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31磁场控制手套
    然而,这只完全由生铁铸成的拳头,却在岑岭的眼皮底下生生停住,再也无法寸进一步。

    紧接着,下一秒,这只拳头忽然改变了方向,一下子落在一旁冲上来的刀疤脸的鼻子上。

    刀疤脸完全没有想到这一拳居然会落在自己头上,毫无防备下被一拳打飞出去,他捂着不断冒血的鼻子,震惊地望着男人:“寒哥,你怎么打我?”

    男人的铁手在空中不断飞来飞去,牵引着他的身体不停扭动着。他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那只铁手,大声叫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控制不了!”

    刀疤脸这时才注意到岑岭戴着手套的右手此时正在挥来舞去,而男人的铁手也跟着岑岭右手挥舞的方向在移动,刀疤脸这时才反应过来,大叫着:“是你搞的鬼!”

    男人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他地瞪着岑岭,惊恐地大呼小叫起来:“你这是用的什么妖法?”

    岑岭眼中寒光闪烁,冷笑道:“你的身体各个部位也能变成铁块,你怎么不说你自己用的是妖法?”

    能把身体变成铁是吧,再硬的铁,在强大的磁场面前,也只有被随意摆弄的份!

    岑岭嘴上不饶人,手里的动作也不停,他眼中精光暴射,大手猛地一挥,男人整个人忽然像是被一股大力牵引着飞了起来,竟然直接朝着刀疤脸的方向砸了过去。

    刀疤脸下意识地躲开了,男人立刻就被这股大力狠狠摔在地上,砸起满天尘土。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岑岭又是一挥手,直接隔空拖着男人再次飞向刀疤脸,岑岭隔空挥舞着他的身体就像挥舞着一只流星锤一般再次朝刀疤脸所在的位置砸去。

    “接住他哦,你如果不接住他,再来几次,每次脸着地,很快就摔得他妈都不认识他啦。”岑岭冲着刀疤脸欢快地大叫起来。

    “你!你卑鄙!”刀疤脸眼看着男人又一次被岑岭扔了过来,一时间手忙脚乱,恨恨地冲岑岭怒吼着。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咱们这是打架,不是比武,这可没有武德可讲。”岑岭一脸淡然地说,“再说了,要说卑鄙,我还能比得过你的这位主子?”

    话音未落,男人的身躯已经砸到了刀疤脸的身上,这次刀疤脸很讲义气地没有躲开,一把抱住了男人,但不知是因为夜里太黑,这里的路灯又不亮,还是因为刀疤脸一直犹豫不决没看清,他这一抱,直接两只手就抄到了男人腿间的要害之处,由于怕男人待会儿又被岑岭甩开,他还使劲抓了一把。

    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天际,连岑岭看得都直皱眉头,忍不住嫌弃地吐槽道:“噫——真恶心!”

    这时,那个已经接近车里的小蝶的高壮大汉此时也吓得不敢动弹了,岑岭虽然不停地再用磁场控制手套对付这两个人,但一直分出一部分注意力紧密关注着他。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家伙拿小蝶来要挟自己。

    此时最难对付的两个人都暂时已经被控制住了,岑岭突然飞身向前,一脚狠狠蹬在壮汉的侧腹上,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大汉直接翻过汽车飞了出去。这一脚下去,这个家伙至少断两根肋骨。

    岑岭又一抬手,由于刀疤脸紧紧抱着男人,这次直接两个人都被举到了半空中,岑岭眼中寒芒一闪,右手狠狠落下,两个人都惨叫着从天上摔了下来。

    这时男人终于意识到可能是自己身体变成生铁的缘故,立刻接触了自身的异能效果,果然,当身体变回常人形态之后,那股诡异又强大的力量立刻消失了。

    然而,还没等他高兴起来,他突然发现,一根大铁棍正朝着他的脑门狠狠砸了下去!

    岑岭一早就想好,一旦男人反应过来,解除了自身的异能,立刻就控制铁棍追着他打,反正他到时候也不敢再用异能了,以他的肉身之躯,如何能承受得住这上百斤的大铁棍猛击呢?

    很快男人就被打得抱头鼠窜,由于这个磁场控制手套原本就是用来对付银蝶怪盗的,所以它能产生的磁力非常巨大,对铁制物体吸力和斥力都非常强劲,岑岭几乎不费什么功夫,操纵这根大铁棍就像挥舞一根树枝那么简单。

    刀疤脸和男人刚刚都被摔得七荤八素了,此时此刻面对一根凌空飞舞的大铁棍也是毫无办法,刀疤脸还好,仗着自己身手敏捷,好歹没挨多少下,可那个一开始对岑岭动了杀心的男人就没这么好运了,他本身的功夫并不算太强,这时候又不能用异能,没几下就被打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岑岭冷冷地盯着刀疤脸,摇了摇头道:“看来是你们输了。”

    刀疤脸双拳紧握,眼里流露出不甘的神色。

    “怎么,不服气?”

    刀疤脸盯着岑岭的手套沉声问道:“你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岑岭可没兴趣跟他们解释这么多,“现在你主子的命在我手上,问问题的应该是我。”

    岑岭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的身子移到车门口挡住小蝶,以防对方趁他不注意偷袭小蝶,然后用她做要挟。

    刀疤脸显然注意到了岑岭的动作和用意,不禁心下暗叹:“这家伙心思实在缜密。”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岑岭右手轻轻抬了一下,不远处的铁棍刚好悬浮在男人的头顶上方。

    男人瘫软地趴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

    刀疤脸扭头看了一眼男人,眉头紧锁,张了张嘴,又犹豫了。

    “你最好快点,我还急着带我女朋友去医院,我可没那么有耐心。”岑岭轻描淡写地一摆手,铁棍移到了男人右手手指上方,然后狠狠落下。

    “啊——”男人再次发出一声惨叫,十指连心,男人疼得浑身上下都剧烈抽搐起来,如同之前被电击的时候一般。这一棍下去,不知道他的五根手指还能剩下几根了。

    “快说吧,你难道希望你主子两只手都残废吗?”岑岭说着又动了动手指,铁棍立刻悬停到了男人左手上方。

    “等等,等等,我说!”刀疤脸咬了咬牙,眼睛一闭,终于说道,“我们是秋家的人。”

    “秋家……”岑岭有些头疼地摸了摸额头,在明堪城,他自然是听说过秋家的名头的,他们是这里地位仅次于冢谷家的大家族,现在好了,两个最大的世家他都惹上了。

    “你们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还要杀我?”

    “你打了黑熊帮的少帮主,他是我们二少爷的远房表弟。”刀疤脸心想既然开了口,索性一股脑全都交代算了。

    “我不过就是叫我兄弟打了他两下,还是因为他之前调戏我女朋友的缘故,我这才打了他。”岑岭连连咋舌,“就因为这件事你们就要杀了我吗?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我们没打算杀你。”刀疤脸说,“我们原本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而已,我们也没想到会闹成这个样子。”

    岑岭沉默了片刻,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男人问道:“他是什么人?”

    “他叫丁寒,是二少爷的亲信,我们几个都是他手下的打手。”

    岑岭瞪着刀疤脸怒斥道:“你听没听见,这个王八蛋刚刚说要杀了我,还要杀了我女朋友,他最开始第一次出手就是奔着对我下杀手去的,你知不知道?”

    刀疤脸微微低下头,不说话。

    “这个人渣完全把杀人当儿戏的,这种恶棍居然能成为秋家二少爷的亲信?”岑岭说着自己都觉得心惊,又问道:“你们那个秋家二少爷叫什么?”

    “他叫秋敏。”刀疤脸低声回答道。

    “好,好,秋敏,这个名字我记下了。”岑岭眼神冰冷地盯着刀疤脸道:“你回去给他带个话,你告诉他,我会去找他的。”说完便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系上安全带,掏出钥匙发动了汽车。

    突然,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事似的,又把安全带解开了。

    “怎么了?”小蝶在后座一直看着他,见他解开安全带,又打开了车门,有些疑惑地问他。

    “我想起还有件事没做,你再等会儿,我去去就来。”岑岭跳下车,连车门都没有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