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32懵懂少女
    刀疤脸看岑岭去而复返,眯着眼退了几步,神情戒备地看着他。

    “别紧张,跟你没关系。”岑岭冲他摆了摆手,“我想起还有件事没做。”

    说着他慢慢走到了趴在地上的丁寒跟前,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语着:“夜晚风寒,鼻子都有点儿堵啦。”说着他就踢了丁寒脑袋一脚,说:“这都是你害的。”

    岑岭蹲下来,一把揪住丁寒的头发把他脑袋提了起来,盯着他的眼睛冷冷地说:“你还记不记得一开始我说过的话?”

    丁寒面无表情,眼中茫然一片,似乎是因为刚才连续几次对他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已经让他有些神志不清了。

    “你是个恶人。”岑岭说,“对待恶人,我是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岑岭站起身,抬起脚对准丁寒的一条腿的膝关节处狠狠踩了下去。

    又是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岑岭都记不清这是今晚第几次听到这种“咔咔”的响声了。

    “而且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说到就要做到。”

    岑岭一脚踩断了丁寒的膝盖,头也不回地走回到车里,关好车门,重新系上安全带,发动了汽车。

    “巧妙利用对手弱点出奇制胜,本次奖励积分80点。”影适时地公布了这次战斗的奖励结果。

    “80点积分么……还差20,就可以兑换另一个装置了啊。”岑岭在心里喃喃自语着,“小银啊小银,这次我一定要抓到你,看看你的真面目。”

    想到这里,岑岭扭头看了后座一眼。

    小蝶安静地坐在后面,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你今天看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我现在还没办法跟你解释这些,希望你也不要出去乱说。”岑岭回头看着小蝶叮嘱道。

    小蝶微微点了点头。

    “等下去医院上看好了伤,你就跟我回酒店住,后面一段时间都不要再回来了,一直都跟我住酒店。”岑岭对小蝶吩咐道,

    小蝶问:“你住在哪个酒店啊,离我上班远不远?”

    岑岭听了这话忍不住大声说道:“你都这样了,还要上班?”

    小蝶说:“我要赚钱啊。”

    岑岭说:“你都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还要你赚什么钱?”

    小蝶说:“你不是说只是三个月实习女友吗?我要是不赚钱,三个月以后你要是把我甩了,我怎么办啊?”

    “你倒是想的挺清楚。”岑岭有些不高兴地说,“你是不是都想好了三个月之后我就会把你甩了?”

    小蝶低着头说:“我知道你其实不喜欢我。”

    岑岭愣住了,他一直以为小蝶看上去呆呆傻傻的应该不会看穿他的心事,但这时被小蝶一句话说破了,他一时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圆。

    岑岭差点脱口而出说“你怎么知道”,但话到嘴边又立即改口说:“你凭什么这么说?”

    小蝶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就是这么感觉的,我觉得你不是真心想要我做你女朋友。”

    “那你昨天还答应了?”

    “我……”小蝶欲言又止,低着头不说话了。

    岑岭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想好了一番说辞,如同大人教训小孩子一般大声道:“我要是不喜欢你,刚才会这么着急赶过来救你吗?我要是不喜欢你,昨天晚上会跟老朱一起帮你出气吗?我手还在疼,我嘴巴还在往外冒血,可是我现在还开着车送你去医院,我如果不喜欢你,会为你做这些吗?真没想到你居然对我说这样的话。”

    岑岭最后强调了一句:“但凡有一点良心,你都不应该这样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小蝶被他这番话打动了,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气。”说着从后面伸出手,轻轻摇了摇岑岭的肩膀。

    岑岭没好气地说:“我不是故意要生你的气,我刚刚打架打得也很辛苦,我刚才差点就让那个叫丁寒的混蛋给杀了,你想想我是为了谁才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亲自过来,我本来可以舒服地躺在酒店的床上睡大觉的。”

    小蝶听他这么一说更加觉得内疚了,她这会儿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平复岑岭的怨气,只能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按在岑岭肩膀上给他按摩。

    “你也不要跟我说什么对不起,你只要以后不要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就好了。”岑岭最后轻声说道,接着他用一只手把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伸到肩膀上握住小蝶的手,轻轻捏了一下。

    小蝶这下子才觉得心下稍安,抿着嘴巴甜甜一笑,岑岭在后视镜看到了小蝶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心里竟然生出一丝愧疚的情绪。

    这样欺骗一个懵懂少女的感情,实在是有些过分啊……

    “对了,你晚上吃过饭没有?”岑岭有一搭没一搭地随口问道。

    “吃过了。”小蝶说,“在店里吃的。”

    “吃的西餐啊。”岑岭笑着说,“那还不错。”

    “哪有啊,我可吃不起。”小蝶说,“我自己点的外卖,凑的优惠吃的。”

    岑岭说:“下次你就直接在店里吃,我回头给你一张卡,你也知道博萨罗这家店是我开的,里面很多种西餐的,吃腻了再跟我说。”

    小蝶摇摇头,“不要,我吃不习惯,我还是自己点外卖算了。”

    医院很快就到了,下车以后,岑岭背着小蝶进了医院,找了个位置让她坐下,然后帮她挂号缴费,小蝶不停在他耳边念叨:“没事的,擦点跌打药就好了。”

    岑岭坚持道:“不行,我看到你刚刚都痛得站不起身,最好是做个ct,至少也要拍片检查一下。”

    小蝶拉着岑岭说:“没事的,不用了,好贵啊。”

    岑岭回头看着她,无奈地说:“你这是什么毛病?你难道不知道我有的是钱?”

    小蝶说:“不是我自己的钱我花着不省心。”

    “你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岑岭伸手在小蝶脑门上摸了一下,“你是不是发烧了?”

    小蝶摇摇头,“没有啊。”

    岑岭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看来这次你还得顺带检查一下脑子。”

    小蝶撅了噘嘴。

    “你就在这等着我。”岑岭懒得跟她废话了,转身就去挂号处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岑岭背着小蝶从医院走了出来,小蝶两只手搭在岑岭胸前,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和一个塑料袋,纸袋里面装了十几种擦的、贴的、还有口服的药,塑料袋装着刚拍的ct影像照片。

    “都说没事了,你非要我拍ct,好几百块钱,结果还不是没事?”小蝶小声嘟囔着。

    “还有这些药啊,这医生也真是的,开这么多,又要吃又要擦还要贴,真是浪费。”

    岑岭不耐烦地说:“你别废话了行不行,从刚刚进医院你就开始叨叨叨,叨叨叨,我都被你烦死了,真搞不懂你脑子里在想什么,花的是我的钱又不是你的,你心疼什么?”

    小蝶小声说:“你的钱怎么了,你的钱就不是钱啊,那也是辛苦赚来的,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岑岭想了想自己这些钱的来路,随口说:“是我赚的,但也跟大风刮来的差不多。”

    “你说什么?”

    “一开始赚钱难,等到了一定程度以后,钱就跟大风刮来的一样容易啦。”岑岭解释道。

    小蝶撇了撇嘴,笑着说:“我才不信哩。”

    岑岭开车回到酒店,他早就给小蝶提前订好了一间大套房,就在岑岭自己住的房间隔壁,他背着小蝶进了房间,把她扶到床上坐好,自己也搬来一把凳子坐在她面前,岑岭说:“我看看你的伤。”

    小蝶说:“刚刚在医院你不是都看了吗?”

    岑岭说:“再看看。”说着伸手去掀小蝶衣服的下摆,“看看腰上的伤。”

    小蝶笑着说:“我看你不是真的想看我的伤,你是想趁机占我的便宜,你这个大色狼。”她虽然这样说,但是并没有阻止岑岭的动作。

    “瞎说什么,当然主要是为了看看你的伤。”岑岭笑嘻嘻地掀开她的衣服,“当然随手摸一摸也不错。”

    小蝶鼓起了嘴巴。

    岑岭原本还是嬉皮笑脸的,可是等他又一次看到腰上那一块触目惊心的淤青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没有了,他伸手轻轻按了一下,满脸关切地问:“还疼吗?”

    小蝶微笑着说:“好多了,只有一点点疼。”

    岑岭在纸袋里翻了翻,说:“把那个药贴用一下。”

    小蝶点点头。

    岑岭帮小蝶贴了药贴,抬头看了看小蝶身后的那张大床,笑着说:“要不今晚我就睡在这里吧。”

    小蝶拉下衣服遮住伤,往后一躺,然后顺势在床上一滚,略带娇羞地笑着说:“不行,你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岑岭呆呆地看着小蝶的脸庞,她的笑容除了羞赧,似乎还带着一点狡黠。

    这个笑容令他情不自禁地就想起昨天夜里在郊外那个戴着蝴蝶面具的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