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远古:野人老〕〔我在大唐开酒馆张〕〔摊牌了我是大唐天〕〔万相之王〕〔妃常嚣张:小小皇〕〔傅总的替嫁娇妻〕〔超能重工〕〔蜜爱百分百:校草〕〔人在港综漂到失联〕〔陈黄皮叶红鱼免费〕〔陈黄皮叶红鱼〕〔陈黄皮宋妙妙叶红〕〔战神狼婿〕〔林清雪〕〔武炼乾坤〕〔乘龙快婿〕〔大秦帝国之二世皇〕〔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叶辰肖雯玥〕〔修真弃少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11如期而至的礼物
    “你可不许耍赖噢,说好的,帮你搞到这些信息,你得找些漂亮的coser妹妹来我这儿。”张伟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真实姓名不详,19至22周岁左右成年女性,身高约163公分,体重在42到44公斤之间,作案时身着黑色紧身衣,戴银色全脸蝴蝶面具……”

    岑岭默默看着这些资料,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

    张伟坐在轮滑椅上慢悠悠地滑到岑岭面前,骄傲地说道:“我去年就开发出来了这个智能分析系统,前些日子我又将它升级了一遍,这已经是第四代作品了,结合了图像识别、大数据挖掘等功能,就能通过“银蝶怪盗”之前在监控上留下的模糊图像分析出她的个人信息。”

    “不仅如此,我还能大致还原她的模样呢。”说到这里,他又在键盘上敲了几下,一个身材玲珑、身穿黑色紧身衣、戴着银色蝴蝶面具的女人图片出现在屏幕上。

    岑岭看到这张图片眉头微微一皱,虽然这个女人的脸已经完全被面具遮住了,可他第一眼看过之后,脑海中就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小蝶的身影。

    他想起了一个多小时前,小蝶从他车上走下来,往那个破旧的平房方向走去的背影。

    “太像了……”岑岭在心中喃喃自语。

    “你这个分析靠谱吗?”岑岭摸了摸鼻子,回头问张伟。

    “放心,绝对可靠,你知不知道,我第一代系统刚开发出来的时候,就有公司找我谈合作了,他们打算买下我这个系统,然后和当地公安局进行刑侦系统的升级……”

    张伟滔滔不绝地说着,可是岑岭却已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他现在心里很乱,虽然他知道仅凭这些还不足以确定小蝶就是“银蝶怪盗”,但是直觉却告诉他,这件事情一定跟小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怎么样,结果可还满意?”张伟站起身直勾勾地盯着岑岭道:“不要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哦。”

    岑岭冲他笑了笑,“放心,coser妹妹过两天就给你安排,不过……”他狡黠地看着张伟说道:“你不厚道啊,之前还故意骗我说要黑警方系统。”

    “嘿嘿……”张伟的表情略显尴尬,“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猜的。”

    “你这个系统能不能分析出来这个‘银蝶怪盗’现在大致的位置在哪里?”岑岭又问道。

    张伟摇摇头说:“这个不太现实,就算是知道她几个小时之前在玛考城出现偷了你的宝石,也没办法确认她现在人在哪里,要不然直接请警方展开搜索就行了,那我这系统的功能也太bug了,简直就成了罪犯的天敌。”

    他停顿了片刻,忽然眼睛一亮,连忙又补充道:“不过,我们已经知道这个怪盗每次偷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石,根据她之前几次作案的信息,再加上这次的作案细节,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或许有机会能预判她下一次的目标。”

    岑岭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大喜过望,“那还不赶紧试试?”

    张伟说:“不过这个预判的结果可能不一定准确,而且需要分析数据量极为庞大,可能会耗费一些时间,今晚肯定是弄不完了。”

    岑岭拍拍他的肩膀道:“没关系,辛苦你了,后面一旦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挺晚了,我也该走了。”岑岭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刚转身准备走,又被张伟叫住了,他听见张伟在后面叫:“别忘了答应我的coser妹妹哦,要胸大腿长的哦。”

    看到这个死宅对coser妹妹如此念念不忘,岑岭忍不住笑道:“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保证让你满意。”

    走出张伟的工作室,岑岭伸了一个懒腰,今晚发生太多事了,他实在有些累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他又想起之前说过要给封华回电话,于是拿出手机打了过去。

    很快,封华怪异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嘿嘿嘿,你小子怎么现在才给我回电话,是不是跟苏清落快活去了?”

    岑岭心想这个家伙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不正经,于是故意气他说:“我跟小蝶快活去了。”

    岑岭以为封华听了他这句话,就算知道他是开玩笑也一定会气得口吐芬芳,却没想到封华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岑岭不解地问。

    “这一个多星期相处下来,我觉得小蝶不太适合我。”封华有些黯然地说,“刚才她回家以后给我打了电话报平安,我也跟她说清楚了。”

    岑岭沉默着,封华又继续说道:“你看,刚才走的时候,她宁可让你送她回去也不让我送,说明在她心里我的位置还不如你呢。”

    岑岭苦笑道:“不是吧,这你也要吃醋啊,我是刚好要回去顺路送她一程啊。”

    岑岭又说:“几个小时之前在游艇上的时候,我看你们还挺好的啊。”

    封华感叹道:“唉,世事难预料啊,毕竟身份差别太大,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承认她确实很漂亮,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喜欢。”

    他又补充道:“我这可不是渣啊,我们俩关系也没确定,啥也没发生过。”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岑岭笑道,“难道你以为这样说就能改变你在我心目中浪荡公子的形象?”

    “滚!”封华不客气地说:“我要是浪荡公子,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少。”

    “我本来也不觉得我是个多么好的人。”岑岭随意地说,“也好,你俩要真觉得不合适就算了吧,这种事情确实强求不来。”

    犹豫了片刻,岑岭决定还是把关于银蝶怪盗的线索告诉封华,他说:“我刚刚查到了一些关于‘银蝶怪盗’的资料,她虽然戴着面具,但是身形和小蝶很像,我觉得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封华沉吟了一会儿,慢慢说道:“虽然我不喜欢小蝶了,但我还是觉得她还是不太像,难道你想说她之前全都是装出来的?只是为了接近我们,达到目的之后就故意疏远我们了?”

    “我不知道,现在这些都只是猜测。”岑岭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跟她保持距离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挂掉电话以后,岑岭陷入了沉思,事实上,小蝶在他心中的嫌疑远比他跟封华说的要大得多,这种感觉来得毫无依据,但却让他自己深信不疑。

    终于到家了,岑岭一看时间,都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他停好了车,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自己的卧室,当他一屁股坐到柔软的床上,舒服地想要立刻躺下去的时候,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而这个念头一下子令他本来昏昏沉沉的脑袋瞬间变得清醒起来。

    十二点已经过了。

    这就说明,他二十四岁的生日也已经过去了。

    可是,他的生日礼物呢?

    他今天当然收了不少生日礼物,这些礼物现在都还放在那辆宾利车的后备箱里,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价值连城却得而复失的宝石,可是这些礼物都不是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

    那个手环呢?

    那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于勒叔叔”送给他的卡通手环呢?

    岑岭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点了几下,他翻遍了手机所有的短信,没有找到一个未读的快递取件通知。

    接着他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然后从卧室走到客厅,又从客厅走到书房,走到厨房,走到洗手间,走到健身房,走到储物室……他走遍了自己别墅一楼到五楼每个房间,却再也没有看到十五年前那个神秘的包裹。

    他突然觉得有些失落:难道穿越回到过去也同时改变了未来事情的发展,连这个手环也就这么消失了?

    人心总是贪婪的,虽然他已经拥有了万贯家财,可是那样一个神奇的手环,又有谁不想得到呢?

    岑岭不信邪,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于是他摁下电梯,来到了地下车库。

    他打开后备箱,在那些礼物堆里翻找着,终于,在后备箱的角落里,他发现了那个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包裹。

    岑岭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他立刻将包裹拆开,终于看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手环。

    当初在玛考城把这些礼物搬上车的时候,这个包裹还没有出现在车里,而岑岭不在车上的时候,车门一直都是锁好的,而现在这个包裹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后备箱里,以岑岭的警觉,这种诡异的事情本该引起他的怀疑的。

    可是他现在却没有任何要怀疑的打算,现在他的脑海里已经被喜悦和激动填满,任何其他的情绪都无法在这个时候钻进他的大脑中了。

    “它还在,还在……”岑岭难以平复自己激动万分的心情,迫不及待地把手环戴在了手上。

    终于,那个久违的熟悉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系统启动,请选择功能,请注意,所有时空类功能仅能使用一次,目前‘时光回溯’功能已使用,该功能将永久失效。”

    “哈哈哈……”岑岭情不自禁地大笑着,他关好后备箱,锁上车,大踏步朝着电梯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车库黑暗的角落里,一个黑色身影正静静地注视着他。

    这个黑影看着岑岭欢快地走进电梯,然后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

    他就这样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他的身影慢慢变得透明,最后终于完全消失了,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重生之一世枭龙〕〔我的治愈系游戏〕〔穿梭在轮回乐园〕〔全球迈入神话时代〕〔从红月开始〕〔纵意人生秦浩〕〔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天地龙魂〕〔神国之上〕〔极品暧昧〕〔重生长白山下〕〔超级走私系统〕〔平常人类的平凡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