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25银蝶怪盗追捕计划(1)
    “后来我知道了,这小子跟他们不一样,是站我这一边的。”老朱嘿嘿笑着,接着看着岑岭的眼神就变得奇怪起来,“再后来,突然有一天,我一下子就觉得,这小子好像变得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哦?”封华问道:“怎么就突然不一样了?”

    “这小子好像一夜之间变得贼机灵!”老朱说道兴头上,一拍桌子,瞪着大眼睛,那模样逗得大家又一次哄堂大笑。

    “有一天,那帮坏孩子又来了,陈谷这小子突然就冲到那个领头的孩子家里,当着他父母的面,把他们家桌子上的存钱罐抢走了,那孩子他爸当然就追过来啦,追着追着,一直追到院子里,就看见他儿子正带着一帮小兔崽子往我身上倒沙子。”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你,哈哈哈……”封华指着岑岭笑骂道:“你小子果然从小坏主意就多。”

    “他爸亲眼看见他儿子带头使坏,当然得教育了,所以就把那小混蛋拖到家里去,扒了裤子拿皮带抽,那孩子哭的哇哇的,可把我给开心坏了。”

    老朱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说:“那是我童年记忆中,最快乐的一天。”

    “后来,慢慢都长大了,我也长得更高更壮了,我特意去报了武术班,从此没人再敢欺负我……”老朱说到这里,脸上逐渐流露出骄傲的神色。

    “可是,我还是会经常想起以前被人欺负的日子,我一想到那些痛苦的记忆,我就更加努力地练功,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只要想起那些被欺负的日子,我就会咬牙坚持下去!”

    “所以,那些小时候欺负你的坏孩子,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算是他们成就了你。”岑岭淡淡地说。

    老朱不置可否,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虽然这样说也对,可是我并不觉得这是他们的功劳,比起他们,你的功劳更大。”老朱说着拍了拍岑岭的肩膀。

    岑岭摆了摆手笑道:“我可不敢邀功,我只不过是略施小计,帮你出了口气而已,真正在往后的日子里激励着你的,反倒是那群坏孩子。”

    岑岭突然很认真地问道:“你会感谢他们吗?”

    老朱抬起头看着岑岭,问道:“你说什么?刚刚我没太听清。”

    “我说,”岑岭重复道,“你会感谢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坏孩子吗?”

    老朱沉默了几秒钟,然后长叹了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不会。”

    “虽然从某种意上来说,的确是他们成就了我,但是这改变不了他们曾经对我的伤害。”

    老朱一改刚才随意的神色,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变得严肃起来,“也许我这样说会显得我一个大男人有些小气,不够大度,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原谅他们,但我绝对不会感谢他们。”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听着。

    岑岭站起来拍了拍老朱的肩膀表示理解,他说:“我懂老朱的意思。”

    岑岭又说:“我刚出国留学那会儿,底子不太好,在班上成绩垫底,当然那时候也有朋友帮助我,但一样有不少人当面羞辱我,他们骂我笨,说我特地跑到国外丢人现眼,叫我趁早滚回家去……”

    “这些人越是这样羞辱我,我就越不想如他们的愿,我发誓要拼命努力学习,总有一天要把他们都打败!”

    “晚上看书一犯困,我就想起那群人鄙夷的眼神和那些恶毒的话,就立刻又有了精神,后来我毕业的时候考了第一,那些曾经嘲讽过我的人一下子统统闭嘴了。”

    岑岭正色道:“我应该感谢他们吗?不,我不会,我要感谢的是那些帮助过我的人,是遭到周围人无数打击但依然在坚持的自己,至于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我凭什么感谢他们?感谢他们,就是在肯定他们这些卑鄙的行径。”

    岑岭最后说:“随意否定和谩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理解和包容却很不容易,如果作恶还要被感谢,恶行只会越来越多,这对善良就是一种不公平!”

    老朱重重地拍了岑岭肩膀一下,大声道:“兄弟,你太懂我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岑岭揉了揉肩膀,小声说:“老朱,你下手轻点儿,我可不像你,一掌能拍死一头牛。”

    大家又都哄笑起来,老朱也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整个餐桌上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吃完了饭,众人各自散去,岑岭叫了辆出租车送小蝶先去博萨罗餐厅,然后开着自己的车送小蝶回家。

    小蝶家离城东并不远,岑岭开上自己的车之后很快就到了。

    岑岭把车停到小蝶家门口,小蝶跟他道别完,正要下车,岑岭突然叫住她,笑道:“不请我去你家坐坐吗?”

    小蝶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地说:“你想去我家?”

    “对啊。”岑岭看着她说道:“怎么,不欢迎?”

    “没有没有。”小蝶直摇头,说道:“我家很简陋的,我怕你不习惯。”

    岑岭说:“我们现在已经是情侣啦,不习惯的事情都可以慢慢习惯嘛。”

    “算啦。”他看小蝶似乎还有些犹豫,又说道,“今天太晚了,你回去早点休息,下次再来你家坐坐。”

    “对了。”小蝶刚要走,又被岑岭叫住,“明天带你出去玩玩怎么样?”

    小蝶为难地说:“老板,明天我还要上班。”

    “明天都周末了,怎么还要上班?”岑岭皱眉道,“而且现在我们都已经是情侣了,你怎么能还叫我老板?得叫岭哥。”

    “岭哥。”小蝶叫了一声,又说道:“是这样的,我这个星期排班就是排的周末,不过下周一就可以调休了。”

    “哦,是这样。”岑岭点点头,“那行吧,下周一我再带你去玩儿。”

    “嗯。”小蝶朝岑岭甜甜一笑,挥了挥手,“那我走了。”

    “去吧,晚安。”岑岭也向她挥挥手,看着她走进屋里,才开车离去。

    岑岭并没有把车开回到郊外的小洋楼去,而是在小蝶家附近找了一家稍微高档一点儿的酒店住下了。

    进了自己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岑岭便开始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

    地下搏击比赛、神秘的冢谷家族、拥有奇特异能的变异人、逐渐兴起的黑道势力……这一切听上去是那么反常,似乎都在预示着,明堪城,不,也许是整个世界,就要变天了……

    他想起傍晚小银离去之后,他一个人站在郊外等待老朱来接他时和影的对话,当时他和小银立下赌约,就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亲手抓住她。

    “她到底用的是什么异能,怎么这么诡异,一下子变成一团黑雾,一下子变成一滩黑泥,一下子又变成人了?”岑岭站在秋夜的冷风中,一边搓着手跺着脚取暖,一边在脑海中问。

    “看起来,应该是一种能够将自身形体粒子化的一种异能。”影慢慢解释道,“这种异能非常高级,已经接近突破物理规则的边缘了,我也是第一次见。”

    “没太明白,能不能解释的具体一点?”岑岭又问。

    “简单的说,就是她能够把自己的身体分解成非常小非常小的单位,小到分子级甚至原子级,到了这种形态,是不能反射光的,所以你看到的就是一团黑色,由于这个细分单位足够小,小到可以从分子间的空隙中穿过,所以她就可以随意穿透任何障碍物。”

    “好像明白一点了,听上去确实很厉害。”岑岭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地方是她进不去的,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关得住她,是吧?”

    “可以这么说。”

    岑岭挠了挠头,有些泄气地说:“那完了,我刚刚还跟她打赌,说要亲手抓住她,这下岂不是输定了?”

    他不死心地问:“那她有没有什么弱点?”

    “其实那个白化病人的能力是刚好可以克制她的,可惜他对自己能力的掌握程度太低,所以才不足以对付她。”

    “你是说,念力?”

    “不错,念力也可以形成力场,在力场作用下,任何粒子都会受到影响。如果那个叫汤尼的白化病人对自己的能力掌握程度再高一些,完全可以将她控在原地不能动弹。”

    岑岭这会儿躺在床上,想着影之前跟他说过的那些话,嘴里不由自主地喃喃着:“力场,力场……”

    突然,他脑海中灵光一现,立刻呼唤起影来:“影,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说吧。”影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古井无波,听了一段时间模拟的苏清落的声音之后,岑岭越来越觉得还是让影换成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声音会比较好,这样也避免了把影的声音和现实中的人弄混淆。

    “你之前说过,力场是可以控制住小银的,对不对?”

    “是啊,怎么了?”

    “我有一个设想,不知道行不行得通。”岑岭微微有些兴奋地说道,“如果在她变成粒子态的时候,我用一个磁化装置把这些粒子磁化,是不是就可以通过磁场来控制她了?”

    影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分析岑岭刚刚说过的话。

    过了一会儿,影终于回答道:“理论上,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