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第一逍遥〕〔今夜星辰似你〕〔我爱你上瘾〕〔颜汐封司夜〕〔唐楚楚〕〔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山村小农民〕〔龙帅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安七〕〔唐楚楚江辰最新全〕〔唐楚楚江辰全文免〕〔暴君团宠三岁半〕〔李承乾小翠〕〔我真不是盖世高人〕〔毒医世子妃〕〔杨玄苏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40独闯虎穴(3)
    黑豹低头领命,“是,我现在就去请他老人家。”说完身形一闪,立刻消失在人群当中。

    这时,一个长发青年从后面不紧不慢地走上前来,笑眯眯地说:“二少爷,请见谅,我来的有些慢了。”

    秋敏回头看了长发青年一样,责备道:“残古青,你小子可算来了,都是从我屋里过来的,怎么就你走的这么慢?”

    长发青年微微欠身道:“对不住,对不住,二少爷,我还以为岩山能把这小子拿下,用不着我出手呢,没想到我还是高看了那个傻大个。”

    这时被岑岭踩在脚下的光头大汉已经恢复了神志,听见长发青年挖苦他的话,忍不住瓮声瓮气地怒骂道:“残古青,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子在前面拼命,你不帮忙就算了,居然还有脸在后面说风凉话!”

    “闭嘴!丢人现眼的玩意儿!”长发青年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来,在距离岑岭十米左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光头大汉还想骂回去,只听见头上岑岭冷冰冰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你最好听他的话,把嘴巴闭好,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在这饶舌?”

    岑岭低头冷冷地说:“再敢多嘴一句,我就踩断你的脖子。”

    大汉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选择忍气吞声,安静了下来。

    长发青年看着岑岭笑了笑,微微点头自我介绍道:“我叫残古青。”

    岑岭也看着他笑了笑,却一句话也不说。

    残古青见岑岭没有像他一样自我介绍,于是解嘲道:“阁下的身份我们都知道了,自然无需多言,在下懂的。”

    岑岭冷笑道:“你倒是比其他人要识趣。”

    残古青说:“我也看出来,阁下的能力是控制磁场,不过似乎运用得也不算很熟练,若是让岩山跟你重新再斗上一番,我倒是觉得他未必会输呢。”

    岑岭微微摇了摇头,笑着看着残古青说:“可惜,没有如果。”

    残古青笑道:“其实,你对上我,也一样没有机会的,也许我的实力不一定比岩山更强,但是……”他低头瞥了一样光头大汉,嗤笑道:“我可不会像他那么笨。”

    “你……”光头大汉正要破口大骂,可是想起刚刚岑岭充满杀气的威胁,强忍着怒气把话咽了回去。

    “来吧,别废话了。”岑岭略微有些不耐烦地说,“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残古青嘴角微微上扬,突然消失在岑岭眼前。

    好快的速度!

    对方一掌劈下来的时候,岑岭惊险地一个侧身避开,不禁感叹:刚刚这个光头大汉的速度已经够令他惊讶了,没想到眼前这个长发青年居然比他更快!

    “速度是够了,不知道力量怎么样。”岑岭心中暗想着,立刻回手反击,却被残古青一个晃身躲过,接着对方一脚踢过来,岑岭不闪不避,也飞起一脚朝对方的腿上踢了过去。

    两人硬碰硬了一招立刻分开,岑岭面无表情,但是残古青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果然,这家伙力量比那个岩山可差远了。”岑岭心下稍安,至少近战肉搏,力量占据优势就不会太吃亏。

    然而,就在这时,岑岭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一开始岑岭只是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并没有发现哪里有异常,直到他低下头环顾四周,突然发现,周围没有什么风,可是这一地的落叶却开始轻微地颤动起来。

    接着,这些叶子慢慢地旋转、跳跃,然后逐渐一片片地漂浮起来。

    残古青脸上逐渐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飞叶千回,去。”他轻轻吐出了几个字。

    话音刚落,那些树叶忽然像听见将军号令的士兵一般,如同漫天飞舞的羽箭一般朝岑岭飞了过来。

    虽然只是干枯而柔软的落叶,但是只要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同样可以是伤人的利器。

    更何况,对方这一招简直是一片飞叶利刃组成的风暴。

    岑岭脚下生风,飞快地躲闪,然而那些树叶的速度更快,而且明显是在那残古青的操控之下自由变化方位,躲开了一次,很快就要迎来第二次。

    残古青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冰冷,那些树叶运行的轨迹也越来越飘忽,越来越凌厉。

    “这又是什么异能啊?”岑岭在心中像影发问。

    “应该是驭木之术。”影回答道,“这个能力修炼到高级可是很强的,不过他显然也只是掌握了一点皮毛而已,也就能摆弄一下树叶而已了。”

    岑岭右手一挥,之前落在地上的那一扇大铁门立刻被他重新控制,他挥舞着铁门不断阻挡着落叶风暴的进攻,数不清的叶子切割在铁门上,瞬间化为无数碎末,但在这些不计其数的落叶的疯狂击打下,铁门上也出现了无数白痕。

    甚至有几片树叶没能被铁门挡住,也没有被岑岭躲开,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十几道血痕,虽然伤口很浅,但是岑岭明显陷入被动,已经有了疲于应付之态。

    “呲啦”一声,又一片树叶划过岑岭的皮肤,这次受伤的地方,是他颈部大动脉的位置。

    岑岭心下大惊,如果伤口再深一点儿,恐怕他就要当场表演鲜血喷泉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岑岭盯着不远处正微笑着看着他的残古青,心中腾的冒起一股火气,“他妈的,老子自从重活一次到现在,啥时候这么憋屈过?今天就算被你这不男不女的妖艳贱货弄得全身是伤,也要把你狠狠收拾一顿!”

    想到这里,岑岭控制着大铁门,不再去管那片狂暴的树叶风暴,而是直接奔着残古青的身上砸了过去。

    残古青吓了一跳,看到岑岭是要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跟自己拼命了,赶紧狼狈躲闪,不过由于他分心去躲避铁门的攻势,树叶风暴的攻势也稍显缓和。

    就在这时,之前离开的黑豹已经回来了,他凑到秋敏身边,吞吞吐吐地说道:“二少爷,钟老,他不在……”

    “什么?”秋敏愣了一下,喃喃道:“怎么可能会不在?”

    黑豹低着头说:“是不在,问了几个下人,都说没看见。”

    秋敏摸了摸光秃秃的额头,沉声道:“罢了罢了,不在就不在吧。”他抬起头盯着黑豹看了一会儿,然后指着远处跟残古青激斗正酣的岑岭说道:“现在有残古青牵制他,你去把他干掉!”

    黑豹看见岑岭身上几乎已经被鲜血染红,顿时觉得有了一点信心,立刻脚下一点,冲了上去。

    黑豹虽然并不是变异人类,但他的力量、速度,以及格斗技巧都是顶尖的,有了他加入战场,残古青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而岑岭这边渐渐的已经被完全压制了。

    不过,岑岭现在虽然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但其实都是些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所以他的行动并没有受到太多限制,而残古青刚刚不小心被铁门砸中了大腿,此时已经有些步履蹒跚了。

    “坚持,坚持,只要把他们其中一个放倒,我就还有机会!”岑岭在心中不断地鼓励自己。

    “影,我刚刚打倒了那个大块头,有没有积分奖励啊,我现在还能兑换些什么吗?”岑岭问道。

    “那家伙还没被彻底打倒呢,你现在就要积分奖励吗?”影回应道,“如果你现在就要的话,可能奖励会少一些。”

    “还没彻底打倒?什么意思?”岑岭惊讶地问,“他现在明明都已经爬都爬不起来了。”

    “还不行,他现在虽然暂时失去了战斗力,但是再给他一段时间恢复,他很快就又可以起身战斗了。”影说,“这家伙防御力和恢复力都很惊人,你要提高警惕。”

    “明白明白,这货就是个肉坦嘛。”岑岭说,“这个残古青就是个远程法师了,这个黑豹就是个刺客,他妈的,对方的阵容倒挺好,可惜我这边就只有我一个人。”

    想到这里,岑岭忍不住有些想发牢骚了。

    “这你怪谁,谁要你自己一个人跑来的?”影反倒幸灾乐祸起来。

    “你也太没良心了吧,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的?”岑岭忍不住骂道,“该死的破机器人,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我真的快顶不住了。”

    正说着,黑豹的诡异身法又一次扭开了岑岭的进攻,并且一拳打在岑岭肚子上,岑岭只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就被这一拳打吐了。

    就在这时,岑岭看到了更糟糕的一幕,刚刚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光头大汉这时忽然翻了一个身,仰面躺在地上,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似乎正在慢慢恢复行动能力!

    “刚刚要是狠下心,一脚踩断这家伙的脑袋就好了。”岑岭这会儿有一丝后悔了,可后悔归后悔,毕竟从小到大他还没有真正杀过人,对他而言,杀人这种事情也确实离他非常遥远,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未必下得去手。

    就算对方再怎么穷凶极恶,要他亲手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但是现在后患来了,再过一会儿,如果等岩山恢复过来加入战局,他就彻底没机会了。

    “怎么办?怎么办?”岑岭心急如焚,动作也渐渐变得凌乱起来,黑豹趁机又一次发起猛攻,岑岭胸前、后腰又挨了两下重击,脚下一个不稳,直接半跪在地上。

    “我现在要求兑换刚刚打倒岩山的奖励,能加多少积分?”岑岭渐渐觉得体力有些不支了,又受了伤,只好向影求助。

    “现在兑换的话,只有10点。”影回答道。

    “这么少?”岑岭几乎快要奔溃了,“还以为至少也有20点呢,这样还能凑足100点积分弄个隐身衣逃跑,对了,上次跟你说过之后,智能工厂那边隐身衣已经做好了吧?”

    “做倒是做好了。”影懒洋洋地说,“可是现在你最多只有10点积分,加上之前的80点积分,换不了隐身衣。”

    “给我赊个账吧,行不行?”岑岭央求道,“要不然,我死在这儿,你什么也得不到啊。”

    “不行,你知道的,我们机器人做事很死板的,赊账这种充满了人情世故的事情,我们可做不来。”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岑岭的请求。

    对方的攻势越来越凌厉,岑岭这会儿已经完全无力对抗,只能躲来躲去了,他无奈地叹息着:“看来今天真的要栽在这里了啊……”

    岑岭又在心里说道:“我临死前还有个疑问,如果得不到解答,我死也不会瞑目的。”

    “什么疑问?”

    “要是我刚刚把岩山杀了,能得到多少积分奖励?”

    “你临死前最后的疑问就是这个?”虽然是机器人,影也有些被岑岭这脑回路雷到了。

    “嘿嘿,我随便说说的。”

    岑岭不屑地说道:“我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死在这里?我还没给老朱报仇呢?秋敏这个人渣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我怎么能比他先死?”

    “我好不容易重活一次,还没过够享福的日子,我还不知道银蝶怪盗到底是不是小蝶,我还没有查清楚夜游神那件案子的真相……我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怎么能死在这里?”

    岑岭感觉自己慢慢摸索出来了一些对手进攻的规律,突然一声大喝,速度也比刚刚加快了几分,不再被动躲闪,而是开始了反攻。

    他终于找出了一点黑豹那种奇怪身法的漏洞,这次对方再次即将避开岑岭攻击的瞬间,他原本踢出去的一脚忽然在半空中变换了方向,原本上踢的一脚忽然向下踩去。

    一击命中!

    这一脚终于狠狠踢在黑豹的小腿处,黑豹发出一声闷哼,半跪在地,眼中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很惊讶吗?”岑岭乘胜追击,又是一脚蹬在黑豹的胸口,将他直接踢飞出去。

    “任何招式都是有破绽的,正如所有的锁都会有钥匙一样,只要我不停地试,不停地找,总有一天会打开这把锁,试一千次不对,我就试一万次,只要你不打倒我,我就会一直尝试下去,直到找到你的破绽为止。”

    “现在,不依靠磁场控制,我也能打败你了!”岑岭骄傲地说着,一步一步朝着倒在地上的黑豹走过去。

    黑豹眼中闪过一丝颓丧。

    此时秋敏正站在人群中低着头四下张望着,仿佛是丢了什么东西在地上正在寻找似的,一边找一边小声嘀咕着:“五鼠呢,都到这个地步了,他们难道还不打算出手吗?”

    正在这时,岑岭突然停下了脚步,心底里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动静……”岑岭警惕地环顾四周,除了那片和铁门作斗争的树叶风暴却,他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不对,有动静……可是,动静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纵意人生秦浩〕〔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求婚〕〔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厉少,夫人又把你〕〔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