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27 TOP1迷案——“夜游神”!
    下月开始三更,日更1w+,求收藏

    ~

    一觉醒来,岑岭似乎觉得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照常出门跑步,回来之后,正巧酒店里也有健身房,锻炼了一个小时,大汗淋漓地上楼洗个澡,一下子便觉得神清气爽。

    就像之前影告诉过他的,这次锻炼获得的积分比昨天的多出了10%,高达0.11。

    虽然现在看来这点积分少得可怜,可是如果一直这么叠加下去,成长速度其实是极为恐怖的。

    10%的增幅看上去不大,但如果坚持这样锻炼一个月,每天获得的积分就接近2了,如果坚持两个月,就能到30,不过影说日常锻炼的积分上限是100,否则如果一直按照这种方式计算下去,一年下来就能达到一千万亿,简直就是天数字了。

    不仅如此,岑岭自己渐渐发现,在自己积分比以前增加许多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似乎像脱胎换骨了一般,似乎身体各方面机能也都变得更灵活更强大了。

    “是心理作用吗?”岑岭自言自语着。

    一想到自己获得更多积分之后能得到的力量,岑岭便觉得更有动力了。

    可是积分从哪儿来呢?岑岭想着,不由自主地又掏出手机,打开了那个侦探的app,扫了一眼上面的任务。

    岑岭虽然加入了“追蝶缉盗”案件,但是目前在上面的贡献还是0,那上面最新更新的线索是一张图片,岑岭点开看了一下,居然是昨天下午小蝶抱着自己在天上飞的照片!

    好在从拍照者的视角来看,只能看见两人从云间露出的一点模糊的身影,不然岑岭觉得自己百分之百会被当成银蝶怪盗的同伙。

    岑岭暗道这些业余侦探还真有两把刷子,这些东西这么快就传到网上去了,不知道小银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

    他甚至还有了一股冲动,想把银蝶怪盗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月光石“蝴蝶之吻”的消息也作为线索发上去,不过这种脑残的想法一出现就被立刻扼杀在摇篮中了。

    开玩笑,自己昨天还叫张伟保密,结果自己转手就把消息公布在网上了,这要是传开了,银蝶怪盗肯定就不会选择在圣诞节的拍卖会动手了,之前不管是张伟还是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付诸东流了。

    他随意翻看着这些信息,眼角不自觉地瞟见了右侧的热点案件排行榜上,他发现“追蝶缉盗”这个案子依然排在第二位,第一位还是那个“夜游神”的案子,而且热度还在暴涨,和第二名的差距越拉越大。

    带着一丝好奇,岑岭忍不住点开了这个案子的介绍栏。

    看了两行介绍,岑岭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案子的热度居高不下,才看了两眼,连他都忍不住有些感兴趣了。

    这是这个榜单上唯一一件连环凶杀案。

    而且作案地点非常分散,第一起凶杀案发生在米国,之后是意大利两起、日本两起,最近两起又是在米国。

    之所以相隔距离如此之远还能被认为是一个人所为,是因为这个人在每次作案之后,都在监控录像上留下了同一个背影。

    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穿着黑色长风衣的青年男子的背影,从照片上看应该是亚洲人,头发略长,两鬓间的头发是白色的,这在他一头如墨的黑发当中显得尤为显眼,似乎是故意染成这样的。

    而且被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当地豪门世家的长子,也就是未来家族产业的继承人,并且无一例外的,这几个家族都跟当地的黑道势力有牵连。

    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个凶手每次作案时间都在午夜十二点以后。

    居然能穿梭在各国之间,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当地有黑道背景的大家族里,杀死他们的家族继承人,并且还嚣张地在监控中留下身影,然后全身而退,这个人该具备多么可怕的能量?他的背后又有多大的势力在支撑着他这样疯狂的行为?

    “夜游神,夜游神……暗夜中游荡在人间的死神么?”岑岭喃喃自语着,看了这个案件的一些简短的介绍,他竟然觉得心里有股莫名的兴奋感,“厉害厉害!”

    尤其是最新的那一条线索,更加让他的内心蠢蠢欲动——“夜游神”降临明堪城!

    配图是一张明堪城海关大道上监控录像的截图,上面是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背对着镜头站在街角的路灯下,他有一头漆黑的长发,唯独鬓角一片雪白。

    他已经杀了七个有黑道背景的世家子弟,而在明堪城,刚好也有两家牵涉黑道的大家族。

    冢谷家和秋家。

    他难道是冲着这两家来的吗?

    “我的天哪,这也太刺激了吧。”短短几分钟,这已经是岑岭第二次情不自禁地感叹了。

    这么一对比,银蝶怪盗的案子简直不值一提了,岑岭恨不得马上就加入到调查“夜游神”的这个案子当中。

    本来他还想着今天去博萨罗餐厅看看小蝶的,可是这个案子已经完全吸引了他注意,一整天岑岭都在兴致勃勃地研究着上面的各种资料和其他侦探给出的线索,不知不觉,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匆匆而逝。

    夜色渐浓,小蝶收拾完最后一个客人用餐过后留下的餐具,快步走到衣物间换了衣服,跟店长和其他同事打了声招呼道别,就往路边的公交站台走去。

    站牌发出微弱的乳白色的光,旁边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路灯,小蝶走到站牌下时,路灯在她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

    站牌前已经有很多人,这些人都是晚上下班了的上班族,看到远远的一辆双层大巴缓缓驶来了,便有耸动的脑袋向前挤去,小蝶探出身子看了一眼,发现不是自己要坐的车,于是又缩回身子站回到人群中。

    又等了好一会儿,小蝶要坐的大巴终于来了。当大巴缓缓停下来的时候,小蝶发现这辆大巴的肚子里已经黑压压的填满了人,当它车门打开的时候,却只从里面吐出来三四个人,而站牌上等着要上车的却还有十几个。

    小蝶排着队向着车门缓慢地移动,她听见里面传来司机响亮的叫声:“前面的人往后面走一走,往后面走一走。”

    等到小蝶一只脚踏上车门的台阶的时候,司机已经在说:“上不了啦,等下一辆吧。”

    但这时小蝶前面的那个男人却用力往前挤了挤,腾出来了一点空隙,然后说:“还可以上来一个。”

    小蝶赶紧把另一只脚也站了上去,车门吱呀吱呀地响了几声,冰冷的车门贴着小蝶的后背缓缓关上,大巴哼哧地大喘了一声,又重新启动了。

    大巴车就这样走走停停开了半个多小时,不停的有人下去,又有人上来,到了小蝶要下的那一站时候,她还是被挤得后背牢牢地贴在车门上。

    大巴终于又一次停了下来,小蝶要准备下车了,她艰难地转过身体,然后用力往后靠了靠,给车门腾出打开的空间。

    车门终于打开了,小蝶迈出左脚踩在台阶上,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在她背后重重推了她一把。

    小蝶就这么被人从大巴上推了下来。

    她并没有立刻摔倒,她向前垮了两步才摔倒在地,但即便如此,膝盖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还是令她咬着嘴唇发出痛苦的呻吟。

    没有人去理会她,这个站似乎要下很多人,黑压压的人群咕咚咕咚地从车门口涌出,如同打翻了的墨水瓶口流出来的液体,他们落到地上以后便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很快和夜色融为一体。

    小蝶怕挡着这些人下车,抱着膝盖缓缓挪动到路边,她尝试了几下都没办法站起身来,就摸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岑岭打电话。

    这时一个男人走到她跟前,他蹲下来看着小蝶问:“你怎么样,摔得很严重吗?”

    小蝶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正是之前上车的时候站在她前面给她腾出位子的那个人。

    “对不起,下车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撞了我一下,我不小心推了你一把,我不是有意的。”男人抱歉地说着,伸手去搀小蝶的胳膊,“我送你去医院吧。”

    小蝶想了想说:“不用了。”

    男人又说:“你家住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家也行。”

    小蝶指了指前面说:“还要走几步路才到。”

    男人把她小心搀起来,说:“这样吧,我先背你回家休息,然后再看情况要不要叫个车送你去医院,怎么样?”

    小蝶挣扎着站起来说:“不用了,我自己还能走。”

    男人点点头说:“那好吧,那我扶着你回家。”

    小蝶看着男人一脸歉意的样子,没有再拒绝,就让这个男人搀着她一瘸一拐地往家里走去。

    两人走了一会儿,终于看见不远处那栋破旧的小平房了,男人忽然问道:“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小蝶沉默了几秒,回答道:“还有我爷爷。”

    男人又问:“你爷爷现在在家吗?”

    小蝶说:“我爷爷在医院。”

    男人点点头说:“哦。”

    说完他忽然很粗暴地拽着小蝶的胳膊,用力往地上一甩。

    小蝶猝不及防,一下子跌倒在地,摔倒的时候她的衣服被路边灌木丛伸出来枝条挂了一下,“刺啦”一声被划了一道口子。

    小蝶疼得直哆嗦,惊怒地抬起头望着男人,“你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