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风华:邪医七〕〔爱得比你深〕〔魅罗〕〔九劫轮回〕〔陌路柔情〕〔原来爱你那么疼〕〔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24实习女友
    “不是吧,你这就算表白啦?”老朱忍不住回头看着岑岭,“这也太草率了吧。”

    “好好开你的车!”岑岭瞪了他一眼,“别看我,我脸上没路。”

    岑岭又回头微笑着看着小蝶,柔声道:“怎么样,你答不答应?”

    小蝶神色慌乱地看着岑岭,嘴巴动了动,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不答应,你倒是说话呀。”岑岭催促道。

    “我我我……”小蝶一紧张,一下子变结巴了。

    “你别逼她呀,你这么突然就表白了,总得给人家姑娘一点反应的时间嘛。”老朱忍不住拿胳膊肘捅了捅岑岭。

    “算啦,我也不逼你,不过黑熊帮的人这次回去之后难保不会再来找麻烦,到时候要是发现你并不是我女朋友,你说他们会不会暗地里对你下黑手?”

    岑岭笑眯眯地看着小蝶,继续说道:“所以我劝你还是先答应做我女朋友,哪怕是装一下呢?你说是不是?哪怕是先做三个月的准女友呢?”

    “准女友?这个词倒是新鲜。”老朱在一旁打趣道,“人家姑娘这么漂亮,你就只让人家当你三个月女朋友?你这不是耍流氓吗?”

    “或者也可以叫三个月的实习女友,我就是你三个月的实习男友。”岑岭看着小蝶缓缓说道:“你现在在我家那个西餐厅工作也是有三个月实习期的吧,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陌生。”

    “明白了。”小蝶懵懵懂懂地点了一下头,“那……老板,如果我答应的话,三个月到期之后,我们就不是情侣关系了对吗?”

    岑岭笑道:“到时候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当然不会强求的。”说完他又忽的把脸一沉,有些不满地说:“怎么好像叫你当我女朋友很委屈你似的,难道你觉得我配不上你?”

    他又哼了一声道:“到时候三个月到期了,我瞧不瞧得上你还难说呢。”

    小蝶赶紧直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岑岭脸上又立刻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那这么说,你就是答应了?”

    小蝶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事实上,她虽然明知道这是岑岭又在故意诱骗她上套,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有一丝小小的喜悦。

    可惜岑岭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想法,因为在他心里,其实根本就对小蝶没什么意思,他这样做,其实只是为了验证这两天一直困扰着他的那个疑问——小蝶究竟是不是银蝶怪盗。

    虽然这两个人看上去性格差异极大,可是岑岭自己就是个资深戏精,在戏精的眼里,他相信这世上一定会有演技比自己还好的人,也许小蝶就是其中之一呢?

    更何况,无论是身材、声音、气质,两个人都可以说是完全一样,而且岑岭之前见到银蝶怪盗的时候就有种感觉,如果摘下银蝶怪盗的面具,他可能真的会看到一张和小蝶一模一样的脸。

    要想彻底打消他的怀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银蝶怪盗和小蝶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

    从现在开始算起,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正是12月25日,圣诞节,也是银蝶怪盗要盗取“蝴蝶之吻”的最佳机会。

    可是,如果那一天岑岭刚好守在她身边,陪她一起过圣诞节呢?她是不是就会放弃这个机会了?

    至于情侣关系的事情,既然都已经事先说好了三个月为期,到时候到期自动解除关系,岑岭自己当然也没有任何心理包袱。

    也许是受之前二十多年陈谷人生经历的影响,他对男女感情这种事情向来比较随性,不愿意投入真感情,在他内心深处的认知里,自我保护的最好方式就是割裂,可惜这种撩了又不负责的态度在别人看来,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渣男行为了。

    他几个小时前面对银蝶怪盗的那一番花言巧语,自然也都不是发自真心的。从头到尾,岑岭其实一直在小心提防着她,和她说的每一句甜言蜜语,其实都是在反复试探她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恶意。

    至于跟小蝶做实习情侣,这里面他倒确实有真心保护她的意思在里面,因为万一她不是银蝶怪盗,如果没有岑岭当她的靠山,在这暗流涌动的明堪城里,她的处境或许真的会变得非常危险。

    黑熊帮背后还有没有更大的势力岑岭自己也不确定,如果他们发现小蝶不是他的女朋友,对付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谁也想不到他们会用什么恶毒的手段。

    岑岭闭上眼睛慢慢思索着这些日子发生的种种,渐渐也觉得有些疲惫了,不知不觉也沉沉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朦胧中岑岭感觉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封华正从摇下的车窗外探出头来,“喂,陈大少爷,该醒醒啦!”

    岑岭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慢慢解开安全带,爬出车外,小蝶站在他身边等着他,岑岭一下车就立马牵起小蝶的手,笑眯眯地对封华说:“给你介绍一下,我新交的女朋友……”

    话说了一半,岑岭忽然回头看着小蝶问道:“对了,小蝶,你全名叫什么来着?”

    小蝶脸色有些尴尬,小声在岑岭耳边说道:“舒雅蝶。”说完她自己脸都红了,毕竟男朋友连自己全名都记不住,实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哦,对,对,舒雅蝶。”岑岭说着很亲密地挽起小蝶的胳膊,凑到封华耳边低声道:“这可是你自己不要人家的,这回便宜兄弟我了哦。”

    封华笑了笑,假装凶狠地瞪了他一眼。

    岑岭正要准备介绍老朱给他认识,却突然惊奇地发现,封华身边居然还多了一个英姿飒爽的短发美女。

    封华颇为得意地对岑岭介绍道:“这位是我刚刚雇下的保镖若云,她也是今天的参赛者,之前在宣传海报上给你看过的,还记得吗?”

    岑岭笑着点点头,“记得记得,久仰久仰。”

    封华又对美女保镖介绍道:“他叫岑岭,是我的好哥们儿。”

    短发美女脸若冰霜,只是朝岑岭微微点了点头,“你好。”

    岑岭也向她点头回应。

    封华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岑岭身后人高马大的老朱,问道:“这位是?”

    “哦,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那个发小。”岑岭笑着说,“他叫朱彪,人称彪哥,比我大两岁,我管他叫老朱。”

    老朱倒是很友善地向封华伸出了大手,“你好。”

    “你好你好。”封华跟老朱握了一下手,邀请众人进屋。

    封华选了一家附近比较高档的茶餐厅,大家都忙活了一天,难得坐下来清静一下,吃一些清淡爽口的点心,聊几句随意的闲话。

    封华说得最开心,因为他今天看完了全场的格斗比赛,整个过程激情澎湃,尤其说到若云的比赛时,更是添油加醋,弄得这个冰霜美人在一旁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若云有些脸红地打断了封华,“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什么叫把那个壮汉踢出去十几米远,整个擂台也才十二米长好不好?”

    封华干笑了两声,“适度夸张,适度夸张哈。”

    他朝若云使了个眼色,笑道:“这不是说明你厉害嘛。”他又回头对岑岭等人说道:“今天这几场都是初赛,参赛的有好几十人,算上若云,进入复赛的也才16人,不过今天所有参赛选手当中,只有三个人是全胜战绩,若云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厉害!”小蝶崇拜地看着若云,“想不到作为一个女孩子也能这么厉害,我要是有若云姐姐一半厉害,就不用担心被欺负了。”

    岑岭握着她的手说:“你现在有我,一样不用担心被欺负。”

    小蝶有些害羞地笑了笑。

    岑岭又拍了拍身旁的老朱,笑道:“还有这位,曾经也在米国打过dragonace自由搏击的,还拿过州冠军呢,可厉害啦。”

    听到“州冠军”这几个字,若云看向老朱的眼神明显一亮。

    老朱谦虚地摆了摆手,“都是以前的事儿了,不值得一提。”

    老朱又说:“其实我小时候谁都打不过,经常被欺负,也是因为被欺负的多了,才下定决心要练武的。”

    封华惊讶地说:“看你这块头,不像是小时候会被欺负的呀。”

    岑岭摇了摇头,“他小时候的确块头也不小,不过长得太胖了,动作迟缓,再加上性格比较老实,所以确实经常被欺负。”

    老朱回想起自己凄惨的童年,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微笑,“上小学那会儿,几乎全班的同学没事儿就跑来打我一下,然后就立刻跑开,我打也打不着,追也追不上,可把我给气坏了,连我家周围的邻居也都没事儿喜欢拿我寻开心。”

    “他们这些坏小孩哟,趁我不注意,捧起一把沙子,扯开我的后衣领就往里倒,我回头追他们,他们就跑……”老朱一边说一边苦涩地摇着头。

    “不管是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孩子,见了我都欺负我,唉……”老朱说着,微笑着拍了拍岑岭的肩膀,“也就陈谷这小子有点儿良心,从来不跟他们一样。”

    封华打断道:“你刚刚说什么,陈谷是谁?”

    岑岭在一旁解释:“我小时候就叫陈谷。”

    “哦,哦,原来是这样。”封华点了点头,对老朱说道:“你继续,我还从来没听他说过他小时候的事儿呢,今天正好听一听,哈哈。”

    老朱也笑了,接着说道:“他呀,当时胆子特别小,只敢在一旁看着,等那些坏小孩走了,就跑来帮我把衣服脱了抖沙子,我当时气昏头了,以为他跟那帮坏孩子是一伙的,看见他走过来,我想都没想直接一拳,就把他给揍到地上趴着了……”

    众人都哄堂大笑起来,连若云都忍不住笑了,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后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