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10银蝶怪盗的线索
    岑岭现在想起这些事情就忍不住叹息起来,苏清落看着他叹气觉得很奇怪,问道:“怎么了,今天玩得不开心吗?”

    岑岭摇了摇头,“没有,我想起以前的一个朋友。”

    “朋友?”苏清落好奇地问,“他今天没来吗?”

    岑岭笑着说:“我们很长时间没见啦。”

    “哦。”苏清落点了点头,看着身边这个男人略显忧郁的眼神,她心中升起一丝好奇,“你这个朋友,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呀,是个胆小鬼。”岑岭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他上大学的时候,暗恋隔壁学院的姑娘,整整暗恋了四年都不敢表白,还是在快毕业的时候才知道她的名字,你说他是不是个胆小鬼?”

    “他最后还写了一封情书,可是还没交到那姑娘手里就被吓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写情书来表白……”

    “他不仅胆小,而且特别傻。”岑岭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继续说道:“他毕业之后找了家公司上班,他在那个组里干活是最卖力的一个,一个人干两三个人的活,他同组的那两个人每天上班就是划水摸鱼,到了月末就去办公室找主管聊天吹牛,拍主管的马屁,结果每次月底他那两个同事都有绩效奖,就他没有,你说他傻不傻?”

    岑岭用手指了一下路边的一家烧烤摊说:“有时候他加班很晚了,就一个人走到这种烧烤摊,点一瓶啤酒,几串烤韭菜、烤土豆片、烤馒头,然后一个人吃,他都舍不得点一串肉……”

    最后他回头看着苏清落说:“而且他都毕业好几年了,还从来没谈过女朋友,他甚至连看都不敢看年轻的姑娘。”

    苏清落却一下都笑不出来,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一般说到一些糗事的时候,人们总喜欢说‘是我一个朋友’,可是其实说的都是他自己。”

    岑岭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但又很快恢复原状,他笑眯眯地说:“你说得对,这就叫‘无中生友’。”

    苏清落表情有些沉重,但很快就释然了,她望着岑岭说:“不过你刚刚说的那个朋友,肯定不是你自己。”

    “哦?”岑岭问道:“为什么?”

    苏清落理所当然地说:“你可是五百强集团的太子爷啊,怎么可能还需要去打工挣钱,又怎么可能会去这种路边摊吃烧烤呢?”

    “说的也是。”岑岭点点头,“我说的就是我的一个朋友。”

    苏清落笑了,“既然是你朋友,你肯定会帮他的,对不对?”

    “对。”岑岭轻轻点了点头,微笑道:“他现在过的好多了。”

    车缓缓停在一栋精装公寓门口,苏清落下了车,对岑岭挥手告别:“我回去了。”

    岑岭微笑着向她点点头:“晚安。”

    他像之前看着小蝶回家一样一直目送苏清落上楼,当他一个人坐在车里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又开始想“妖猫之瞳”和“银蝶怪盗”了。

    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驱车往郊外疾驰而去。

    一个小时之后,岑岭把车停在郊外的一座三层洋楼门口。他下车快步走到门前,通过虹膜识别之后,门开了,他一进门,门就立刻自动关上。

    开了灯,岑岭走到书房中,拉开一个长柜,里面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金属门,岑岭站到门前,连续通过了人脸识别、虹膜识别、指纹识别之后,金属门才缓缓打开。

    里面是电梯,但电梯里面却没有按键,岑岭走进去之后门就自动关好了,接着电梯便开始缓缓下降。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岑岭已经来到一个宽阔的地下实验室中,这个实验室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几十个衣着各异的工作人员穿梭其中。

    这些人当中有男人也有女人,有青年也有老头子,有黄种人也有白人和黑人,他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每个人都行色匆匆,仿佛手上都有忙不完的工作,他们经过岑岭身边时也没有一个人跟他打招呼。

    岑岭自己也不以为意,似乎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他慢慢往后面走去,走到一排看上去如同一堆破铜烂铁的机器面前,这些机器如同打满补丁的破棉被一般五颜六色,同样五颜六色的还有连接它们的各式各样的数据线,这些数据线把这些机器连接到一个如同液晶电视一般的电脑屏幕上。

    岑岭在电脑屏幕后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这张脸虽然胡子拉碴却依然充满年轻的朝气,这张脸的中央有一只像萝卜一样的大鼻子,鼻子上架着一副白框眼镜,眼睛后面是一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睛。

    此时这双眼睛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他面前的电脑屏幕,同时下面传来“吧嗒吧嗒”的键盘敲击的声音,一双灵巧的手在键盘上飞快地舞动,如同正在演奏乐曲高潮的钢琴家的手。

    岑岭走到电脑屏幕的后面,他的脑袋从屏幕上方探出来,笑眯眯地看着那张脸,他先是看着那张脸宽阔的额头,接着是眼睛,然后是大鼻子,最后是那些细密的胡须。

    岑岭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叫他:“伟哥。”

    “伟哥”本名张伟,因为“张伟”这个名字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得配不上这位天才的头脑,所以岑岭一般都叫他“伟哥”,他觉得这样才能符合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家伙在极客圈子中“屹立不倒”的地位。

    张伟的目光依然落在电脑屏幕上,他头也不抬地说:“看来你又有事来求我了。”

    岑岭笑了笑,他拿出身上那枚银蝶徽章举到张伟眼前,“你看看这个。”

    张伟眼皮向上一翻,瞥了一眼便迅速收回目光,“需要我做什么?”

    岑岭说:“帮我查查这个人。”

    张伟问道:“你要我查到什么程度?”

    “能查到什么程度就查到什么程度。”

    张伟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接过岑岭手中的徽章,放到旁边一个摄像头前晃了一下,他的屏幕中就立刻出现了这枚徽章刚刚拍下的照片。

    他调出一个输入框,飞快的输入一行代码,点了一下回车,屏幕上瞬间呈现出一系列相似的图片以及关于“银蝶怪盗”的章。

    “银蝶怪盗?”张伟摸了摸嘴角,抬头看了一眼岑岭,“你要我帮你抓小偷?”

    岑岭点点头,苦笑着说:“这家伙刚刚在我眼皮底下偷走了一颗价值至少三千万的宝石。”

    张伟说:“我可以帮你,但是就凭这一点线索,实在不够。”

    岑岭说:“我明白,但是我现在只有这些线索。”

    他顿了顿,问道:“你能通过这枚徽章找到多少信息?”

    张伟的目光在一张张图片和一页页章标题中快速浏览着,突然他停了下来,抬起头说:“初步搜索下来,除了知道它属于‘银蝶怪盗’,一无所知,而关于这个人,网上能查得到有效信息几乎没有,大多都是一些媒体的胡编乱造和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测。”

    岑岭想了想说:“要抓到这个‘银蝶怪盗’,第一步至少要先了解这个人,我起码需要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大概年龄,身材样貌……当然,如果能找到明确的身份信息就更好了。”

    张伟说:“这个我得回我自己工作室去弄。”他说着就拿起旁边椅子上揉成一团的格子衫披在了身上,“你着急的话咱们现在就走。”

    岑岭点点头说:“走吧。”

    两人很快走出地下室,张伟边走边说:“或许负责‘银蝶怪盗’之前案子的警方会有你想要的信息,但是他们是不可能把这些公开出来的。”

    岑岭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看着张伟。

    张伟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难道要我黑进警方的系统?”

    岑岭笑眯眯地看着张伟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并不难。”

    张伟有些鄙夷地看着岑岭,“黑进去是不难,但是黑完之后不被发现很难,到时候谁来擦屁股?”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出了小洋楼,来到了岑岭的车前,岑岭打开后座的车门,张伟一屁股坐了进去,他刚坐下就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对岑岭说道:“而且你知道我不喜欢干黑客这种事情,我向来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是个正直的极客。”

    岑岭也坐进了驾驶座,发动了车,他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把这些信息搞到手,我过两天请几个漂亮的coser妹妹去你办公室给你跳舞。”

    说着他回头朝张伟笑了笑,“这是不是比你在工作室里看直播强多了?”

    张伟吞了口唾沫,却依然神色平静地说:“不过你这件事情况特殊,虽然不太合法,但毕竟也是为了打击犯罪,帮你做这件事情并不违背我的原则。”

    说完这句话,他又轻轻搓了搓手,然后扒着副驾驶的椅背往前凑了凑,对岑岭小声道:“最好是黑丝高跟配超短裙的那种。”

    张伟的工作室离小洋楼并不远,岑岭跟着张伟走进去的时候,看见一排排的机柜如同列队的士兵一样停在里面,感觉自己像进了某家互联网公司的机房。

    张伟一进屋就立即动手在键盘上敲击起来,岑岭注意到这家伙似乎不管人在不在,这些机器从来不关机。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伟把键盘一推,双手抱在脑后,靠在椅背上望着岑岭道:“搞定了。”

    岑岭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么快?”

    张伟咧嘴一笑,“对呀。”

    “警方系统有这么好进吗?”

    “当然没那么容易。”张伟摇了摇头,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奸诈的神色,“我根本就没有黑警方的系统,不过除了姓名,你想要的信息我已经都找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