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宫欢〕〔今夜星辰似你小说〕〔今夜星辰似你童以〕〔今夜星辰似你〕〔今夜星辰似你傅夜〕〔大唐贞观第一逍遥〕〔傅夜沉诺筱颖〕〔傅夜沉和诺筱颖〕〔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39独闯虎穴(2)
    明亮的书房里,秋家大公子秋勇此时正惬意地坐在窗前,他手里端着一杯雨前的狮峰龙井,面前放着一台小巧的平板电脑,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的,赫然正是岑岭装进秋府的监控录像。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负手站在他身后。

    “大少爷,按您的吩咐,自动连通警察局的报警线已经被切掉了,您放心,这次不会惊动警察。”老人缓缓说道。

    秋勇轻轻嘬了一口茶,放下杯子,盖上杯盖,微微皱起眉,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茶渣没去干净。”

    他回头看了老人一眼,恭敬地说道:“钟老,您回去休息吧,这次的事情,用不着您老人家出手,爸妈不在国内,家里还有我呢。”

    老人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苦涩地说:“你们兄妹几个,都是我亲眼看着长大的,我实在不忍心呐……”

    秋勇说:“我知道,我明白,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

    “唉……”老人佝偻着背,负着手缓缓朝门外走去,边走边叹息着说:“你们都长大了,我这个老头子管不住你们啦……”他浑浊的眼里,闪烁着着悲悯的神色。

    门外已经围了一大群人。

    这当中大多数都是秋家府内的保镖队,掺杂着十几个今天刚巧在秋府里跑腿的黑道分子,这里面大多数人岑岭都不认识,除了一个女孩。

    秋慧挤开人群站到最前面,她仰着头对岑岭大叫着:“陈峰,你这是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帮你劝好了我二哥的!”

    岑岭冷笑着说:“我干什么?这话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去问你二哥,你问问他,他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秋慧大声说:“陈峰,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二哥一直在家,他今天都还没有出去过啊。”

    “秋慧,你不要再替他说好话了。”岑岭怒声说道,“他自己不出去,却可以派别人出去。”

    岑岭瞪着眼睛大声说:“秋慧,我是顾念往日同窗之情,把你当朋友,才会相信你,可是你知不知道,正是因为相信你,才会连累我的好兄弟替我挡了两颗子弹,如果没有他,我现在已经横尸街头了!”

    秋慧总算是听明白了岑岭话里的意思,她震惊万分地退了两步,再也说不出话。

    而一楼客厅里,秋敏此时正吊儿郎当地坐在躺椅上,他的身边还围着八个奇形怪状的人,其中一个正是昨天晚上和岑岭交手的黑瘦小伙,还有一个高大的光头大汉,一个长头发的青年,另外还有五个身材矮小、穿着像是小孩子一样花花绿绿衣服的侏儒。

    “想不到啊,我刚刚才答应放过你,你倒是自己找上门了。”秋敏冷冷地盯着岑岭,眼里闪烁着若有若无的杀意。

    岑岭转过身,盯着坐在躺椅上的秋敏,叹息着摇了摇头,“我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就是相信了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秋敏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你很聪明,我的确没打算真的放过你,我派去对付你的杀手就在这里,可是他们都还没出发,想不到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还没出发?

    岑岭听出来了一丝不对劲。

    如果真像秋敏说的,他派去杀自己的人还没出发,那当街对自己开黑枪的,又是谁的人?

    “你少在这里装蒜,我兄弟在大街上为我挡了两颗子弹,现在正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你敢说不是你指使的?”岑岭试探性地问道。

    “啊,那太可惜了,居然没能打死你。”秋敏做出一个十分惋惜的神情,“也罢,是不是我做的,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你都已经来了,你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

    “是吗?”岑岭冷笑着盯着秋敏说道:“巧了,我也觉得今天会有一个人死在这里,只不过死的人是你。”

    秋敏露出夸张的笑容,他把圆滚滚的脑袋扬起来,嘴巴张开对准了天花板发出响亮的笑声,他的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发出“噼啪”的响声,大腿上的肥肉都伴随着他的拍打剧烈抖动起来。

    “他要杀我,哈哈哈……你们听到了吗,他说他要杀我,哈哈哈……”秋敏拉扯着左右的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不错,我是要杀你。”岑岭说着,慢慢把磁场控制手套戴好,然后轻轻动了动手指。

    没有人注意到,墙角冰箱上放着的一把不锈钢水果刀,微微颤动了一下。

    秋敏慢慢止住了笑声,他瞪着岑岭恶狠狠地说:“凭什么?”

    “这里是我的家,这里屋里屋外有四十多号人,都是我的人,而你,只有一个,你凭什么杀我?”

    “就凭这个!”岑岭忽然翻转手心,猛地一挥,冰箱上的那把水果刀突然从墙角窜出,宛如离弦的利箭一般飞向秋敏的后心。

    然而,那个昨晚和岑岭交过手的黑瘦小伙向后跨了一步,伸出右手一抓,一下子就将那柄水果刀握在手心,而且刚好握在刀柄的位置,连自己的手都没有受伤。

    但是秋敏却还是被刚刚这一下吓得够呛,直接就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他瞪大眼睛惊慌失措地看着背后那把寒光闪烁的水果刀,惊得手脚乱舞,哇哇大叫:“动手!快动手!杀了他,快杀了他!”

    一个光头大汉最先冲了上来,他双手抱在胸前,直接往岑岭身上撞了过去。

    突然,岑岭看见他全身的皮肤变成了浅红色,他撞在岑岭身上的时候,岑岭的感觉就像被一座小山迎面撞上一般。

    岑岭直接被这一下撞飞出去,他的身体撞碎了木门,撞倒了栏杆,直接落进门外的人群中。

    岑岭在半空调整了一下姿势,双掌向后在地上一拍,利用反作用力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稳稳站在地面上,周围的那些保镖队和黑道分子都惊得往后退散开来。

    “这个人就是陈家的公子吗,身手了得啊,挨了岩山迎头一撞居然安然无恙?”

    “我看也说不定,也许只是看上去没事。”

    “这要是换做你我,挨了这么一下,只怕全身骨头都要散架了吧,哪儿还站得起来?”

    “……”

    人群中嘀嘀咕咕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所有人都戒备地看着岑岭,有几个戴着墨镜的黑道人物已经悄悄把手按在了别在腰间的枪柄上。

    “花岗岩石化皮肤?”影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里透着一丝惊奇,“这个能力倒不太常见,虽然不算很强,但是对现在的你来说,并不好对付,尤其是这家伙不仅个头大,速度还挺快。”

    岑岭苦笑道:“他要是钢铁皮肤就好了。”

    “你们外面的人还愣着干什么?一群蠢货!上啊!还不快上!”秋敏跑到门口,挥舞着拳头大声喝骂。

    秋慧看见秋敏在门口这样下令,急得大叫:“二哥,你干什么?”

    门外这些围着岑岭的几十号人立马一拥而上。

    “来得好!就拿你们这些蝼蚁先活动活动筋骨!”岑岭抬腿一个侧踢,一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立刻就被踢飞十几米远,紧接着顺势一转身又是一记连环腿,又飞出去一个,又是一拳打中一个家伙的肚子,直接就把那人打趴下了。

    就这样一拳一脚,没过几分钟,这几十号人已经躺倒了一大片,剩下来的十多个人已经害怕了,只要看见岑岭手脚微微有一点点动作,立刻吓得直退,根本不敢上前。

    秋敏扶在栏杆上气得捶胸顿足,“废物!一群废物,给我上,上啊!”

    岑岭微微偏过头,冷冷地瞥了秋敏一眼。

    秋敏依然大张着嘴巴,双手都举过了头顶,但他的声音却戛然而止了。

    这杀气凛然的一个眼神,直接就让刚刚还叫嚣得厉害的秋敏瞬间感觉浑身上下都被浇了一大盆冰水一般,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在他心中开始蔓延。

    岑岭突然看着秋敏笑了起来,他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说他们都是废物,不敢上,那你自己来吧。”

    说着岑岭转过身面对着秋敏,摊开双手哈哈大笑道:“来,我让你打,你过来呀。”

    岑岭又挑衅地朝他勾了勾手指,“快过来,像个爷们儿一样,让你打你都不敢,你难道连废物都不如?”

    秋敏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他的目光越过岑岭,冲着那十几个畏畏缩缩的保镖和黑道打手大喊道:“快,趁现在,打他!把你们的电棍拿出来电他,枪,对了,还有枪,快把枪掏出来打死他!”

    秋慧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回头冲着那些人不停地摆手,大声阻止道:“不能开枪,你们难道真想闹出人命吗?不许开枪!”

    “开枪,开枪打死他!”秋敏兴奋地又叫又跳。

    好几个戴墨镜的黑衣人真的掏出了手枪,这些枪都装了消声器,但大多数人只是拿出来指着岑岭,并不敢扣动扳机。

    可是,还是有两个胆子比较大的家伙,真的开枪了。

    两颗子弹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岑岭额头飞了过来。

    秋慧两手捂着嘴巴,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两颗子弹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就这样悬浮在距离岑岭额头不到一尺的位置。

    而岑岭只是抬起了他的右手,像交警指挥车辆一般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他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的手套。

    虽然子弹用的是铜壳,但其实外壳还是铁制的,只是镀了一层铜而已,在强力磁场的控制下,它对岑岭依然没有任何威胁。

    岑岭怕的,其实是之前在大街上那样被人在暗处放冷枪,像这样当着他的面开枪,在有肌体强化药剂提供的反应力加持下,任何子弹他都有把握拦截下来。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所有人都惊得目瞪口呆,空气中一片死寂,仿佛时间都静止在了这一刻。

    秋慧原本都已经吓得捂着脸闭上眼睛不敢再看,这时等了好久都没动静,这才敢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岑岭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她不禁松了一口气。

    可是看到岑岭面前悬浮在半空的那两颗子弹,她还是被吓了一跳,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就在这时,岑岭放下了手,子弹“吧嗒”两声掉在地上。

    秋敏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又张了张嘴,还想叫这些人上,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叫那些人去攻击岑岭还有什么意义。

    “还是让我来吧。”就在这时,刚刚一下就把岑岭撞飞的光头大汉晃晃悠悠地走出门外。

    秋敏大喜过望,“对,对,岩山,你来对付他,你对付他正好!”

    岑岭眼中寒光一现,右手一挥,刚刚掉在地上的那两枚子弹突然像活了一般,又从地上飞了起来,“嗖”的一声飞向光头大汉。

    此时这两枚子弹如同再次被人从枪口打出一般射了过去,眼看就要击中光头大汉的胸口。

    就在这时,光头大汉眼中精光暴射,全身再次被坚硬的花岗岩覆盖,他大手一挥,竟然生生从半空中把两枚子弹都抓了下来。

    “你只有这样而已吗?”光头大汉轻蔑一笑,大踏步朝岑岭走了过去,“现在该我了。”

    话音刚落,他已经挥出一拳打向岑岭的面门。

    这看似朴实无华的一拳,不仅势大力沉,速度更是奇快无比,再加上这家伙坚硬无比的花岗岩皮肤加成,岑岭十分清楚,要是被这一拳砸在脸上,估计自己这辈子都没“脸”见人了。

    岑岭飞快地出手,两只手一起扣住对方的手腕,然后把头一歪,惊险地避开了这一击。

    岑岭心下骇然,刚刚扣住这家伙的手腕的时候,他觉得仿佛两只手都抱在一根加了火箭助推器的花岗岩石柱上一般,这样恐怖的冲击力,哪怕是他现在已经经过强化了的身体,要是结结实实挨一下,只怕也会倒在地上站不起来。

    他的力量比自己还要大很多,速度却不必自己差多少,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跟这个家伙近身肉搏,无异于自寻死路。

    岑岭微微皱眉,立刻改变战术,往后急退,拉开了与这光头大汉的距离。

    光头大汉有些得意地挥了挥拳头,怒吼着追了上去。

    岑岭一路边打边跑,光头大汉一路追逐,其他围观人群也都跟在后面,渐渐地岑岭已经退到后院的一扇大铁门跟前。

    他忽然心生一计,一把拉开铁门向外面逃去。

    “不要跑!”光头大汉恶狠狠地追了上去,正经过铁门的时候,岑岭眼疾手快,卡住这个时机猛地一挥手,刚刚被推开的铁门以极快的速度关了回去,狠狠拍在光头大汉正往前猛冲的面门上。

    后面观战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脸上都做出疼痛的表情,好像岑岭这一下用铁门代替自己巴掌的一耳光正扇在他们脸上一样。

    铁门上出现了一个人脸的形状,如同一个刚刚成型的模具。

    “混蛋!小兔崽子,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光头大汉脸上已经被花岗岩覆盖,虽然看上去安然无恙,但看他如此暴怒的样子,显然刚刚那一下还是很疼的。

    光头大汉用力一脚将铁门踢开,正要冲出去,岑岭故技重施,像扇耳光一般又是一挥手,那铁门再次关了回去,又一次狠狠拍在对方脸上。

    “啊——”光头大汉攥紧了拳头,仰天怒吼,“混蛋,我要杀……”

    他话还没说完,岑岭在远处挥了挥手,控制着铁门一开一合,再次拍在他脸上,将他没说出口的狠话拍回了肚子里。

    “啊——”光头大汉这次是真的发狂了,他居然两手紧紧抓住铁门,狠命一扯,竟然生生把门从墙上掰了下来。

    “小兔崽子,你今天死定了!”大汉手里挥舞着铁门,如同挥舞着一件兵器,怒气冲冲地朝着岑岭狂奔而来。

    岑岭这次没有再逃跑,而是冷冷地盯着凶神恶煞的光头大汉朝自己冲过来,就在他距离自己不到三米远的时候,他忽然将右手往上一托,大汉手里的铁门就如同过年燃放的冲天雷一般飞向了天空。

    光头大汉手里紧紧抓着铁门,想像刚才岑岭打他一样把铁门摔在岑岭的脸上,完全没有想到这铁门居然一下子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大力扯上了天空,猝不及防之下,他也被带了上去。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几十米的高空了。

    这个高度是岑岭目前磁场控制这个级别的重量所能影响到的最远的距离,他挥舞着右手在空中转圈圈,光头大汉就跟着铁门一起在空中被甩来甩去。

    虽然他被岑岭在天上甩得头晕目眩,但他依然还是紧紧抓着铁门不放,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一旦松手,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去,即使有身上的石化皮肤保护,就算不摔死,也难免会重伤。

    明明实力强于对手,却被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光头大汉气得在天上哇哇乱叫:“混蛋,小兔崽子,有种你就把我放下来,打不过就耍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岑岭嗤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幼稚。”

    但他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抬头喊道:“既然你想下去,我就直接松手,让你掉下来摔死!”说完立刻放掉了对铁门的控制,光头大汉惨叫着和铁门一起从天上掉了下来。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响,光头大汉直接把地面都砸出几道裂缝,不过这个家伙的确十分顽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依然能在地面上扭动着身躯,似乎是想要站起来。

    岑岭皱了皱眉,冲上去一脚踩在那家伙的脑门上,刚刚抬起一点的花岗岩脑袋就这样又被他一脚踩了回去。

    这时秋敏也跟着众人赶到这里了,由于身材肥胖,平时又缺少锻炼,他跑起来气喘吁吁的,看着已经被岑岭打败的光头大汉,差点惊得坐在地上。

    “你,你,你……”秋敏指着岑岭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我是你爹。”岑岭没好气地随口说道,可话刚说出来又觉得自己好像还吃亏了,一脸嫌弃地说:“算了算了,我将来要是生儿子像你这种人渣一样,我肯定得活活气死。”

    岑岭摇摇头又说:“我宁可生儿子没屁眼也不要你当我儿子。”

    秋敏记得脸色铁青,无能狂怒道:“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岩山已经败了,其他人都不敢上了吗?黑豹呢?残古青呢?”

    昨晚和岑岭交过手的黑瘦青年出现在秋敏面前,“黑豹在这里。”

    秋敏指着不远处耀武扬威的岑岭,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你,你快去,快去把他干掉!”

    黑豹脸色有些难看,他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对不起,二少爷,我……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秋敏气得锤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咬牙切齿地四下张望道:“残古青呢?残古青在哪里?”

    他突然想起什么,一下子放声大笑起来,眼中充满期待地说:“对了,对了,钟老今天还没走,他还在家,快去请他老人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