墨镜的保镖招手,还对他们热情地招呼着:“进来呀,进来呀。”

    那五个原本站的笔直、神色冷峻的保镖逐渐有了一丝不知所措的迹象,不过他们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感到有些困惑,但依然站在原地,把中间那只保险箱围得密不透风。

    岑岭突然脸色一变,一下子松开手,冷冷地说:“既然粱叔怎么不给面子,那只好请回了。”

    中年人懵了,心想这家伙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但他毕竟还是老江湖,依旧陪着笑对岑岭说:“陈公子还是别跟我们这些跑腿的开玩笑了。”

    岑岭也不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那中年人也就这么一直和善地笑着看着他,两人这就么对视了快一分钟。

    忽然岑岭哈哈大笑起来,他热情地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然后走到那五个保镖面前,“林小姐送了我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中年人转过身说:“陈少爷,这东西在外面看恐怕不太合适,还是先让他们送进屋去吧。”

    “哦?”岑岭挑了挑眉,“怎么,还怕我这外边儿不安全?”

    “陈少爷,还是小心些为好。”中年人不疾不徐地说。

    “行吧,不在外面看就不看好了。不过,既然你们不肯给面子留下来玩儿会儿,那你们也别进屋了,我自己拿进去就好。”说着便自己走上去把保险箱从那个保镖手里拿了过来,那保镖也不敢拦他,毕竟本来就是要送给他的。

    岑岭提着箱子笑眯眯地转身对中年人说:“替我谢谢林大小姐。”

    中年人恭恭敬敬地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把要是递给岑岭,“这是保险箱的钥匙。”

    “好了,那请回吧。”岑岭头也不回地走进屋里,封华也跟了上去,转身就把门关上了。

    “既然礼物都收了,干嘛还给他们脸色看?”封华不解地问。

    “因为我不高兴。”岑岭说,“我是在告诉他们,我不欢迎的人,就不许进我的门。”

    岑岭把那个保险箱随手放到了墙角的礼物堆里,封华却拉住他说:“不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岑岭说:“有什么好看的?”

    封华笑着说:“看看林南欣有多喜欢你,舍得下多大的本。”

    “我跟她一共都没见过几次面,除了打过几次招呼,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凭什么喜欢我?”

    封华还是说:“打开看看嘛,我挺好奇的。”

    岑岭把钥匙递给他:“想看你自己打开看。”

    封华接过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保险箱,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玻璃盒子,封华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凝重起来,他有些艰难地回过头叫岑岭:“你过来。”

    岑岭见他脸色有些异样,于是走了过去,“怎么了?”

    封华指了指那个玻璃盒子说:“你看这是什么?”

    岑岭朝盒子看了一眼,透过透明的玻璃盒盖,岑岭看见一颗蜜金色的宝石安静地躺在盒子里,宝石表面圆润光滑、晶莹剔透,而在宝石正中央,有一道细细的黑色竖线,竖线两头较窄,中间较宽,在灯光的照射下,整颗宝石闪烁着妖异而神秘的光芒,如同一颗来自远古异兽的眼睛。

    “这是……”岑岭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这是‘妖猫之瞳’,全世界最昂贵的猫眼石。”封华压低声音说道,“难怪他们送得这么谨慎。”

    岑岭轻轻摇着头说:“我不喜欢这个礼物,从现在开始,它让这个房间变得不安全了。”

    说完他盖上了保险箱,对封华说道:“钥匙给我。”

    封华把钥匙还给他,岑岭将保险箱锁好,站起身说:“走吧,看也看了,回去吃饭。”

    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再次围坐在一起,继续玩狼人杀。

    岑岭非常热衷于这个游戏,理由很简单,这个游戏能让他的戏精本色得到充分发挥,所以他每次跟朋友聚在一起,一定要玩上很多把才肯罢休。

    但是小蝶明显不太擅长这个游戏,所以每次她都很快就出局了,出局之后她就安静地坐在一边,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其他人玩。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身,似乎是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为了营造恐怖刺激的游戏氛围,岑岭让侍者把客厅的灯都关了,只点了几个蜡烛灯照明。只听见一声“天黑请闭眼”响起,微弱的光芒配上蓝牙音响放出的诡异音乐,场上的气氛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然而,还没等“上帝”说出第二句“狼人请睁眼”,房间中异变陡生。

    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包括客厅那几支蜡烛灯,还有后面厨房、偏厅的灯,全都在一瞬间突然熄灭,整栋别墅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与此同时,客厅大门、窗户忽然“砰”的一声同时打开,外面呼啸的海风呼啦啦地吹了进来,房间外传来一阵嘈杂响动,岑岭似乎听见了外面保镖的怒喝,隐约还有打斗的声音。

    正在游戏的所有人同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岑岭一把拉过身边的苏清落把她抱在怀里,门外很快冲进来几个保镖,明晃晃的手电筒映得众人脸上一片惨白。

    很快有人就去按客厅里灯的开关,但却徒劳无功,黑暗中岑岭听见封华的声音:“没用的,应该是总闸被人切断了。”

    但是仅仅过了几秒钟,所有的灯忽然又亮了起来,客厅里众人面面相觑,除了大家脸上惊魂未定的神色之外,似乎并无异常。

    岑岭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声对众人说道:“大家看看自己有没有丢什么东西!”一边说一边疾步朝着墙角那个礼物堆走去。

    封华似乎也明白过来了,赶紧跟着走了过去。

    黑色的保险箱依然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连放的位置和角度都没有变,似乎并没有人动过它,岑岭和封华都轻轻松了口气。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岑岭还是走到礼物堆跟前,他掏出钥匙,打开了保险箱。

    那个精致的玻璃盒依然安静地躺在那里。

    可是原本躺在玻璃盒中的“妖猫之瞳”却不见了!

    “怎么没了?”封华低声惊呼,“盒子好像装着什么别的东西!”

    岑岭打开了玻璃盒,原本放着宝石的凹槽里,现在躺着的是一枚银色的蝴蝶徽章,岑岭眼里一片寒霜,他轻轻拾起那枚徽章,举到眼前仔细端详着。

    “银蝶怪盗……”他突然轻声呢喃道。

    “银蝶怪盗……银蝶……蝶……”他忽然回头看向客厅众人,果然发现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一把揪住封华的衣服把他拉到面前,沉着脸低吼道:“小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一世枭龙〕〔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穿梭在轮回乐园〕〔极品暧昧〕〔全球迈入神话时代〕〔封晏唐柒柒的〕〔我真没针对法爷〕〔开挂花钱玩转世界〕〔重生长白山下〕〔岳风柳如嫣免费阅〕〔求婚〕〔赵东苏菲都市潜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