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第一章穿越成肥婆〕〔云千悦景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37同窗故友
    “大少爷。”管家恭恭敬敬地对这个中年人弯了弯腰。

    来人正是秋家大公子,也是秋尚常前妻所生的唯一一个孩子,秋勇。

    “大哥。”秋敏只是扭过头看了秋勇一眼,很敷衍地叫了一声。

    “这几年你也创了不少祸了,也该收敛一下了,最近明堪城里越来越动荡,你还要出去挑事?”秋勇大声训斥道。

    “我不是挑事,是人家打伤了我的人,还扬言要来咱们家要我命,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你难道要我忍气吞声?”秋敏瞪着眼梗着脖子大叫起来。

    “欺负你?谁敢欺负你这个二世祖?你不去欺压别人就不错了!”秋勇看着他冷笑,似乎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搬弄是非的功夫早就习以为常。

    “你倒是说说看,是什么人敢去欺负你,他又是为什么欺负你?”秋勇盯着秋敏说道。

    “是俊新集团的公子陈峰,他跑到明堪城来开赌场酒吧,抢了咱们家的生意,我一个远房表弟和他起了一点冲突,他就派人把他打了,我叫丁寒去找他理论,没想到这个人仗着自己家有钱有势,竟然直接打断了丁寒一条腿!”

    秋敏想都没想,这一通颠倒黑白的话张嘴就来,自己手下的人作恶的事情被他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反而把岑岭描述成了一个仗势欺人的恶棍,他自己倒成了受害者。

    秋勇不动声色地说:“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委屈你了。”

    秋敏说:“我太委屈了。”

    “那你再说说,你那个远房表弟,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跟他们起了冲突?你派丁寒去找他理论,又是怎么跟他理论的?”

    秋敏脸色变了变,抱怨道:“大哥,我发现你这人很奇怪,我都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那陈峰不讲理,硬要找我的麻烦,你怎么都不相信呢,反倒不停地逼问我的人都做了些什么,你这样胳膊肘往外拐,这好吗?”

    说着他又把头转向管家,问道:“你说说,我说的对不对?”

    管家点点头,附和道:“二少爷说得对。”

    秋敏又说:“你看,管家也觉得是这样,大哥,你这样对我是不公平的。”

    秋勇已经发现了自己这弟弟又开始胡搅蛮缠了,冷冷地说道:“我没有说不相信你刚刚的话,我只是想知道你的人到底都做了什么。”

    秋敏又强词夺理道:“大哥,你这就有些钻牛角尖了,你何必总是抓着我的人不放呢?”

    秋勇被他这话气笑了,“我只不过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到你这里就变成钻牛角尖了,秋敏,当着我的面你都能这样胡搅蛮缠,我看你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功夫又是长进了不少!”

    秋勇又说:“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这些年你暗地里做了多少恶事?我警告你,你以后少给家里惹事!”秋勇撂下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去。

    “唉!真是不通情理,懒得跟你多费唇舌!”秋敏见自己大哥听不进去,气得捶胸顿足,他这一番话没能说服秋勇,倒是把他自己说服了,他现在是真的认为自己才是被岑岭欺负惨了的受害者,内心充满了沮丧和愤怒。

    “决不能就这么算了!”秋敏心中暗暗想着,“我一定要报仇!”

    恶人总是能为自己的恶行找到正义的理由,这样才能支持他们心安理得且坚持不懈地继续作恶。

    而另一边,秋勇回自己房间的路上碰见了三妹秋慧,秋慧一头栗色短发,眉目清秀,看到自己大哥从秋敏那里出来脸色不太好,连忙上前询问:“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二哥又惹你生气了?”

    秋勇停下脚步,摇头叹了口气,“这家伙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我刚刚进去就听见他嚷嚷着要别人的命,动不动就要杀人,他也是有孩子的大人了,怎么也不为自己的后辈想想?要是又闹出人命,别人惹不起他,万一对他的家人小孩动手呢?”

    秋慧神色也有些不安,“二哥又惹上什么人了?”

    “这次惹的人来头还不小。”秋勇沉声道:“是俊新集团的太子爷陈峰,你二哥手下的人跟别人起冲突,被人打断了一条腿。”

    秋慧一听这话忽然脸色大变,惊呼道:“怎么会是他?”

    秋勇眉头一皱,“你认识他?”

    秋慧咬了咬嘴唇,低头缓缓说道:“他是我在国外留学时候的校友,上学的时候我们说过几句话。”

    “哦?还有这回事?”秋勇看着妹妹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秋慧沉吟了一会儿,才开口道:“他倒的确是个很要强的人,可是,我觉得他不像是个喜欢和别人正面冲突的人,为人也很正直,二哥跟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秋勇冷笑了一声,“误会?你二哥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只能他欺负别人,别人要是敢反抗,他就立刻认为是自己吃亏了。”

    秋勇又忍不住感叹道:“你跟你二哥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秋慧扭头就往院子里走去,“我去找二哥问问!”

    “别去了。”秋勇叫住了她,“我刚刚从他那儿回来,他这个人劝不住的,你问他也不会跟你说实话,他只会把错误全推到别人身上,你去了也是白费力气。”

    秋勇又问她:“你跟那个陈家的公子熟不熟?”

    秋慧摇了摇头说:“只说过几句话,不算很熟,当初他刚去留学的时候,有些外国的留学生嘲笑他成绩差,骂他笨,我当时看不过去,替他说了两句话。”

    秋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这么说来,其实你们也算有些同窗之谊才对,那你觉得他还记不记得你?”

    秋慧犹豫了一会儿说:“我也不确定……”

    她很聪明,一下子就知道秋勇想要她做什么,又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希望我做个中间人,给他们俩调停一下?”

    秋勇叹息道:“老二太不懂事,你好歹和陈家公子有这层关系,只能麻烦你了,听你说这个人为人正直,至少不会像你二哥那样闪烁其词,从他那里我们应该能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秋慧点了点头说:“我试试吧。”

    岑岭还在房间里跟小蝶嬉闹的时候,突然手机闪了一下,是一条新消息,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头像在闪烁。

    岑岭按下指纹解锁,看到了那个“经济学2班-秋慧”的备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秋慧?”岑岭终于想起早上朱彪跟他说过的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然后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栗色短发女孩的身影。

    “陈峰,你还记得我吗,我想约你出来谈谈。”

    他低头看着这条信息,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有些无奈地轻轻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小蝶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岑岭说:“有个朋友约我出去。”

    “哦。”小蝶点点头,“你现在要去吗?”

    岑岭思忖了片刻,说:“对,现在就去。”

    半个小时之后,岑岭来到了一家咖啡厅,远远的他就看见了早就坐在那里等着他的秋慧。他发现秋慧和之前在国外上学的时候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栗色短发,白色休闲套裙勾勒出优雅的曲线,显得性感又别具气质。

    岑岭走过去,跟她打了个招呼,“hi,秋慧同学,好久不见。”

    秋慧也微笑着站起身向他点点头,请他坐下,“好久不见,喝点什么?”

    “玛奇朵,谢谢。”

    秋慧笑了笑,“你还是喜欢喝这个。”

    岑岭自嘲道:“可能是因为我不太喜欢吃苦吧。”

    秋慧点了一杯摩卡和一杯玛奇朵,看着岑岭笑着说:“陈峰同学还是这么帅气潇洒。”

    岑岭立刻夸了回去:“你也越来越漂亮啦。”

    “我们直入正题吧。”岑岭保持着礼貌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哥的事情来找我的。”

    秋慧说:“陈峰,咱们之前就认识,我知道你的为人,这次来找你,也是想问问你,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到底是什么?我二哥他这个人做事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跟他讲道理也很困难,所以我才来找你。”

    岑岭点点头表示理解,“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这件事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你二哥手下一个黑帮头子调戏我女朋友,我找人打了他一耳光,踢了他一脚,然后昨晚你二哥又派人把我和我女朋友打伤了。”

    说到这里,岑岭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然后又撸起袖子把胳膊上的淤青给秋慧看,“你看,这是我身上的伤,不过这还算好的,我女朋友伤的比我严重,昨天被人打倒在地站都站不起来。”

    “当然了,你二哥派来的那几个人更惨,有一个人被我打断了一条腿,不过我认为他们是咎由自取,你说呢?”

    咖啡上来了,秋慧放了一点砂糖,浅浅抿了一口,看着岑岭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是我二哥不对,不过他手下的那些人已经付出了代价,看在咱们同窗一场的份上,你就不要再找我二哥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看行不行?”

    岑岭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了秋慧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道:“不是我不肯善罢甘休,只怕是你二哥的手下挨了打,他咽不下这口气,不肯吃亏呢。”

    岑岭又说:“明堪城你比我熟悉,你二哥什么名声,你不会不知道吧?”

    秋慧说:“我会回去跟我二哥说的。”

    “你二哥肯听你的?”

    “我回去把这件事情的始末告诉我大哥,他会帮我一起劝他。”

    岑岭一边喝咖啡一边考虑秋慧的话,沉默了几分钟,他终于说道:“好,我相信你,如果你们成功了,到时候给我发消息。”

    秋慧听了这话显得很高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不停地点着头说:“好,谢谢你。”

    岑岭摆了摆手,笑着说:“你不用跟我客气这些的,咱们好歹也是同学,而且说起来,咱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多少还算有些交情,这点面子我还是要给的,以后有什么事,如果我帮得上忙,我也绝不推辞。”

    秋慧有些不好意思,“你还记得那件事?”

    “当然记得。”提起往事,岑岭不禁感慨万千,“出国以前,我在国内的那么多年,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那算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被人家看不起。”

    “当时我的身边也不是没有国内的同胞,甚至还有几个是我的同班同学,可是他们也都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只有你站出来为我说话。”

    “也正是因为你的鼓励,当初我才能那么拼命地用功,让那些自命不凡的外国佬不敢再瞧不起我。”说到这里,岑岭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这也是我人生当中一段宝贵的经历啊,我一直都记得这件事。”

    秋慧表情也有些微微动容,“谢谢你能一直记得。”

    岑岭笑了笑,“我向来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至于仇怨,好在我现在还没有跟谁有什么深仇大恨,希望以后也不会有。”

    岑岭看着秋慧说道:“你二哥这个人,我希望以后都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了。”

    秋慧信誓旦旦地向岑岭保证:“你放心,我和我大哥会尽力的,我当你是朋友,我也不希望你和我的亲人之间有太深的矛盾。”

    岑岭笑着点点头,“那就好。”

    回来的时候,岑岭觉得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心情大好,一路哼着歌回到了酒店。

    回酒店的时候,他也没回自己房间,而是敲响了小蝶的房门。

    小蝶打开门一看岑岭这么高兴,笑嘻嘻地问:“什么事这么高兴?”

    岑岭走进屋里,关上门,搂着小蝶笑着说:“摆平了,哈哈!”

    “什么摆平了?”

    岑岭说:“就是这件事摆平了呀。”

    小蝶惊奇地问道:“你是说,秋家的事?”

    岑岭笑着说:“对啊,是不是很神奇?”

    小蝶问:“你怎么做到的?”

    “其实也没什么。”岑岭也不卖关子了,笑着说:“我现在才知道,秋家的三小姐,居然是我国外留学时候的同学,现在有她出面从中调停,事情就好办多了。”

    小蝶听到这个消息,也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胸脯说:“谢天谢地,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这样一来,就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了。”

    她又看着岑岭说道:“我现在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了,待在房间里闷死了。”

    岑岭看了看她的腿,又看了看她的腰,问道:“你的伤好了?”

    小蝶摇摇头,“哪有这么快嘛。”

    岑岭笑眯眯地看着她,又问道:“那你怎么出去?”

    小蝶眨巴着大眼睛,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岑岭,“你背我出去嘛。”

    岑岭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他摊开双手双脚,摆成一个大字型,故意大声地说:“我累死了。”

    小蝶坐到岑岭身边,拉着他的手,轻轻地晃来晃去,“你背我出去嘛。”

    岑岭笑着摇摇头,“不背不背。”

    小蝶撇了撇嘴,“哎呀,你这人真小气。”

    岑岭看着小蝶坏笑着说:“那你求我。”

    小蝶立刻脱口而出:“我求你。”

    “这么干脆?”岑岭腾的一下就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蹲下身子,一把抱住小蝶的大腿,一下子就把她扛了起来。

    “哎呀,放我下来!”小蝶猝不及防,吓得花容失色,一边尖叫,一边两只手乱抓,两只小脚不停地踢蹬着,连鞋子都掉在地上了。

    岑岭哈哈大笑着说:“你别乱动,在乱动可就掉下去了。”

    “疼,疼……”小蝶忽然一只手捂在腰上,岑岭吓了一跳,赶紧小心翼翼地把她放了下来,扶着她坐回到沙发上,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有没有伤到,我刚刚一时激动,忘了……”

    小蝶揉了揉腰上的伤,说:“没事了。”

    岑岭帮她捋了一下头发,小声说:“要不还是别出去了。”

    小蝶有些不情愿地嘟了嘟嘴,叹了口气说:“好吧。”

    岑岭说:“这样,我陪你看会儿电视。”

    小蝶摇摇头,“不看,你出去的时候,我都看了一上午了,再说了,你又嫌弃上面的节目不好看。”

    过了一会儿,岑岭手机响了一下,他点开一看,正是秋慧发来的:“我二哥答应了。”

    岑岭回复了一句:“这么快?”

    秋慧立刻又回复:“是的,我跟我大哥一起劝他的,他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

    岑岭这下终于彻底松了一口气,他回复道:“太好了,这下算是皆大欢喜。”

    他放下手机,高兴地抱住小蝶,如释重负地大笑道:“这次是真的没事了,走,出去吃顿火锅庆祝一下!”

    小蝶犹疑地说:“你刚刚还说不出去的。”

    岑岭笑着说:“这不是高兴嘛,再说了,现在也到饭点啦。”

    小蝶说:“我们可以叫外卖。”

    岑岭摆摆手说:“外卖有什么好吃的?”

    他突然反应过来,瞪着小蝶说:“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又嫌太贵了?”

    小蝶低下头小声说:“我只是还没太习惯……”

    岑岭又蹲下身子,把手叠在膝盖上,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说:“我说舒雅蝶同学,麻烦你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的好不好,我求你了,快走吧。”

    小蝶撅着嘴巴说:“我本来就是女生嘛,婆婆妈妈不是正常的吗?”

    岑岭苦笑着说:“行了行了,我的姑奶奶,走不走啊?”

    小蝶微微点了点头,被岑岭扶着站起身来,“那走吧。”

    一边走她还一边说:“我不能吃辣的。”

    岑岭笑道:“知道啦,你伤还没好嘛,点鸳鸯锅就好啦,走吧,咱们去叫老朱一起。”

    他们打开门走到对面,岑岭敲了敲门,大声喊道:“老朱,在里面吗?”

    过了一会儿,老朱从里面探出头,笑呵呵问道:“怎么了,有事儿找我?”

    岑岭说:“走,出去吃饭,吃火锅。”

    “火锅?”朱彪奇怪地问,“怎么突然要吃这个?”

    小蝶笑着说:“他说这件事已经摆平了,要去吃火锅庆祝一下。”

    “摆平了?”朱彪一脸懵逼地看着岑岭,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才刚被岑岭拉过来当保镖,结果不到四个小时,他还啥都没干呢,事情已经解决了。

    “老弟,你这让我很尴尬啊……”朱彪苦笑着说。

    “路上慢慢跟你解释,走吧走吧,正好今天工作日,又是中午,出来吃火锅的应该不多,不需要排队。”岑岭边说边把朱彪往屋外拽。

    朱彪一米九多的大个子竟然被他这么随便一拽就给拉出来了,他忍不住瞪大眼睛看着岑岭惊叹道:“我说老弟,你现在力气怎么这么大?”

    岑岭把小蝶往怀里一楼,信口胡诌道:“最近消耗比较大,所以补品也吃的得比较多。”

    小蝶还有些懵懵懂懂的,老朱神情怪异地看着岑岭笑了笑,岑岭也心照不宣地和老朱对视,确认过眼神,都是当过老司机的人。

    岑岭力气大当然是因为肌体强化药剂的作用,毕竟消耗了50点积分,可以维持24小时,这个时间还是非常持久的。

    老朱虽然知道岑岭是在胡说八道顺带“开车”,但也本着“开车”界看破不说破的宗旨,放弃了刨根问底,他心里清楚,岑岭有些秘密不能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十几分钟后,三人来到了附近一家新开的火锅店,果然如岑岭之前所说,工作日的中午是店里生意最冷清的时候,基本没怎么等就开始上菜了。

    为了照顾小蝶不吃辣,岑岭特地点了鸳鸯锅,辣锅底料是牛骨汤,清汤锅岑岭特地选了比较温补的龟肉炖汤,小蝶在一旁拿着筷子,迟迟不敢动筷。

    岑岭看着她一直不吃,笑了一会儿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碗里,“你吃呀,可补啦,这个王八汤对跌打损伤是有一定疗养的功效的。”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推车一个小巧的铁架车进了包厢,上面摆着他们点的虾滑、羊肉卷、肉丸、青菜等等配菜,然后对他们说:“哪位是陈先生?外面有人找。”

    “我是。”岑岭站起身来,问了一句:“什么人找我?”

    服务员说:“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个子不高,有点瘦,他好像说……是秋家二少爷的人。”

    “秋敏的人?”岑岭犹豫了片刻,然后对小蝶和朱彪说道:“我出去看看。”

    朱彪立刻站起来一把拉住岑岭,“我跟你一起去。”

    “也好。”岑岭没有拦他,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他们走到了店外,站到了大街上四处看了看,这才看见一个戴着墨镜的人在不远处朝他们招了招手,岑岭往那个方向看了看,发现他有点像是昨天夜里跟他交手的那个功夫很好的黑瘦小伙子。

    然而,就在他正要往那边走去时,突然听见老朱在身后大吼了一声:“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世子很凶〕〔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