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35世家恶霸(3)
    几个小时之后,朱彪收拾了些东西,坐在岑岭的车上回酒店了。岑岭也给他订好了房间,就在他自己房间的对面,这样一来,他、岑岭还有小蝶就都成了暂时的邻居。

    “老朱,这段时间你跟着我和小蝶,就没有时间再去打零工了,这样,我现在雇你当我的贴身保镖,按每天三千的待遇给你付工资,咱们兄弟一场,你愿意帮我,我已经很感动了,希望你也不要推辞。”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岑岭握着朱彪的手诚恳地说。

    “我这是自愿来给你帮忙,给钱就显得生分了。”朱彪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而且……老弟,我觉得你这工资也给得太高了,一天三千,一个月都九万块了,老朱我这辈子还没干过这么高工资的活儿呢。”

    岑岭笑着开导他道:“不高不高,你这身功夫,绝对够得上市场最高级的保镖了,给你这个工资其实都有些委屈你啦。”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小蝶早就听见他们在走廊上说话的声音了,于是也打开房门往走廊上瞧,她仰头望着高大的朱彪惊喜地说:“朱大哥你也来啦?”

    岑岭看着她笑道:“不就是你叫我把老朱请来的吗,怎么搞得你好像很意外似的?”

    小蝶莞尔一笑。

    “好了好了,别看了,回屋里呆着去。”岑岭对小蝶说。

    “我不想在屋里呆着了,好无聊啊。”小蝶嘟囔着说,“我想出去转转。”

    “怎么无聊了?”岑岭走过去轻轻拧了一下她粉嫩的脸颊,“是电视剧不好看,还是手机不好玩儿了?”

    老朱在一旁看着直乐,打开自己的房门走了进去,“你们这对小情侣好好聊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俩了。”说完一把关上了门。

    岑岭看着小蝶正色道:“最近这段时间最好还是别出去,我怕有危险。”

    小蝶心里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自己,岑岭也不会特意把她接到这里住,她把房门打开了一点,对岑岭道:“进屋来说吧。”

    岑岭扶着小蝶慢慢走到屋里沙发上坐下,岑岭看着小蝶白白嫩嫩地脸忍不住伸手就要去摸,还调笑着说:“你的脸好软,像小孩子一样。”

    小蝶挥手打开了岑岭的咸猪手,娇羞地往旁边挪了几厘米,瞪着岑岭说:“别闹了。”

    岑岭说:“最近得跟在你身边保护你,我也很闷啊,跟你开开玩笑你都不让。”

    小蝶岔开话题说:“我们看电视吧。”

    岑岭直摇头,“不看不看,现在的电视剧都太脑残了,看多了降低智商。”

    岑岭又说:“你看你傻乎乎的,估计就是这些东西看多了缘故。”

    小蝶有些不服气地小声说:“哪有,我也不是经常看电视的。”

    岑岭突然心血来潮,连忙把手机掏出来打开了那个侦探app,放到小蝶面前说:“要不跟我一起来破案吧,我最近在研究一个很有趣的案子……”

    “不要不要不要……”小蝶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边摇头一边摆手,“我不行的,玩这个太费脑子了,上次你生日跟你们玩狼人杀我就觉得头都快炸了。”

    岑岭叹气着说:“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你知不知道,大脑是越用越灵活的,不用就生锈了,你看看你,都已经这么笨了,还不想想办法提高一下自己的智商,我帮你你还不要,你真是没救了。”

    岑岭又说:“像你这样下去,不到三十岁你就会老年痴呆啦。”

    小蝶生气地打了岑岭一下,“你胡说什么啊,三十岁怎么可能老年痴呆呢?”

    岑岭哈哈大笑着说:“像你这样整天不动脑子就会。”

    说着他又轻轻揪了一下小蝶的脸,笑道:“你看你,天天看那些无聊的电视节目,脑子长时间处于静止的状态,就像电脑长时间不开机一样,长时间不开机,它就死机啦。”

    小蝶说:“我没有天天看电视,我只有昨天和今天看电视时间久一点而已。”

    岑岭问她:“那你以前整天都忙着干什么?”

    小蝶说:“我以前要上班,要赚钱啊。”说到这,小蝶似乎找到一个压制岑岭的突破口,摇头晃脑地说:“算啦,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明白,你这种富二代,怎么可能了解我们这些底层劳动人民的艰辛呢。”

    岑岭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

    他不禁又想起自己当年住在简陋的出租屋里,每天一大早挤地铁上班的日子。

    但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蝶笑了笑。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很苦,其实到了今天他才慢慢觉得,自己以前经历过的跟这社会上大多数上班族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这世间总有太多不如意,自己只是比大多数人幸运,多了一次重来的机会而已。

    有时候他也会想,为什么会有这样好事落在自己头上?得了上天这样的恩赐,他是不是也需要做些什么回馈给社会呢?

    “喂,你怎么又不说话啦?”小蝶扯了一下岑岭的衣袖,笑道:“你看,你也有不懂的地方,我们底层劳动人民的疾苦你就不懂,所以你以后不要总是说我笨好不好?”

    岑岭低下头刮了一下小蝶可爱的鼻子,“对不起,我下次不说你了。”

    可是他还是点开app上面“夜游神”的案子举到小蝶面前,讨好的看着她说:“你陪我一起看一次好不好,试一试嘛,或许你会喜欢呢?”

    小蝶做出一个快要晕倒的表情,“妈妈呀,你还是饶了我吧。”

    “试一试嘛,试一试。”岑岭又往前凑了凑。

    “不要。”小蝶噘着嘴说:“你有空研究这些,你还不如想想后面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躲在酒店里吧。”

    岑岭悻悻然地把手机收了回去,“其实我目前也没有完善的计划,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和秋家的矛盾应该是无法调和的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挑起来的,我自己是不可能让步的,秋家的那个秋敏也是个不可能让步的主儿。”

    小蝶说:“秋敏不让步,或许不至于发展成你跟整个秋家都势不两立的地步吧。”

    岑岭突然点了点头,看着小蝶说:“对了,你也是明堪城的人,你对秋家了不了解?”

    小蝶摇摇头,“肯定不能说很了解,只是我知道秋家的作风一向是比较低调的,他们家族的人其实并不喜欢惹是生非,只有这个秋敏例外。”

    岑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对,或许这是一个突破口。”可是说到这里他又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可是那秋敏如果纠缠不休,秋家肯定是要帮他的呀。”

    “那就不给他纠缠不休的机会。”小蝶看着岑岭郑重其事地说道。

    “不给他机会?”

    “对。”小蝶点点头,笑着说道:“你昨天是不是给他的手下说,你自己会亲自去找秋敏?”

    “我其实是随口说说的……”岑岭苦笑道,“当时气氛比较凝重,我就想说一句非常嚣张的话打击一下他们的气焰。”

    小蝶笑容灿烂地说:“原来你是在虚张声势,你其实根本没打算要去找他吧。”

    岑岭煞有介事地解释说:“这也是一种战术,心理战,虚虚实实,让敌人摸不清我们的真实意图。”

    小蝶说:“你不去找他们,难道咱们就一直躲在这里吗?你是不是觉得他们自己一定会找过来?”

    岑岭想了想说:“如果拖得时间太久,他们一定会主动找上我们的。”

    小蝶说:“那咱们还不如直接去找他们,我们直接去秋家府邸去拜访,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们理亏,以秋家家主的身份地位,应该不至于为了几个手下得罪你陈公子吧。”

    岑岭说:“秋家家主肯定不至于为难我,可是秋敏就不一定了,他要是在背后搞小动作,秋尚常一句疏于管教就可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小蝶皱着眉头问道:“秋敏是他儿子,他的所作所为他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可以置身事外呢?”

    “那也要看秋敏犯的事情有多大,他要是动了我,事情就可以闹得很大,秋家自然无法置身事外。”说到这里,岑岭看着小蝶的眼神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可是,如果他要动的人是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