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宠:老婆亲〕〔不朽龙帝〕〔萌宝甜妻:傲娇爹〕〔花颜〕〔终极教父系统〕〔透视神医女婿〕〔毒液诸天〕〔万界仙王〕〔迷踪谍影〕〔从魔尊开始统治世〕〔至尊神婿叶昊〕〔极品暧昧〕〔时乐颜傅君临〕〔不随便的男人时乐〕〔沈卿然楚洛寒〕〔快穿之我真的不记〕〔我们全家都是极品〕〔如果不曾遇见你时〕〔漫威的公主终成王〕〔豪门废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千面恶少是戏精 048讨一个公平(四更)
    两天后,岑岭接到了秋勇的电话,秋勇对他说,秋敏已经被赶出秋家了,现在人就在城北郊区的一处垃圾站附近。

    岑岭所担心的意外并没有发生,他在电话里向秋勇一边道谢一边说道:“秋大少爷倒还是个正直的人呐。”

    秋勇说:“陈少爷实在太客气了,我还要谢谢你帮我们秋家了了一件家务事呢。”

    岑岭没再说什么,为了防止意外,走之前他跟小蝶还有封华也打了声招呼:“我现在去城北郊区解决秋敏的事情,很快就回来。”

    小蝶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一个人去吗?”

    封华说:“要不让我和若云跟你一起去吧。”

    岑岭想了想,说:“也好,不过你们俩最好在暗处,我一个人在明处就好,这样万一遇到什么意外,我们不至于太被动。”

    封华还在犹豫,若云却率先表态道:“我觉得这样安排挺好,你自己先开车过去,我们两个打车悄悄跟在你后面,到了地方,我们也不露面。”

    岑岭点点头,“好,就这么办。”

    一个小时以后,岑岭终于驱车来到目的地,不远处,只见一个五短身材的人被黑布袋蒙着头绑在垃圾站的墙脚下,岑岭下了车,扭头四下看了看,确认了没有其他人,这才缓缓朝着那人走近。

    他戴上了磁场控制手套,然后控制不远处的一根废弃的铁锨,隔着十多米远拍了拍那个被反绑着双手的人,他隐约听见黑布袋里面传来咒骂的声音。

    岑岭这才放心地走到那人的面前,掀开黑布袋一瞧,果然是秋敏。

    岑岭低头俯视着这张丑陋的脸庞,轻轻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秋敏抬头一看是岑岭,脸色变了好几下,最终换成一副讨好的笑脸,“陈公子,你来了。”

    岑岭鄙夷地说:“你居然还有脸笑,真是没羞没臊。”

    秋敏赔笑道:“陈少爷,我想咱们之间应该是有些误会,我们不至于有那么大仇怨的,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我……”

    他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岑岭狠狠一耳光,虽然肌体强化药剂的效果已经过去,但岑岭本身的力气在这段时间也提升了不少,秋敏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指印。

    岑岭说:“你看,俗话说的也不一定对。”

    秋敏被这一下打得眼冒金星,但还是舔着脸皮恭维道:“陈少爷说得对,俗话说的也不一定对,尤其是刚才我说的那句,我刚刚才说完,就被打脸了。”

    岑岭说:“我现在改主意了,我觉得你刚才那句没说错,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俗话说的挺对的。”

    秋敏讪笑道:“那陈少爷为何还要打我啊?”

    岑岭瞪着他大声说:“因为你不是人,是一条厚颜无耻的癞皮狗,是一个丧尽天良的恶霸!”

    秋敏立刻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陈少爷说的是,我无耻,我丧尽天良,我今后一定会痛改前非,我再也不会做坏事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绕我一命吧……”

    岑岭微微皱了皱眉头,冷笑着说道:“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

    秋敏愣了一下,立刻抬起头,眼中隐约流露出一丝惊喜的光芒。

    岑岭忽然明白了,摇着头说:“也难怪了,你这样的人,肯定以为别人也都跟你一样。”

    秋敏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跪在地上向前挪了两步,激动万分地磕着头大声道:“多谢,多谢,多谢陈少爷,您真是大人有大量……”

    “闭嘴!”岑岭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嫌恶地说,“别再说这些话来恶心我。”

    秋敏立刻不出声了,他慢慢直起身子,脸上满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光彩。

    岑岭冷笑着说:“你现在好像很开心啊。”

    秋敏点头哈腰地说:“对,对,多谢陈少爷宽宏大量。”

    岑岭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缓缓说道:“你知不知道,看见你这种人渣一副开心的样子,我心情就会变得很不好。”

    秋敏脸色一变。

    岑岭抬起脚狠狠一下蹬在秋敏的脸上,直接一脚把那颗肥硕又粗糙的脑袋蹬得向后仰去,然后狠狠撞在垃圾站的围墙上。

    “哎哟!”秋敏张着大嘴尖声惨叫起来。

    岑岭冲上去朝他的脸和肚子又猛踹了几脚,恶狠狠地说:“老子大老远的跑来这里,是让我自己心安的,不是让你心安的,你凭什么在老子面前这么高兴?”

    秋敏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别打了,哎哟,别打了,救命啊,要出人命啦!”

    岑岭踢得更用力了,边踢边威胁道:“你最好闭上嘴巴,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把你刚刚说的话变成现实!你知道,我这个人喜怒无常的,虽然刚刚我说了不杀你,但没准儿我会改主意呢?”

    秋敏听了这话,赶紧忍着肉体上的剧痛不敢再叫,实在憋不住了,才发出几声哼哼唧唧的哀鸣。

    岑岭又踢了十几脚,直到秋敏已经被踢得鼻青脸肿,本来就不太雅观的脑袋现在变得更像一个猪头了。

    岑岭也有些累了,于是停下来站到一边,看着秋敏慢吞吞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过来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秋敏如同一滩烂泥一般躺在地上,动了动嘴唇,哼哼着说:“饶命……饶命……”

    岑岭又上前踢了一脚,“回答我的话!”

    秋敏苦着脸喘着粗气唯唯诺诺地回答:“不,不知道,我不知道……”

    岑岭蹲下来,盯着他的眼睛,慢慢说道:“我是来讨一个公平的。”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公平?公平就是你怎么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对你,公平就是你作了多少恶,就得付出同样的代价!你派人伤了我女朋友,伤了我兄弟,我就一模一样的还给你,我不会要你的命,因为这样就不公平了。”

    “可是,你做过的坏事何止一件?我今天不要你的命,总有人会要你的命,今天我放过你,但是明天别人会不会放过你呢?”

    岑岭站起身,转身想要走,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看着这个蜷缩在垃圾站的墙边,在萧瑟秋风中不断呻吟的恶棍,轻轻叹了一口气,但他的眼里却没有怜悯。

    “我知道你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什么是公平,但是你放心,那些曾经被你伤害过的人,他们,或者是他们的亲友家眷,一定会有很多人来让你明白的。”

    岑岭回到自己车上,给封华打了个电话:“你和若云在哪里,我们回去了。”

    封华说:“你在车里等一下,我们这就过来。”

    岑岭等了一会儿,封华和若云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一上车封华就高兴地说:“看你在那边打得可真过瘾啊,我都想上去爽爽了。”

    岑岭笑着说:“是挺过瘾的,这种流氓恶霸就该狠狠地痛扁一顿。”

    岑岭通过后视镜看见若云也笑了笑,看来连她这样平常都不苟言笑的冰山美人看了刚刚那场戏也觉得心情舒畅了。

    车子往回开了一会儿,岑岭突然说道:“封华,有个事儿这几天我一直想问你,正好这会儿小蝶不在身边,就是不知道你方不方便说。”

    封华立刻明白岑岭想要问什么了,笑着说:“你是想说上次在秋家的事儿吧?”

    岑岭点点头,“对。”

    “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厉害了?”

    岑岭又点了点头,“对,我就是想问问你,你什么时候会玩闪电球了?”

    封华嘿嘿一笑,“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也得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成了‘万磁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万界圆梦师〕〔我家娘子不是妖〕〔纵意人生秦浩〕〔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世子很凶〕〔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求婚〕〔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