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21护花使者(1)
    “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找死啊!”跑在最前面的两个黑衣人大声怒骂起来。

    驾驶座的车窗缓缓摇下,一颗留着络腮胡的大脑袋探了出来,这颗大脑袋上有一对铜铃一般的大眼睛,这双眼睛此时瞪得溜圆,眼中凶光四射。

    这双眼睛下面还有一张血盆大口,这张嘴巴现在张得很大,仿佛真的要吃人一般,但它其实只是在说话而已,它说话的时候,这一群黑衣人的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

    “谁骂我?”一声咆哮声若惊雷,大脑袋的主人打开了车门,他瞪着眼,咧着嘴,下巴都快要突出额头来。

    他很快下了车,却没有着急跟那帮黑衣人说话,反倒是回头对小蝶道:“你,坐我车里去!”

    小蝶原本想趁机逃跑,但想了一会儿,如果自己就这么光靠两条腿跑,到最后迟早还是会被追上,看到这个出来见义勇为的司机长得如此壮硕,于是决定干脆赌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络腮胡大汉又回过头看着这帮黑衣人,再次重复了一边刚刚的问题:“谁骂我?”

    虽然这些黑衣人当中不乏身高体壮者,但最高的也就一米八五左右,跟这个身长近两米,肌肉如同刚出炉的面包一般鼓胀的络腮胡大汉比起来,一下子就显得像小学生一样娇小了。

    不过仗着自己这边人多,最开始骂人的其中一个站了出来,“我骂的,怎么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敢管我们黑熊帮的事?”

    “一个开十几万车子的家伙,也有底气惹我们黑熊帮?”另一个黑衣人高声嘲讽道。

    “黑熊帮?你们挺多就算一个二流的帮派,也敢在老子我面前嚣张?”络腮胡大汉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老子我今天一个收拾你们一群,信不信?”

    “给我上!”伴随着一声呼喝,这一帮黑熊帮的十几个帮众一拥而上。

    络腮胡大汉大步向前,面对十几人的攻势不闪不避,朝着这些人的面门一拳一个,这结实的铁拳势大力沉,基本上挨过他一拳的都被打得鼻子开花,躺在地上当场昏厥了。

    没过几分钟,这些黑熊帮的人就被撂倒了一半。

    不过由于那大汉身材高大不够灵活,落在那他身上的拳脚也不少,不过好在都没有伤到要害。

    每当有拳头要落在大汉脸上的时候,他都会抬起胳膊抵挡,于是那个攻击无一例外都落在他的胳膊上,那些黑衣人觉得自己的拳头如同打在坚硬的铁柱上,几拳下去,反倒把自己的手指震得生疼。

    不过这大汉也并非真的是铜头铁臂,很快他的后背、肩膀、胳膊、大腿都变得青一块紫一块了,这说明对方的进攻也并非毫无作用,可是显然他们付出的代价更为惨痛,没过多久,十几个黑衣人已经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的哀嚎,昏迷的昏迷了。

    “一群废物,真不禁打,呸!”络腮胡大汉狠狠地朝地上啐了一口,拧着眉摇了摇头,扭头就走。

    小蝶一直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惊心动魄的战斗,直到她看见络腮胡大汉放倒了最后一个黑衣人,然后转身朝着这里走过来的时候,心里才完全松了一口气,她凝望着大汉魁梧威猛的身躯,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

    “你真厉害!”小蝶忍不住夸赞他。

    大汉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他扭头看了一眼小蝶,咧嘴一笑,说道:“黑熊帮不止这些人,我带你离开这里,你愿不愿意坐我的车跟我走?”

    小蝶点了点头。

    “你不怕我是坏人?”

    小蝶摇了摇头。她的目光落在大汉裸露的胳膊上,那里有好几处淤青,小蝶有些心疼地说:“你受伤了。”

    “没事,这点儿伤算什么?”大汉毫不在意地说着,发动汽车,踩下油门,一甩方向盘把车驶回马路,小蝶问他:“你打算去哪里?”

    大汉说:“郊外。”

    “郊外?”小蝶疑惑地问:“我们需要躲到郊外去吗?”

    “跟这没关系,我本来就是要打算去郊外的。”大汉嘿嘿笑了两声,“去接一个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岑岭百无聊赖地在这片荒地上等着,中途还接了封华打来的电话,说搏击大赛开始了叫他去看,岑岭只能推脱说这会在外面有急事,晚点再过去找他。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岑岭才终于看到两束刺眼的远光灯沿着小路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跟前。

    卡罗拉轿车在岑岭面前扫起一片黄尘,岑岭被呛得咳嗽了两声,他一边朝副驾驶车门方向走一边抱怨:“老朱,怎么这么久才过来,天都已经全黑了!”

    “路上碰上点儿事耽搁了。”老朱正说着,岑岭已经一把拉开了车门,这才发现里面居然已经坐着人了,而且这人居然他认识。

    “小蝶?怎么是你?”岑岭大吃一惊。

    小蝶也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路上这个救了她的大汉要去接的人竟然就是岑岭。

    “怎么,你们居然还认识?”老朱更是吃惊不已。

    小蝶很懂事地就要下车把副驾驶座让给岑岭,岑岭却轻轻把她按了回去,“没关系,你就坐这儿吧,我坐后面也是一样的。”说完就替她把车门关好,然后拉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黑咕隆咚的,连个路灯都没有。”老朱等岑岭坐好,发动了汽车,掉头回市区。

    “一言难尽。说说你吧,你跟小蝶是怎么认识的?”

    “她在路上被黑熊帮的流氓追,我就上去把那几个瘪三揍了一顿,然后就顺便把她带过来了。”老朱轻描淡写地说。

    “黑熊帮?”岑岭微微皱眉,“没听说过。”

    “一个不入流的黑帮团伙而已,不值一提。”老朱语气中满是不屑。

    “你怎么惹着他们了?”岑岭这话显然是对小蝶说的。

    “嗨,那帮人渣,见这个小姑娘漂亮,想耍流氓呗。”没等小蝶开口,老朱抢先替她回答了。

    “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旁边座位那个长得又矮又胖的客人。”小蝶补充了一句。

    “哦,原来是他。”岑岭想起来了,有些疑惑地问道:“老朱,最近这些日子到底是怎么了?我好像感觉明堪城有些不太平啊”

    老朱点了一下头,缓缓开口道:“嗯,是不大太平。”

    “以前这种黑帮光天化日之下闹事的情况也经常发生吗?”岑岭问道。

    老朱摇了摇头道:“说实话,这几年其实很少,黑帮平时都是偷偷做些违法的小生意,私底下斗斗狠也就完了,根本不敢这么嚣张的。”

    末了,他又问道:“你怎么会这么问,是不是也遇上什么事儿了?”

    岑岭说:“我今天晚上本来是去看一场dragonace地下搏击比赛的,当时我那个朋友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当时就想,这种比赛居然也敢在明堪城里举办,不怕被抓吗?”

    岑岭又说:“老朱,其实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我记得你以前在米国打过一段时间的dragonace对不对?”

    老朱说:“是的,我当时还拿了州冠军呢,要不是因为家里老妈生病了,我一定可以拿全国冠军的。”提起过往的那些光辉岁月,老朱显得分外自豪。

    “那这次比赛你没参加?”

    “没啦,有一次比赛闹出了人命,被终生禁赛了。”老朱无奈地笑了笑,“本来以为这种比赛打死人没多大事儿,谁知道那家伙是个当官儿的跟情妇生的私生子,妈的,我也不知道那小子私底下还吸白粉,这么不禁打。”

    “原来是这样。”岑岭若有所思,“那你现在在做什么生意?”

    “唉,别提了,我不是做生意那块料,换了好几样了也做不成,现在也就打打零工,勉强养活自己了。”老朱苦笑着摇了摇头。

    岑岭有些惭愧地说:“对不起,兄弟我没好好关照你,你怎么不来找我?”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辆车还是你几年前借我二十万买的呢,你已经够关照我啦,是我自己没本事。”

    老朱又问道:“对了,这一路上我还没问这姑娘名字,听你刚刚说她是叫小蝶是吧?你们怎么认识的,这也太巧了。”

    小蝶一听这话,回想起当初她和岑岭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不禁红了脸。

    岑岭随意地说道:“她是我店里的员工。”

    老朱眼睛朝旁边瞥了一眼,一下子就看出来小蝶表情不对了,嘿嘿笑道:“不是那么简单吧,她是不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啊?”

    “不是啊,不是啊,你不要乱说。”小蝶赶紧否认。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亮起好几束刺眼的氙气灯,七八辆黑色的轿车横停在路中央,拦住了去路。

    老朱赶紧一脚踩下刹车,停了下来,他熄了火,对两人说:“估计是黑熊帮的报仇来了,你们别动,我一个人下去把他们收拾了就好。”说完解开安全带就要准备打开车门下车。

    “等等!”岑岭叫住了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出去,这事儿交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